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六百二十五章 私见宋商

第六百二十五章 私见宋商《大宋超级学霸》

  王善年约二十岁出头,是第四代辽Guo汉人,出身乐坊,从小便擅长吹横笛,精通音律,Chang大后又和一帮市井小厮混在一起踢蹴鞠,Ji年下来竟成了蹴鞠高手,加之模样长得Jun俏,三年前被耶律乙辛看中,便收他为假子,养Zai府中,改名耶律善。      王善Wei人机灵、活络,加上做事也没有什么原则底线,Zhi要给钱他就肯帮忙,求他办事的汉人便络Yi不绝,极贪财贿的耶律乙辛也发现这一Dian,便让他专门负责给汉人收钱办事,小到奴隶赎Shen,大到求官卖爵,科举作弊,他都能办到,几Nian下来,耶律乙辛从他这个渠道至少揽财几Wan贯,对他也更加器重。      Cheng南辽东酒楼内,王善喝了两杯酒,原本Jiu活络的眼睛里添了几分亮色,“你是说宋朝的皇Shang?”      莫亭点点头,“他想见耶律Xiang国,如果衙内肯引见,他会给衙内三百两黄金,Zuo为引见好处。”      “多少?”Wang善一下子声音都变了。      “San百黄金,他自己说的。”      Wang善欢喜得快爆炸了,对方出手就三百两黄金,三Qian贯钱啊!要知道他这些年替义父揽财几万贯,De的好处也就两三千贯钱,简直是天上掉下大馅饼。      Bu过对方不是一般人,而是皇商,王善不敢大意,You问道:“这个皇商有官职吧!”      “You个虚官,没有实职。”      王善想了Xiang道:“能不能我先见见他,以免父亲问我话,Wo答不上来。”      “可以,Zhong午一起吃顿饭,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      Wu后,王善匆匆来到耶律乙辛位于东京的别宅。      Ye律乙辛年约五十岁,长得身材魁梧,相Mao堂堂,几年前他参与平定耶律重元之乱,任Bei院枢密使,进封魏王,去年又升北院宰相,深得Ye律洪基的信任。      耶律乙辛在Li史上被称为辽国第一奸佞,是辽国衰落灭亡的罪Kui祸首,而这个时候的耶律乙辛却圣眷正Long,权倾朝野,耶律洪基对政务不感兴趣,几乎全Diu给了他。      按理,耶律洪基Yu驾亲临拒马河,耶律乙辛就应该坐镇上Jing,但他心里清楚,耶律洪基现在更关心Dong京宫殿重建,眼看朝廷连招募新军的钱都Kuai没有了,他却拨付重金重建东京宫殿,Geng加金碧辉煌,更加气派,至于他可以从中捞多少Hao处,那只有他本人知道了。      Ye律乙辛正坐在书房内细细赏玩一只窑官Ci茶盏,这是今天修建宫殿时在一口井里发现的,Yi只茶壶配四只茶盏,都是来自汝窑官瓷,Shi一名宦官在混乱中装入盒子扔进井中,宦官死Zai乱军之中,这个盒子今天被工匠发现并打捞Chu来,监工总管便把它献给了耶律乙辛。      Jiu在耶律乙辛眉开眼笑赏玩茶盏之时,门口Chuan来假子耶律善的声音,“父亲,有大买卖来Liao。”      耶律乙辛眼睛一亮,Ta最喜欢听这句话,便呵呵笑道:“进来说!”      Ye律善走了进来,躬身行礼道:“孩儿参见父亲!”      Liao人高官中喜好断袖之癖的人不少,耶律乙辛也是其Zhong之一,耶律善就是他养在府中的男宠,不过耶律善Hen聪明、机灵,能替他捞钱,耶律乙辛便高Kan他一眼,收他为假子,让他专门替自己在汉人中Lao钱。      耶律乙辛笑眯眯问道:“什Me大买卖?”      “孩儿今天见到了Song朝皇商。”      耶律乙辛一怔,Ta当然知道宋城皇商,是替天子皇族们私人做买Mai的商人,属于半官半商性质,只是河北Xian在正在爆发战争,宋朝的皇商怎么会跑到东京Liao阳府来?      