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首席灾星》 > 最新章节

《首席灾星》

首席灾星封面

作    者:慕容秋

最后更新:2015/5/26 1:21:55

下    载:( 《首席灾星》全文TXT打包下载)

...

《首席灾星》最新章节: 第十章

    更多言情小说,。     柳叶儿被放在一张的大床上,洁白的床单、蓝色的软枕,这里是贺信梵的房间,四下是纯男性化的简洁线条,桌上几乎没什么摆饰,墙上悬挂的一柄瑞士军刀是房里唯一的点缀,黑色皮鞘射出金属光泽,锋芒毕露。     贺信雅说被蜘蛛咬过的人会部分肢体麻痹,切忌移动,不然会造成更大的伤害;最好的办法是静卧不动,等待毒性散去。     于是,贺信梵只好将柳叶儿抱到自己的房间,他们把这里整理得很好,他走了八年,房间还是老样子。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只是一条腿麻了而已。」怪她一时大意,被贺信雅纯真的外表蒙骗,忘记她的危险性绝不亚于父兄;更狠的是,被害人还要帮她圆谎。「信雅真的是不小心,我看那只蜘蛛很漂亮,她就拿出来给我看,谁知道没拿好,牠就扑过来咬我了,可能牠太饿了吧!」     「如果不是妳那声救命太逼真的话,我会以为妳和信雅合演了一出苦肉计。」他轻描淡写地说。     「怎么会?我最怕这些爬行类多脚动物,如果早知道牠那么饿,我才不要看牠。」她被绑了、被咬了,还要被怀疑,梵一回家就不那么可爱了。     「不会就好。」他还是淡淡的说,分明把她的解释当掩饰。     「我要睡了。」柳叶儿生着闷气说道。     贺信梵坐在床边,他知道柳叶儿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才会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他其实是感激她的。     事情过去那么多年,怨恨也淡了,冷静下来之后,他曾想过是否应该把与父亲之间的芥蒂解开,毕竟父亲是他一身血肉的给予者。那一年父亲接母亲回台湾时,他被父亲抱在怀里时,记得父亲粗糙的大手抚摸着他柔嫩的小脸,那种温暖厚实的感觉让他怀念不已,可惜,那是唯一的一次。     偏偏父亲的脾气也很死硬,于是,不见面、不说话成了他们父子相处的方式,甚至一开口就针锋相对。     柳叶儿一觉醒来,时钟正指向十一点。她习惯性地起床找水喝,双脚一着地却差点跌坐到地下去,这才完全地清醒过来。     左脚走不动,她只好手扶墙,右脚跳行,才跳到左手第三问房,一个站不稳,她慌忙地把双手往门上一撑,糟了,门没关好!她整个人往里头栽倒,只能等待疼痛来袭--     「妳在做什么?」     身后伸出一只手,在她肩头一按,稳稳定住了她的身子。     「谢谢,谢谢。」柳叶儿惊吓地借力站好,背靠上墙,她本以为是贺信梵,但声音不对,而且抢救她的动作一点也不似贺信梵的温柔,气势强悍、力道刚硬,让她前栽差点变成后倒。     她定睛一看,支吾的说:「你是……梵的爸爸。」     「妳到这里来做什么?」贺骏打量这个对儿子举足轻重的女孩,在想儿子到底是看上她哪一点?     「我想找信雅,走到这里想扶一下就……不知道是谁不关好门,差点害我摔跤。」     「这是我的房间。」     「啊!」     贺骏示意柳叶儿坐在近门的一张椅子上,「妳应该躺在床上休息,而不是到处乱跑,那小子会担心妳。」     「您说梵!」柳叶儿坐好,右脚好酸。「让他担心一下也好,反正我被他担心惯了。」     「这不是好女孩该说的话。」贺骏不怎么满意这女孩满不在乎的样子。     「您这算是在替梵的择偶条件定下规则吗?他的终生伴侣必须是一个好女孩?」     