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夏日的风暴》 > 最新章节

《夏日的风暴》

夏日的风暴封面

作    者:李平

最后更新:2015/5/26 1:17:50

下    载:( 《夏日的风暴》全文TXT打包下载)

...

《夏日的风暴》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更多言情小说,。     从徽茗阁茶楼临江的窗口望出去,对岸已是一片灯火,远远近近的荧虹灯广告牌像一只只女人的媚眼,不知疲倦地变幻着****的颜色,沿江的街道上人来熙往,一片繁华。横跨江心洲的拱形大桥上更是车流如织,彩灯齐放。流光溢彩的灯火倒影在无声无息流动着的江面上随波跳跃,虚实对应,相映生辉。     春子支颐望着窗外,久久不语,仿佛沉醉其中。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我开口说道。     “怎么会呢?”春子喃喃地说。     我转动着手里小如酒杯的紫陶茶碗,思忖着再找一句话出来。一个小时里,我们所说的话全部加起来还不到六句。     对面一张台子依偎着一对情侣,握手促膝,旁若无人地在耳鬓厮磨。幽暗的灯光下,《重归苏莲托》的乐曲悠悠地从我心中碾过。     “明天早上几点的车?”我转向春子,准备结束这次无言的约会。     “四点半,”春子把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看着我的眼睛。     “这么早?”     “一天只有这一班车。”     “长途客车?”     春子点点头,视线又投向了窗外。她竟一点也没看出我要开路的意思。     我把放下的紫陶茶碗又拿了起来,端详了好一会儿,突然问春子:     “他还好吗?”     “谁?”春子把脸转了过来。     “王强,”顿了顿,我吐出了这两个字。     春子不知去向后,我曾找过一次这个北方佬,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我突然明白,原来是他带走了春子,并且马上还要和她结婚。     “为什么问到他?”     “不为什么,”我沙哑地笑了笑,尽量做出很随意的样子,“我这个做大哥的问一问妹婿不很正常吗?”     “不是他!”春子说,眼里流露出一丝嫌恶。     我停下了手里的小陶碗。     “又换了一个?”我盯着她,声音开始发涩,“没想到你还不止一个男朋友。”     “我们是在上海才认识的,”春子并不介意我的尖酸,说着又开始望着窗外。真不知道窗外有什么东西好看的,整个晚上她都在出神地盯着外面。     “他是干什么的?”     “是我们老板娘的弟弟,”春子回答,仍偏着脸。     “你们老板娘?”我问,“你在上海做什么?”     “在一家美容院……”     “你在哪里?”我打断了春子的话,“你说你在美容院?”     “是在美容院啊,”春子有些愕然地转过来看着我,“我们做面膜和纹眉,怎么了?”     “没什么,”我松了一口气,“随便问问,你接着说吧。”     “说什么?”     “就是你要嫁的那个人,”我提示她,“他是干什么的?”     “他也在店里帮忙,”春子淡淡说道,“他对我很好,老板娘也对我很好,他的爸爸妈妈对我也很好……”     “他是当地人?”     “就是南桥的。”     “《廊桥遗梦》?”我问,“上海也有廊桥吗?”     “什么《廊桥遗梦》啊,”春子说,“是南桥,‘东南西北’那个‘南’。”     “所以你就决定嫁给他,是这样吗?”     春子点点头。     “你爱他吗?”我盯住春子在昏暗的灯光下被我逼得无处避闪的双眸。     春子点点头,然后挑衅似地迎视着我的目光。     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祝福你们,”我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对翡翠手镯。春子很顺从地让我把它们套上她的手腕。     这两只绿色的翡翠手镯是我路过顺宝斋时匆匆买来的。我甚至连没问都没有问,为什么这一对镯子要比放在另一个盒子里看上去差不多的同类商品要贵近十倍的价钱。     春子低头凝视着这两只我送给她的结婚礼物,慢慢地,她退下了一只,套在我的手腕上。     “也祝你们永远幸福。”春子梦呓般地看着我。     “我们?”我再次注视着春子的眼睛,“你是指我和谁?”     春子牵动了一下嘴角,喃喃道:“其实一开始我就看出来她真的喜欢你,她看你的眼神和看别人不一样。她真的很漂亮的。”     我愕然。     “关于我们,”我斟词酌句地问,“你还知道什么?”     “你们成了一对真正的夫妻,”春子飞快地瞥了我一眼,“原来那个男的其实在你们那次结婚之后不久就跟杜梅分手了,是这样的吧?”     “你听谁说的?”     “曹君啊,”春子说,“她都告诉我了。”     我朝吧台那边看了一眼,然后无力地诅咒了一句。该死,原来这又是我叔弄的一个圈套。     不知什么时候,对面那一对情侣已经离去,留下一张空荡荡的桌子,但很快另一对男女坐了过去。那女的面朝向我,瞥了我一眼,我把视线收了回来。