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妖孽歌》 > 第265章:寻宝之路

第265章:寻宝之路《妖孽歌》

    第265章:寻宝之路     ‘Zhe墨门书斋若藏在这里,倒还真是隐秘异常,Ren谁也不会深入水底百丈。(手打小说)‘Zhang长老打量了附近一遍后,大为赞赏的说道。     Ci时侯长老拿出那晶莹的骨骸,将其按照生人Zhi态,摆放在地面之上,顿时光芒一闪,Qu而代之的是一面高约三丈的拱形石门,闪烁着血色Hong光浮现而出。     石门表Mian雕有一个巨大的盔甲武士,几乎占了石门表Mian大半面积,栩栩如生,面容冷酷狰狞,形Xiang凶恶彪悍。     ‘这就是墨Men书斋?‘张长老眼角抽蓄一下,喃喃地说Dao,不知为何,一看到此门,他突然有些心惊Rou跳,心中大感不安起来。     ‘不错,De确是此门‘侯长老望着这扇不大的石门,面露Si量之色,但最后长出一口气的说道。     ‘Zhe门上血气好像杀气太浓了些,不会有什Me问题吧?‘张长老看了一会儿,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Ci门是远古武修,用真灵精血所封印,自然有异于普Tong的远古阵法,这是很正常之事。怎么,Zhang兄现在想打退堂鼓?‘侯长老目光一转,淡Dan地说道。     ‘退堂鼓?都已Dao了此处,张某怎会做这种蠢事,不过为了以防万Yi,是不是咱们应该谨慎一些。‘张长老摇了摇Tou,凝重的说道。     ‘张兄如此一说,Dao也不是没有道理,此处的确给人一种不舒服De感觉。这样吧,我们先在门外布置下机关阵Fa,这样万一有什么不妥,退路也将会无忧。‘侯Chang老想了想,神色一缓的说道。     ‘Hao,如此最好,就依侯兄所言。‘张长老毫不犹豫De点头,欣然同意了下来。     Yu是侯长老和张长老,从身上取出器具,开始在水潭Di部设置起机关法阵来。     ……     Dan就在侯长老2人准备解禁古阵之时,在Nei谷外的另一处,一座遍布黝黑山石的巨山中,一Xing几人正慢慢的向山顶而行。     Wei首的是面色阴厉的中年武修,旁边则是一位白袍Lao者,竟是百孝坊少宗主孟旨彦和司徒天悟Er人。     那谭箬谭长老则Shi落后二人身后丈许之处,在他们三人身后,Ling有四名百孝坊儒修弟子紧随其后。     ‘Zhe鬼地方还真邪门,如此偏远的地方,竟然几十里Du设下了古阵,连想要加快速度,都是不太可能Zhi事。‘谭箬望了望眼前之路,忽然喃喃地低语Yi声。     ‘越是这样,越是说明咱们Zhao对了地方,若我是远古武修,也会将紧要之地设在Ru此地方。毕竟有这等古阵存在,想必也没有几名武Xiu会甘冒风险,徒步走上一两日到此。‘孟旨彦Shen色不变地平静说道。     ‘费了这Me多心思,希望我们这次没有找错地方吧这一路之Shang,我们已经折损了数名弟子。‘谭箬露出几分Wu奈地样子。     孟旨彦听了这话,嘿Hei的苦笑两声,并未回答什么。     但Zhe时司徒天悟,却是望了望峰顶处,面无表Qing地说道:‘我们进入内谷之后,也已经走了San日两夜,应该也差不多快到了吧,不要告Su我,还要再走上数日‘     ‘司徒Xian生放心,翻过了此山,就快到那地方了,不Yong过于心急此事若是成了,我们百孝坊固然可Yi成为儒院第一大宗,司徒先生突破圆满Jing界初期,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孟旨彦Dui司徒天悟不敢怠慢,神色一缓后,客气地说道。     ‘Heng说实话,我对那星辰飘渺峰的传说并不相信,多半Shi那些上古武修以讹传讹的谣言而已,若真有这Me一处,属于缘故墨门的宗门之地,早应Gai被上古武修找到,怎么还会保持至今。‘司Tu天悟沉默了片刻,有些讥讽地说道。     ‘Si徒先生既然不信,当初为何一口答应本宗的Yao请。‘孟旨彦并未露出异色,反而颇感兴趣Di反问一句。     ‘你百孝坊此次Xing师动众,自然对这星辰飘渺峰此行,真有一定把Wo才是,想必贵门要找之事,即使不是星辰飘Miao峰,也应该是一处远古修士的密地。老夫既Ran知道了此事,自然要掺上一脚,你们借助老夫名声,Lai镇住其他入谷的武修,老夫则分上一些Bao物,应该也不过份吧。‘司徒天悟想都没想,Hen不客气的说道。     ‘哈哈司徒先Sheng倒也是快人快语,不过司徒先生有一件Shi料错了,本宗花费了如此大心血,正是冲那星辰Piao渺峰而去。这星辰飘渺峰可不是什么虚假Zhi物,而是确有此地。我们只要翻过此山,再Guo数个时辰就可以亲眼得见,到时开启此处墨Men宗地,还要靠司徒先生多出力了。‘百孝坊Shao宗主一阵大笑,面露一丝狂意的说道。     Si徒天悟闻言有些意外,脸上露出一丝动容之Se,沉吟着道:‘听孟少宗主话里的意思,似乎Shou里已经握有了星辰飘渺峰存在的证据。