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烈爱风云》 > 最新章节

《烈爱风云》

烈爱风云封面

作    者:莫可人

最后更新:2015/5/26 0:28:06

下    载:( 《烈爱风云》全文TXT打包下载)

...

《烈爱风云》最新章节: 第十章

    更多言情小说,。     云薇盛妆,信心十足的看着“宝来聚”斗大的招牌,胡镖头陪在一旁,云薇看着胡镖头朗声说道:“胡叔叔,我们进去吧。”     胡镖头点点头,两人推门,宝来聚吴老板一看云薇两人皱了皱眉,随即换上生意笑容招呼道:“真是稀客啊,名闻全城的赵家大小姐竟然亲自光临,稀客稀客。”     吴老板一脸生意笑容,云薇二话不说直接开口说道:“吴老板,我们镖局出了点意外,我想跟您先借个五千两应急。”     吴老板倏地敛起笑容冷言说道:“大小姐,五千两不是个小数目,这个忙我帮不了您。”     云薇脸色微变,胡镖头急道:“吴老板,凭咱们总镖头跟你几十年的交情,你就帮个小忙。”     吴老板:“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胡爷,您也是江湖人,您说这赔本的生意有谁会做?”     云薇:“吴老板,飞鹰镖局还在,我不会让您做赔本生意,等镖局接个几趟镖,我会连本带利把五千两还给您。”     云薇看着吴老板,吴老板为难不语,胡镖头急道:“吴老板,怎么样,我们大小姐都这么保证了,你还担心什么?是不是要我们写个借条才安心?”     云薇:“吴老板,我说话绝对算话,您放心。”     吴老板看着云薇道:“大小姐,不是我不信您,不过,赵老爷子病倒,听说镖局好手又走得差不多了,飞鹰镖局往后还接不接得到镖都是问题,我也是小本经营,实在帮不了忙,你们请回吧!”     胡镖头:“吴老板,你……”     云薇喝住:“胡叔叔,别说了,吴老板有他的考量,我们也别为难人家。’”     吴老板应酬笑道:“大小姐果然爽快,真是跟总镖头一个性子,您不如到其他大钱庄试试,他们财力雄厚,或许比较能帮得了忙。”     云薇倔强道:“吴老板,你放心,我想我一定会找到不势利的人帮忙。”     吴老板脸色一变,云薇昂首快步而出,胡镖头瞪了吴老板一眼。     时间陆续过了几天,云薇跟胡镖头不断从几家钱庄门口出来,胡镖头垂头丧气骂道:“他的,都是一群势利鬼。真是世风日下,没想到要他们伸出援手这么难。”     云薇强打起精神不服输的说:“没关系,还有一两天,我们去陆记试试,陆老板虽然为人势利,但正因为如此,如果我们拿房契抵押,再将每个月的利息钱提高,或许这个贪心的势力鬼会看在钱滚钱的份上,先借我们应急。”     胡镖头一听也振奋精神大声道:“对对对,还是大小姐聪明,这叫有钱能使鬼推磨,陆老板是城里出了名的生意人,这笔买卖他只赚不赔,应该很划算,大小姐,我们快去试试。”     云薇点点头.两人快步往前走……     赵父挣扎下床,玉梅又急又惊劝道:“大伯,宋大哥交代过您千万不能再动气,得好好休养,云薇已经在想办法了,您别急先歇会儿吧。”     赵父虚弱:“不行,玉梅,王员外向来是得理不饶人,这回又是咱们理亏,我怕薇儿应付不来,还是我去想办法吧……”     赵父摇摇摆摆下床,谁知一下床就软倒在地,跟着吐了大口鲜血,玉梅急得赶紧搀扶住赵父,少文快步走进,见状,赶忙冲向前扶住赵父,帮忙玉梅将赵父扶上床休息,玉梅急道:“宋大哥,您快看看大伯。”     少文把了把脉,重重叹了口气:旧了,赵伯伯血气不顺,忧疾攻心,我怕病情更要加棘手了,恐怕恐怕撑不了多少时日了。”     