一支不知名的萨克斯风乐曲回旋在吊架上挂满塑料葡萄的茶楼大厅里,我的心再一次被这悠悠的哀怨之声碾碎。     我让穿着蓝底白花对襟衬的小姐上两听百事可乐,因为纵然是清香四溢但平猴魁,此时也无法缓解我口中的干渴和苦涩。     春子久久注视着眼前那听蓝色的易拉罐。     “那天晚上,”春子突然梦呓般喃喃道,“你起来喝了吗?”     “撵晚上?”     春子没有回答我,她把易拉罐握在手里,无言地看着上面的图案。     我不知道她指得是什么,于是只好静静地看着她。     “你们结婚的那天晚上,”春子抬起眼睛,很僵硬地笑了一下。     “我们结婚的那天晚上?”我轻轻地重复了一遍,接着我马上想了起来,“沙发前椅子上的两听饮料是你放的?”     春子没吭声,但嘴角牵动了一下。     我的心一下子像被什么揪住。一点不错,那天清早我喝掉的正是两听蓝色易拉罐的可乐饮料,可我一直以为那是杜梅对我体贴!     一时间柔情像潮水一样从我的心底涌起,我闭上眼睛,努力不让自己被这洪流淹没。     “为什么一些事情总是不对我说?”良久之后,我抬起头。     春子再次牵动了一下嘴角,什么也没说,又一次把视线投向窗外。     我想起了那天晚上的情景,一切都历历在目,一切又恍如隔世。     我抓住春子放在台子上的那只纤细的小手。     春子长长的指甲掐进了我的手心,又慢慢地松开。     “明天到车站送我吗?”春子失神地看着我们握在一起的手,仿佛在自语。     我定定地看着她,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     春子傍晚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天色已经黑尽。当手机铃声响起,我的第六感突然告诉我,是春子打来的电话。我在铃声将断的前一秒钟打开了手机,仿佛真的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电话里一点声音也没有,最后春子终于对我说,她刚从外公外婆那里回来,明天回上海。又是一个世纪的沉默,我说我在徽茗阁茶楼等她。     想到这是和春子最后一次单独见面,从此以后她将成为别人的妻子,与我天各一方,强烈的孤独感使我突然见到曾和我在同一个梦里梦见到春子的陆军。我想,我应该和陆红去一趟广州,然后在此行之中爱上陆红——唯有如此,我才能把自己解脱出来。     说来也巧,就在我想到陆红的时候,手机响了,陆红打来电话。     陆红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外面。     “你等会儿回家吗?”陆红的声音很大。     “有什么事吗?”我问,看了一眼春子。     “也没什么事,”陆红在电话里说,“去广州的事定下来没有?明天我们要去订火车票了。”     “给我订一张,”我说,“我去。”     “那——”顿了一下,陆红说,“明天我给陆军打电话。”就挂了机。     我收起手机,给春子的杯里续了些茶水。     春子对我笑笑,又将视线瞥向窗外。她的脸离窗子很近,玻璃上映现的虚像和窗外的灯火就像电影里的叠加镜头,流动的车灯从春子飘浮在窗外的透明影像中穿过,一辆接着一辆驶向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一个又一个地方。     我开始相信那个关于深井的梦,也许对井底那个不为我所知的世界来说,我所站立的地方恰恰是它深渊。自然之神早已将世事做了安排。     从徽茗阁茶楼下来后,我问春子晚上住在什么地方,准备开车送她过去。     春子瞥了一眼我停在门口的车子。“不用了,”她轻声说道,“我自己搭三轮车过去。”     我心往下一沉。     “我只是想送你回去,”我尽可能地掩饰着涌到脸上来的冷硬之气。     “我知道,”春子飞快地说。     “那就上车吧,”说着我往车子走去,打开车门后,回过头,看见春子仍站在那里没动。一辆三轮车不失时机地停在她的身旁,春子坐了进去。          我强迫自己停止思想睡眠,但无济于事。凌晨三点多钟,我下楼打开客厅里的电视,阿拉法特那老头再次映入我的眼帘,没等他开口说话,我立即抓住遥控器把他赶跑了。既然做了别人的岳父,再见到他也只能让我徒生悲伤。娱乐频道正在放一部古装武打片,那些摆脱了地球引力的侠客手握长剑在天上飞来飞去,打得热火朝天,我抽掉了三根迎客松牌香烟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打什么东西,因为我的眼睛和大脑已完全分离。当墙上的石英钟时针指向四点的那一刹那间,我感到有一股力量把我从沙发上拉了起来,就像地球的引力猛然间对我也失去的作用。我冲进车库,打开大门,疯也似地把车子开了出去。过弯道时的刹车声在静谧的夜色中发出刺耳的尖叫,我满脑子里就有一个念头,我要再见到春子一面,我一定要再见到春子一面……     我将车子停在长途汽车站停车场的出口外,仪表盘上时钟显示的时间是4点15分。此时天色已微微放亮,一切都在模糊之中。只有候客厅那边灯火通明,含糊不清的喊叫声和对话声不时从那边越过停车场传过来,几辆空载的客车亮着车灯陆续开进大门。四周黑黝黝的楼宇上,几扇被晨起的人打开灯的窗户,在黑暗中显得突兀而剌眼。