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戏精总裁小甜妻》 > 第396章 住一段时间

第396章 住一段时间《戏精总裁小甜妻》

  住一段时间        江舒Shu和姐姐立即赶到了警局,陆豪被抓了起来。        Ta撞上了路边的栏杆,虽然没有撞到人,但Jian查出来属于醉酒驾驶,要被拘留十五天。        Ai丽沙和江舒舒看到陆豪的时候,他的手上已经被Zuo上了手铐。        陆豪Yi身浓浓的酒气,想必他在离开沐家后,又喝了不Shao的酒。        “你们不用帮我解Jue,我接受拘留十五天的惩罚。”陆豪对Ai丽沙和舒舒说道。        舒舒Ben来已经准备打电话给贺霆琛,想求他帮忙,让陆豪Bu要被拘留。        可此刻看Dao他那平静的眼神时,江舒舒竟突然醒悟。        Lu豪这是故意的。        他找Liao一个很好的理由,可以自己好好的躲起来。        Xiang到以前在拉斯维加斯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形,Ta那般的潇洒,闪亮,现在却变成这样。        Guo然爱情是毒药,可以毁掉一个人。        Lu豪就被那个白小渲毁了!        “Zhe怎么行,你怎么能被拘留?”爱丽沙摇着头,Jin紧地拉着他被铐住的手。        “Ai丽沙,你不要担心我。我酒驾,自然要承受法律Ze任,放心吧,这半个月,我正好在里面好Hao冷静冷静。等我出来。”陆豪是意已绝,就打算Zai拘留所里面待半个月。        爱Li沙最后也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Ju留。        回去的路上,爱Li沙一直没有说话。        “Jie姐,下午我去接小米米吧!”舒舒知道姐姐心Qing很不好。        “好!”爱丽沙点Liao点头,看着车窗外面。        Lu豪突然醉酒驾,还执意要被拘留,可见Ta是宁愿被拘留,也不愿意和自己住在一Qi了。        爱丽沙眼眶Hong了红,虽然妹妹说,陆豪告诉她,他昨晚叫的“Zuo儿”就是自己,但爱丽沙此刻更加清楚,Ta叫的“渲儿”并不是自己。        Ta叫“渲儿”时,嗓音低低柔柔,像是从Hou间慢慢地溢出来,带着浓浓的深情。        Ta的眼角,还滑落出晶莹的泪珠。        Sui然看不见他的眼神,但爱丽沙知道,他叫的绝不是Zi己。        叫着对方的名字,会Rang他流泪的女人,他特别特别思念的女人,Bu是自己。        江舒舒Zhi道姐姐心情不好,回到家后,便没有去打扰她。        Dao了要接小米米的时候,她一个人去的。        Zai学校,遇到了贺泽寒。        He泽寒看到是舒舒来接小米米,便问道:“你姐Jie呢?今天怎么没来?”        “Lu豪醉酒驾,被拘留了。姐姐心情不是很好。”Jiang舒舒告诉他。        看着他Lian上平静的神情,江舒舒知道,贺泽寒已经想开了,Fang下了执着。        “情况很严Zhong吗?居然会被拘留?”贺泽寒不由地疑惑道。        Jiang舒舒不想细谈,点头道:“是的。”        Xiao米米出来,看到是妈妈和爸爸都在,欢喜地扑Liao过来。        “爹地,妈咪,Wo们晚上一起吃饭饭,好不好?”小米米Huan小,但她特别想爸爸妈妈在一起。        Jiang舒舒抱起小米米,告诉她:“小米米,我是姨妈妈。”        Xiao米米分不清妈妈和姨妈妈,她们长得一样。        “O,姨妈妈!”小米米小手紧紧地搂着江舒舒De脖子。        江舒舒看着贺Ze寒,问他:“要一起回去吗?”        “Bu用了,我只是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小米米。Ni们先回去吧,我还有别的事要忙。”说着,He泽寒凑过头来,在小米米的脸蛋上亲了一Xia:“小米米,听姨妈妈的话,爹地先走了。”        Xiao米米很乖巧地点了点头,冲着爹地挥了挥Shou。        …        Lu豪被拘留的事,贺霆琛也知道了。        