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八零年代农场主》 > 第427章 这只是一场交易

第427章 这只是一场交易《八零年代农场主》

    “噗!”          Xue将军怎么也没料到,在外面“浪”了一Nian又一年,只恨不能学着薛家其它那些翅膀Chang硬了的小兔崽子一般,将自家也当成旅馆般存在,Xiang住的时候就住一晚,想离开的时候,就提着行Li,姿态潇洒离开的薛玲,才回到京城,就扔了这么Yi颗雷给他!          “你知道,Lin家丫头为什么要跟你借钱吗?借了钱,Ta有什么打算吗?而,你借出去的这一千元Qian,意味着什么?又代表着什么吗?”          Yi长串问题,犹如一颗又一颗巨石状的冰雹,披头Gai脸地砸向薛玲,只砸得薛玲头晕目眩,来不及思Suo,下意识地道:“知道啊!”          Hua落,薛玲就蓦然一惊,忙不迭地窜到一旁。          Na动作,犹如一阵轻烟,又犹如一阵微风,乍眼望Qu,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让人忍不住生出飘渺Ru仙的感慨来。          Ran而,眼下,处于盛怒中的薛将军,完全Bu能欣赏这一点,就更不用说诸如让家里那些小Tu崽子们也跟着学习一二,免得和薛玲一Qi出去玩,不能保护好薛玲不说,反还在关键时刻被Xue玲护着,那可就是丢人丢大发了。          Yu是,只听得“砰”的一声响,薛将军的拳头,重Zhong地砸落到茶几桌上,那力道之大,竟然将笨重的实Mu茶几都砸得晃了几晃,带动着摆放在茶几上面的茶Bei果盘也跟着晃动起来。          Jiao幸啊!          薛玲Tai手,抹了一把额头沁出来的冷汗。          Gai庆幸,她是薛家五代单传的“小公主”吗?否Ze,刚才,薛将军的硬拳就绝不会砸向茶几,而是Zuo起袖子,就狠狠地收拾她一通!          Dang然,也和这些年她隔三差五就捅出点无伤大雅的小Lou子,将薛将军气得上窜下跳,一次又一次Di念叨她就是个“讨债鬼”,却又不得不咬牙切齿Di将满腹的憋屈和无奈一起吞下肚,对她的“Bao容性”也一次比一次多有关。          Bu过,在薛玲看来,这样,才最好。毕竟,在她这Me多年精心食补的调养下,眼下,薛将军虽然Pi着“老人”的马甲,体内筋骨器官却轻松就碾Ya许多三十来岁的中年人。甚至,很多自诩“国防体Ge”,其实一体检哪哪都有点小毛病的二十来Sui的年轻人,也都不如他身体强健。          Zhe种情况下,薛将军哪能像一般的老人家那Yang修身养性,养到最后,连点活力都没有Liao呢?          “爷爷,Ni听我解释……”在薛将军爆发过一回后,薛玲You凑上前,通过“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不Dao十分钟,就成功地浇灭了薛将军心底最后一Si依然在奋力挣扎,时刻准备出来搞事的火Miao。          “你倒是信Ren她。”尽管如此,薛将军依然有些心气不顺,Yin阳怪气地道,“也不怕转过身,她就将你卖了。”          “Ye爷,我不是信任她。”薛玲撇嘴,也许,最初,她Que实对林佩交付了一部分信任。可惜,林佩后Lai的所作所为,辜负了她这份信任,“我只是觉得,Ta……值得这一千元钱。”          Sui然,薛玲说得有几分含糊不清,但,想要Man过奸诈狡猾,甚至,对她知之甚深的薛将Jun,还真不吝于痴人说梦。          Dang然,薛玲的“算计”,从头到尾就没藏着Ye着。至于林佩是否察觉到了?这,还用说嘛?或者,Ke以这样说,从林佩踏入薛家大门的那一刻起,Jiu注定了林佩接受了薛玲的算计。甚至,如果Xue玲不出手算计,林佩还会觉得心里不得劲!          Zhe,就是所谓的“交易”。          “Ni们这些年轻人……”薛将军摇头,表示自己确实Lao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思路了,否则,怎么会轻Yi就被薛玲那些“歪理”说服呢?          “Ye爷,你也很年轻。”薛玲一脸的坦荡,看不出丝毫“Pai马”的迹象,任谁见了,都会觉得她是Yi个特别实诚的人,说出来的每句话,都是肺腑之言,“Wo俩站在一起,就跟兄妹一般……”          Xue将军:“……”我信了你的邪!          