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下堂情妇》 > 最新章节

《下堂情妇》

下堂情妇封面

作    者:莫辰

最后更新:2015/5/26 0:30:57

下    载:( 《下堂情妇》全文TXT打包下载)

...

《下堂情妇》最新章节: 第十章

    更多言情小说,。     半夜两点,黄信华被电话铃声吵醒。     手在床头摸了一下,才摸到话筒,他接起电话本想一阵开骂,岂料传过来的声音让他为之一震,睡意全消。     “仲威?”美国现在是白天,台湾却是晚上,邵仲威可不能怪他嗓门大了点。     (信华,我要你帮我查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     (我要你帮我查……)     黄信华仔细聆听邵仲威从电话那头传来的交代。     “我知道了,天一亮我马上查。”     (二十四小时内我要知道答案。)     “五年前的事你要我在二十四小时内查清楚!?”黄信华抗议着。     (就这样了,再见!)邵仲威不理他的抗议收了线。     黄信华又用触摸的方式挂了电话,再继续躲入被窝里;其实,他不怕查不到,因为目前伯特计算机台湾分公司的员工,全是袁氏企业的员工。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黄信华轻而易举地查到邵仲威要的答案之后,接着循着地址来到袁芷熏租赁的地方,邵仲威要他找到袁芷熏后马上打电话给他。     按下了电铃,门立刻被打了开来,一个年约五十的男人开了门,黄信华猜想他就是袁耀天。     “请问袁芷熏小姐住在这里吗?”黄信华还是得确定一下。     “是啊,你是哪里要找芷熏?”袁耀天身体虽恢复得差不多了,气仍有点虚。     “我是邵仲威的朋友,伯特计算机台湾分公司的总经理。”黄信华自我介绍道。     “芷熏上班还没回来。”     邵仲威的朋友?难道邵仲威还不放过他们?     “这么晚了,她上什么班?”现在都晚上十点了。     “应该快回来了。”袁耀天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也不要女儿为他这么辛苦,白天当职员,晚上当咖啡厅的服务员。     “我方便留在这里等袁小姐吗?”     “进来等吧!”袁耀天领黄信华进屋。     室内很简陋,一张小茶几,几把折合椅,没有任何电器用品。     沉默了几分钟后,袁芷熏回家开门的声音划破了寂静。     “黄先生,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袁芷熏问得心惊胆战。她的想法跟袁耀天一样。     “仲威要我来找你,他要我找到你后,立刻打电话给他,所以,要等电话拨通后才知道有什么事。”黄信华立刻用手机拨了越洋电话。“仲威,我找到袁小姐了,我现在在她这里。”     (事情查到了吗?)邵仲威问。他要黄信华查的是袁芷熏在树林里讲的话是否属实。     “查到了,事实如她所言。”他话中所指的“她”,是指袁芷熏。     (详细情况等你到美国再跟我说,我要你带袁芷熏和袁耀天来我这里。)     “仲威,这你恐怕要自己跟她讲,这趟去刚好遇上你的结婚典礼,这样做太惨忍了。”邵仲威的作法让他为袁芷熏雄。     (好,让我跟她讲。)     黄信华把手机递给袁芷熏,“袁小姐,仲威有话跟你讲。”     袁芷熏从刚刚黄信华的话中已听出一二,邵仲威还是想继续折磨她,故意让她参加他的婚礼。她接过电话,怯怯的说了声:“喂!”     (芷熏,我要你跟你父亲和信华一起到美国来。)     “我恐怕没办法去,我刚找到工作不能请假。”她丢了原来的教职。     (把工作辞掉。)他命令道。     “现在工作很难找,我真的没办法。”再不工作,她和父亲会付不起房租,没钱吃饭。     (你不想见雪儿?)     “我当然想,可是我不能丢了工作,白天的工作我才上班两个星期,晚上的工作才一个星期,真的不能请假。”     (你兼两份工作?)他在心里低咒了一声,骂的是自己。     “你能让我以后再看雪儿吗?我会尽量存钱去美国一趟,或是让我跟她讲电话?”等她存够了钱,他的结婚典礼也结束了。     (不,你若不跟信华一起来,你将永远见不到雪儿。)他狠心的收了线。     袁芷熏愕然的看着电话,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黄信华看了也不禁要骂邵仲威无情,袁耀天则自责不已。     “芷熏,邵仲威他是不是对你提出什么要求?”袁耀天担心的问着。     “他要我们跟黄先生一起到美国去,如果不去,我就永远见不到雪儿。”她咬着唇、含着泪。     “那就去吧!芷熏,是爸爸害你得受这种折磨,参加他的婚礼,你承受得住吗?要不,我自己去一趟,我会跟他道歉、认错,请他以后不要如此待你。”     “爸,我们一起去吧!我承受得住。黄先生,那就请你安排一下。”她怎么可能让父亲独自面对。     “明天的飞机,我会来接你们。”     他本就预定明天搭机前往美国参加邵仲威的婚礼,没想到他反倒临时派给他这个不人道的任务。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当袁芷熏一行人到美国时已是晚上。     他们乘着高级轿车邵仲威私人的宅邸,眼前是如梦幻般的美丽王国,沐浴在一片昏黄的灯光下,袁芷熏被深深吸引住了;但纯粹是吸引,她不敢有任何奢想。     下车后,他们并没有见到邵仲威、邵雪儿或是何莉莉,仆人将他们的行李分别提到客房,并请他们就寝休息。     黄信华是识途老马,他直接到书房找邵仲威,见袁芷熏在飞机上落落寡欢、心事重重,一、二十个小时没合眼的模样,他愈看愈是为她不平,他认为自己得说说邵仲威。     “请进。”     黄信华敲门声甫落,邵仲威立刻请他进门。     他一进门,邵仲威立刻说道:“信华,把你查到的告诉我。”     黄信华只得先忍住要说的话,将查到的事告诉邵仲威。     “公司里的吴经理跟了袁耀天十几年了,当初就是他去带袁芷熏回家的,他说有个女人打电话跟袁耀天告密,他们才找得到你们,还说袁芷熏为了你,跟所有上门提亲的豪门子弟坦诚她曾结婚生女的事实以拒绝再婚。”     “有个女人打电话跟袁耀天告密?”女人?邵仲威思索着。这个女人竟让他误会芷熏这么久,还如此折磨自己及芷熏。     “仲威,袁芷熏够可怜了,事情现在都查清楚了,不是她要抛夫弃女,你何苦千里迢迢的让她来参加你的婚礼折磨她?她现在又丢了工作,经济不景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黄信华逮住机会,说了邵仲威一顿。     黄信华见邵仲威不语,继续说道:“仲威,袁耀天也很后悔,他这趟来想跟你认错道歉,事情就算了吧!”     “如果我说告密的是何莉莉,那要不要算了?”当年只有何莉莉这个女人知道他的下落。     “开什么玩笑,那当然不能算!”这种女人该受点教训,而他一点也不讶异何莉莉会做出这种事。     “那我需要你的帮忙。”     “绝对没问题。”他乐在其中。     “想办法让她在我的婚礼上消失。”     “那有什么问题!”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袁芷熏睡不着,她趁着四下无人之际来到大厅,享受这种如置身在皇宫里的感觉——满室的鲜花、浓郁的芬芳气味、气球朵朵如染了色的白云。     尽管这种感觉里带着痛,尽管心将遭到无比的折磨。就当自己是来观光的吧!     “这样的布置你还喜欢吗?”     邵仲威的声音赫然在她背后响起。     她心一震,猛然回头面对他,“很、很漂亮。”     “有没有需要再加点什么?”他伸手摩挲着她的唇,语气柔和。     “我不知道,你不该问我。”她想说的是:你不该如此折磨我。     “我明天让他们也在我的房间里摆满鲜花。”他知道她喜欢鲜花。     “你喜欢就好。”这一点都不关她的事。     “跟我来。”邵仲威拉着她的手来到他的房间。     进门后,他拿了两本礼服图样本给她。     “挑两套你最喜欢的。”他说。     袁芷熏接过东西的手微微着,他非得这样折磨她吗?“仲威,你要怎样对我都没关系,我求你不要刺激我父亲。”     “你乖乖听话,我不会刺激你父亲。”他拉着她一起坐下,为她翻开第一页。当年他们公证结婚时,她没披嫁纱,每次经过礼服公司门口,她总会驻足流连。     披婚纱是每个少女都有的梦。     “我会乖乖听话,可是我的眼光肯定跟邵太太不一样,你不该问我。”她合上了礼服图样本。     “你这样一点都不听话。”邵仲威搂紧她,在她耳边着。     “我挑就是了。”她只能言听计从。     几分钟后,她挑了两套她最喜欢的样式。     邵仲威做下记号后,一把抱起她走到他的大床。     “仲威,我想回房休息,在机上我都没合过眼。”她知道邵仲威意欲何为。     “在这里睡,我想要你,好想要你。”没见到她,他想她;一见到她,他便想要她。     “不可以。”她断然拒绝。     “你不想要我?你不爱我了?”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他从没被她拒绝过。     “不是的,我爱你,可是你就要结婚了,我怕邵太太她……而且我没吃避孕药。”     她虽有一箩筐的理由可以拒绝他,但她也真的想要他。     “不要吃了。”吻,毅然决然的落下。     灯熄灭了,情复燃了。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许久没合眼,加上的,睡了一天一夜的袁芷熏,觉得自己像是睡了一世纪那么久。     她一坐起身,眼前的景象让她惊愕不已。     她仿佛置身在一片花海中,房间里真如邵仲威所说,摆满了鲜花,身边还放着两套白纱。     她立刻下床,因为时差和睡了长长的一觉的关系,让她不敢确定今天是几号,是他们结婚的日子吗?     她得赶快离开仲威的房间,万一被何莉莉看到……     她还没走到房门口,房门就被人打开了,走进来两个女人。     “袁小姐,你醒了!要麻烦你赶快穿上婚纱。”礼服设计师笑着说道。     “还有麻烦你梳洗一下。”说话的是美容师。     “你们搞错了,这不是我要穿的,新娘并不是我。”她在邵仲威房里,难怪会引起误会。     “不会搞错的。”设计师和美容师开始为她忙碌起来。     见状,她只好任由她们摆布。邵仲威狠心的要她当女傧相,她想。     袁芷熏从设计师和美容师的笑容和眼神中,看到了她们对她的赞赏,以及对自己作品和技巧的满意。     “你好美,邵先生会非常满意的。”设计师说着。     袁芷熏露出一抹苦笑,酸楚的想着:他会满意如此折磨我。     她们带她走出房间,袁耀天在门口等着她。     “爸,仲威有没有对你说什么?他答应我不刺激你。”一见到袁耀天,袁芷熏立即担心的问。     袁耀天牵起袁芷熏的手缓缓步下楼梯。“你放心,仲威对我很客气,他还让我管理伯特计算机台湾分公司。”     他与邵仲威不但尽释前嫌,还在谈话中找到契合点。     大厅里满是人潮,衣香鬓影,镁光灯闪个不停。     袁耀天牵着袁芷熏,沿着红色地毯一路走到邵仲威和邵雪儿身边,把袁芷熏的手交到邵仲威的手里。     袁芷熏开始觉得不对劲,牧师的声音扬起——     “袁芷熏小姐,你愿意成为……”牧师拿起眼镜看了手中的纸一眼,他从没念过这样的证婚词,但他还是得继续,众人正鸦雀无声的等着他。他戴回了眼镜继续朗声念道:“袁芷熏小姐,你愿意成为邵雪儿小姐的母亲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袁芷熏看看邵仲威,再看看邵雪儿,感受着众人飘过来的目光,她顿时手足无措。     “你当我的妈咪好不好?”邵雪儿出言哀求。     “我、我当然愿意,可是……”     牧师一听到愿意,立刻打断袁芷熏的“可是”;他可是奉上帝之名,要是被拒绝岂不是不给上帝面子。他继续往下念道:“邵雪儿小姐,你愿意视袁芷熏小姐为你的妈咪吗?”     “我愿意。”邵雪儿鼓足中气回答。     “邵仲威先生,你愿意跟袁芷熏小姐成为夫妻,今生今世永不再分离,无论生老病痛长伴左右吗?”多奇怪的证婚词!永不再……莫非他们曾经……     “我愿意,她是我今生惟一的新娘。”邵仲威毫不迟疑,答得铿锵有力。     “袁芷熏小姐,你愿意跟邵仲威先生成为夫妻,今生今世永不再分离,无论生老病痛长伴左右吗?”牧师继续问。     “我愿意。”不再迟疑,因为她已经有了邵仲威的承诺。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或许她根本还在做梦,但她不管,这如梦境般的王国、婚礼全属于她。     “新郎可以吻新娘了。”牧师微微一笑,他会永远记得这段证婚词,这段特别的婚礼。     奉上帝之名。     —本书完—

