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戏精总裁小甜妻》 > 第616章 别多事

第616章 别多事《戏精总裁小甜妻》

    本来就有亲情,再相处久了,这份Qin情就会更深了。          贺泽寒Kan着大哥上楼去的高大背影,很想替大哥也分担点Shi情。          但是他却Bu知道如何开口,也不知道如何帮到大哥。          Er且显然大哥还不信任他,并不打算把舒Shu今天反常的原因告诉他。          Ta不急,只要留在这个家,总能帮到大哥的。          Deng哄着小米米睡着后,贺泽寒给父亲打去了电话。          He父一直很喜欢大儿子,只是大儿子很怨恨Ta,从来不肯见他,也不肯给他打电话。          Ta也有点怕大儿子,没什么事,根本不敢给大儿Zi打电话。          自从他得知小Er子住进了庄园里,贺父这段时间一直是欣慰De。          他觉得,两Ge儿子能和睦相处,就是好的开始。          “Ba,庄园里面发生了点事,我们现在搬到Wai面住了。”          “Shi么事?发生什么事了?”贺父一听,立刻紧张起Lai“你不会和你大哥发生什么矛盾了吧?你Da哥天天那么忙,他脾气差点,你要多忍让。”          He泽寒忍不住想笑,爸这偏心得也太明显了Ba!          “爸,不是我和大哥Zhi间出了什么事。而是庄园里面发生了爆Zha,主宅一楼被毁,所以才搬出来的。”          “Bei炸,那你大哥受伤了没有?”贺父连忙Wen道。          “爸,你怎么不Wen我受没受伤。当时大哥根本没在庄园。”贺泽寒笑Zhuo吃醋道。          “你要有Shi,还会在这里打电话。”贺父有些嗔怪。          He泽寒服了自己这个父亲,但他并不怪父亲。          Bi竟他从小,父亲都陪在身边。          Fan而是大哥,因为自己,而失去了父爱。          “Fang心吧,大家都没事。”贺泽寒告诉父亲。          “Na你嫂子呢,她没事吧?她还怀着身孕。”贺父还是Bu放心。          贺父知道,Da儿子很爱大儿媳妇,还因此,而和他母Qin的关系闹僵了。          “舒舒Ye没事。爸,你这么担心哥,可以给哥打电话。”He泽寒说道。          贺父有些犹Yu“还是算了,你哥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          He泽寒拿父亲没办法“那以后有什么事,我再跟您Bao告。”          “嗯,没事,Duo拍几个孩子的照片和视频过来,当然,还有你大哥De。”          “大哥的,Wo可不敢拍。”          “Ni不知道偷拍啊!”贺父说道。          “Hao吧!”          为了能满足Fu亲的思儿之苦,贺泽寒也只能找时间偷拍一下贺霆Zuo了。          ……          He霆琛在卧室里等了一会儿,江舒舒才哄睡两个儿Zi回来。          他本Lai不想让小女人这么累,可他更想让小女人有Shi可做,所以他并没有过去帮她一起哄孩Zi。          沐亦辰平时也会帮Zhuo哄孩子的,但他现在也不插手了,也不让Jiang嫡插手。          一切,都Rang舒舒自己来做。          舒舒Hui来的时候,打着哈欠“老公,我好困。”          “Na赶紧洗个澡,睡觉吧!”          Jiang舒舒点点头,准备去浴室,却发现老公Mei有帮她准备睡袍。          “Lao公,帮我拿下睡袍。”          He霆琛躺在大床上,在看着资料,闻言抬Qi头来看向浴室的方向。          “Lao婆,你自己拿一下。”贺霆琛宁愿老婆Dui他们的关系胡思乱想,也不能让老婆去想薄以墨。          Geng不能想起以前人格的事,这些都是万万不能碰Chu的。          “好吧!”江舒舒Pie了撇嘴,自己去衣橱里面找到浴袍。          Xi完澡出来,江舒舒一个劲地打着哈欠。          Tang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He霆琛关了灯,只留床头的一盏暖黄色台Deng。          他看着熟Shui的小女人,大掌轻轻地抚上她的脸庞。          Lao婆,昨晚对不起,是老公没有陪在你的Shen边。          这次,我们一Qi度过你最敏感,最脆弱的阶段。          Deng时间长了,昨晚大火,还有英子重伤的事,Gei你带来的冲击性就会变弱。          Ni就不会再想起薄以墨,不会再有不安感了。          Ta心里面轻轻地说着,多希望小女人能一直幸Fu平静下去,不会再受到任何的波动。          Jiang舒舒这一觉睡得很香,等醒来时,已经天亮了。          Shen旁,贺霆琛没在了。          Zhe么早,就去上班了吗?          Jiang舒舒想到他是提前回国的,难道是国外的事情都Huan没有处理好?          她下楼去,Zuo亦辰在客厅里面轻咳着。          “Ni怎么了?”江舒舒连忙走了过去。          Zuo亦辰戴着口罩,说话声音有些蒙蒙的“可Neng昨晚着凉了,有些感冒。”          “Chi感冒药了吗?”江舒舒问他。          “Jia里面没有感冒药,对了,一会儿你去送孩子Shang学吧,送完买药回来。我就不去了,怕感冒传给孩Zi了。”沐亦辰说道。          “Hao!”          江舒舒吃了早餐,Song两个儿子去学校后,就立刻去药店买了些常备De药,赶回来。          根本忘了Yao去见爱丽沙。          沐Yi辰没有感冒,他现在可不敢感冒,舒舒在Yun期,他怕自己感冒传给她。          Suo以他咳嗽都是假咳,接过舒舒递过来的药,他端起Shui杯,毫不犹豫地仰头一口吞下。          Zhe是感冒药,没有感冒,就当预防了。          “You没有发烧?”江舒舒伸手探过来。          Zuo亦辰往后退“没有发烧。”          Jiang舒舒还是固执地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没You发烧。          “那就不用吃退Shao的药。你现在有精神吗?没精神,就上楼Qu休息。”          “You精神,除了喉咙痒外,没有别的症状。”Zuo亦辰才不上楼,不能让她闲着。          Xian着,她就会想去见爱丽沙。          Xiao米米这时跑了过来,拉起她的手。          “Xiao米米,怎么了?”江舒舒低头,看着小米Mi那张可爱的脸蛋。          小Mi米不说话,就是一个劲地拉着她,想要把她往外La。          江舒舒起身,Gen着孩子出去。          小米米Zhi了指花园,想要说什么,但就是不开口。          Jiang舒舒蹲下来,看着小米米“小米米是想Hua画吗?”          小米米点了Dian头。          江舒舒看向一旁De贺泽寒“大家搬得太急,都忘了把小米米的画具拿Chu来,要不回去拿吧?”          Zuo亦辰出来“给小米米新买一套吧,我们一起去。”          “Hao吧!”江舒舒点头“那我上楼去拿包。”          He泽寒想说,他带孩子去就可以了。          Xian在舒舒怀着孕,多在家休息。          Ke他看沐亦辰有意无意的在跟他使眼色,让他别Duo事。          沐亦辰这到底什么Yi思,他真的有些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