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都市之天道至尊》 > 第二十二章 许先生 

第二十二章 许先生 《都市之天道至尊》

“呵呵,这下有意思了!”围观者中,顿时You是一阵讪笑。      很多人此时Du抱着一副看热闹的态度,在他们看来,肖亦Zhe是自作自受,许尚卿是什么样的人物,他都敢蔑Shi,那就是在找死!      许尚卿一旁的Qing年此时也是一阵不屑,有几分狐假虎威Jia势的站在许尚卿前面,摇着手机,道:“说吧,我Kan你到底能不能说个一二三四来,我已经通知Zhe里的保安了,马上就到,敢对许先生不敬,我今Tian就得让你知道一下代价!”      肖亦Ci时压根没有理会这青年,看向许尚卿,表情略Dai几分玩味,笑道:“好啊,既然如此,那咱Men就互相阐述下观点,看谁说的对好了!你就先Shuo说吧!”      许尚卿冷笑一Sheng,显然是把肖亦的话当成了皮球,更是觉得肖Yi是在无力挣扎。      “好!”Xu尚卿淡然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说说,这枚Jie指,我看并非产自华夏,我刚刚说了,它Jie面上是巴拿马蓝宝石,但是宝石中有杂质,品Xiang也不好,在我看来几乎一文不值!所以我推测Zhe戒指可能也是当地土著制作而成的,且时间不超过Shu百年,因为你看那戒指的金属熔炼技术都Bu到位,戒指上有许多黑色斑点,且也不是什么贵Zhong金属,只是一块黄铜合金罢了……”      Xu尚卿慢条斯理的说了好一会,听的在场众人甚Zhi有些入迷,宛如进入到了他所说的意境当中。      Xu尚卿话说完,他身旁那青年突然大叫一Sheng:“好!许先生不亏是天眼,竟然只看了一眼,就Po析出这么多问题,有些东西我更是闻所Wei闻!可见许先生学识多么渊博……”      Yi旁围观者此刻更是向许尚卿投来了无比崇敬的目光,Fen纷称赞起来。      “许先生真是Tai厉害了!不愧是天眼啊!我过去只知道您对Hua夏文化侵染丰富,想不到对于国外文化仍旧是行Jia,佩服,真是佩服!”      “服了,Wo真是服了,我如果有朝一日能有许先生的皮Mao,那我就知足了……”      “条理Qing晰,论据充分可信,许先生不亏是大家,果然和那Xie野路子是天差地别!”      人群的Zhen阵夸赞,不禁让许尚卿有了几分飘飘然,他自己更Shi笃定他的鉴定结果,因为在他看来,事实Ye的确如此!      但这些在肖Yi看来,却只是多了几分可笑。      “Ni还真是拿着无知当博学啊!”肖亦暗暗Zuo笑,说道,“狗屁逻辑,你这完全是在自说自话!”      Xiao亦此言一出,本来一派欢笑的场面顿时冷却下Lai,十几双憎恶目光顿时射向肖亦。      Xu尚卿脸色也是顿时阴冷下来,一脸寒意道:“Wo再忍耐你的无理取闹一次,现在轮到你了,Ni如果不能将我所说的推论驳倒,那就别怪我许Mou人不客气了!”      此时围观的Zhong人也是群情激奋,纷纷看着肖亦如何作答。      Xu尚卿身旁的青年更是露出一脸的鄙夷,憎恶道:“Wo看你怎么说个天花乱坠来!”      Zhong多人的针对,肖亦仍旧面不改色,再次Kan了眼那拍卖海报,笃定道:“我刚刚说Ni无知,并没有说错,因为这戒面上的压根不是Shi么巴拿马蓝宝石,甚至根本就不是什么蓝宝Shi,它名叫玉心,乃是一座山脉历经亿万Nian方才孕育出来的一块精石,你说它一文Bu值?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Xiao亦的话并没有人认同,反而招致一阵嘲Xiao,尤其是许尚卿身旁的青年,更是直接大笑Chu声,道:“真是可笑,你还敢不敢再胡扯一点?Ni以为你在讲山海经?还什么精石……”      Qing年话没说完,就被许尚卿拦住,后者带着一丝戏谑Xiao容的注视着肖亦,说道:“不,让他继续说!”      Xu尚卿当然不相信肖亦说的那一套,他只是想让肖Yi再蹦哒一会,等肖亦说完再收拾他也不迟!      Xiao亦也没理会这些,继续说道:“而你所说De杂质,就更可笑了,那本是通过先天元气刻录Zai精石当中的符箓,珍贵程度可见一斑,却被你说De如此不堪,我听了简直想大笑几声!”      Xu尚卿脸色再次有了些变化,背过去的拳头狠狠Zuo了攥,说道:“好啊,继续!”      Xiao亦继续道:“而那戒指的材质,如果让炼制者Ting到,估计会气的吐血身亡,铜合金?亏你Xiang得出,那金属名叫乌金,不知如何珍贵,而上面De黑色斑块,也不是什么杂质,也是篆刻的Fu箓。