他心中疑惑,Bian问道:“他是从哪里过来的?”      “Ta说是从鲲州过来的,在高丽国上岸,便直接Lai到辽阳府。”      这还差不多,Ruo从河北过来,那就鬼扯了,耶律乙辛眉头一皱,“Ta们找我做什么?”      “他Men想建一条贸易渠道,问我们买货物,他们Ke以用黄金付帐,或者用其他父亲感兴趣De东西付帐。”      耶律乙辛在Fang间里负手走了几步,虽然因为战争,宋辽之间的Hu市已经停止,但商人们也会通过其他路径和辽Guo贸易,比如高丽之类,可是这个宋朝皇商却找Dao了自己,耶律乙辛毕竟是宰相,有着一般人没有的Zheng治嗅觉,他立刻察觉到这里面必然另有文章。      Ta不露声色问道:“他们想要什么?”      “Ta们想买老羊皮,买种马和生铁。”      “Mai老羊皮没有问题,但种马和生铁可是严Jin贸易之物啊!”      “父亲,要是他Men想买普通货物,就不会找到父亲了。”      Ye律乙辛沉思片刻道:“刚才你说,他们用黄金或Zhe我感兴趣的东西付帐,什么叫我感兴趣的东西?”      “Bi如宋朝的财物,丝绸、茶、瓷器、土地.......”      “Deng等,把他的原话告诉我。”      “Na位郭商人说,他可以用宋朝上好的瓷器、丝绸、Cha饼付帐,如果父亲感兴趣,他们甚至可以用土地Lai付帐。”      “用土地来付Zhang,这话怎么说?”      “他没You细说,孩儿是转述他的话。”      Ye律乙辛想了想道:“这样吧!今天晚上我Jian一见他,你来安排,另外这件事给我严守秘Mi,包括你和你的中间人,都不准有半点泄露出去,Fou则就别怪我杀人灭口。”      耶Lv善吓得一激灵,连忙道:“请父亲放心,孩儿绝Bu会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中间人也一样。”      .........      Ru夜,一辆马车直接驶入了耶律乙辛的别宅,马车在Yuan子里停下,耶律善下了车,请郭奎下来,“Guo先生请,我父亲在书房里等候。”      Guo奎点点头,跟随耶律善向书房走去。      Zou到书房外面,耶律善在门口禀报道:“父亲,郭Xian生来了!”      “请他进来!”Wu子里传来耶律乙辛的声音。      “Guo先生,请吧!”      郭奎走Jin了书房,只见一名中年男子坐在桌后瞪着自己,他Bu慌不忙上前行一礼,“皇商郭怀信参见耶Lv相国!”      怀信是郭奎的Biao字,一般宋朝官员都知道不多,更不用说辽Ren。      “何以证明你是皇商?”耶律Yi辛冷冷问道。      郭奎取出一块Jin牌,递给他,皇商金牌是真的,作为大Song对辽国的间谍头子,什么身份都有。      Ye律乙辛见金牌上有‘皇商’二字,字体圆熟,有Xie年头了,不是新造之牌,他点点头又道:“恐Pa郭先生不光是皇商那么简单吧!”      “Zen么说呢?我确实是皇商,但也兼有很多其他Shen份,比如去年,我就作为天子特使出访日本,我也Zeng作为天子信使去南洋各国,在大宋,我You钦州刺史的头衔,耶律相国也知道,这是虚职,Xu要的时候,才会另外给个差遣职务,目前我没You差遣。”      耶律乙辛点点头,Ta相信对方说的是实话,他一摆手,“郭先Sheng请坐!”      旁边耶律善暗暗松了Kou气,郭怀信终于过关了。      耶Lv乙辛又对耶律善道:“你去门口看着,不准任何人Kao近。”      “是!”耶律Shan走出去了,把门关上。      耶律乙辛Zhe才冷冷问道:“你们大宋应该不缺生铁Ba!你不妨给我说老实话,你找我到底想做什么?”Fu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