玉梅难过无语:“宋大哥,连你都没办法救大怕吗?怎么会……”     少文难过道:“只怪自己学艺不精,唉……”     两人难过之际,赵父醒来看着玉梅悠悠道:“玉梅,快帮我找薇儿回来,我怕再晚我这做爹的就来不及见她了……”     赵父连着剧咳,鲜血不断喷出,玉梅泪留不止,少文强打起精神道:“赵伯伯,我去找云薇,您先歇息吧。”赵父疲倦的点点头,少文正要出去,却听到云薇跟胡镖头兴奋声音传来,云薇大步的冲到赵父面前高兴到:“爹,没事了,陆记陆老板借了我们五千两,咱们镖局可以保得住了,您不用担心。”     胡镖头:“是啊,老爷子,多亏大小姐想出好法子让那个嗜钱如命的陆老板点头同意,虽然负担重了些,但只要咱们镖局上下一心,总还是撑得过去。”     赵父虚弱的看着云薇笑了笑说:“云薇,难为你了,这么大的危机你都能挺过,这样爹能放心把镖局交给你了……”     云薇急道:“爹,您别再说话,先养身子要紧,以后咱们还要一起走十年二十年的的镖呢,我一定不会再胡闹惹您伤心难过了。”     赵父苦笑点点头:“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记着,薇儿,一定把程风给找回来,程风是个磊落人才,爹看得出来他对你是真心的,飞鹰镖局数十年的基业就交给你们两个了……记着……”     赵父又是一阵剧咳,大把鲜血流出,缓缓闭上眼睛,少文把了脉哀伤的摇了摇头,云薇紧抱着赵父哭道:“爹……爹……’”     云薇泪流不断,少文跟玉梅对望无语,神情哀凄。     江南省城外百里处,迎宾楼一如以往的热闹,这里是往京城的必经之路,不管是经商运粮,马队往返,钦差官人出巡,无不会到迎宾楼歇脚打尖,也因此,迎宾楼整日人声鼎沸,小二掌柜忙里忙外,四处招呼客人。迎宾楼一楼靠内侧处只见一桌黑衣劲装人高兴喝酒,四人边喝边谈。     黑衣人甲:“老四,事情安排得如何了?”     黑衣人丁:“大哥,你放心,兄弟们都就位了,这回定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黑衣人甲喝了口酒点点头:“那就好,这回总镖头看重让咱们四兄弟安排,可不能出错!”     黑衣人乙边大口喝边高兴粗声道:“大哥,没想到飞鹰镖局的赵云薇这么骨气,赵天健卧病在床,这娘们还硬撑四处借钱解决王员外的事,还好咱们总镖头深谋远虑,一着不成再来个一石二鸟之计,让陆老板假意借钱给赵云薇,再安排一场到京城假镖,到时在一线天附近来个山贼劫镖,一举料理了赵云薇跟胡镖头,掌管飞鹰,拔了这根眼中钉,这下咱们威远可就成了名符其实大江南北天下第一镖局了,哈哈哈哈。”     黑衣人丙丁:“对啊对啊,要不是拜那小子之赐,也没这个天赐机会,真是天助咱们威远,大哥你说对不对?哈哈哈!”     黑衣人警觉的看了看四周斥道:“小声点,你们两个喝了酒就这副德性,我不是叫你们要警觉点,这里龙蛇杂处,万一要被人听见坏了大事,我们四个脑袋都赔不起,还不住口!咱们快走吧,时候快到了,赵家镖队就快到了,快走!”     几名黑衣人连忙起身匆忙离去,二楼上突传来酒杯碎裂声,赫然竟是程风,程风听见几名黑衣人所言,又惊又急之下竟捏碎了酒杯。同桌的壮年将军见状关心道:“风儿,你怎么了?这么激动,发生何事?”     程风看着李将军威武面容一时不知何时回答,自从一个月前他决然离去往京城路上巧救李将军后,他了得身手跟出众胆识就蒙李将军赏识收为义子,更准备随李将军出征边关,原本他想就此远离伤心地,远离云薇,谁知道冥冥中竟又让他听到了赵家的事,程风心充满各种疑问:“他离开之后,这一个月里赵家究竟发生么事了?