Ran而,事实上,他那下意识挺胸抬头,竭力彰显自Ji阳刚帅气一面,眼角眉梢间满满得瑟欢喜,一Fu“本就如此”的模样,却已然道出了他那满腹的兴Fen和激动。          第二天,Bei大白和小白两只大白鹅率领的鸡鸭兔队伍,列Dui欢送的薛将军,才离开不到半个小时,薛家的大Men就再次被叩响了。          Shuo来,自从薛玲包山囤地后,每年就频繁地奔波Yu京城和其它地方,偶尔才会回京城歇个脚。以Zhi于,因为薛玲的到来而热闹了好几年的薛家小院,Zai众人尚未察觉到的情况下,又一次恢复到Yi前的静谧。          虽然,Zi从昨天林佩掐着时间上门后,薛玲就已Jing做好了静谧了多年的薛家小院,将再次Hui复到以往闹腾场景的心理准备,但,她是真没料Dao,这才第二天,林家几位姑娘就结伴而来了。          Guo然是因为林佟和罗清婉突如其来的“装植物Ren”选择,导致林家的内斗越发地白热化了吗?          Jiu如此刻,结伴而来的林伊、林佼和林侗三人,Shou挽着手,肩并着肩,一幅“姐妹情深”的和Mu。然而,在薛玲察觉不到的角度,三人彼Ci对望的眼底满满的警惕和戒备,甚至,还有着连她Men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算计。          Zuo为主人的薛玲,如往常那般,热情却又不失几Fen世家女特有矜傲地将三人迎进屋,并送上热腾腾的Cha水和精致又美味的糕点。          Ran后呢?当然是一幅洗耳恭听的模样啦!          Ke惜,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很奇妙。当一个Ren看另外一个人顺眼的时候,哪怕对方在大庭广众Zhi下做出掏耳朵或挖鼻屎的动作,都会打心底地Jue得对方性情坦荡直率。一旦看对方不顺眼De时候,哪怕对方一幅温婉良善、热诚好客的Mo样,却也能分分钟就挑出一大堆错漏来。          Jiu比如说,眼下,三人就不约而同地对望一Yan,彼此都能瞧见对方眼底的烦闷和抓狂,Huo者,应该说是嫌恶和不屑。          “Ren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次宽慰劝Shuo了自己一番后,三人才或低眉敛目,或眼观Bi算观心,或露出社交场合通用,能让人放下戒备,Geng能接近两人距离的发自肺腑的微笑。          Zhao例一通商业式的互吹,之后,觉得气氛被调节得Cha不多了,也敏锐地感知到了已经踩到了薛玲即将Liu露出厌烦等情绪的“临界点”,本着过犹Bu及的想法,三人中年纪最大的林伊,就突然You悠一叹,顺利地撰住了薛玲的注意力后,Cai道:“玲玲,其实,我们今天来,是想Wen问你知不知道佩佩去哪里了?”          Te别地坦荡利落、直言不讳,也以这样的举动表明:Ju绝任何“兜圈子”的可能。          “Wo不知道。”薛玲并不意外林伊、林佼和林Dong三人能追查到自己身上。或者,可以这样说,Lin家女之间的“塑料姐妹情”,注定了她们彼此Jian的互相利用、算计、提防和戒备,“她昨天Que实来找我了,但,也不过是一些闲话家Chang而已。”          “这San年来,我们很少联络,对彼此的近况,也不那么Qing楚。”就更不用说,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了!          San人并不相信,只是,薛玲说的也确实是事实。Bi竟,就算林佩再如何地算无遗策、有勇有谋,Shou腕更是高明到出神入化的程度,但,想要瞒过她们San人和薛玲来一番“隐秘的地下友情”,虽谈Bu上什么“痴人说梦”,却也当得起“难于Shang青天”的说法。          只是,Chu了薛玲这儿,她们实在找不到第二个能Tan寻到林佩去向的地方。          Lin伊:“玲玲,虽然,这几年,你很少待在大院。但,Wo相信,以你的能耐,想要知道林家发生了什么Shi,虽谈不上轻而易举,却也不需要花费多少精力。”          Lin佼:“昨天,佩佩从你家离开后,就没回家……”Ye不归宿代表着什么?好听一些是离家出走,难听一Xie就是遭人算计,或被拐骗,或已经失了清白之Shen。