《下堂情妇》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小说推荐
《笑空灵》(偶若初见)
《女王殿》(若夏凉)
《王者荣耀:师傅求不虐》(闲云云云云)
《不知陌上花已开》(咸鱼茄子煲)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年年复此生》(莫紫璃)
《孤胆抗日传奇:铿锵布谷鸟》(孤胆抗日传奇:铿锵布谷鸟)
《腹黑总裁,太多金!》(尚俞年)
《袅袅一笑竞折腰》(凌兮弈然)
《玉秋白》(朱太河)
《温柔的深渊》(卷里)
《暖婚蜜恋在八零》(清言喜语)
《被魅魔附身的我变成了女孩》(樱花想见ni)
《夫君三妻不四妾》(叶聆阳)
《别墅》(萧风)
《一剑镇乾坤》(墟骨)
《怀念青涩年华》(筱颐辞涣)
《倾城悍妻》(蓝墨)
《欢喜冤家之歪打正着》(朱无忧)
《仲夏不急追》(昔昔尼樱)
《执念深几许》(冬阳暖阳)
《逆封纪》(星月伤)
《狗爷饶命》(右式浮夸)
《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颜兰)
《御天女盗》(贰月七)
《夫*******爱》(吃*******倌)
《此地“有”银三百两》(袖里桃花)
《带着核弹造福异界》(亚日)
《代号天王星》(飞云逐叶)
《不学亦有术》(胜光普照)
《佣兵王之九星劫》(远方小树)
《灌篮高手之梦想与坚持》(术殊)
《穿越火线之我的热血青春》(列兵之王)
《你是我的家庭一员》(花雨桐)
《微爱余年》(小心心)
《恶魔心尖宠:丫头,你好拽!》(织夢云)
《阳煞》(孤九)
《天策特处局》(十八点八)
《侯爷通房有请》(逍遥)
《都市之出人头地》(番茄实习生)
《做个有钱的海盗》(胡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