赵总镖头身体一向强健,怎么会突然过世,如果属实,那么云薇呢?”一想到云薇,想起他撞见少文与云薇亲密相偎的背影,程风心里不由得隐隐作痛,云薇应当已经如愿与少文结为连理了吧……     李将军见程风怔怔不语,神情变化不定,不由得提高声音道:“风儿,你神色如此不定,究竟发生何事?”     程风猛然回过神来,他得赶快去一线天,不然云薇就有危险了,不行,说什么他也不能让威远伤害云薇,即使云薇已嫁作人妇,她仍是他心头最爱的女子。     程风霍地站起身朗声银李将军说道:“义父,风儿有要事待办,必须先走一步,请您先行,事情了了解了,风儿自会与义父联络,请您谅解。”     李将军眼神锐利深深看了程风一眼道:“风儿,你要办的事是不是跟方才黑衣人有关?义父屡屡问你过往,你总是只字不提,今日你一听赵家大小姐有危,神情骤变,看来你跟这赵家大小姐有很深渊源。”     程风默然不语,云薇,云薇是他程风这辈子真正动心的女子,即使最终仍然得不到她的爱,她依旧在他心头盘着最重要的位置……李将军见程风不语,了然于胸说道:“罢了,风儿你就去吧,义父也不拦你救人之心,只是,看样子,对方也布局缜密,你就带几个兄弟好手同往,以免吃亏。”     程风抱剑恢复一贯豪气说道:“不用了,义父,这回您只是轻装回京办事,带的人也不多,义父还要到边关领兵抗敌,他们还是保护您要紧,赵家的事我一个人就可料理,义父请放心!”     李将军点点头朗声笑道:“风儿,你果然还是胆识过人,好吧!所谓擒贼擒王,以你的身手跟机警,义父相信你要解决此事不难,你快去吧!”     程风抱手跟李将军告别,手握长剑奔出纵身一跃上马,马嘶高鸣,程风双腿一夹.缰绳紧拉,策马狂奔,“云薇,我来了,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你等我,你一定要等我。”程风飞奔而去消失在滚滚黄尘中。     一线天外,尘土飞扬,一队十来位劲装人马迎面而来,人人手臂均别着白布带孝,旗帜风中飘飘,猛鹰随风飘扬栩栩如生,云薇一身白衣劲装,挽起原先一头长发,目光炯炯一手握剑领着原队押着一车镖货前行,众人手握刀剑警戒往前走,胡镖头白后策马前来,关心看着云薇道:“大小姐,你没事吧?你这趟头一次跟兄弟们走镖,咱们连赶了几天几夜,也走了快百里路,要下要歇口气,休息休息?”     云薇擦了擦汗,神色坚强道:“胡叔叔,你放心,我还挺得住,不过是区区百里路哪里是问题,更何况,只要顺利走完陆老板这起镖,让外头的人知道咱们飞鹰镖局雄风依在.这样,外头流言自会平息,镖局就可化险为夷,所以,说什么我都要尽早将这地镖货平安送达京城,才不会辜负爹的临终遗愿。”     胡镖头听了豪气道:“好!果然是虎父无大女。难为你了,大小姐,总镖头葬礼上你一滴泪都没掉,我就知道咱们飞鹰有大小姐你继承,必定可以重振雄风。现在只要能再找回程兄弟,多个好帮手,就可以多接几趟镖了。”     云薇神色略变,自从程风离去,一连串变故接踵而来,云薇咬牙苦撑之际,程风英挺身影与昔日两人相处冲突斗嘴点滴不时浮现脑海,偶尔夜深人静之时,云薇惊觉自己竟是那样程风留在身边,她想起多少次程风舍命救她,那双好看眸子里现出的坚毅眼神跟高大英武的气度仿如巨岩般令她信赖,如果程风还在的话……那就好了,她想见他,想再看他那一脸玩世不恭的笑,但这辈子应该再也不会见到风了吧,毕竟是她亲口叫他走的。     云薇强打起精神说道:“胡叔叔,别再提程风了,你放心,就算没有他,有你们帮忙,我也一定扛得起镖局,不管爹在不在,咱们飞鹰镖局永远是最好的镖局。