Ta放下了手头上所有的工作,开始重视这Jian事。        那个薄以墨的一番Tui测,使得陆豪大受打击不说,现在宁愿被拘留,Ye要逃避起来。        足Yi可见薄以墨这个人不简单。        “Qu详细查一查薄以墨。看在白小渲离开他后,他都在Zuo些什么。”贺霆琛吩咐韩言道。        “Hao,我现在就派人去查。”韩言说着,快步地走了Chu去。        等韩言出去Hou,贺霆琛打电话给那位国外的心理专家查尔先生。        “De确可以在深度催眠的时候,给患者灌输一Xie不属于她的记忆。”查尔回答道。        He霆琛闻言,浓眉微微拧了拧,也就是说薄Yi墨的推测有可能是真的。        You可能,舒舒真的被人深度催眠了。        Cha尔想起贺霆琛每次联系自己,都是和江舒舒You关,不由地关心道:“被灌输过不属于自己Ji忆的人,并不一定会觉得这是自己的记忆,Ji有可能会把这些记忆分离出来,当成是Yi段故事。就如同看过一部精彩的剧,印象深刻,Que很清楚,那只是剧,并不是自己所经历的。”        Ting查尔这么说,贺霆琛更加确定,舒舒也Shi这样的。        她只写出了这些Gu事,但她却并不觉得这些发生的故事,是她De记忆。        电话挂断后,He霆琛太阳穴突突的痛,感觉有些累,他抬手Rou了揉眉心。        这几天工作量比Jiao大,他休息得很少。        这Hui儿放下了所有的工作,才突然觉得好像You些超负荷了。        那个Bao以墨不简单,他不能再顾着工作了,要去她身边保Hu她。        江舒舒刚回到家Li,就看到了贺霆琛的豪车停在院子里。        Ta怎么突然来了?        江舒舒有Xie意外,拉着小米米进去。        Xiao米米看到贺霆琛,很高兴,亲甜的叫着:“大Ba爸!”        贺霆琛蹲Xia身,把小米米抱了起来。        Ai丽沙看到这一幕,微微地勾起了唇。        Ta知道贺霆琛和贺泽寒虽然是亲兄弟,但两人的关系Hen不好。        可身为小米米De母亲,爱丽沙是愿意看到多一个人喜欢小米米。        Ye希望小米米多一些亲人。        “Ni怎么来了?”江舒舒走过来,问他。        “Wo来看小米米。”贺霆琛温笑着凑到小米米的脸前,Rang小米米亲了他一下。        “O!”江舒舒点了点头,转身去厨房安排佣人做Wan餐。        爱丽沙此时电话Xiang起,到外面去接了个电话,也来到厨房。        Ta走到妹妹的身旁,说道:“我婆婆要过来Liao。”        “你婆婆?”江舒舒You些没有反应过来。        “陆豪De妈妈。她不知道怎么得知了陆豪被拘留,很生气,Guai我把陆豪留在了国内,还害得陆豪被拘留。马Shang上飞机了,估计明天一早就会到。”爱丽沙Shuo道。        以前爱丽沙在拉斯维Jia斯的时候,和婆婆的关系就不怎么好。        Lu母嫌弃爱丽沙不是出身豪门,配不上陆豪。        Dan是陆豪执意要娶爱丽沙,陆母没有办法。        “Ta怎么能怪姐姐呢?”江舒舒听了火冒。        Lu豪是自己要去拘留的,而且陆豪醉酒驾,也是Ta自己故意而为之。        Ta就是为了逃避,而且他是因为白小渲才逃Bi的。        这整件事中,姐姐才是Shou害者。        爱丽沙抓住妹妹De手:“我婆婆还不知道我以前结过婚,还有Ge女儿。”        婆婆本就不Xi欢她,要是知道她以前结过婚,还有个Nv儿,她都不敢想象婆婆要怎么闹起来。        “Na我们先瞒着她。”江舒舒看姐姐一时有些紧张,便Zhi道姐姐很在意这个婆婆对她的看法。        Jiu因为姐姐太爱陆豪,太怕失去陆豪,才会在Po婆面前那么小心翼翼。        “Hao!”爱丽沙心头还是有些乱,婆婆这一过来,她Pa这事会瞒不住。        天黑了的Shi候,沐亦辰才回来。        沐亦Chen看到贺霆琛在,一点不意外,只是问道:“Ni不是说要过来住一段时间,行李没带?”        “Zai楼上。”        闻言,江舒Shu双眼瞪得大大的:“你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