「哼,我才懒得管他。」他马上撇清。     「可你在偏袒他。」很明显的偏袒。     「他是我儿子,我不偏袒他偏谁。」这一点没什么好争的。     「那为什么你就不能心平气和地和他聊一下呢?」     「是我不能吗?离家出走的是他,一走八年不回家的是他,无理取闹的也是他,目无尊长、无法无天、臭脾气死硬派、得理不饶人……」     「梵不是这样的人,他很讲理。」除了对他的老板,除了对父亲,除了对她有威胁的人,除了他昨夜动刀子的时候,他一直都是很讲理的。     「那么说,是我不讲理?」他冷硬的表情再加上半瞇的冷眼。     「我可没说。」她觉得他一点都不可怕,大概因为刚才在门边他奋力地救了她。「也许你们缺乏沟通。」     「哼!」和信雅一样,就会说什么沟通,她们有本事为什么不让那小子先过来叫他一声老爸!「这几年……他过得怎么样?」     「还好。一个人在外面不太懂得照顾自己,胃病是会有的,还有点孤单就是了。」     「妳就不会多照顾一下他吗?」贺骏大吼。     「你看,你还说梵不讲理!我和梵真正认识才不到半年,他离家都八年了,要不是我逼他看病吃药、戒咖啡和照三餐吃饭的话,他早就胃穿孔了,你还吼我。」看他还能忍多久?「他这样子是谁的错,又不是我害的。」     贺骏黑着脸,这他妈的难道又是他的错?     「就放下一点架子嘛,拿出一点笑容来,一旦开了头,那就好办了。」     「丫头,妳好像一点都不怕我。」他这张黑脸足以使冷狠的黑道份子双腿发软。     「你和梵的样子太像,特别是生气的时候,感觉太熟悉,也就忘了要害怕。」     才说到贺信梵,就听见他在外头发火--     「我是怎么交代的?她的腿不能动,能到哪里去?」     到处都找遍,连大厅花园也找了还是不见人影,家里的佣人被他吼得心惊胆战,全体在找人。     「他一回家就特别火大!」柳叶儿站起来,跳到门边探头望去。     贺信梵敏锐谍到了单足跳行的声音,转身正好逮个正着。     「你找我?」她抱住他的手臂站好。     「妳在这里干什么?」贺信梵一眼看见随后出来的父亲,没来由的口气加重道:「妳就不能乖一点待在房里?」     柳叶儿被他宠惯了也宠坏了,当下脸色一沉,双手一松,身子靠到墙上,「对不起,大少爷,我不知道你有这么多规矩,回去就回去。」她自己扶着墙,一步步挪向房间。     他过去扶她,她甩开他的手。     「我自己会走。」     贺信梵利眼一扫,旁边看热闹的人立刻以龟速开始撤离,他上前一把抱起她,大步回自己的房里去,砰的一声,把一堆好奇加忍笑的眼睛隔离。     柳叶儿不满地哼了一声,「我要下来。」     「不行。」他在原地站定。     「我要自己走!」音量加大。     「不行。」他拒绝,他知道她生气了,是他自作孽把她惯坏了。「我就爱抱妳。」     柳叶儿努力板着脸,忍住笑,「我偏不爱让你抱。」     「好!」他走上前两步,把她放到床上靠好,弯下的身子却没有站直,直逼到她脸上去,鼻尖对鼻尖。     她偏开脸,「你一回家就不讲理,乱发脾气。」     「对不起,我不该大声吼妳。」他坐到她身边,搂她入怀,刚才找不着她,让他心里慌得难受。在这里,多年前的阴影始终不能散去。     「别养成习惯就好。」她舒服地靠着他,知道他是太担心了。     「妳跟他,有什么好聊的?」他不经意地问起。     「他?你就不能拿出一点亲切感来吗?他是你爸爸。」     贺信梵没有说话。     「他问我你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他还是不出声,连眼睛都闭上。     「还说要我好好照顾你。」她摇醒他,「别装睡。」     「我在听。」他相信这都是真的,他老爸就是这样,宁愿跟一个才见面的人打听他的近况,也拉不下脸当面问他。     