达内小说网 > 《白洞传记之断柄》 > 最新章节

《白洞传记之断柄》

白洞传记之断柄封面

作    者:夜雨归人

最后更新:2017/10/1 22:54:22

下    载:( 《白洞传记之断柄》全文TXT打包下载)

黑洞吞噬着一切,白洞释放着一切!无论真的假的美得丑的对的错的,所有的人和事都在时空中有自己的位置。假做真是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你若认为的就是所发生的。 ...

《白洞传记之断柄》最新章节: 第二十二章

  裴起眼见曹柬就要气冲冲离开,他疑惑的望了望神色飘忽不定的木婉,不明白她这是何意,他急忙过去拦住曹柬,对木婉劝解道:“木姑娘,这位妇人身世坎坷,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心生怜悯。如今她无处可归,不如咱们收留了她,也是咱们做了一件好事,木姑娘你说呢。”   木婉盯着气咻咻站在一旁的曹柬看了许久,脸上神色不定,也不理会裴起。木婉略一思量,慢慢起身来到曹柬近前,重新把那几两银子塞进她的手里,笑着说道:“姑娘应该是错会了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无论你是什么人,我们也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只是我们路途遥远,带着你也有些不方便,这些银子你还拿去,我出手的银子,怎么能有再收回来的道理呢。我看你在泞青县也没有办法存身,现如今,着世道险恶,你一个人孤身在外,也确实不易,我看你还是回自己的家乡好,这些银子,权当给你做路费盘缠,富余的,你不妨置办些东西,回去好好过日子吧。”   曹柬心里暗暗赞叹,好厉害的木婉!多亏我对她早有防备,不然漏出一丝的马脚,还不要叫这个木婉察觉出来。   裴起在一旁拍手称赞,心里也欢喜起来,冲着曹柬大声笑道:“这样好,这样好,你在自己家中,就是穷困些,也有亲朋挚友能帮衬帮衬,总比你一个人孤零零客居他乡的好。”   曹柬叹口气,满脸的忧愁,悠悠说道:“谁不知道自己的家乡好呢,可怜我家中亲戚全无,只有外面这个寻不见的姑姑。只是我被他们打了个半死,如今还身染重病,我现在这个样子,就算回到家乡,又无依无靠,我怎么能生活的下去呢。”   曹柬的眼眶里顿时噙满了泪水,抽抽泣泣,叫人好不生怜。她双手掩面,从指缝里偷偷打量木婉。   木婉看到曹柬悲切的模样,也有些迟疑不定,这时,邓伦强打精神,过来说道:“木姑娘,咱们不是要去周宁老伯哪里么,我思量着,就带着这位姑娘一起去,也请老伯为她诊治诊治,如果咱们放任不管,我看她也熬不过几天了。真到了那时,你我又于心何安呢。到时老伯手到病除,给她诊治好了,再商量她的去留也不迟呀。”   人们暗暗赞叹邓伦心地良善,只有李侍插手在一边冷冷看着。   木婉看到火龙寨的二虎也同意邓伦的意见,邓伦也是有意帮衬这位姑娘,心中虽然还有些不情愿,看着邓伦的脸面,只好点头道:“邓兄说的很有道理,这样也好,省的你们都说我铁石心肠,不通人情。姑娘,还不知道你的芳名呢,让我们怎么称呼你呢。”   曹柬暗中欢喜,连忙说道:“我的娘家姓乔,你们就叫我阿莲吧。方才已经烦劳各位恩人了,现在还要为我操心费神,实在是让我惶恐不安啊,你们不用再管我了,这么多天,我也挨过来了。”   裴起急忙道:“不碍事,不碍事,我们这不也是顺路嘛,带你过去举手之劳的事,你现在也不能在这待下去了。乔姑娘,你只管跟着我们,你也该知道周宁老伯嘛,老爷子医道高明,准保手到病除,你也少受些病痛的折磨嘛。”   