八月的晨风吹过,带着细细的雨点,竟在我身上泛起阵阵寒意。黎明前的黑暗充满孤独和绝望。     我站在车外,打开手机再次确认时间,4点26分,离发车还有4分钟。客运汽车也许不会准时开出,但只会推迟,不会提前。手机屏幕上一个小小的信标在不停地跳动,忽然间我的心也随之剧烈跳动起来。打来一看,上面只有一个字和一串标点符号:     哥?!?!?!?     来信的时间是零晨3点25分,也就是一个小时之前。     下面显示的号码虽然只打过我一次,但它早已刻入我的脑海,它是春子的手机。可我竟一直没有听到手机来信滇示音。     我一遍遍摁亮手机背景灯,盯着这封只有一个字和一串符号的短信。我想读懂这其中的含义,但脑子里已一片混沌。雪亮的车灯把路面照亮,一辆红色大巴低吼着从细雨朦朦的出口处驶出。我抬起头来,刹那间心脏几乎蹦出胸口,春子正好坐在靠我这边的车窗下,四目相交,春子忽地站了起来,几乎将整个上身倾出车窗。我永远也忘不了她那一刻的眼神和那在晨风中吹乱的头发。我想喊,但喉咙像被切碎了似的喊不出声,我想追赶,两腿如同灌了铅似的挪不开步子,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巴消失在公路的弯道里,消失在我看不见的黑暗中。我举目四望,四周的楼房像墓碑一样沉寂。我感到身体在晨风中消散,四周的景物在离我远去……     “春子!”     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猝然听到一声呼唤,回头看去却空无一人。可是我分明听到有人在呼唤,这声音是如此地清晰,而且一声连着一声。我的泪水涌出眼眶,是我的内心在呼唤,春子,春子,春子……     我冲进停靠在路边的帕萨特,在空旷的公路上飞奔起来。     雨点越来越大,在雪亮的车灯前跳跃成密密的闪亮的银丝。我踏紧油门,当时只一个信念,追上那辆开往上海的大巴。我要告诉春子我早已和杜梅解除了那原本就不应该存在的婚姻关系,我要告诉她五个月前她的不辞而别让我刻骨铭心含痛至今,我要告诉她失去了她之后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爱她,我要告诉她这世界上除了她我已别无所求……     超过这辆车窗上贴着醒目的黄山至上海标牌的红色大巴后,我把车子横在发亮的沥青路面上,然后跳下车。     这时天色已亮,绿油油碉野,白墙黑瓦的农舍,远处如黛的青山,此刻一切都笼罩在梦幻般的晨雨中。     大巴隆隆作响停在我前面,满脸大胡子的司机一脸惶恐地把头伸出了车外。     “对不起,”我用的声音冲着他大声说,“我要找一个人。”     车窗里无数双警惕的眼睛一齐射向我。     “找一个人?”大胡子恼火地问,“你找一个什么人?”     “我女朋友,”我一边回答,一边绕到自动门这一侧。春子就坐在这边中间的窗子旁。可是我没看见春子,坐在这一排窗下的全是我不认识的恐怖面孔。     我绕车一圈,车窗里根本没有春子的人影。回到司机面前,雨水早已淋湿了我的全身。     “这是开往上海的车子吗?”我大声问。     “是的,”大胡子不麻烦地回答。     “每天就一班车吗?”     “是的,”大胡子说,“你想干什么?”     “我女朋友在车上,”我说,“我要留下她。”     我边说边像个疯子似的又绕车看了一圈,仍旧一无所获。我请求司机打开自动门,但这个大胡子根本就是个聋子。     这决不可能,我明明看到春子在车上,三十分钟前我们四目相交时,她还把身子探出车外。     车窗玻璃微弱的反光让我更无法看清坐在黑黝黝车厢里的每一个人,但我相信车里每一双眼睛都在警惕和愤怒地盯着我。     “谁是这家伙的女朋友?”大胡子突然回头朝车里大吼了一声。     没人回答,没有一个人回答,所有的人都像死去了一般。     回答我的只有大巴的均匀的引擎声和打在路边树叶上沙沙的雨点声。     我知道春子就在车里,她必定一直在看着在雨水中淋湿的我。可是,当她看到我把车子横在路上之后,就离开了车窗下的位子——她不想再见到我!     我心如刀绞回到方向盘前,将车子开到路旁,大巴轰鸣着与我擦肩而去。     痛苦抽丝般从心头泛起,最后像潮水一样向我袭来。我准备加档上路,但人已虚脱,只能关掉引擎,伏在方向盘上。往来的车辆轰呜着从我旁边呼啸而过,这隆隆之声在我听来却仿佛来自地球的另一端。雨声越来越大,冰凉的雨点从启开的车窗外打进来,打在我裸露的手臂和脸颊上。     一张又一张的笑脸从我视网膜前掠过,陆军,美眉,素华,杜梅,苏琴,小蔡……唯独春子在我的脑海里拼不出一张完整的图像……     又一辆汽车的轰鸣声响起,可这一次的声音却久久震颤在我耳畔,我感到我的身体随着这颤动一点点消散,慢慢化在这漫天的风雨中。就在这时,一只冰凉的手按在我的胳膊上。我机械地抬起头来,看见一个身影贴在车门上,如注的大雨已将这个人浑身淋湿,一辆红色大巴掉过头后停泊在雨帘中,引擎声和雨声交织在一起,就像一张千丝万缕的网罩在我浑浊的大脑上。     春子立在车门外,一动不动地看着我。雨水顺着她的头发和脸颊滚落,湿透的衣裙紧紧裹住她修长玲珑的身体,一只红色的旅行箱放在她的脚下。     一阵高音喇叭响起,那辆红色的大巴缓缓启动。我转过头去,看见车窗里一双双含笑的眼睛,有人冲我鼓掌,大胡子司机回过头向我伸出一个大拇指,的眼水一下子冲出我的眼眶。