忽然,他睁大了眼,彷佛想起什么似的盯着她看。     「看什么看?」瞧他的表情多诡异。     「我记得好像妳说过,一旦我有困难,妳会毫不犹豫伸手全力相助。」     「那又怎样?」     「妳现在的所作所为,是表示妳正伸手全力相助我吗?」     「是啊!」     「除了手,还有妳的一条腿?」     「那个是意外……真的是意外,我以为信雅想要用小虹咬你,哪知道小虹突然咬了我。」     「那个『切忌移动,否则会造成更大的伤害』的谎话,也是妳们商量好的?目的只是想让我留下来改善父子关系?」     「我们是一片好心嘛!」他这么咄咄逼人,没给她一点做善事该得到的感谢。     「我知道,我知道。」他翻身压住了她,仔细地拨开她额前的乱发,从她白净细致的额头开始吻起,「要我怎么谢妳呢?以身相许?」     「我想想……」才得意没几秒,柳叶儿突然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他的房间,他的床上,他的身下,他的吻里……天!她完全笼罩在他的气息之中:不过,这感觉还不坏!     于是,她任由他加深这个吻,从她的颈侧吻到她的胸前。     极其艰难地,他抬起头,压抑体内迅速窜升的,本来只想好好吻吻她,但他立刻发现他无力自制,如果她继续任他为所欲为的话,他可不想再当什么正人君子了。「想好了吗?不然就没机会喊停喽!」     「你想怎样?」她口舌发干,身子发热,意识模糊,但清楚地知道她爱他。     她迷蒙妩媚的表情粉碎了他最后一点自制力,「我想要妳。」     两天后,柳叶儿的腿全好了。     这天早晨,全家人难得的都出现在餐桌前,连贺信忱也睡眼惺忪当坐在椅子上。     贺信雅对父亲丢眼色。     贺骏一言不发,要他开口留人?哼!那他的面子往哪里摆?     最先上桌的是贺骏惯吃的清粥小菜,筷子连伸几下,几根咸菜硬是夹不到碗里。     柳叶儿好心地把碟子推到贺骏面前。「给你。」     佣人接着端上咖啡、牛,以及烤得香香的面包。     眼看贺信梵随手取一杯咖啡,贺骏眉头一皱,有胃病的人还空肚子喝咖啡。「陈嫂,谁要妳一大早端咖啡出来,以后别让我在早上看到这黑东西,拿下去。」     「老爸,是我要的。你没看见儿子我爱困得都快挂了吗?」贺信忱阻止陈嫂把他滇神良药撤下。     「你给我闭嘴。」贺骏锐眼横扫,找死的小子,没看见他正不爽吗?     「吃咸菜稀饭还这么烦躁,信雅,明天带老爸去你们学校做个内分泌检验。」     柳叶儿用一杯牛换走贺信梵的咖啡。     他挑眉笑了笑,端起牛喝了一口还她,顺手把她换过去的咖啡移开,「妳也别喝,都给那小子提神去。」     很快地,吃完早餐后,柳叶儿站起,「你们慢吃。」     「你们要走了吗?」贺信雅问。     「我们到附近走走,顺便买几件替换的衣服,这次来得匆忙,什么都没带。」     「又不是长住,买什么买?」贺信忱喝完三杯咖啡,精神还是提不上来。     「贺信忱。」贺骏恨不得一脚把小儿子踹上楼去,要买衣服当然是要长住,而且他们只是出去走走,那就是说暂时不会离开。     「听说这边有不少好地方,恐怕要花上好几天才逛得完。」柳叶儿朝贺骏眨眨眼,「所以我们还要再打扰几天。」     「不打扰,不打……咳、咳……」贺骏大喜地脱口而出,立刻发觉不妥,想要把这没志气的话一咳带过。     「自己家里说什么打扰。」贺信梵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起身离开餐厅,对柳叶儿说:「我去拿车,妳到门口等我。」     「他说什么?你大哥他刚刚说什么?」他说自己家里?贺骏抓住身边的贺信忱猛摇,他没听错吧?     「信雅,明天再带老爸去检查一下听力……爸,放开我,我要上去睡觉。」     