曹柬假意推脱,最后装作执拗不过裴起,才点头答应,裴起高兴起来,抢着付了饭钱,随后他陪着曹柬走在前面,众人跟着一起向周宁府上走去。   李侍慢慢走在了队伍的后面,趁大伙儿都在安慰曹柬,没有注意到他,轻轻扯了木婉一把,木婉心领神会,也放慢脚步,和李侍侍走在了最后面。   李侍紧贴着木婉,眼睛盯住前面的几个人,压低声音说道:“五妹,我可瞧着这个乔莲的来历有些怀疑,她怎么这么凑巧就跌倒在咱们跟前,虽然我看不出有什么破绽,可心里面很不踏实,如今风云暗涌,不能不小心谨慎啊。”   木婉微微一笑,说道:“四哥放心吧,有我在,还轮不到她猖狂。她这种小把戏,哄骗别人也就罢了,在我的面前也敢摆弄,真是不知死活!既然她认为咱们都没有识破她的把戏,不妨将计就计带着她,最后在戳穿她也不迟,我倒是要看看她受何人主使,到底是何居心。”   “五妹,现如今各路英豪齐聚泞青县,经过火神庙一战,咱们元气大伤,也落魄的很,她无论是谁的耳目,让她待在我们身边,终究是个祸患。你还是顾全大局为好,跟这样一个无名之辈置气,又有什么用呢。”   “四哥的胆子忒小些吧,有道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就算是咱们伤了一些元气,荡魔山还没有惧怕过任何人!既然他们赶来招惹我们,不给他们一些颜色,也太让他们小瞧了我们。”   李侍用粗大的手掌扶着满是胡须的下巴,思索了一会儿,点头说道:“五妹一向聪慧过人,就是脾气执拗起来,来拿四哥也自叹不如。打打杀杀我在行,这费脑子的事,我想着就头疼,既然你下定了主意,四哥拦着也是没用了。”   木婉笑道:“四哥放心也就是了,一会儿到了周宁的府里,我教你的话,你可别忘记了,多恭敬恭敬他,少耽搁些时间,别在耽误了断柄的事。”   李侍想到周宁,心中忐忑不安,生怕自己把事情搞砸。只是不能让别人顶替自己,只好硬着头皮把木婉交给自己的话反复背诵,几遍下来,他的脑袋都大了几圈。   几个人顺着大街向前走着,来到了一处国闻亭前,这里前面人群骚动,异常的热闹,把整个国闻亭围的水泄不通,宽阔的大街都被人群挤占去大半。后面挤不过去的四处询问着,几个知道了消息的人正唾沫飞溅,摇头晃脑的给身边的听众讲解着,人们听的津津有味,等他们明白了真相,又急切地向刚刚来到的人们展示着自己的口才和消息的灵通。   木婉他们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也一阵的好奇,正巧有一人就在他们附近,正哑着嗓子,眉飞色舞的讲解着。   “你们是不知道,良兹人也太猖狂了!把三十万的军队开进了宜申府,这凭点人马,他们就想把丰裕、宜申二府夺了去,也太小看咱们有余了。这回也让他们再尝尝咱们有余人的厉害!如今显王命大都督王贲调集了军队,已经把军队驻扎在了靖阳关外,你们猜一猜,可知道这次是谁的元帅,先锋又是何人?”   “猴七,你卖哪门关子,我们知道了,还听你在这扯什么。赶紧痛快点,惹恼了我,拧下你的脑袋来。”一个粗壮的汉子闷声说道。   猴七尖着嗓子笑了笑,也不跟汉子气恼,接着说道:“不是我吊大伙儿的胃口,我刚从国闻里看明白的时候,也吃了一惊呢。今天的国闻里讲的清楚,这一次出兵,不仅有军务司,靖阳关军务司,就连一向很少行动的禁军精锐,也调派了三万人,三路人马一共集结了二十万大军,军务司都督刚烈爵镇远将军孙匮官拜元帅,靖阳关军务司都督安顺爵扬威将军郑拔为副元帅。你们知道吗,是军务司廷尉一等勋孟扬为先锋官,已经率领三万大军离开了靖阳关,千里奔袭,明天就能到达被良兹包围的宜申城,到时和城里的军务司里应外合,必定杀他们个丢盔弃甲、屁滚尿流。”   围观的人们哈哈大笑,好像亲眼看到了良兹人丢盔卸甲的模样,猴七也是洋洋得意。   