对了,我们还是快赶路吧,胡叔叔你不是说过一线天这儿林势险峻,山贼出没,趁着天色尚明,我们加把劲,快快赶路吧!”     胡镖头想到什么似的猛点头:“没错没错,一线天这儿林荫浓密,终年只见一线阳光,所以才会被称为一线天,只要过了这片茂密树林,通过前头一里路断崖,再来的路子就好走多了。兄弟们,大家小心点,加把劲往前赶路。”     胡镖头精神十足的喊着,众镖师们也都齐心壮志举剑高声称是,云薇跟胡镖头相视微笑,此时,忽闻一声尖锐口哨声响起.树林鸟群受惊飞窜,只见赵家众镖师立时下马散开一圈,抽出刀剑围护住云薇跟镖货。     云薇马上朗声道:“何方好汉?请现身……”     云薇话一说话,四方飞箭往射来.数名赵家留师倾刻中箭倒地,五、六名蒙面黑衣大汉手持单刀闪身而出堵住云薇几人,匪徒单刀在阳光下漾出森冷的光,为首一名黑衣人指着镖货道;“想过一线天,留下买路财。”     胡镖头对着黑衣首领唱道:“你们别乱来啊,要抢要劫也得衡量衡量,听清楚了,我们可是飞鹰镖局的人,你们这些没胆见人的蒙面毛贼还不快让开,找死不成?!”     黑衣首领冷笑道:“哼哼哼,原来是飞鹰镖局,飞鹰大当家赵总镖头都不在了,好手也全走了,剩你们几个能干嘛?看你们这么护着这车镖货,看来值钱得很,兄弟们,留钱不留活口,全都做了!”     赵云薇紧握长剑指着黑衣首领道:“你们听清楚.我爹不在还有我,看剑!”     赵云薇飞身攻向黑衣首领,黑衣首领轻松避开,数名黑衣汉子刀剑齐出一轮猛攻赵家镖师,黑衣人个个身手俐落,倾刻间,剩余五六名镖师全都倒地不已,胡镖头见情势危急,双刃了结两名黑衣人,边杀边对云薇急道:“大小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快上马走吧。”     云薇点点头,一跃上马,胡镖师跟着跃上马,两人策马欲走,黑衣头子冷笑一声,掏出绊马索往前一套,云薇两人立刻摔下马来,两人站起想走,三名黑衣汉子举着刀前后包抄围攻云薇跟胡镖头,胡镖头、云薇勉力抵抗,险象环生,几名黑衣汉子步步进逼,胡镖头双刃大战来攻三人,黑衣汉子前中后夹攻,胡镖头双刀不敌三剑,身中多剑。     胡镖头勉力支撑边打边骂:“他的,真是一群缩头乌龟,尽蒙着面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老子就算要死,也要扯开你们的真面目不可。”     胡镖头一刀射向黑衣首领,黑衣首领偏头闪过,云薇趁机一剑挑掉黑衣首领脸上蒙面,布巾滑落,赫然是浩天。     云薇与胡镖头大惊失色,三名黑衣人见机不可失,一剑刺向胡镖头心窝,胡镖头没料到被袭双刀脱手,鲜血喷出,云薇紧抓住胡镖头:“胡叔叔,胡叔叔。”     云薇转头怒视浩天:“周浩天,你还是人吗?我爹待你不薄,你竟然恩将仇报,串通山贼劫飞鹰的镖,你这个禽兽!”     浩天仰天一阵长笑后咬牙切齿说道:“赵天健待我不薄?呸,我为他卖命这么多年,他竟然为了个程风就看我不起,我周浩天哪里比不上程风那个妓院保镖了,又哪里配不上你赵云薇了,这老头子竟然就是不肯让我继承飞鹰也不肯将你许配给我。”     胡镖头不敢置信的吃力说:“浩天……怎么会是你?我从小看着你长大,你……千万不要被威远利用了……”     浩天冷冷说道:“受人利用?哼,这叫天无绝人之处,还是威远马总镖头赏识我,答应事成之后让我接手飞鹰,我本想王老板那一场大火应该可以了结飞鹰,没想到云薇你这么不服输,逼得威远跟我只得赶尽杀绝,这都是你们自找的,怨不得我。”     云薇愤怒:“周浩天!火是你放的?”     