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庄主,站住》 > 最新章节

《庄主,站住》

庄主,站住封面

作    者:吴喵喵要毕业

最后更新:2018/7/26 12:41:58

下    载:( 《庄主,站住》全文TXT打包下载)

何湘缡离家出走,只为寻药救父性命,  怎知只有成为凌云山庄庄主的夫人才能得到救命良药。  于是,孝顺的何湘缡对凌庭舟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凌庭舟,不言苟笑,对任何人都是一幅冷漠的表情,  怎知爷爷带回来的小姑娘活泼过了头,看到他两眼放光,  甚至对他猛追不放,想他二十多年来,何人敢对他如此放肆,虽厌其行为,却因爷爷的缘故,对她无可奈何…… ...

《庄主,站住》最新章节: 第八章 丢你出去

  第八章   凌庭舟若无其事地从程路嘉手中的筷子上扫过,程路嘉本就一直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心中窃笑,连夹一筷子菜都能引起这位好友的嫉妒,看来,他真是情根暗种而不自知啊。这么一想,不由地冲凌庭舟咧嘴笑,眸眼中还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   凌庭舟警告地看了一眼程路嘉,似乎在说:别动我庄里的人。原来自己已经把何湘漓归结为自己人的行列了。意识到这一点的凌庭舟随即摇头,自己估计是魔怔了,毕竟躲了三个月也没躲过。   凌庭舟放下碗筷,不发一语就往凌世傲的院落走去,他还要把调查到的事情跟爷爷交代,商讨下一步的做法。虽说这三个月是打着躲避何湘漓的旗号出去的。但是,这只是表面的理由,而这个理由,不仅可以迷惑敌人,也方便自己行事,没有比凌云山庄庄主不愿成亲而四处躲闪更好的理由了。   晚饭毕,何湘漓、程路嘉和凌庭羽三人在水榭上品着武夷岩茶。这种生于岩缝间的极品茶,本为贡茶,皇族中人也是千金难求。   “好茶!”程路嘉放下茶杯,不由感叹,“我回去的时候给我捎上些,回去孝敬我那嗜茶如命的老爹。”   凌庭羽笑着应下,“程大哥想要多少都有。”   凌庭羽自知这岩茶,士大夫贵族,甚至皇族众人都极为喜爱,在他们眼中价值难求的铁罗汉,在凌云山庄这里,只是寻常之物而已。   何湘漓不关心什么名茶或好茶,她也不懂。记得少时,她曾经把爹爹藏在梅树下的两壶梅心醉糟蹋了,爹爹气急败坏,也只能无奈地评价她一句“牛饮”。   当时,她大概是觉得我要喝了,爹爹也就不会常常在树下呆坐。当时,她并不知那两壶美心醉是娘亲亲自给爹爹酿的,爹爹每每想娘亲的时候,就坐在那梅树下,用手慢慢地挖,似乎能把娘亲也挖出来一般……   想到着,何湘漓难过地低下头,她把娘亲留给爹爹的念想给喝了,虽然后来,爹爹把那两个空壶悬挂在卧室的木窗前。   而现在,爹爹快要不行了,只剩下三个月的期限,我还没有拿到千年峪灵芝。不,爹爹不能死,他还要陪我荡秋千、捉野兔,陪曲叔叔下棋喝酒。   怎么样才能让凌大哥答应我的要求,“万一他再失踪了,我该怎么办呢?那就不到爹爹了……”何湘漓不禁喃喃道。   尽管何湘漓的声音细若蚊吶,但是内功深厚的程路嘉还是清楚地听到了。   “漓妹妹,你担心凌兄再次消失不见?”   “嗯嗯,他要是再不见,那我就不能让他答应我的请求了。”何湘漓一本正经地回答,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的想法不自觉地就说出声来了。   “这不是小事一桩嘛。”程路嘉噙笑。   “程大哥,你有什么办法?”   何湘漓明亮地眼眸,期待地望着程路嘉。看得程路嘉都心软,不忍把心中的骚主意告诉她。但是,他还是很期待看到凌庭舟暴跳如雷的样子啊。这么一想,他心中仅有的一点怜惜之情霎时消失殆尽。   “这个嘛,你时刻跟在他身边,连夜晚也在他房里守着就是。”   何湘漓狐疑不决,但望着程路嘉脸上一派正气的模样。何湘漓沉默思索着,这个主意,好像还蛮可行的。   “程大哥。”凌庭羽娇喝一声。这明显就是糊弄漓妹妹的,但是,看她这反应,明显是当真了。让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大半夜守在男子身边,这要让外人知道,对她也不好啊。   “漓妹妹,别听程大哥胡说。”   “好,那我今晚就去守着。”何湘漓拍手敲定。   凌庭羽恶狠狠地瞪着程路嘉,无声的眼神饱含着指责。程路嘉耸耸肩,似乎在说,我怎知她那么好糊弄。   凌庭羽看程路嘉那无所谓的态度,自小以来的教养,让她哪怕想狂揍他一顿,也得忍下来,只是那甩袖离开的背影出卖了她气极的心情。   月上柳梢头。   