柳叶儿来到大门前,门口数名黑衣男子向她躬身行礼,她还来不及一一颔首回礼,停在大门对面的一辆车里走下一个人。     「叶儿。」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她诧异的转头,是谢正枫。     「你……」真的是他,他这是找死,居然敢追到这里来。趁梵还没出来,她赶快朝他走过去,希望能劝他离开。     「柳小姐,我陪妳过去。」一名黑衣男子警惕地上前护卫。     「谢谢你,不用了,他是我的朋友。」她只想在梵来之前解决他。     谢正枫在这里等了两天,他做好了一切准备,只等她出来就带她离开,去美国也好,南非也好,没有她,他拥有再多的钻石也填不满内心的空虚。     当他得到了财富、地位,却深深地怀念起有她的日子,两相比较,他情愿放弃现在的所有,只要她回到他身边。他相信她还是爱他的。     「你来做什么,你不能待在这里。」柳叶儿边说边回头看。     「我要带妳一起走。」谢正枫拉住她的手。     「我不会和你走的,你要我说几遍才懂?我已经不爱你了。」她甩开他。     「我不管,反正妳就是要跟我走。」谢正枫狂暴地搂住她的腰,用力把她带进车里,同时用英语对驾驶座上的人大吼:「开车,到废弃场。」     「谢正枫,你到底要干什么?放我下去,不然你会送命的。」柳叶儿极力想要挣脱,贺信梵的车已经开了出来。     「我知道贺家势力大,在这里没人敢跟他们作对,所以我专门从美国请来佣兵,他们只认钱不认人。直升机我也准备好了,只要一上飞机,贺信梵本事再大也追不上我们。」有钱能使鬼推磨,谢正枫高薪聘请了四名职业军人,并在不远处的废弃场准备了直升机。     黑衣男子发现了柳叶儿的挣扎,火速上前查看,后坐的佣兵冷笑地开枪,黑衣男子中弹倒地。     「梵,救我!」柳叶儿伸头到窗外呼救,这一次跟上次不同,这是货真价实的绑架。     「贺信梵追来正好,我要亲眼看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谢正枫紧搂着柳叶儿,不管她如何踢打,就是不松手。     贺信梵怒火冲天的开车追上,谢正枫竟敢在贺家门口掳走叶儿,还开枪伤了他的人,他的后面迅速跟上好几辆车,贺骏亲自带人追了上来。     对方不时朝贺信梵开枪,让他不能靠得太近,他身后的车里也有人举枪还击。     「不许开枪。」贺信梵朝后面大吼,多年前汽车爆炸的场面犹在眼前,叶儿在车里,万一子弹打中油箱或者造成车子失控都会车毁人亡。     十多分钟后,车子转入一个废弃场。     谢正枫带柳叶儿下车,一架直升机停在废弃场中央,螺旋桨由慢到快开始转动,强大的气流造成一股狂风,吹得人几乎站不住脚。避免贺家大队人马赶来,谢正枫强拉柳叶儿立即登机。     「我不跟你走,谢正枫,我死也不跟你走。」柳叶儿死拉着机门把手不肯进去,她怕从此一别,与贺信梵再也无法相见;在她彻底爱上他之后,最令她恐惧的事情莫过于与他分离。     就这么一耽搁,贺信梵已经赶来了。     谢正枫朝留在地面的佣兵吩咐了一句,四个人对准贺信梵奔跑过来的方向密集火力开枪,枪林弹雨中,贺信梵根本无法前进,只能以车体作掩护,他心急地想从车后绕去,子弹立刻跟到车尾,四人渐渐逼近,他别说救人,自身都危在旦夕。     谢正枫费尽力气把柳叶儿拉进机舱,直升机缓缓升空,「叶儿,跟我走!贺信梵救不了妳了,妳是属于我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一厢情愿地要我跟你走,可是我已经不爱你了,我爱的人是贺信梵,我爱他,除了他我谁也不要!」她狠瞪着他,贺信梵的情况让她心急如焚,他真的要置他于死地吗?「叫你的人马上住手,如果他死了,我会恨你一辈子。」     「我不信!」