浩天:“哼,没错。”     云薇咬牙骂道:“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下三滥,枉费我爹从小栽培你,没想到你跟威远联手出此连环毒计毁我赵家,你今天就算杀了我,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云薇扶着胡镖头骂道,浩天冷笑不语对黑衣人使了一个眼色,数把单刀狠狠刺向云薇两人,眼看两人性命为在旦歹,程风突地一身黑衣劲装从天而降,大喊一声:“无耻之徒,给我让开!”     程风一剑俐落挡开砍向云薇两人之刀,云薇看见程风又惊又喜,百味交陈不知何语,程风着急的察看云薇问道:“云薇,你没事吧!”     云薇点点头,程风定下心来:“还好,我就怕赶不上,云薇你照顾胡镖头,其他人交给我。”     胡镖头看到程风出现精神大振:”大小姐,这下有救了。”云薇怔怔的看着程风,不敢置信,这是真的吗?不是作梦?程风,程风又出现在她面前了……”     浩天见程风出现,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怒目骂道:“又是你,程风你这个阴魂不散的碍事家伙,敢坏我的好事,今天我就让你一块儿横着出去。”     程风举剑盯着浩大昂然道:“你算什么男子好汉?竟跟威远狼狈为奸,还好老天有眼,让我凑巧听见你们的计划,好赶来助云薇一臂之力。”     程风深情的看了云获一眼,云薇轻轻的笑了一下,浩天看到两人情深意重模样,更加发狠道:“成者为王,少罗唆,拿命来,兄弟们,全给我杀了。”     浩天挥刀砍向程风,招招狠毒致命,直攻程风头、胸,程风冷静回剑,刀光剑影越战越凶,战况激烈,两人刀来剑往,忽闻云薇娇呼一声,程风偏头一看,见云薇手臂已被一名黑衣汉子一刀划过,鲜血直流,云薇忍痛抓紧手臂护着胡镖头喘息不已,一群黑衣汉子继续猛攻,刀光直攻云涤,程风见情势危急,纵身护住云江,刷刷数剑挡掉黑衣汉子攻势,黑衣汉子一涌而上单刀攻向程风,程风长剑连出,瞬间黑衣人全都倒地不起,浩天又急又怒,忽地扬手劲射数把飞刀直攻云薇与胡镖头,程风身形一移双手接过飞刀,眼看第三刀就要刺进云薇程风情急偏身一挡飞刀应声刺人程风胸口,鲜血喷出,云薇惊呼,浩天一刀砍向程风,程风咬牙拔出飞刀,别腰直射浩天小腿,浩天不及回避,小腿中刀,吃痛略停攻势,程风迅雷不及掩耳长剑一挑,刺向浩天,浩天中剑,程风用尽全力使劲一刺,浩天终于倒地不起。     程风以剑文地勉力支撑回头对云薇微笑道:“云薇……没……没事了……”     云薇感激的看着程风,正欲开口,突见程风身突一晃,喷出大口血,往后倒地,云薇冲向前一把扶住程风急呼:“程风……程风……”     程风双眼紧闭,脸色雪白倒卧云薇怀中不起。     云薇策马狂奔,汗水不断自她秀丽的脸庞滴落,手臂白衣早被血染红了一片,云薇不顾手臂刀伤,不断挥鞭前进,血迹斑斑不断渗出,云薇用一根粗绳索将程风与她紧紧绑住,云薇顾不得汗顾不得痛,只是一意往赵府狂奔,她在心里喊着,程风,你既然又出现在我面前,就不准轻易死掉,我好不容易再见到你,程风,程风,你不可以死掉,不可以不可以……     程风仍未醒来,胸口满是一片血红,云薇一路狂奔,马不停蹄,一天一夜后终于回到赵家,一下马一脚踢开赵家大门吃力的扶着程风急步踏入胡镖头护着胸口跟进。     云薇边走边狂呼:“少文哥、玉梅,少文哥、玉梅快来啊,快救程风,快来人啊。”     少文、玉梅及其他镖师闻声急出,看见程风,又看见云薇三人一身是血,无不大惊失色。     