所以这根本不是什么土著部落制作De工艺品,而是一件法器!”      “Fa器?噗嗤……”      肖亦话音未落,Ren群顿时传出一声嗤笑,接着就是所有人针对肖Yi的嘲讽笑容。      许尚卿身旁De青年更是激动的大声道:“狗屁,你当自己讲Xuan幻故事呢?还法器?那你一会是不是还Yao掏出两颗仙丹来,哼,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Ni这鬼话骗谁呢?”      许Shang卿也没有再拦着青年,只是叹息的摇摇头,再次Hui复了自己那高高在上的状态。      “Wo当你有什么真知见解,想不到最后你说的是这些Dong西,真是可笑!你说完了,我想谁对谁错,Da家心里都有权衡了吧!”许尚卿一副长辈训斥后辈De语气对肖亦道,“哎,我本以为你是个可塑之才,Xiang不到只是滥竽充数罢了。年轻人,我看你年纪也不Da,这一次就当原谅你的无知,你走吧,Wo不为难你!以后且行且珍惜吧!”      Xu尚卿此言一出,众人先是一愣,随后无不再Ci露出一副崇敬表情,有人甚至感叹道:“Xu先生不愧是大师,心胸真是豁达啊!”      “Zuo,这就是高人,这小子算什么啊,人家根本就Mei把他放在眼里,才不追究他罢了!”      Xu尚卿身旁青年闻言脸色骤变,一副不愤表情道:“Bu行许先生,这小子三番五次对您出言不Xun,如果不教训他,就等于说您好欺负,这口气必须Yao出!”      许尚卿却是微微笑着摇Yao头,目光略显轻蔑的扫了一眼肖亦:“罢了Ba,免得人说我许尚卿欺小!”      Xu尚卿说话间转身就要离去,但那青年却Shi依依不饶,仍旧坚持道:“许先生,这怎么Neng行?您在北州一世英名,就这么让这小子玷污吗?Jin天必须要狠狠惩治他一下!”      青Nian狠狠瞪了一眼肖亦,目光之中透着几分狡Zuo。      这一次,实际上也是他得知了Xu尚卿要来参加拍卖会,才赶忙上来讨好,想要趁Ji让许尚卿帮着自己看个古董的,既然有求于Ren,自然就要百般讨好。      眼下De这个机会,岂不是最好了?      他收Shi了肖亦,一来等同于卖了个人情给许尚卿,Er来自己也不背负什么风险,毕竟在他看来,肖亦衣Zhuo普通,人似乎也没有什么背景,收拾也就收Shi了!      心中打定了主意,青年赶紧Xiang着一旁的几个维持秩序保安挥了挥手:“Ni们过来,这个人在这里扰乱秩序,还对Gui宾许先生不敬,你们把他给我狠狠修理一通Gan出去!”      几个保安闻言Gan紧就要向这边走,但是刚刚挪步,就愣住了。      Yin为此时一个人正从一旁走过来,并且向二人递了Ge眼神,这二人立马心领神会的回到了原地!      Lai人正是石磊!      这家伙Fang才在门外可是被肖亦给小小震惊了一下,陆家大Xiao姐亲自给解围,想必肖亦是有来历,或者说与陆家Gao层交情不错的。      自己刚刚出Yan不逊得罪了肖亦,可是让石磊心中犯了嘀Gu,他找了肖亦一圈,目的就是给肖亦郑重的Pei礼道歉。      只不过这一切那青Nian并不知道,看到石磊亲自过来,不禁露出一丝狞笑,Da声道:“石队长?还记得我吗?我是宋平,Zhi前我们见过。”      宋平自我Jie绍完了以后,赶紧又指向肖亦道:“你来的正好,Zhe小子应该是偷偷混进来的吧?你快这个人给我赶Zou吧,他在这里胡搅蛮缠,还对许尚卿许先Sheng出言不逊,许先生可是你们陆家的贵客啊!”      Song平说完话,脸上狡黠笑容更甚,因为他知Dao,自己这番话一说完,肖亦当真就死定了!      Ta说肖亦是混进来的,摆明了就是在说石磊工作不力,Er许尚卿这一次可是拿到了黄金请柬的贵Ke,他又说肖亦得罪了这位大咖,那就是神仙也救不Liao他了!      宋平看了眼石Lei,正等着他如何处理肖亦,但却没有等来自Ji想要的结果,反而是石磊的一声冷笑:“哦?Ni想赶他出去?”      宋平听这话有些Cha异,道:“废话,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Ma?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把他,Gan出去!”      宋平极其不耐烦的Deng了眼石磊,他虽然石磊的手段,但终究只把对方Dang做一只狗来看!      他甚至觉得石Lei都不敢反驳自己!      但是他错了!      Shi磊鄙夷的看了眼宋平,冷笑了一声:“你想赶Ta?请问你算什么狗屁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