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厚黑学》 > 最新章节

《厚黑学》

厚黑学封面

作    者:李宗吾

最后更新:2020/8/3 19:52:00

下    载:( 《厚黑学》全文TXT打包下载)

【《厚黑学》——人人必读的传世经典】厚黑学的三境界:1)厚如城墙,黑如煤炭2)厚而硬,黑而亮3)厚而无形,黑而无色注:本书乃李宗吾老先生所著,并非原创!早五六年前朋友拿过一本老本的给我看,印象深刻,现上传于朋友分享!其内容并不一定都值得我们学习,但有些为人处世的方法还是可以借鉴的!灵活运用是关键!我觉得里面最让人难忘的就是说曹操、刘备、孙权的那部分了。说是曹操的心天下第一黑,所以他能权霸一方;而刘 ...

《厚黑学》最新章节:第47章 厚黑教主传 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概在南宋年间,广东嘉应州长乐县崛起一个姓李的人家,家长李子敏和他的儿子李上达,创家立业,慢慢家道兴旺,子孙繁衍,就成了一个有名的氏族。www.26dd.cn书友整_理*提~供后来代代相传,传到第十世上,有位名叫季润唐的,于清代雍正三年,携眷到四川来,先住隆昌萧家桥,后迁富顺自流井,遂在那里落籍了。四川自明末张献忠大屠杀以后,地广人稀,湖广一带的人民,都纷纷迁来居住,这个李姓人家的迁居,当亦不外此种原因。自李润唐入川以来,家道又慢慢兴旺,子孙繁衍,          传到第八代上,出了一颗思想界的慧星,读书穷理,好立异,那便是以“面厚心黑”创立的李宗吾氏,这人自民国以来,已成四川的名人了。          我因避寇入川,得读李氏的许多著作,由彼此通信,而得相晤识,而结为好友,始尽知他的生平行事和言论思想,他并不是象外间所传的虚妄怪诞,立意在惊世骇俗的人,他的为人,既不面厚,也不心黑;但他偏偏提倡“厚黑学”,偏偏自称为“厚黑教主”,这种“反话正”的作风,究竟是为何而来?世人不必笑他骂他,应当先加以深切的反省才是。释迦并不应该入地狱,耶稣并不应该钉十字架,但释迦:“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耶稣偏:“凡不背十字架走的人,不配做我们的门徒。”这又是所为何来?我们同样应该加以反省的。至手李氏的谈教育,谈政治,谈学术思想等,都是一本正经的立论;不过他的思想有些奇僻,往往前人之未,言近人之未言,于是一般传统的学者,就骂他是旁门外道罢了。如今李氏已作古人,再不怕他放言高论了,可是他一生的行事,尚为世人所不尽知,生前的言论思想,也有许多是被忽视的。我为纪念这位亡友起见,不惜笔墨,作此厚黑教主传,好教世人藉以评定他的功罪。          李宗吾氏,生于光绪五年正月十三日。“宗吾”二宇,不是他的原名,这是他后来一再改定的。他的名号几经改变,当他幼年的时候,脾气非常蛮横,毫不依理,见者呼为“人王”;他的父亲就把“人王”二字,合为“全”字,加上辈“世”字,名为世全。算命先生他命中少“金”,就加上金旁,成为世铨,后来私塾先生又他命中少“木”,并不少金,他也正嫌父亲为他命的名不好,便自己改名世阶字宗儒,这是表示信从孔子的意思。二十五岁,思想大变,对于儒教颇不满意,心想与其宗法孔子,不如宗法自己,因改名为宗吾。他常:“这宗吾二字,是我思想独立的旗帜。”