云薇一看到少文急道:“少文哥,你快救救程风,快救他快点救他,少文哥,我求求你快点快点救他。”     云薇失了分寸的连连急叫,少文点点头,扶过程风安抚云薇:“云薇,你别急,你先回房让玉梅替你上药,虽然你手臂的刀伤看来不伤及性命,还是要小心处理,其他人帮胡镖头上点金创药先照料一下,我立刻帮程兄止血检查。”     玉梅:“云薇,我先帮你上个药吧,少文哥的医术是全省城最好的,有他照顾程大哥,你可以稍微宽心。”     云薇默默点了头,少文扶住程风快步走进。     程风房内,胡镖头、云薇、玉梅忧心不语看着双眼仍旧紧闭不醒的程风,少文神色凝重垫程风把了把脉,云薇看程风未醒焦急抓着少文急问:“少文哥,为什么风还没醒来?你不是已经替他止了血也给他服过药了,他……他为什么还不醒,啊,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意外……”     云薇突想到什么似的颤声问道,少文起身察看了程风,眉头,重重叹了一口气道:“唉,程兄胸口的刀伤虽然深,还好未到毙命之处,血也已止住,现在最麻烦的是,飞刀上有毒,现在毒性已然发作,如若不快将胸口毒血吸出,再晚,毒血运行全身。我怕兄生命不保。”     胡镖头气得大骂:“他的,浩天真是禽兽不如,飞刀上竟然喂了毒。”     云薇听了呆如木鸡,程风会死,她想到他的笑、他的吻、他的拥抱、他深情的眼神,他轻声对她说过的话:“只要你的事,就跟我有关涸为我爱你……”他怎么可以死,他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     ’     云薇猛然说道:“我来,我来帮他把毒血吸出来,这样程风应该就没有危险了。”     玉梅惊:“云薇,不行啊,这样一不小心你也会赔上性命。”     胡镖头:“对啊,大小姐,万一连你也出事,岂不是便宜了威远那群狗贼,让我来吧!”     云薇坚决道:”不行,这是我跟程风的事,是我欠他的,我一定要救他,玉梅帮我拿一个脸盆来,胡叔叔麻烦你帮少文哥一起准备好内外敷用的药草,我一把毒血吸出,你们就尽快帮程风上药。”     少文开口想劝,玉梅看着云薇深情坚毅的眼神,轻轻握住少文的手,对少文微摇了摇头,示意他无需多言,少文看着云薇,想着爱情的力量真伟大,可以令一个人坚强不悔,就像他自己跟玉梅,玉梅不也是这样一往情深的执着对他的深情,直到后来他才惊觉鼓起勇气跟玉梅告白,他们才能如今天携手相握,少文跟玉梅点点头,紧握住玉梅的手,他相信云薇的爱一定救得了程风,玉梅感受到少文的情意转头跟少文笑了一下道:“胡镖头,少文哥,事不疑迟,我们快去准备吧,云薇你先看着程大哥,我们去去就来。”     云薇点点头,众人急出。     日夜交替,转眼已过一夜,又是东方鱼肚白,云薇坐在程风床边,一脸倦容,玉梅推门人内,看着满脸疲倦的云薇劝道:“云薇,你先去休息一下吧,你已经一晚没睡了,你自己身子也虚,昨日又替程大哥吸血疗伤,少文哥说你也得休息才成,不然伤势又要恶化了。换我来照顾程大哥吧,他一醒我一定立刻通知你,你去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云薇固执的摇头,握紧程风的手轻轻说道:“我不碍事,玉梅,你知道吗?程风曾经不顾性命救了我三次,他那么真心对我,我却那样心狠叫他走,我……我……”     云薇难过的说不出话来,玉梅安慰道:“云薇,你别难过,程大哥虽然还没醒,但是我相信他一定知道你在等他,你放心,程大哥吉人天相一定很快就清醒过来恢复身体的。”     