谢正枫狂乱地吼着,「妳只是一时失意找人排解寂寞,妳只是一时被他迷惑,妳爱的人是我,是我!」     「我这就让你相信,我爱他--是个事实。」她奔向门边,一把推开舱门,跳了下去。     「叶儿……」谢正枫本能的伸手去拉,但迟了,他扑了个空。他地扶在舱门边,她心意坚决的纵身一跳,让他心痛欲绝。     就在贺信梵被四个佣兵逼入绝境的关头,贺骏带着大匹人马赶到,十几名黑衣人跳下车,围成半圆,持枪还击。     佣兵一看对方人多,直升机又已升空十几米,立刻当机立断退回车里,边开枪边快速撤离。     眼看柳叶儿从高空跳下,贺信梵心惊胆战,以最快的速度向她跳落的方向跑去,身边居然有个身影与他一般快,是贺骏。     柳叶儿闭着眼,耳边响着急促呼啸的风声,隐约中听见梵在叫她,他脱险了吗?刚才她什么都来不及想,只想到他身边去。     贺信梵火速赶到,对急速落下的柳叶儿张开双臂,无论如何他不能让她受伤,她夹带着一股强大冲力笔直下坠,他紧紧地抱住她,完全无法抑制地向后倒。     贺骏紧随其后,奋力在贺信梵背后一挡,但是十几米高空带来的冲击力实在太大,减缓些微冲力后,他只能勉强接住贺信梵的身体,随后一起摔倒在地。     贺信梵倒地之后,立刻侧翻滚开,他与柳叶儿都毫发末伤,他先放开她,然后看视身后的父亲,「爸,你怎么样?」     「我……我很好。」贺骏全身多处剧痛,但听见儿子喊了一句他盼了十几年的「爸」,他笑一笑,心满意足地晕过去。     「爸,爸……」贺信梵搂住父亲,这是他第一次与父亲这么靠近,但这种血肉相连的感觉是那么熟悉,原来他是那么地期盼。他对一旁呆站的黑农人大吼:「把车开过来,去医院。」     柳叶儿回过神来,握住贺信梵的手,他的手冰冷。     谢正枫全身失去力气,没想到她可以为了贺信梵甘冒丧命的危险,根本不容他再有争夺的余地。     贺骏并无大碍,肩胛骨折是最严重的伤,其他都是一些皮肉伤和瘀青。     贺家人在病房里全员到齐,贺信忱和贺信雅一得到消息便火速赶来。     「伯父真的没什么吗?可他昏倒了,会不会有内伤?」柳叶儿担心地坐在病床边。     主治医生邱康彦自从当年救治了重伤的贺信梵后就与贺家熟识了,他笑道:「他的身体比年轻人还硬朗,只不过可能操心的事太多,有点高血压,太过激动就会昏倒。」     贺信忱赞同的点头,「我看老爸就是被大哥那一声『爸』给乐昏。大哥,我看你还是先出去,免得老爸一醒又被你吓昏。」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混帐小子。」贺骏一醒来就听到贺信忱满嘴的胡言乱语,伸手想揪他过来教训一下,肩膀的剧痛却教他疼得闷哼一声。     「爸,你受伤了。」贺信梵轻轻按住父亲,他提了半天的心放下下来。「谢谢你赶来救我们。」     「我是你爸爸,谢什么谢!」多少年了,儿子不曾与他如此亲近。现下二人四目相对,在彼此的眼中看到期盼与坦然,一股近似酸楚的情绪直涌上来,完了!他死命地忍住眼泪,这里人太多,尤其有信忱这小子在,他绝不能流泪。     「耶,爸,你眼睛红了。」贺信雅细声细气的插上一脚。     「哪有,妳眼花!」     「爸,大哥和叶儿要结婚了,本来想请你当主婚人,可惜现在你成了独臂老人,所以……」     「结婚?当然由我主婚,谁敢跟我抢。」贺骏大喜之后恶狠狠地瞪视全场,看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跳出来说话。     「我们哪有说结婚?」柳叶儿猛拉贺信雅,「还早哪!」     「爸,还有啊,大哥他们结婚之后会搬回家来住,你看怎么样?」贺信忱再插嘴,存心与贺信雅比拼,看谁先能让老爸昏倒。     「真的?哈哈哈……」太好了,简直是梦寐以求呀!     「唔……这个……」没有的事,他们两个居然说得像真的。