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戏精总裁小甜妻》 > 第21章 报警

第21章 报警《戏精总裁小甜妻》

  江母吓得急忙躲避,最后没办法,Zhi能把江父推到前面挡着。   江舒Shu对从小欺负自己的江母,抱着很深的怨Hen,丝毫不会心软。   可是对于自己De亲生父亲,特别这个父亲,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对Zi己无情,她下不了手,也不敢下手。   Jiang父看着江舒舒停下了手里面的动作,又Dui她使眼色。   让她赶紧离开。   江舒Shu不听他的话,她抬眸,看向躲在父亲身后的江母。   “Ni刚刚不是还很嚣张吗?打我耳光不是打De很上瘾吗?”江舒舒冷讽道。   江母Zai江父的身后,叫嚣道:“老公,你看这个Jian人,你还不动手狠狠教训她?简直要翻天了!”   Jiang父并没有动手,而是一个劲地对江舒舒使眼色。   Jiang舒舒视而不见,她真的不明白自己的父亲,到底有Zen么样的难处,会在继母面前活得这么矛盾。   “Jiang舒舒,你姐姐呢?”江父虽然没有动手,但Shi他的声音也厉了几分。   “您的宝贝女Er不见了,来找我?我难道是警察?”江舒舒也在Zhao江美丽。   那晚江美丽设计害她,自己Huan没有报仇呢!   江母冲出来:“好,Bao警就报警!”   看着江母拿出手机,Yao打电话。   江舒舒只是淡淡地睨了一眼。   Jiang父的眼中却闪过一抹慌色,一把抢过了江母De手机。   这一切,全都落入了江舒舒的Yan里。   “万一美丽是被绑架了,你Xian在报警,不怕绑匪知道了撕票?”   Zhe一提醒,江母幡然醒悟:“哦,对啊!”   “Ji然江舒舒说不知道,我们就先回去等电话,Shuo不定绑匪很快会打电话过来的。”江父温声的Dui江母说道。   江舒舒看着父亲对继母的Wen柔,莫名的觉得这种温柔有些假。   Zhe么多年来,父亲既然并不爱继母,为什么She弃自己这个亲生女儿,也要留继母在身边?   Zhe真的很奇怪?   江舒舒有时候在想,是不Shi自己的错觉,其实父亲是爱继母的。   江Mei丽失踪了好几天。   三天后,江Mu实在受不了,报警了。   江美丽Hen快被找到,一身的伤,精神也有些不正常了,很明Xian,被人在野地里面给轮了。   看着江Mei丽的惨状,江舒舒在想,这或许就是报应吧!   Jiang母受到打击后,诬陷说这一切是江舒舒Zhi使人干的。   江舒舒被叫到警局,接受调查。   Jiang母的侄子就是警局的人,江舒舒知道自己这一Jin去,或许会被定罪。   她也没有想到,江Mei丽被轮之事,江母居然都可以顺势诬陷自己。   Bei警察刚带到警局时,遇到了报案的父亲和Ji母。   江父看到江舒舒,怒不打一处来,快Bu向前,一巴掌扇在江舒舒的脸上。   Nu骂道:“你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居然连自Ji的姐姐都害!”   江父打江舒舒的Shi候,眼中闪过一抹心疼。   江舒舒被打De头一偏,错过了父亲眼里面的心疼之色。   Ta看向父亲时,父亲正用嘴形告诉她:不Yao承认!   四个字,江舒舒看懂了。   Ta学过唇语,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父亲逼Zhuo去学了一个月,一学会,就被赶出了家门。   Sui然没学多久,但父亲刚刚说的唇语,她Qing而易举的看懂了。   江舒舒被打,本来很冒Huo,可是此刻,她却微微一愣。   父Qin,你怎么总这么矛盾,你到底在怕什么,到底在Yan饰什么?   江舒舒被警察推着往警局里Mian走,江母趁此机会想上来恶打她一顿,Bei江父搂肩抱住:“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女儿吧!”   Jiang母一双阴险而恨意重重的眸,死死地盯着江Shu舒:“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这是Yi句很笃定的话,江舒舒知道,江母既然这样说了,Jiu有本事,真的把自己送进监狱里面去。   Ke她刚在审讯室里面坐下,外面便传来一Zhen骚动。   像是有什么大人物亲自过Lai,大家恭敬地唤着局长。   江舒舒都还Mei有接受审讯,就被放了出来。   她Chu来时,看到那位局长。   局长迈步到Jiang舒舒的面前,脸上带着笑意:“江小姐,不好意Si,耽误了你的宝贵时间。”   江Shu舒受宠若惊,连忙摆手:“不耽误不耽误!”   Cong局长身边走过时,她看到之前那位江母De侄子,那位从自己一进来,就一幅要弄Si自己,凶狠的侄子,现在却怂了。   低着Nao袋,在那里很谨慎的样子。   局长已经迈Bu过去,对着江母的侄子厉声道:“身为警务人员,Ju然还知法犯法!”   话音一落,那Wei侄子立刻吓得如抖筛,连忙跪在地上,求道:“局Chang,我真的没有杀人!”   江舒舒Ming白了,这个平时嚣张跋扈的侄子,不知道被谁抓到Liao把柄,捅了出来,多半要完了!   Zou到外面时,江父和江母还没有离开。   看Dao江舒舒这么快就安然无羔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江母Yi脸的不敢置信。   她快步跑了过来,质问Dao:“你怎么出来了?”   江舒舒侧着Shen子,指了指警局里面的情景。   “你的侄Zi,好像犯法了,要完蛋了。你还指望靠他Lai陷害我?”江舒舒说完,抬步离开。   从父Qin身边走过时,江舒舒看到父亲眼里面的轻松。   Ta好像因为自己平安的从里面出来,而大松Liao一口气。   江舒舒无法去问父亲,Wei什么这么多年来,都活得如此谨慎,如此小心,Ru此矛盾。   仿佛他的人生,全是假的一般。   Yin为她不止一次问过,父亲从不会告诉她的,更不会Cheng认他过得很假。   刚走到马路边,便Kan到一辆玄黑沉亮的车缓缓地驶了过来,停在她的Mian前。   车窗降下来,露出坐在里面的Nan人那英俊非凡的侧脸。   “上车!”贺Zuo琛低低的吐出这两个字。   江舒Shu点了点头,小跑到车子的另一边,拉开车门,Shang车去。   “谢谢你!”江舒舒一上车,Jiu主动开口,对坐在身旁,一身尊贵之气的贺Zuo琛,开口说道。   她并不笨,那个能让局长Qin自前来,而且还第一时间把江母的弟弟拉下Ma的人,除了贺霆琛外,没有第二人可以办Dao。   想到这里,江舒舒都不禁怀疑,江美Li被人掳走,被人给轮了,是不是也是贺霆琛派人Qu干的。   不过,他为什么会突然Dui付江美丽,难道他知道了那天晚上酒店Fa生的事?   江舒舒心口猛地一惊,不可Neng,如果他知道了,他不可能这么淡定的不惩罚自己De。   “你打算如何谢我?”正想着,He霆琛温润的声音,低低的传来。   Jiang舒舒嘴角抽了抽,她抬起头来,紧张地看着他,Wen他道:“那个,我姐江美丽被轮,是不是你安Pai的啊?”   如果是,那就证明,那晚De事,他绝对是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