以后宗吾,字行,而世阶的名字,就几乎无人知道了。          宗吾兄弟七人,姊妹二人,在兄弟中,他是行六,三哥早死,其余六房均得成立,他的父亲命名为“六谦堂”。除他一人外,兄弟皆务农,惟他的七弟后来开机房,略具商业性质。宗吾是相信遗传和胎教的,他他之好读书,是决定在先天的,因为生他的那几年,正悬他父亲闭门读书的时候。并且他还引苏氏父子为证,他:“世称苏老泉二十七岁,才奋读书。考老泉生于宋真宗祥符二年乙酉,仁宗明道二年乙亥满二十七岁。苏东坡生于丙子年十二月十九日,苏子由生于已卯年二月二十日,他们兄弟二人,正是老泉奋读书时代生的。历史上二十七岁才奋读书的,只有老泉一人,生出二位文豪;四十岁才奋读书的,只有我父亲一人,生出一位教主,岂非奇事。东坡才气纵横,文章豪迈;子由则人甚沉静,好黄老之学,所注老子解,推之古今杰作。大约老泉奋读书,初时奋踔厉,后则入理渐深,渐为沉静,故东坡子由二人,禀赋不同。我生于我父亲奋读书的末年,故我性沉静,喜老子,颇类子由;惜我生于农家,为学不得门径,未免有愧子由了。”他他的奇怪思想,也是禀自他父亲,实则他家一连几代,性格都有特殊。我们先追溯到他的曾祖起,来剖视一下他的血统看看。          宗吾的曾祖,名求枋,性格异常严肃,虽是一个开染店的老板,可是道貌岸然,无人不敬畏他。凡族亲子弟,应衣冠不整者,酒醉者,如果走到他的店门,立即屏气敛容,不敢径过。但他对人并无疾言厉色,仍是具有一副慈祥温和的态度。生平从未作过亏心事,享寿七十岁。临死之前,命家人捧手进巾,自浴其面,帽微不正,手自整理,然后凭几而卒。          宗吾的祖父,名乐山,一生务农,曾耘菜出售;暇时贩油烛及草鞋,沿街叫卖。身形魁伟,性情朴素。上街担粪,有人和他话,他必站立对答,粪担在肩上,不知放下。遇狡猾的人,就故意拿他开心,久谈不止,他便左肩换右肩,右肩换左肩,引得满街人捧腹大笑。他于晚饭后便睡,及至家人就寝时,他已睡醒了,以后即不再睡。睡熟时,呼亦不醒,如呼“强盗来了!”即惊然而起。他于晚睡之后,即整理明日应卖菜,整理完了,便手持一杆,往守菜圃。菜圃临近大路,贼人偷东西从此经过的,往往被他夺下,交还失主,所以贼人非常怕他,常常绕道而行。家中平日是舍不得吃肉的,到了年终,他才割肉十斤,准备腌起。自己持刀修削边角,削下来的约有半斤,便命他的妻子拔萝卜作汤,并切切嘱他:“大的留着出售,的留着长成,须择一窝双生和破裂不能卖的,才拨来。”他的妻子找遍了圃中,不得一棵,他才忍痛允许拔来使用了。汤热,他亲自持勺,盛入碗内,又倒入锅中,再盛再倒,再倒再盛。他的妻子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呢?”他:“我想分给家人和工人,苦于不能公平和普遍啊!”这事过于不久,便一病而死。他的妻子割肉一方,献于灵前,一见即痛哭,自语“泪比肉多”!又因痛惜不已,即取他生前所用扁担珍藏起来,并且:“后世子孙如昌达,常用红绫包裹,悬挂在正堂梁上,永留纪念!”据这条扁担经他的子孙保留到民国九年,竟被贼人毁了。他的妻子曾氏,是高山寨富家的女儿,出嫁以后,终年陪着丈夫操作,挑水担粪,从无劳怨。有时归宁,看见猫犬剩余的食物,即暗暗想到,我家怎能得到这样的剩饭的食物?宗吾幼时,听到他的父母屡次述及此事,告诫他们兄弟:“先人这时穷困,这般勤苦,一食之难,竟到如此地步,做儿孙的千万不可忘记啊!”