《夏日的风暴》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小说推荐
《我的恐怖外卖》(丹青铁卷)
《神仙情劫中的炮灰》(给你花花)
《天庭微信群》(皓月未央)
《辉耀恩仇录》(少侠好身手)
《寰宇纪元至尊》(闪电摩天)
《失意作家》(肃于豕)
《僵尸爱打劫》(拼命的牛)
《快穿顽皮上神花样攻略》(萌兽初长成)
《从武林外传开始》(指凌天下)
《专制校草的绝版甜心》(傲珊冷柔)
《穹荒世界》(树下狐狸)
《春秋客》(帅帅的南渡)
《乌托邦的穿越者》(星火幻想)
《决战天末》(柴桑)
《仙界网店》(打尖)
《变异手机》(独孤元)
《捡到鸿钧道祖的手机》(盼大雄)
《女人就是一张脸》(芊芊盛子)
《DOUD探险小队》(凉生九月)
《桃花深处似桃花》(莎菲美诺)
《许你三世繁华不尽》(满地南絮)
《创世杀戮》(夜寄易)
《笑傲玖天》(小老爷们)
《妖幡》(带喜)
《狂野篮球》(泪洒满天)
《吃货大帝》(滑肉汤)
《恋上牧羊人》(艾木芯)
《超能城市》(爱莫能助的神)
《璠琤》(邬尔)
《兑换智能中央处理器》(汝君)
《渣男,离女配远点》(坏坏868)
《夫为君纲》(云之君)
《游侠奇闻录》(浪子不顾)
《档案B之回到起点》(B字头)
《穿越之逍遥帝君》(新秀)
《脱与逃》(狂上加狂)
《这本漫画来自地球》(胡青龙)
《子车小叙与史青》(僧目)
《奇迹MU之全职业大师》(唐山舞月关)
《和美女总裁荒岛求生》(余晖散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