粗壮的汉子嚷道:“孟扬小将军,就是老将军孟抗之子,被人称为京都五少的小将军孟扬吗?他年纪轻轻,如今能统领军队独当一面,这真是我们有余人的福气啊。”   旁边一位老者紧跟着赞美道:“不是孟小将军还能有谁?老将军孟抗戎马一生,立下了无数的赫赫战功,就是门生故吏也遍布全国。他老人家就这么一位公子,他的毕生心血本领还不都传授给了小将军孟扬,这一次出兵,也叫良兹人尝尝我们小将军的厉害。”众人闻言纷纷点头附和。   “他也就是有个好爹罢了,也见不得有什么真本事呢。就凭小爷我的修为,要是也有这么个好爹,也不得给我个都督做做,麾下我也带领他个几十万的人马玩玩!”一声尖利的男人声音从人群中传出。   众人一阵哗然,纷纷寻找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顺着声音,人们发现,在人群的边上,昂首站着四个人,说话的正是前面一个尖嘴猴腮、矮小干瘦的年轻人,看他的模样,也就二十上下的年纪。他的身后是一个年轻一些,面目清俊的年轻人,两个魁梧的大汉站在二人身后,每个大汉都牵着两匹健壮的青角马。   粗壮的汉子本来听到有人讥讽小将军孟扬,已经有些恼怒,怒冲冲就要找这人的晦气,等他到了跟前,见到这些人衣着富贵华丽,显然不是寻常之人,心里不免有些胆怯,涨红着脸分辨道:“谁不知道咱们有余有三位武神,孟抗老将军还是三位武神之首!他修炼出的橙色之气,也是世间罕有。小将军孟扬,在京都傲魁武院修炼三载,修为自然是非比寻常,到了明年的武试之年,一定能高中榜首。这位小公子怎么能妄加揣度,非议辱没小将军孟扬呢,要是让官府知道,可是要拿你问罪的。”   矮小的年轻人不以为然,撇着嘴一阵冷笑,他身后的英俊的年轻人知道哥哥又在大放厥词,赶紧过来挡在了前面,抱拳道:“家兄昨日劳累,晚上又多贪了几杯,一早起来就胡扯了些不找边际的胡话,还请众位不用当真。”   年轻人回身瞪了一眼还有些不服气的哥哥,吩咐着手下的大汉,让他们牵过马,赶紧离开了此地。矮小的年轻人满脸不忿,还想争论几句,被他的弟弟喝止住,只好一路嘟囔着,匆匆赶向南门。   邓伦听到禁军也出动了人马,心中有些惶恐不安,自己的假期早过了多日,禁军一向守戍京都,很少调集人马,而抵御外敌侵犯,都是军务司的事情,所以他才放心游玩,没想到会放生这样的事情。正因为如此,才巧遇师伯沈单,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一身真气尽失,纵然立刻赶回去,也会被军法处置,就算不被处死,也会丢官罢职。   邓伦惆怅不已,不由自主长叹了一声。木婉过来看着邓伦,关切地问道:“邓哥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邓伦连连摆头,掩饰道:“我想着禁军一出,我教过的的那些人不知道还能回来多少啊。”   木婉放了心,责怪道:“这又与你何干?入伍就要打仗,打仗就要死人,天经地义的事。谁又阻止得了呢,你何苦自寻烦恼呢。”   木婉又解劝了邓伦几句,见他神情好了些,便催促着众人穿过人群,时间不大,就到了周宁的府前。   木婉轻声叮嘱了李侍几句,李侍答应着,走到周府的门前叫门,等着见了周福德家人,表明了自己与周宁的关系。周府的家人不敢怠慢,立刻跑着去禀告老爷周宁。   周宁早已卸职多年,这两天精神很好,就在后院耍着自己的墨骨鞭,家人进来禀告他的时候,他已经练的大汗淋漓,感觉浑身舒服的很。当他听到来拜访的是李侍的时候,他满脸的厌恶之色,李侍的师父彭敖和自己虽然是叔伯师兄弟,但是二人早就志向不同,当年修炼完课业,二人就分道扬镳了,后来听说彭敖到了荡魔山,还又拜了奇门魔合罗的室外弟子韩旻为师。