何湘漓让伺候她的小昭和小佩自去休息,自己则搬着一张藤条做的躺椅,脚步缓慢地挪去凌庭舟的居室。实在是因为椅子太重,她搬不动,但是她又不愿麻烦别人。   早在何湘漓支开小昭和小佩的时候,凌庭舟就收到消息了,且密切派人注视她的一举一动。   但是,智勇双全如凌庭舟,也没有想到,一个姑娘家,居然能为了嫁给他而恨不得黏在他身上。居然搬椅子守在他的房门外。   当真是厚颜无耻!   凌庭舟虽一向冷情,处事不惊,但此时也有些薄怒。但却拼命隐忍下来,且看她能坚持几天。   也因此,一个在房内,一个在房外,半个月来两人相安无事。但是,事情也没有任何进展。   但是,庄内的流言四起,下人们渐渐分成两派。   一是支持何湘漓的,毕竟,她能够在庄主的眼皮底下生活半个月却一点儿事也没有,想当年多少思慕庄主的女子,在庄主的低压下落荒而逃,另寻少年郎。况且,何湘漓待人和气,能成为他们的庄主夫人也不错。   二是反对何湘漓的。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半个月来夜夜待在一个未婚男子的屋外,哪怕他们是江湖中人,不讲究富贵人家的那一套条条框框,但是,这样的姑娘,还是别来祸害我们庄主了。   下人们的心思,何湘漓并不知。   今夜,她如往常一般,早早就来到了轻舟阁。由于每夜都要过来,何湘漓索性将那躺椅摆放在门侧,省了那来回搬动的麻烦。   何湘漓躺在椅子上,皎洁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散发着一丝无以言说的忧愁,只无言地数着星星,想象着自己在山中,躺在茅屋顶上的时光。   好像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她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了,她长大了,但是爹爹却命不久矣。而自己在这样待了将近四个月,却没有拿到爹爹的救命之药。到底该怎么办呢?如何注定拿不到,那我是不是连最后跟爹爹相处的时光都浪费了……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是月明星稀,这一刻,一道闪电无情地劈下来,瀑布般的大雨倾泻而下。   何湘漓避之不及,衣裳全然湿透。但是她已然顾不了太多,迅速地跳下椅子,奔到门前,重重地拍着门,一边喊:“凌大哥,开开门,让我进去。”   习武之人,但凡有一点声响,就能警醒过来,何况,还是如此粗鲁的敲门声。   但是凌庭舟并没有开门的打算,只静静地仰躺在床上,细细听那雨“嗒嗒……”的声音。   何湘漓越拍越惊恐,她从小最怕打雷,每逢闪电打雷的日子,爹爹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房里,陪着她絮絮叨叨,让她忽视那吓人的雷声。   但是,为什么她拍了这么长时间,凌庭舟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凌大哥……”何湘漓蜷缩着身子蹲在门口,两手掩着双耳,她想念爹爹,心里止不住地害怕,眼泪混着雨水,布满了全脸,但是她却恍然不觉。   “凌风!”凌庭舟慵懒地声音刚响起,凌风就闪现在床前,似乎在等他的吩咐。“你去看看外面什么情况!”   凌风并没有离开,只道一句“外面一切正常”。   凌风知道庄主想问的是何姑娘,但是他并没有告诉庄主的打算。毕竟娇滴滴一个姑娘,在门外被雨淋了一刻钟,他家庄主什么反应也没有,甚至连让送一把伞的打算都没有,真是可怜,白白悬了一颗真心在他那不懂情爱的庄主身上。可是他又不能擅自作主,谁叫他只是个贴身侍卫,但是装傻气一气庄主还是可以的,让他欺负人家小姑娘。   “凌风,你知道我想问的是什么。”凌庭舟缓缓道出,但是凌厉的眼神却让凌风心头一颤,遂老老实实交代了他看到的,但不免添油加醋一番,主要突出何姑娘如何可怜,庄主您如何狠心。   凌庭舟沉默着,凌风也不好再说。半响,凌庭舟似是下了决定。   “凌风,让她进来。你们都退下。”凌庭舟起身坐在床沿,稍微抬手,只见一阵微风闪过,烛光飘摇了两下,又恢复安静。   凌风拉开门,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着,看着似庄子附近可怜巴巴的流浪猫。   “何姑娘,庄主让你进去。”   凌风叫唤了一声,并没有得到回应。半低着头,带着丝询问的语气,“何姑娘。”如此喊了两三次,何湘漓方惊恐地抬起头来,一脸迷惑地看着凌风。   看着何湘漓朦胧的样子,凌风耐心地再说一遍,“庄主让你进去。”   