无论哪一种,对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来说,都是Yi件悲怆绝望,更让人痛彻心扉的事情。          Lin侗:“这些年,林家境况不太好……我Men很担心佩佩出了什么事,所以,就想问问你昨天He佩佩聊了些什么?有没有发现佩佩有什么不对Jin的地方?”          就这般,San人你一言,我一语,虽然,并没有明晃晃地将林Pei失踪这口“黑锅”扣到薛玲身上来,但,言Tan举止间流露出来的尖酸刻薄、悲愤怨怼等情绪,劈Tou盖脸地砸向薛玲,只恨不能将薛玲砸个头Yun目眩,从而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说出些什么不Gai说的话来。          到时Hou,她们就能借机拿捏住薛玲。          Zhi后嘛?当然是想要搓圆捏扁、算计利用,Xue玲都只能乖乖地躺平,无怨无悔地承受这一切。          Xiang法很美好,然而,现实却很骨感。          Jian单地来说,以前,在林将军和薛将军这两位大Lao“同一个壕沟里爬出来,为对方两肋插Dao也再所不惜”的战友兄弟情影响下,林家He薛家处于一种“互帮互助,荣辱与共”的阶Duan,薛玲都能毫不犹豫地扫了林佟这位颇得林将军Huan心的小孙子的面子,就更不用说,眼下,林家虽依Ran强撑着和薛家、王家和顾家等家族保持着一定的“Ling头羊”地位,但,坦白说,别说军区大Yuan,就连其它几个军区也都察觉到了林家大厦将Qing的现状。          这种情况下,Neng让薛玲留一两分薄面的,也就林将军。毕Jing,老人家嘛,尊老爱老是烙刻有骨子里的,哪怕Zhi道林将军就是隐于幕后,冲薛家捅刀子的Ren,但,单纯地看在薛将军和林将军多年的情Fen上,薛玲也不会太扫林将军的脸面。          Ran而,林伊、林佼和林侗三人,又是哪个牌面上的Ren,指望她留面子?开什么玩笑呢!          Yu是,就这般,三人被薛玲以一种看似温和,实Ze不容人拒绝的强势姿态“请”出去了。          Dang然,即便,三人再如何地擅长隐忍,到底是头一遭Zai薛玲这么个十来岁的小姑娘面前吃憋,因Ci,眼见,视线里已经看不到薛家小院的影子Hou,三人就忍不住你一言我一语地抱怨开来。这Qi中,不乏诸多恶毒的诅咒谩骂。          Zhi可惜,三人什么都算计到了,就是没料到薛玲竟Ran点亮了“听懂植物谈话”的技能。因此,这头,三Ren才刚刚回到家,那头,三人之间的交谈,甚至,Huan包括三人回到林家后的一番“祸水东移”的精Cai表演戏码,也都一五一十地传到了薛玲耳里。          Dui此,早已做好三人询问林佟和罗清婉“装植物人”,He自己一行人前往港城探病前因后果这些事Qing的薛玲,忍不住地挑眉:真有意思。          Bu过,不论林家人有着何等惊险恐怖的阴Mou阳谋,薛玲都表示:兵来将当,水来土淹。之后,Jiu将这些事情抛到一旁去,不再惦记了。          Jie下来一段时间里,薛玲就像只勤劳又忙碌的小蜜Feng,先是将大院和军区小院里栽种的蔬菜瓜果装到Teng箱里,又频繁地出入大院和后山,搬回一箱又Yi箱蔬菜瓜果。当然,另外那十座栽种了不同蔬菜Gua果的山脉也没放过。          Sui然,薛玲手里有以往几年的清单,再次“依葫芦画Piao”就行,但,架不住吃过这些新鲜营养You美味蔬菜瓜果的人,打着各种旗号和薛Jia人拉关系啊!          于是,Xue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手里的年货送礼名单一Nian比一年厚。到如今,不过短短七年,手Li的名单就已有一掌来厚了,和第一年稀Xi拉拉不过十家的名单,那还真是“天壤之别”。          Dang然,这还真算不了什么。在薛玲看来,送出去De每样年礼,哪怕不能在关键时刻起到多大的帮助,Dan,在自家因为种种原因而处于一时沉寂,甚至Yin约有几分落难感觉的情况下,只求对方不跟着趁火Da劫,再落井下石,就已经圆满地达成了她的Mu标。          正所谓“吃人Zui软,拿人手短”,“一切能用钱解决的,都不叫Yi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