这么多年来,他带着李侍也就到过泞青县一次,算来也快二十年的光景了。自己也很不愿意和这些山寇来往,况且这些天,断柄的事在泞青县闹得沸沸扬扬,今天李侍来到我的府上,一定也在这件事上遇到了麻烦,自己已经年过七旬,哪还有心管这些闲事。   想到这里,周宁吩咐家人,就说他身体不适,让李侍改日再来。家人答应了一声,刚走了几步,周宁又把他叫住,问道:“还有别人和他一起来么?”   “老爷,他们一共来了六个人。”家人回忆道。   “六个人?那几个人都是什么打扮,是怎么过来的。”   “他们其中有两个女人,都没有乘马,应该都是走路来的,这些人倒也是衣冠楚楚,就有一个女人衣衫褴褛,很是扎眼。不过有一位年轻的公子器宇轩昂、风度翩翩,就是脸色没有血色,惨白的很。”   周宁思量片刻,改变了主意,道:“那就把他们带到这里来见我。”   家人答应着出去了,周宁让身边的伺候着的小厮服侍着换了衣服,回到屋里,品着茶水等侯着。   一杯水还没有喝完,屋外就传来了脚步声,周宁看到家人把客人带进了屋里,虽然多年未见,他还是一眼认出了李侍,他站起身,过去抓住李侍的手,说道:“可是李侍侄儿吗,上次你和你师父来到寒舍,你也不过十几岁的孩子,转眼你也快到中年了。哎,我们师兄弟也都老喽,你的师父身体还硬朗吗?也不知道我们老哥俩还能不能再见面。”   李侍黯然道:“师叔,师父他老人家前年身染重病,已经过世了。小侄知道你们两位老人家素来亲近,只是路途遥远,想着师叔年事已高,也就没敢惊动师叔。”   周宁闻言一阵悲恸,勉强挤出了几滴眼泪,一个劲埋怨李侍,李侍惴惴不安,小心陪着不是。周宁回忆起当年和彭敖一起修炼的日子,嘴里滔滔不绝,丝毫不理会别人。   李侍勉强听了一阵,心里有些焦急,偷偷打量了木婉一眼,就见木婉向着司马炽的方向怒了努嘴。李侍暗骂自己糊涂,等着周宁喝茶的空挡,急忙说道:“小侄早该来给师叔行礼,呃,小侄在昌阳府也多有不便,怕给师叔惹了麻烦,知道师叔依然赋闲在家,这才敢过来见师叔,小侄来的匆忙,只备了一些薄礼,还请师叔笑纳。”   李侍冲着司马炽使了个眼色,司马炽也早等的急了,赶紧过去把一个楠木小盒放在了周宁的面前。周宁看到盒子虽然华丽,可是尺寸不大,不由皱了皱眉头。   李侍赶紧打开楠木小盒,顿时五颗异香扑鼻的丸药映入了周宁的眼中。周宁立刻辨认出这是上等的龙涎丸,虽说他这个年纪,再无法修炼提升真气,可龙涎丸益寿延年的功效还是让他惊喜不已,更不要说是珍贵的五颗了。周宁双眼放光,脸上也变得笑容可掬,他盯着龙涎丸,责怪道:“贤侄,你来了就好,你的心我还是明白的。又何必带这么贵重的东西呢。拿回去,拿回去。”   “师叔不要推辞,这是小侄的一点儿孝心。还请师叔收下。”   “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早就对旁人讲,你们不要瞧着我这个师侄儿身在荡魔山,可最是忠厚率直了。他们偏偏不信,真是瞎了他们的眼了。”   李侍看到周宁高兴起来,赶紧说道:“师叔,我这次登门拜见师叔,还有一件小事请师叔帮忙。”   周宁吩咐家人把龙涎丸小心收藏起来,这才正色问道:“你不用客气,师叔虽然年纪大了些,这一身的本事还在呢。你是不是为了断柄而来呢。”   曹柬在一边听到提起断柄,立刻聚精会神注意听着。   李侍吃了一惊,又偷偷看了看木婉,木婉微微摇了摇头,李侍这才答道:“师叔想错了,我们这次来,是想恳请师叔为我们诊治诊治伤情。”   “伤情?你们一个个生龙活虎,哪里看得出受了伤呢。”   “不瞒师叔,我们每个人都伤势不轻,师叔的医道早就闻名天下,谁不知道神医周老爷子呢。还请师叔辛苦辛苦,医好了我们,我们都感激不尽。”