何湘漓愣了一下,原本呆滞的目光慢慢恢复了光彩,似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明,整个人都有了神采,不再死气沉沉。   在明确何湘漓已经听清楚他的话之后,也不管这雨多大,身形一闪,消失在空中。   何湘漓尝试着起身,因蹲的时间有点久,她的双腿都已麻木,脚下似乎有无数个虫子钻进她的脚底,尽惹得人难受。   何湘漓拖着湿哒哒的身子进入凌庭舟的房间,在他的面前站定,耷拉着头,也不抬头看他。   凌庭舟看着她所经之处一片湿润,眉头略为皱起,再看她那衣裳尽湿,勾勒出曼妙的曲线,眼眸深沉,却镇定地为侧着头。朝何湘漓喝道,“站到屏风后面去。”   看着何湘漓顺从地走到屏风后,又觉得说不出的憋屈,此时她怎得那么听话。   凌庭舟无暇思索深入。却也不说话,只听着屏风后的身影看,该死的,怎么还是能清楚看到她的身影。   经过一些时间的冷静,何湘漓慢慢地冷静了下来,没有那么害怕了。但在冷静的同时,也感觉到屏风前那道灼人的视线。两人沉默着,但是,沉默的时间越久,她就越害怕,害怕凌庭舟会再让她出去。只好抢先道,“凌大哥,等雨过去,我就离开,绝不打扰你,我就在屏风后面,绝不出现在你面前,只要你让我留在这里,直到……直到雨停……”   何湘漓越说到后面,声音越低,更不敢抬头,生怕自己的要求被无情拒绝,虽然他已经拒绝了自己很多次的求嫁,但是希望她这次不会拒绝她,何湘漓心中充满了希冀。   说完,何湘漓等了半响,凌庭舟总算开了尊口,声音一如既往地冰冷,只是,何湘漓觉得今夜的尤为冰冷,直刺到人的心里去。   “索性就现在一次跟你讲清楚了,今晚,你想留在这里,可以。但是,我想说的是,希望从今往后,你别再纠缠我,夜里不必再守在我的门外,因为我想走的话,没人拦得住;也不必再说什么嫁给我的话,我不喜欢你,”凌庭舟在说到喜欢的时候,莫名停了一下,他只当自己说得太多,停顿休息一下,“今生今世也不会娶你,你趁早断了这个念头……”   何湘漓听着这一字一句刺人的话语,脸色愈加惨白,外面的电闪雷鸣似乎都没有凌庭舟无情的话语那般令人害怕了。   哪怕蠢笨如她,也知道他话里话外的意思,之前她也老缠着他,但是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伤人,一下就把她的那点希望给扑灭了,不能嫁给他,也就是说爹爹的解药没有了,可是除此之外,她觉得心好痛,仿佛窒息般。   但是她不想放弃啊……   凌庭舟再次开口,语气阴深,“我的意思,你听明白没有。“   “我可以不在外面守着,但是我还是……“   何湘漓试图表达完自己的意思,但是眼前一阵风,凌庭舟站在他的面前,一手掐着她纤细的脖子,似乎要把它掐断。   凌庭舟怒视她,生平第一次控制不了自己的火气,何湘漓抬头,满眼错愕地看着他,他的眼睛满是怒火。   “如果不照做,我现在就丢你出去!“Ps:书友们,我是吴喵喵要毕业,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庄主,站住》第一卷
第一章 离家出走
第二章 抵达山庄
第三章 缡舟初见
第四章 集市闹剧
第五章上 湘缡迷路
第五章下 湘缡迷路
第六章上 杀亲之仇
第六章下 杀亲之仇
第七章上 就不放手
第七章下 就不放手
第八章 丢你出去
小说推荐
《从心》(开心不懂幸福)
《七零宠妻计》(汐盼嫣然)
《神噬九天》(九孔)
《修仙奇葩录》(西佩里安)
《灿白exo用不分离》(xo永唯十二)
《彼岸倾歌》(婳妖)
《地球守护者》(水中寻月先生)
《消防》(惜情云)
《魔狼之血战天下》(请叫我读心术)
《王者归来:男神你服吗》(清佑宁)
《欲医天下》(欲医天下)
《末世逆战系统》(信仰v)
《换心追踪》(冕玺叶)
《重臣嫡女》(叔芳斋)
《漫长的岁月里因为有你》(随风即逝)
《危机频繁》(残酒千殇)
《万星之城》(那年233)
《千金散尽还夫来》(头顶一颗小蘑菇)
《盛翼》(何清水)
《都市神屠》(暴走的铅笔)
《诸天万界之大天道》(福星1234)
《氪金大魔王》(五十里浪)
《洪荒巫妖大帝》(红粉汤)
《合约情人》(舒小灿)
《我的五千年》(崴了脚的猫)
《离开你是最好的遇见》(小嘴鱼)
《阴阳诡道录》(草帽船长YE)
《嚣张的人生》(红尘嚣张)
《重生黄金年代》(徐丽华)
《地球第一个修真纪元》(眭腾越)
《大宗师:长江之战》(雁北堂)
《818那个看盗文还写长评喷我的读者》(白夜未明)
《最强科技玩家》(灯火连三月)
《书界梦幻》(金色烟头)
《遇上芭蕾小姐》(安以啾子)
《地球公主》(碧云天)
《逃妻:妈咪只婚不爱》(蔚蓝雨)
《域外天魔搞事日记》(帷间客)
《星逆空》(缘目瞳)
《妖之血舞》(四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