云薇微微点头深深凝视着程风,玉梅看着云薇轻叹道:“唉,云薇看来你是决心守着程大哥,那我先去煮碗人参鸡汤,等会儿给你端进来,你的身子还是要顾,不然以后谁来照顾程大哥的伤势。我先出去,一会儿再来。”     云薇感激的点点头,玉梅转身走出,云薇坐靠程风身旁,突地用力一把扯开程风上衣,凝视程风厚实的胸膛,程风心口一道长长刀痕伴着续缓缓动着,云薇伸手轻轻盖住程风心口:这颗心曾经那样火热猛烈的靠着她,她想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要救回程风,再听一次他强壮的续声……     云薇缓缓低下头,脸颊靠着程风的心,轻轻自语:“程风,你不可以死,你一定要活下来,我还来不及跟你说我爱你,你知道吗?”     云薇例转脸轻轻吻了一下程风,泪滴落在程风出口,程风动了一下,云薇感觉到程风大口深呼吸了一下,抬起头来又惊又喜激动抱着程风高兴道:“程风,程风,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云薇高兴不已看着程风,程风贼贼的笑着说:“咦。你的人参鸡汤怎么还没来,我肚子饿死了。”     云薇紧张道:“你肚子饿,那我立刻去准备吃的给你。”     云薇高兴起身,忽想到什么似的又猛然坐下,指着程风又羞又气道:“你……你……你怎么知道玉梅要给我煮人参鸡,风你这个讨厌鬼,你……你醒多久了……”     程风看着云薇深情微笑说:“没多久,只是正好久到可以听见你亲口说爱我广     云薇娇羞不已:“你……你……你听错了,我怎么可能会说这样的话。”     程风看着云薇笑:“哦,那刚刚是谁扯开我的衣服,吻着我的心啊。”     云薇刹时羞红了脸,程风一把榄住云薇在她耳边轻语:“云薇,我的心永远属于你,你知道吗?”     云薇不语只是轻轻点点头抱紧了程风,高兴的泪自云薇脸上慢慢滑落下来。     【全书完】

《烈爱风云》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小说推荐
《买个哥哥当妈咪》(明玉小夕)
《位面交易法则》(陈木头)
《种修》(尿总)
《换妻总裁》(吕颜)
《重生做土豪》(冰蓝火舞)
《天才萌宝:妈咪不好惹》(我是尧木)
《农女当家:皇后只是个职业》(芙蓉小官人)
《蛊妃》(洛玖笙歌)
《恋在他乡》(盛夏雨儿)
《邪武傲世》(轮回的轨迹)
《衷情》(梦箩)
《星海风语》(海尘新生)
《风起,陌路》(轻鸣竹)
《叶少,你老婆掉了!》(苏染指)
《腹黑竹马:青梅打包带回家》(甜檬檬)
《倾尽天下:双笙情缘》(嫣晴妤晨)
《喂,你是喜欢我的吧》(鸽子还没飞)
《[娱乐圈][EXO]星河万里和你》(Rechly)
《噬剑星空》(烽火楠)
《万界帝尊》(御意)
《皇帝开挂系统》(窒息小八)
《大明星的前男友》(赛林斯)
《四神乱世之红颜轻狂》(楚泪·梦)
《养鬼为夫:老公,轻一点》(黎慎)
《心尘紫檀宫》(琬萾溧鸢)
《安静的夏天》(默语03)
《天戈故事集》(寥河)
《仙临天下,妖伴此行》(幽香草)
《重生日本之剑道大魔王》(颜靓靓)
《撩人宠婚,老公太霸道》(顾白)
《失心迷局》(九月九日寻)
《末世驯兽场》(青春忧伤)
《丹符至尊》(宝号)
《复仇之恋之专属冷公主的王子》(堕落、曦)
《南乔眼中有星辰》(优秀李)
《倾天武神》(城主倾城)
《exo之浅凉薇夏》(芊芊薇夏)
《肥婆皇后好生养》(你侬我依)
《执剑踏山河》(陪你凌晨看海)
《唤灵》(白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