李侍说着,趴在地上磕起头来。众人见状,也要跟着跪在地上。   周宁匆忙把李侍搀扶起来,说道:“起来,起来,都起来,这像什么样子。”众人都站起身,殷切的看着周宁。周宁在他们进门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其中有一男一女伤势最为严重。他感到事情棘手的很,就算用名贵药材配出上好的丹药,恐怕也难治愈这两个人,除非把还阳镜给他们一用,只是当年得到还阳镜的时候,修炼还阳镜之人讲的明白,此镜只可医治十次,他把此镜当做珍宝一般珍藏,除非到了迫不得已,他才把还阳镜拿出来。到现在,还阳镜已经用过了六次,再给这一男一女用上两次,他心里还真舍不得,虽然五颗龙涎丸也是无价的珍宝。   周宁一脸的为难,说道:“我的年纪大了,早就两眼昏花,神气不定,一些简单的毛病还能看的了,要是遇到疑难重症,我也是无能为力啊。我看你们还是再去投访别人的好。我听说你们昌阳府莫陵县出了个年轻的神医,叫做李真的,你们最好去他哪里看看吧。”   李侍看到周宁万般推辞,急得他坐立不宁,木婉眼睛转动,起身施礼道:“周老伯,我们别人的伤倒是无关紧要,可是他,这位大人的伤,还请你老人家看看的好。”   周宁一愣,看了看木婉指着的邓伦,道:“哦?大人?不知这位大人在哪里供职呢?”   还没等邓伦回答,木婉冷笑道:“也不怪周老伯不认识他,他乃是禁军一等勋邓伦邓大人!”   周宁闻言吃惊不小,腾的站起身,道:“你是禁军一等勋的将军大人!老汉有眼无珠,将军大人恕罪、恕罪。”   邓伦弄了个脸红耳赤,刚要分辨,木婉伸手挡住邓伦,神秘的说道:“他不仅是禁军将军,而且他身上还有世间罕有之物,如果龙涎丸和它一同服用,还能起到非同寻常的功效,老伯应该想到了是何种珍宝了吧。”   周宁眼睛一亮,惊异的说道:“难道是传说中的翠竹仙!”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白洞传记之断柄》正文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小说推荐
《审判诸天》(续竹)
《腹黑邪王,求轻宠》(路遥漫漫)
《尸海浮生》(吹笛子的夏天)
《弈剑听雨阁》(海不眠dw)
《我是个天子》(呦呦鹿鸣0)
《蜜宠,邪少爱不够》(木晴苏雪)
《龙珠之制霸宇宙》(嘻哈源少)
《综漫之宅男穿越记》(宅男一族)
《我们,彼此彼此》(邓邓邓娇娇)
《我的贴身女鬼老婆》(比尔盖子帽)
《一场错爱到白头》(唐家画春)
《华夏传承者之修棠》(梨煎雪)
《枭雄,你是我的荼蘼》(宋之馨)
《亮火虫之光》(牛亮)
《佛说:佛铃泪》(轻语低音)
《天道默》(3水缘)
《我的青春大学生活》(扑朔迷离1)
《大佬她救人要钱》(梓云溪)
《精灵掌门人》(轻泉流响)
《逆光彩虹》(康三)
《异能重生:腹黑帝少,别撩》(风子_)
《冒牌圣徒》(纪伯)
《万界直播》(超好看)
《重返那年的我们》(一月飞雪)
《锦绣良缘之绣娘王妃》(懒语)
《妃倾天下大云篇》(于寒)
《exo之可耐的,我来了》(花梦洁)
《殿下当心别玩火》(小P琪)
《都市职业人》(小破风)
《AI觉醒路》(中华清扬)
《夫人是冰块》(诗意渐浓)
《重生妹妹与猪蹄哥哥》(青春之心)
《此爱如初》(黎珍妮)
《我不是小贼》(南宫老鬼)
《爱你的,霍先生》(季子斐)
《革命》(飓赋)
《哭也需要勇气》(小晴允)
《火影之盗帅传奇》(夜雨倾人)
《山海神经传》(咸鱼不愿翻身)
《至少还有回忆珍藏》(苏羽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