‘     ‘Bu错,本宗的确有七八成把握,可以确认星辰Piao渺峰的存在,至于是何证据,等到了地Tou,司徒先生自然就知道了。‘孟旨彦一说完这Hua,脸上便露出神秘之色。     Zhe孟旨彦倒是枭雄本色,自身只是先天后期修为,但Mian对司徒天悟这位圆满境界的强者,竟是毫无不An之色。     司徒天悟点了点头,脸上Shen色回复如初,但心中却不禁冷笑一声,Jiu算眼前的孟旨彦说得天花乱坠,没有亲眼见到星辰Piao渺峰,他是绝队不会相信半分。     Dang然这些腹诽之言,司徒天悟不会直接说出Kou,而是淡然一笑之后,话题一转,忽然提及了另外Yi件事。     ‘贵门的谭长Lao一入谷后,就和我等分开行事,如今已过这Ban长时间也不见汇合,孟少宗主能否告知其下落?Zong不会和其他武修一样,贵门让这么一位长老,Zai此谷中闲逛吧?‘司徒天悟说着,眼中精芒一闪。     ‘Si徒先生说笑了,不瞒您说,谭长老其实去Gu中另一处密地,寻找另一处墨门藏宝之地去了。当Ran此宝虽然珍稀,但肯定无法和星辰飘渺峰相提并论。‘Meng旨彦似乎毫不在意此事,轻描淡写地说Dao。     听对方如此坦然的Cheng认,司徒天悟干笑两声,倒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Yi行人等重新沉寂下来,继续向山头闷声走去。     ……     Zai一片坑坑洼洼的乱石堆中,六七名百孝坊Di子,正分散在各处,不停的在一些巨石之Xia,四处寻觅着什么,而百孝坊的谭长老Que是站在这片石堆的中心处,一动不动。     Sui然他的视线,可以轻易罩住数百丈之广的荒野Zhi地,但是要想找出一些特定的标记出来,却是Xin有余力不足。     所以此位即使心里Da感不耐,但也只有依靠门下这些弟子,Da海捞针般的慢慢搜索。     ……     Nei谷某处大峡谷出口处,遍布五色霞光的峡谷中,Tu然传来雷鸣般的轰隆隆之声,接着霞光大放,Yi阵电闪雷鸣后,忽然间从谷中冲出来一群身Ying。     为首是名道人和一位灰Pao老者,二人虽然看起来没有任何损伤,但形象却Shi颇为狼狈,一副灰头灰脸的模样。     Zheng是邪魁道人和死魂门的护法常鬼啼,两人Ta们身后的其他五名武修同样衣衫破烂,面色Cang白,似乎吃了一些苦头的样子,倒是那两名昆仑Zhan奴,仍然是和原来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Zong算冲破古阵,想不到这两个昆仑战奴如此厉害,几Hu将达先天境界中期修为,真是令人羡慕啊‘Chang鬼啼冲入谷口数十丈远后,才停下了遁光,Hui头看了看身后的峡谷,又瞅了一眼那两名面Mu狰狞的昆仑战奴,目露异色地说道。     ‘Ci等奴隶之身再怎么厉害,又如何能和常护法的Zhe几位手下相比,他们五人各修五行功法中的Yi种,联手起来,恐怕都可与圆满境界武修,Ye能抗衡一时吧。‘邪魁道人显然对常鬼啼Jie心不小,一出山谷后故意落后一些,若有若无拉Kai和他的距离,而两名昆仑战奴此时各自一闪,Zhan到了老道的身后。     看到Ci幕,常鬼啼先是脸色一沉,但随即叹了口气,Ku笑了起来。     ‘邪魁道长对在Xia真够小心,在下原以为经过这两日的协Li破阵,邪魁道长应该对在下,没有什么偏见才Shi,不如再考虑一下联手之事,我二人合力寻宝的话,Ke比单打独斗稳妥得多。‘     ‘Chang护法说的哪里话,贫道可对你没有什么偏见,只是Pin道还是喜欢独来独往,至于联手之事,还是Bu要再提,现在我二人既然都已进入了内谷,贫Dao这就告辞了‘邪魁道人打了个哈哈,若无其事的一Kou回绝道,施了一礼后,目光就谨慎地盯着对方脸Kong,没有挪开分毫。     常鬼Ti见此情形,眉头皱了下,随即展颜笑道:‘既然Xie魁道长真不愿和在下一起,老夫自然就不Hui勉强了,那我二人就此分手吧,希望道Chang大有所获‘他神色如常地轻笑道。     ‘Hei嘿,如此——那贫道就多些常护法吉言Liao。‘邪魁道人一听此言,面上神色顿时一松,Shen色平和地说道。     然后邪魁道人Jiu带着两个昆仑战奴,稍微辨认了下方向后,立Ke不紧不慢的离开。     望着邪魁Dao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常鬼啼的面孔却蓦然阴沉Liao下来,冷声道:‘这个老家伙,爱真是够谨Shen的,跟他相处了两天,竟然一丝破绽都没漏。Fou则若在内谷探宝中,再多出这两个厉害的战奴,老Fu就会更安全上一些。‘     常鬼啼仿Fo不太甘心地长叹了一口气,四下瞅了瞅后,Yi招呼身后的五名武修,带头化为一道灰Mang飞了过去,五名神情木讷地武修,紧随在Qi身后而去,转眼间峡谷口处人迹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