正文
第1章 《》导读
第2章 绪论
第3章
第4章 厚黑经
第5章 厚黑传习录
第6章 求官六字真言
第7章 做官六字真言
第8章 办事二妙法
第9章 结论
第10章 我对于圣人之怀疑 自序
第11章 我对于圣人之怀疑
第12章 读书三诀:
第13章 厚黑丛话 自序
第14章 致读者诸君
第15章 厚黑丛话卷一 1
第16章 厚黑丛话卷一 2
第17章 厚黑丛话卷二 1
第18章 厚黑丛话卷二 2
第19章 厚黑丛话卷三 1
第20卷 厚黑丛话卷三 2
第21章 厚黑丛话卷三 3
第22章 厚黑丛话卷四 1
第23章 厚黑丛话卷四 2
第24章 厚黑丛话卷四 3
第25章 厚黑丛话卷四 4
第26章 厚黑丛话卷五 1
第27章 厚黑丛话卷五 2
第28章 厚黑丛话卷五 3
第29章 厚黑丛话卷六 1
第30章 厚黑丛话卷六 2
第31章 厚黑丛话卷六 3
第32章 厚黑丛话卷六 4
第33章 厚黑原理 心理与力学 自序一
第34章 厚黑原理 心理与力学 自序二
第35章 厚黑原理 心理与力学 之一 性灵与磁电
第36章 厚黑原理 心理与力学 之二 孟荀言性争点
第37章 厚黑原理 心理与力学 之三 宋儒言性误点
第38章 厚黑原理 心理与力学 之四 告子言性正确
第39章 厚黑原理 心理与力学 之五 心理依力学规律而变化
第40章 厚黑原理 心理与力学 之六 人事变化之轨道
第41章 厚黑原理 心理与力学 之七 世界进化之轨道
第42章 厚黑原理 心理与力学 之八 达尔之修正
第43章 厚黑原理 心理与力学 之九 克鲁泡特金学说之修正
第44章 厚黑原理 心理与力学 之十 我国古哲学说含有力学原理
第45章 厚黑原理 心理与力学 之十一 经济、政治、外交三者应采用合力主义
第46章 怕老婆的哲学
第47章 厚黑教主传 全书完
小说推荐
《偷香窃玉》(陌路春风)
《全职乡医》(大火)
《时光重来过》(陆鹿路白)
《八十年前的赶尸笔录:禁地秘藏》(八十年前的赶尸笔录:禁地秘藏)
《俏皮皇妃来驾到》(苏筱醒)
《无良宠妃:惹祸萌妃太撩人》(桐芜)
《长情诺》(南田九落)
《医丹双圣》(红梅时节)
《规天》(情久长)
《老公是吸血鬼明星》(孟青卿)
《护美兵王在都市》(长小宇)
《穿越时空,消除遗憾》(正青春封夕)
《深渊倒转》(涩色酸橙)
《萤火虫传说》(李昕芮)
《七张孔》(兰扶栀)
《宠爱小天女》(汀兰)
《断月殇》(御月风萧)
《一剑飞仙》(会飞De咸鱼)
《剑仙陆凡》(刘些飞)
《猎闻》(宁棠)
《森与旧季风》(暮挽笙)
《易烊千玺爱你无悔》(北苜樱岚)
《恶女有约》(向希)
《灵之说》(绯之星)
《拈花渡尘缘》(筱筱散人)
《总有一个人宠你如小孩》(下雨下个萌妹纸)
《上司惹火:顾撩撩你别跑》(苏桥)
《仙道神圣录》(谯北)
《穿越农家生活》(忘情痴梦)
《来一碗快穿多放糖》(优姜)
《霸古天下之五圣传奇》(月狼独吼)
《重生之再见2006》(一根芦柴)
《嫡妃再嫁》(三月疏雨)
《追回另一个你》(邯玉冉)
《那一世,别离》(杨清宁)
《浪迹东京的女人》(爱悦玛丽)
《出发吧小狐狸》(攻子姈)
《天九剑》(妄青)
《哎呦大白兔》(哎呦大白兔)
《抗议无效》(桑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