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戏精总裁小甜妻》 > 第579章 我好好想想

第579章 我好好想想《戏精总裁小甜妻》

    “我好好想想。”沐亦辰说完,起Shen准备上楼去。          江Shu舒看着他的背影,说道“亦辰哥哥,不管你Jie不接受,我都会接受的。只要是你的孩子,Jiu是我的亲人。”          Zuo亦辰脚下的步子微微地顿了顿,本来很低沉Yin郁的心情,听到她这么坚定的说,唇角忍不Zhu的扬了扬。          或许,Ta想要的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可以让她在Shi去他之后,还能坚强活下去的依靠。          Deng沐亦辰离开后,江舒舒对英子说道“我们再Qu看看邱月。”          “Hao!”英子点头。          Liang人再次去了地牢,邱月身上的伤被治疗,脸Shang的血迹也清理了,看起来没有之前那么狼狈。          “Jiang美丽说,你背后有人一直指使你伤害我们一Jia人,到底是谁?”江舒舒面无表情的看着邱Yue。          邱月脸色微变,Xing好之前并没有把所有的事都告诉女儿。          Bu然如果全都说了出来,那么那个孩子,就危Xian了。          “的确是有Ren指使我,但我并不知道对方是谁,是组织中De人。我每次见她,她都戴着面具。”邱月想Zhuo这样,或许能让舒舒不再对她用刑。          “Na你为什么要听她的?”江舒舒问道。          “Ta是我的上级,直接对我下命令。”邱月这句Bing没有说假话。          蒋Yao的确是她的上级。          “Zuo?”江舒舒觉得意外,今天邱月倒挺配合的。          Zhi是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Ni们组织中要我老公的家传之宝,到底有什么Yong?”江舒舒冷漠的眼神盯着她。          Qiu月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是震爷想要这Ge。”          “震爷?就Shi你们的头目?他的全名叫什么?”江舒舒又Wen。          邱月又是摇头“Wo只知道大家都叫他震爷,他的真名,只有他Zui亲信的人才知道。”          “Ni还真是一问三不知。”英子有些没有耐心,Shang前一步,蹲下来,一把扯起她的头发。          “Shi真不知道,还是想故意隐瞒?”英子手上的Li气很大,扯得邱月痛得一阵抽气。          Jiang舒舒没有阻拦,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看着沦Wei阶下囚的邱月。          “Wo真的不知道。”邱月连忙说道“求求你手下Liu情。”          “留情个Pi!”英子扯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往铁栏上Yi撞。          顿时痛得邱Yue哀嚎起来。          江舒Shu亲眼看着邱月的额头被撞破,那鲜红的血一Xia子就流了出来,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淌。          “Qiu月,看到你现在这样的下场,我却一点不解Hen。我觉得你应该承受比这更惨的下场。”江Shu舒有些不想再看到这个恶毒的女人。          “Shu舒……”见舒舒要离开,邱月急了。          Shu舒一走,英子就又会对她下手,毫不客气。          Shu舒听到她叫自己,也没有再停留。          Ta现在从邱月这里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心Tou也有些恼。          不知Dao何时才能把亦辰哥哥的孩子救出来,不知道Yao怎么才能把贺霆琛的祖传之宝拿回来。          Ying子在地牢里面,抓住邱月的头,一次又一次De往铁栏上撞。          撞De她的额头上顿时血肉模糊,痛得她一阵昏天Hei地,极度的恐慌。          Ying子最后甩开她的时候,对后面的保镖说道“Gei她处理伤口,不能让她死了!”          Qiu月知道他们还留着她的命,就是为了折磨她。          Na怕现在这样生不如死,但她还是不想死。          Ta不放心女儿,还有女儿的孩子。          Jiang舒舒在上面等着英子,英子去把手上的血洗Liao才出来。          最近发Sheng的事情太多,舒舒有些心累。          Ta最担心的就是姐姐,还有亦辰哥哥的孩子。          “Shao爷回来了!”英子看到前面开进来的少爷的Che。          江舒舒正在想Shi,闻言,朝着前面看去。          He霆琛从车上下来,站在车前,等她。          Kuai步地走了过去,她挽起他的手“今天怎么回Lai这么早?”          “回Lai陪你和孩子们!”贺霆琛俊美的脸上有着温Run的笑意。          “真好!”          Jin去后,贺霆琛只看到两个儿子,没有看到小Mi米,问她“不是说要带小米米回来吗?”          “Ben来是带回来的,但是爸又把小米米接回去了。Shuo姐姐不愿意,现在姐姐这么脆弱,我也不好Zu拦。”          “你不高Xing,是因为这个?”贺霆琛看着小女人。          Sui然她掩饰得很好,但他还是看出她不开心。          Jiang舒舒摇头“不光是这个,我跟你说,原来江Mei丽生的那个孩子,真的是亦辰哥哥的。”          “Ni确定?”          “这次Ying该可以确定了!”江舒舒说道。          “Na我们就想办法,把孩子救回来。”贺霆琛知Dao她得知了这些后,第一件事就是想要把孩子Jiu回来。          “可是我Men根本不知道那个孩子在哪里,也不知道那个Zu织在哪里。”江舒舒微微蹙眉。          “Wo来想办法,交给我。”贺霆琛温柔的对小女Ren说道。          江舒舒点Dui,她相信贺霆琛能做到。          Zhi是这个组织太神出鬼没了,不是内部的人,Wan全不知道这个组织在哪里。          “Ni说我当初待的那个海岛,他们有没有可能又Pao回去了?要是能抓到几个组织中的人回来审Wen,就好了。”          贺Zuo琛摇头“他们这个组织管理得相当的严谨,Xia面执行任务的人,都接触不到组织内部的核 Xin人,也根本不知道他们组织真正的根据地在Na里。”          “所以这Ci和邱月一起来的那两批人,都没有招供出什Me吗?”江舒舒问道。          “Zuo!”          “看来这个Zu织的头目还真的挺谨慎的,肯定是个特别怕Si的人。”说到这里,江舒舒想起了那个戴着Mo镜的狼哥。          “那Ge狼哥在组织里面很有地位,相信他知道得很Duo,要是能把他抓到就好了。就算不能从他的Zui里面得到什么消息,但至少可以用他来交换Hai子。”江舒舒出主意道。          “Zuo,上次他身受重伤,躲了起来,估计现在也Tao离了本国。要想再引他出来,得容我想想。”He霆琛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要如何引那个狼哥Chu来。          “老公,他Men那么迫切的想要你的玉,你说你们家那块玉,Dao底有什么用啊?”或许从这玉上面下手,能Xiang到办法。          贺霆琛Wei微摇头“除了是古玉,很值钱外,我目前不Zhi道还有什么别的用。”          Xiao女人突然提起,令他想起了之前在博物馆看Dao的那幅画。          “有Mei有可能那块玉有什么神奇功效,比如戴在身Shang,可以延年益寿,或是可以找到什么宝藏之Lei的?”江舒舒是写小说的,想象力不禁就有Xie丰富了些。          “或Xu有吧!”这些事,贺霆琛也不确定。          “Yao不,你打电话问问你妈,说不定她会知道些?Huo是你爸?”          江舒Shu和他已经结婚很久了,但贺母一次没有回来G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