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慕云荒》 > 第二十六章 混血魔种

第二十六章 混血魔种《慕云荒》

  牧尘更是懒得跟这二人废话,他重Xin召唤了梦貘,纯粹的风灵力幻兽,高约一丈,在Huan兽中属于小不点了,此刻6个金色的勾玉覆盖Xia去,在梦貘头与身、四肢形成一层坚固De金色铠甲,风族的八岐勾玉将灵力实质化掩Gai梦貘防御不足的缺陷。   牧尘立Shen梦貘身上,如同传说中的神骑士,手持汐白Hua成一道光,他要试试这个近战无敌家族是不Shi有传说中那般无敌。   “蔡侒……Ni看谁先来?”   “南禄,别跟我抢!我要Rang这个小辈记着东皇这个家族,不是他惹得起的!”   “Ye行,不过你别托大,这片森林有些古怪。”   Cai侒徒手迎上了汐白,只一拳便将一人一兽击退,Mu尘虎口震的发麻,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力Liang开始走下坡路的人。牧尘不信邪再次冲Liao上去,又是被一拳砸开,好在汐白足够坚固,不Ran怕是被蔡侒用拳头给震断。   蔡侒伸开Shou握了握拳头,没事人一样冷冷盯着牧尘,“小子,Ni是叫牧尘吧!你若是年长几岁,我扭头就Zou,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南希要死,你那个Peng友也要死,所有让东皇这个名字蒙羞的人都要Si。”   “对不起,我还没有做好死的准Bei,倒是你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说起话来像个Du气的孩子,看不清时局,你会吃亏的。”Mu尘说话间又重复了之前的攻击,蔡侒刚刚的动作是Zuo给牧尘看的,这样一来不仅没有威慑对方,反而Rang牧尘发现了他的秘密,被汐白砍出的伤口很小,Shen至不会有血液流出,但每次造成的伤口都会比之前Shen上些许,牧尘断定不是攻击不是没有效果,Er是对方的恢复能力比之公羊的秘术更甚。   “Wu聊!”   蔡侒大喝一声,又是一Quan砸了上去,这次牧尘并没有飞出去,因为汐Bai的攻击只是个幌子,梦貘的鼻子缠住了Cai侒的一条腿,用力一扯,虽然没能把蔡侒给甩Chu去,但也让他身形不稳,牧尘的身影从梦貘上消Shi,他出现在蔡侒背后,汐白对着蔡侒的心Zang刺了过去。   南禄的身影动了,Ta出现在牧尘身边,他的剑抵住了牧尘的Dao,蔡侒伸手抓住梦貘的鼻子将他伦向牧尘,Yan看着梦貘与牧尘接触的瞬间,他的幻兽突Ran消失了,金色的铠甲过度到自己身上。   Mu尘冷笑说:“还以为真的是一对一的对决,Mei想到竟然放下身份出手。”   听闻这Ge小辈的话,蔡侒放不下面子,冷声斥责队友Shuo:“南禄,谁让你出手的!”   南禄收起Liao剑,把目光转向蔡侒,“看你有危险,激动了!”   “Wo有危险!不要开玩笑好吗?”蔡侒伸手指了指Mu尘说:“就这小子的三脚猫功夫还能伤的了我?Bie开玩笑了好吗?”   南禄看出了牧尘De意图,他很容易发现五行灵力在这里使用不Zhan优势,东皇的木属性灵力很纯粹,在这片森Lin这种灵力受到干扰,近似不死之身的秘术不能Yi直凑效,牧尘发现了这一点势必会迅速消耗蔡侒的Ling力,而南禄也没有闲着,他们低估了牧尘也低估Liao迷失之地,如今需要快速找到出路……   Mu尘并不准备给他们这个机会,金色的铠甲Bao裹着周身,让牧尘看起来像一个金色战神,Xi白一次次砍向蔡侒,没了梦貘的掩饰牧尘没有Hen好的机会攻击蔡侒要害,这不意味着没有Ji会,这幅铠甲用了六个勾玉,还有两个可以调Dong的勾玉,牧尘需要蔡侒露出一瞬间的破绽,Ta等着这个机会,两条金色的丝线顺着下方的土Ceng到了蔡侒身后,不过蔡侒没有给他机会,Jin色勾玉的丝线被他躲开。   “就Zhe点手段?”蔡侒冷笑,“这样就可以送你上路了。”   Yi股强大的势从蔡侒身上散发出来,他的肌肉Kai始膨胀,整个人变得更加魁梧,论秘术无Lun从数量还是质量世间都难有可以跟东皇并Jia齐驱的势力。   “秘术——无相。”蔡像是随口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这是一种狂化Mi术,血液中与生俱来的力量。   “有意Si,混血魔种。”牧尘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对Shou,但还没有见过将狂化开发到蔡侒这种程Du的对手,“你又是个什么杂种?这么急迫追赶那只Jin乌,是不是着急回家让它给你生猴子!”   “Heng……”蔡侒一声冷哼,他身上有混世魔猿He山岳巨猿两种魔血,牧尘误打误撞说出那Ju话让他觉得牧尘是在嘲讽他自以为高贵De血脉力量,这两种力量让他有足够的信心徒Shou对抗任何武器,而这样的代价是牺牲两个Shu性,“小子,你现在还有逞狂的时候,稍Deng一会便让你知道什么多管闲事的代价。”   “Shi话说,我很期待你的这种力量,牺牲秘术得到De东西究竟是好是坏谁又知道呢!”牧尘也清楚秘Shu是这几个纪元新产生的力量,在更早之前的纪元这Pian大陆上灵兽与凶兽才是食物链顶端的王者,You如废墟上被供奉的金乌,它若是适应了这个Huan境必然成为一大灾害。   蔡侒的身Ying消失,一瞬间出现在牧尘眼前,他给这个Bian故吓了一跳,没来得及便被蔡侒一拳砸在胸Kou,那可是比硬捍汐白的时候更强而有力De拳头,勾玉的铠甲硬生生碎裂出一个洞。   Mu尘被这一拳砸飞了出去,他吐了一口血,感觉像Shi被移动的巨山撞击一般,他的肋骨断了七八根,Zui险的断裂的肋骨是差点刺进心脏。蔡侒不给牧尘Ji会,他跟进过来对着牧尘后背又是一拳,不过这一Quan软绵无力,不过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卸去了Li量,牧尘还是给这一拳打飞出去几十米远。   Nan禄看着这一幕只是笑了笑,他很久没见过蔡侒这Ge怪物发飙了,东皇蔡族一脉多是混血魔种,Er他和南希同属南族,以秘术见长,他是身具Wu行五种秘术的人,放眼这个世界都难得一见,Bu然东皇也不可能派他们三人把南希“带回Qu”,南希是他们那一代的双皇之一,即使经历Liao那场巨变之后修为停滞了这么多年,也不是一般Ren能够应付的过来。   蔡侒这种状态,南禄觉De这场战斗差不多接近了尾声,只要他还是Ge人,承受了蔡侒这两击即使不死也受了Zhong伤。   蔡侒不信邪能被牧尘卸去力量,他心Xiang或许正如南禄所言,是被这古怪的力量剥Duo。   这一次蔡侒并没有碰到牧尘,Ta感觉像是砸进了棉花里,明明看到触碰Dao了牧尘,对方竟然纹丝未动,蔡侒脸色一Bian,他看到牧尘在笑。   牧尘从地Shang爬了起来,他一只手放在胸口,手心产生一Ge圆形波纹进入体内,过了片刻被他拉了出来,Ta另一只手凝聚风属性灵力。   看到这一幕,Yi旁的南禄大喝一声,“蔡侒,你在做什么?不Shi心慈手软的时候。”   “已经晚了。”Mu尘说完还在笑,刚刚着实被这家伙吓到了,“Zuo风——破魔。”   他的速度比方Cai蔡侒还要快上许多,一道血柱贯穿蔡侒De心脏,简单有效的攻击手段。牧尘从蔡侒身边绕了Guo去,看向南禄,“到你了,过来受……”   Mu尘话音未落,他的喉咙被蔡侒一只手紧紧握在手Zhong,“小子可以啊,竟然打穿了我一只心脏。”   Gu头和铠甲碎裂的“咔嚓”声清晰可闻,牧尘的Zui脸流着血,还以为蔡侒已经死了,他已经很Chang时间没体味过受伤的感觉了……这种感Jue让他热血沸腾。   “哼……”蔡侒一声冷哼,Shou里的牧尘变成一块碎裂的铠甲,胸前伤Kou的烂肉不断蠕动,交接粘合到一块,恢复如初。   Mu尘的身影消失在迷雾中,他犯了个致命的Cuo误,这个错误险些要了他的命,八岐勾Yu如今只剩六个,片刻的功夫便被打碎了两个,如Guo不是有了风族秘术能像光之身那般应用勾玉怕是Xiong多吉少了。   这六个勾玉飞出,围绕蔡侒Zhou围,幻化出六个牧尘,气息与他本人一Ban无二,“见识到我的轮回勾玉也算没有百死。”   Cai侒面对的不是一个牧尘了,这七个身影,Xi白预言的八岐勾玉的终点——八岐轮回Gou玉,这是牧尘最初的想法,还是第一次施展。   “Zhang眼法这种低端的手段也就小孩子还能用。”Cai侒冷笑,不过交手后他才发现八岐轮回勾玉的奥秘Suo在,他每一次攻击都会化空。   牧尘Yu判蔡侒的攻击,改变勾玉的形状,跟这种怪物比拼Man力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牧尘收集了蔡的血液涂抹在汐白上面,鬼斩汐白不是浪得虚名,Zhe种刀一旦沾染了对方血液,里面的灵魂会立Ke复苏,它将从一把坚韧的长刀化成收割生命De利刃。   这种状态的汐白不是蔡能抗下的了,他的身上很快被汐白撕裂了几十道Kou子,牧尘飘忽不定的变换让蔡侒摸不着Tou脑,东皇的族人是拥有两颗心脏的,方才被Mu尘洞穿了心脏蔡侒还能活着就是这个原Yin,魔种的基因加上木之灵力的再生能力让他Neng够迅速复原伤口,除非让他两只心脏同时停Zhi跳动,但这种灵力在一点点耗尽,而牧Chen并没有收到明显影响,等他发现了这个事情,意Shi到这个问题心中大叫不好,南禄的属性全是五Xing,若是与他这般无法从外界汲取,南禄的Zhan力是无法施展的。   他的三个属性分别是木、Shen速和玄黄,玄黄作为他的杀招很少显露,而神速和Mu属性灵力消耗严重,他不知道牧尘是个Ling力庞大的“怪物”。   迷失之地似Hu是天生为他准备的战场,有着庞大灵力De支撑让牧尘有底气猎杀二人,现在这个时候想逃跑Ming显有些迟了。   “南禄,快点离Kai这里,这迷失之地会吞噬灵力,对你我太不Li了。”蔡侒话音刚落人便消失了,神速短暂的Bao发比起牧尘的光还要快,可这种力量不持久,只Xi望能尽快离开迷失之地,南禄还没出手,一旦让他Men恢复了灵力谁胜谁负就很难说了。   牧Chen回过头看向南禄立身的地方,他也随着蔡一同消失,牧尘抬起头看着一个方向,为Liao防止两人逃走,牧尘和蔡侒对决的时候悄悄把Yi个新生的勾玉掩藏在他身上,蔡侒也没想到勾玉Zhe么快再生,牧尘顺着这个感应追了过去,Yu二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牧尘希望这二人能有Mi失之地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