柳叶儿不知道要拉哪一个才好。     贺信梵笑着将她带出病房,任他那对弟妹去比拼。     身后传来贺信雅的声音:「爸,叶儿已经有了,你就快升级当爷爷了……」     然后是贺信忱说:「刚刚才照了超音波,是双胞胎……」     这……都说些什么呀!柳叶儿无语问苍天。     贺骏很快的出院了,不但儿子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儿媳妇,让超酷的黑帮老大硬是回复不了原有的冷血脸孔,整天笑得开怀。     贺信忱难得提起兴致回台北复学去,不过走的时候缠着柳叶儿挖了不少乐雁行的个人资料,想必是那天的一记偷吻意犹未尽。     等贺信雅带着她的蜘蛛小虹睡觉去了之后,贺信梵携着柳叶儿坐在花园里。     他问出老早想问的问题:「妳那天为什么要从飞机上跳下来?妳知不知道那有多危险?」     「我知道我太冲动了,害你和伯父都受了伤,可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你被那四个人打死,他们是存心要你的命。」她靠到他肩上,晶亮双眸漾出笑意,「而且,我绝不跟他走,因为我盘算了一下,没有你的日子我肯定过不下去。」     「我们结婚吧!」贺信梵扳过她的脸。     「嗯。」不错滇议。     「然后搬回来住,再生一对双胞胎。」     「好啊!」     「真的?」     「嗯!不过不保证是双胞胎。」     老天!贺信梵拥她人怀,凝望满天星辰,此刻的他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叶儿,妳知道我有多爱妳吗?」     「知道,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柳叶儿微笑地吻上这个说爱她的男子,以吻起誓,许下永世不变的承诺,「谢谢你,让我遇见你。」     【全书完】     ★好奇沈煜与林展眉欢喜冤家如何成眷属,请看非限定情话f1416《回锅女朋友》

《首席灾星》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小说推荐
《重生之鬼界公务员》(夜殇舟)
《刹那神明》(一品农夫)
《谁敢坦然梦樱花》(纂艾如)
《《不打的的日子》》(哈大沙)
《三国董卓大传》(吴老狼)
《九阳补天》(南都校尉)
《魔法世界里的道统》(废墟幽灵)
《把甜甜分你一半》(独玖)
《斗破苍穹开始无敌诸天》(豆豆凶萌)
《异世明皇》(半介过客)
《我的车上恋人》(秋优)
《沧海神战》(栏风)
《疯狂我的大学生活》(平凡心)
《使徒的地下城》(大号男法师)
《只想守护你》(大声说幸福)
《神豪也要乞讨》(苦瓜好甜)
《天助我也》(小董最帅)
《一株薄荷成了精》(薄荷成了精)
《我真不是神豪》(金在恩)
《凌医生有只超甜小可爱》(小施)
《望玄》(有理想)
《傻妃》(云惑烟)
《现代霸王》(秦溱溱)
《逍仙大陆》(傲娇花)
《血灵万尊》(玄空皓月)
《黑暗纪》(青灯夜语)
《永恒之域主》(宝宝天王)
《仙缘封神录》(匠了个心)
《九元剑尊》(一世情谊)
《龙族4命运之城》(一个匿名作者)
《你的征途里,藏有星辰和大海》(忆柒笙)
《穿越之梦魂千年忆》(雨夜魂)
《魔法皇帝》(魔法皇帝)
《谁敢算计本宫》(麻辣兮兮)
《盖世龙藏》(扶风之)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莫轻寒)
《山外有天》(但声)
《大地逍遥1逃亡神农架》(文负山)
《重生之欧美纵横》(双子星云)
《再临昆仑》(白衣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