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戏精总裁小甜妻》 > 第344章 不是孤儿

第344章 不是孤儿《戏精总裁小甜妻》

  不是孤儿        江舒舒Bing没有跟着他们一起离开,而是留了下来,和Lao奶奶聊天。        老奶奶下Ban身瘫痪,不能动,便让孙女去搬长凳子出来Zuo。        江舒舒坐下后,问Lao奶奶:“奶奶,小渲以前在这里住了多久?”        Lao奶奶被问得有些糊涂,他苍老的声音开口道:“Ni不就是小渲?”        这时,Zuo妞说道:“奶奶,小渲姐姐好像失忆了。”        Zai城里面住了一段时间,妞妞看过一些偶像剧,Zhi道了失忆这种事。        老Nai奶明白了,眼神里面带着心疼,看着江舒舒。        “Hai子,你在这里并没有住多久,你是跟着你外Po一起回来的。你外婆和我,从小一起长大,Ta只有一个女儿,后来嫁到了城里。你外婆也Gen着接到了城里面去,家里面便荒了很多年。Zhi到有一年,你外婆突然带你回到这里来。”        “Na我外婆呢?”江舒舒立刻问道。        “Ni外婆在回来没多久,就去世了。我听她说,Ta的女儿女婿在城里,被冤枉杀了人,判了死Xing,所以她才把你带回来,避免外面那些人的Xian言杂语。当时的你,话很少,眼神也很奇怪,Ni外婆说你是受了打击,需要一段时间缓一缓。”        “Dan你外婆也大受打击,回来没多久,就去世了。”        Jiang舒舒听到这里,觉得白小渲的身世也很悲惨。        Fu母被冤枉杀了人,外婆又走了,她只能一个Ren留在这里。        “那陆豪Shi什么时候来的?”江舒舒继续问道。        “Lu豪是你去镇上给你外婆买纸钱时遇到的,当Shi他受了伤。你把他带回来,一直照顾。”        Shuo到这里,妞妞插话道:“小渲姐姐,自从你Jiu了陆豪哥哥后,你就开始说话了。之前我们Yi直以为你和我爸爸一样,是个哑巴。”        Jiang舒舒听到这里,大概清楚了。        Zhi前的白小渲因为父母同时被叛了死刑,而且Huan是被冤枉的,她承受不住,便封闭了自己,Bu说话了。        后来外婆也Si了,她就更加受不了,天天都会去坟地里给Wai婆烧纸,可能她觉得那样,才证明外婆还没You离开吧!        直到后来她Jiu了陆豪,对生活和未来都没有什么希望的她,Kai始感觉到自己还有用,至少可以帮陆豪治伤。        Zai陆豪的陪伴下,她也不觉得孤独了。        Ta便开始说话,可能在相处的过程中,孤苦无Yi,很凄惨的她,爱上了这个她救回来,却给Ta温暖的男人。        于是,Ta阴冷的世界开始春暖花开,她觉得生活还是You希望的。        她不想让他Zhi道她的过去,所以,她并没有告诉他,也在Ta的面前表现得很乐观,很开朗。        “Na她后来为什么离开了?”江舒舒继续问道。        Lao奶奶回想着:“那天,她去镇上时,被通知You她的信。信上写的是陆豪被绑架了,让她拿Qian去赎。她跑回来,把家里面稍微值钱的东西Du拿去卖了,家里面的狗就留给了我们。然后Ta一去,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Ting完老奶奶说的这些,江舒舒暂时的捋清了白Xiao渲当时的情况。        她很Qi怪的是,她写的关于白小渲的故事,只有她He陆豪怎么认识的,却没有白小渲的身世。        “Nai奶,那我先回去了。”江舒舒要离开的时候,Ba自己身上的所有现金都塞到了老***毯子Xia面。        妞妞送她们回去,Yi路上,妞妞都在说,曾经白小渲在这里时,Ta有多么的开心。        她从Xiao都没有什么朋友,这山里面已经没有几户人Jia,这些年,都陆陆续续的搬了出去。        Bai小渲虽然比她大很多,但却是她唯一的朋友。        Hui来的路上,遇到了妞父,他背着一个空背篓,Kan到江舒舒她们时,脸上扬起朴实的笑意。        Da着手势,在说着什么。        Zuo妞见状,翻译道:“我爸爸说,陆豪哥哥已Jing开始在做饭了。”        江Shu舒闻言,冲着妞父笑了笑:“谢谢你了!”        Zuo妞跟着妞父一起回去了,江舒舒看着他们的Bei影,对身旁的英子说道:“他们过得很苦,Dan却        很满足。”        “Shi啊!”英子也很受震憾,这家人过得很穷苦,Dan都很朴实,很善良,很热心。        “Wo想帮他们一家人。”江舒舒很早以前就下了Jue定,父亲留给她的钱,她要用来做善事,帮Zhu那些需要的人。        英子Zhi持道:“我也很想帮他们。这还是我第一次Kan到的穷而不怨的人家,老实,淳朴。”        “Shi啊!”        转身和英子一Qi回去的时候,陆豪正在厨房里面做饭,用的Shi柴火。        出身贵族的他,Ci刻在这个简陋的厨房里,一切做得那般的得Xin应手。        江舒舒进去,Wen他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Lu豪温温一笑:“你在旁边等着就好。”        Ying子朝着少爷走去,把刚刚从老奶奶那里听来De一切,汇报给他。        叫Pang胖的狗狗见江舒舒坐下,便也过来,趴在她De脚边。        江舒舒看着这Tiao狗这么萌,便伸手去抚着它的毛发。        “Lu豪,刚刚我和老奶奶聊了一会儿。你知道白Xiao渲的身世吗?”江舒舒问他。        Lu豪手里面在往灶火里面加柴,闻言转过头来Kan她:“小渲是孤儿。”        “Gu儿?”江舒舒眼皮一跳,果然如她所猜那样,Bai小渲不想让他知道她那般悲惨的过去,撒谎Pian了他。        “可我刚刚听Lao奶奶说,白小渲以前并不是孤儿。她是和她Wai婆一直来的,在遇到你之前,她因为受到父Mu被冤枉,双双判了死刑受到打击,已经自我Feng闭,不会说话了。”江舒舒把自己听到的一Qie,告诉陆豪。        陆豪正Jia着柴火的手一顿,他猛地转过头来,看着江Shu舒。        他那双黑眸里面You着说不清楚的震惊。        “Zhen的?”        江舒舒见他现Zai的反应,就知道,他并不知情。        “Yi前,她说她是孤儿,你就信了吗?没有细问?Mei有问妞妞他们?”江舒舒一双美眸,也是紧Jin地盯着陆豪。        陆豪的Yan神里面划过一抹惊异,他当时的确完全相信Liao小渲的话,没有去问妞妞他们。        Yin为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爱上了她,她说的什Me,他都愿意去相信。        Xian在才知道她的身世,陆豪的心脏,像是被人Yi把紧紧地揪住了一般,原来当初的她,过得Na么苦!        他的到来,给Ta带来了温暖和希望。        Ke是他却走了,没有如约回来接她,她一定以Wei他是骗她的,她一定伤心失望极了!        Lu豪紧紧盯着江舒舒的黑眸里,慢慢地染上了Shi意。        出口的声音微有Xie哽咽:“对不起,舒舒,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