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爱哭情妇》 > 最新章节

《爱哭情妇》

爱哭情妇封面

作    者:莫辰

最后更新:2015/5/26 0:29:08

下    载:( 《爱哭情妇》全文TXT打包下载)

...

《爱哭情妇》最新章节: 第十章

    更多言情小说,。     做完产检回到皇甫逸的豪宅,季纤纤看到她从没想过会再见到的人——杨燕和季盈盈。     「大妈、姊姊,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纤纤!你怎么也会在这里?」还大著肚子!杨燕问道。     「我住在这里。」     「你跟皇甫逸结婚了?」她知道皇朝集团接收了季氏企业,处理了债务问题,季氏企业现在成了会赚钱的公司,但她不知道他们结了婚!     没听到皇甫逸结婚的消息,他们不可能已经结婚,应该是皇甫逸处处留种。     「没有。」季纤纤老实回道。     如她所料。「那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但她仍得确定一下。     「大妈,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她扯开原本的话题,因为她不想和她们说太多,她知道她们只会取笑她。     「我是来找皇甫逸的。」     「他还没回来。大妈,你找他有什么事?」     「那你替我转告他,盈盈怀孕了,我要他娶盈盈。」     「妈!」季盈盈拉扯著杨燕,似是有口难言。     「你的意思是……姊姊的孩子是皇甫逸的?」季纤纤连忙扶著肚子,免得肚子里的孩子和她一样受到剧烈的刺激。     她跟姊姊……跟同一个男人,怎么会这样?如果是其他情妇怀了他的孩子,或许她遗能承受。     「没错!纤纤,你肚子里的孩子应该也是皇甫逸的吧?皇甫逸得娶你姊姊,否则我会把这件事闹大,说皇朝逸公子敢作不敢当,他会身败名裂。我看你就委屈继续当情妇吧,看来这好像也会遗传。」     「不,不会遗传。大妈,我无法替你转告,你自己跟他说吧!」她迳自上楼,房间里。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杨燕拉著季盈盈大刺刺的坐下。     「妈,我们回去了。」季盈盈如坐针毡。     「我要那个姓皇甫的小子负责。盈盈,我可跟你讲清楚了,我知道皇甫逸不可能人赘我们家,那也没关系,你这胎若是男的,就姓季,将来得替季氏传宗接代,听到没有?」     「妈,我……」     「你在怕什么?你这样怎么当副总裁夫人。我会替你把群芳录里的女人一个一个砍掉。」杨燕提高音量说道。     隔著门,季纤纤清楚谍到杨燕说的话,她无声无息凳著泪,脑里思绪干回百转,她做出了长痛不如短痛的决定。     ******     杨燕和季盈盈坐在大厅里打著瞌睡,因为杨燕等不到皇甫逸不死心。     开门声惊醒了她们母女,她们也惊吓到甫进门的皇甫逸和魏俊生,皇甫逸的臂弯里还搂著一个情妇。     「盈盈!」魏俊生惊喊了声。     「俊生。」季盈盈不自在的回了句。     「你干嘛跟那个助理这么热络?」杨燕轻斥著季盈盈。     「季夫人,这么晚了,你是来看纤纤的吗?」除了这个可能,皇甫逸想不出她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皇甫副总裁,我哪还有心思管那个爱哭的死丫头,我自个儿的女儿都管不完了。」     她对季纤纤苛薄惮度让他反感到了极点。「季夫人,纤纤从今以後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会照顾她一辈子,你想怎么管你女儿,请你回家管。」     「你要照顾纤纤一辈子!那盈盈算什么?」她们母女跟她们母女上辈子肯定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     「盈盈?关我什么事?」而他竟然承诺要照顾季纤纤一辈子!他是怎么了?那女人肯定搞乱了他的神经。     他的神经绝对已经错乱了,他才会带情妇回家还跑去跟魏俊生一起睡,像是在为她守身:才会没陪她做产检,随後又打电话跟医生问情况:才会每天要佣人报告她的状况。     「盈盈都怀了你的孩子了,你还想抵赖。」杨燕推开皇甫逸臂弯里的女人,把季盈盈送到他身边。     皇甫逸正想开口斥回杨燕的无稽时,魏俊生随即把季盈盈拉走。     「盈盈,你怀孕了?」魏俊生满脸喜悦。     季盈盈羞涩的朝他点点头。     「你们……」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杨燕指著他们说不出话来。     「季夫人,盈盈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我向您提亲。」魏俊生恭敬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盈盈每次要出去,都跟我说是皇甫逸约她的,怎么会……」会是他的助理,她女儿是要当副总裁夫人的。     「妈,我若不说是皇甫逸约我出去,你根本不会让我出去。」成天不是要她招赘个人才进来,就是要她嫁个有钱人。     「我反对。除非你答应入赘季家。」     「入赘?季夫人……」     「妈,都什么时代了,你这样会吓跑俊生的。」也是因为母亲这个条件,她才瞒著怀孕的事,没想到还是被母亲发现了。     「我不管。」     「俊生,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连皇甫逸都觉吃惊。     「是你让我陪盈盈吃饭的。」     皇甫逸了然一笑。「季夫人,他们连孩子都有了,肯定很相爱,我想除了入赘季家,什么都可以谈。」     杨燕铁青著一张脸。「行,我要他们生的孩子二男一女姓季,他们夫妻得跟我一起住,他还得到我公司上班。」     「季夫人,跟您一起住以及到您公司上班都没问题,可这二男一女……」数目好像多了点。     「妈,二男一女会不会太多了?我要生姓季的,还要生姓魏的,我又不是母猪。」季盈盈抗议道。     「那一男一女。」杨燕退一步。     「妈,一个男生就好。」     「你!一个男生就一个男生。」     「季夫人,那就说定了,俊生的酒席我包办。」好歹他们主仆一场。     「找个日子来提亲。盈盈,我们回去了。」杨燕拉著季盈盈走了出去。     「季夫人,我送你们。」魏俊生也紧跟著出去。     「怎么说你都比那个爱哭的死丫头强,她跟她妈一样,一辈子充其量都只是个情妇。」     杨燕的话随著她离去的脚步愈来愈远,皇甫逸却听得一清二楚。     她跟她妈一样,一辈子充其量都只是个情妇。万一纤纤也听到这句话……一个冲动,再加上不舍,皇甫逸冲上二楼,冲进他们的房间。     「纤纤!」她怎么会不在房里?     「逸,晚上睡这里吗?」女人跟著他上楼来。     「滚!」纤纤怎么会不见了?他整个人紧张了起来。     「逸,我哪里惹你不高兴?」     「我叫你滚!」接著,他冲出房间,整个人像疯了似的,开始满屋子的梭巡著季纤纤的身影。     ******     三个月後——     美国南方,绵延数公里的乡村道路,在一片青翠原野中蜿蜒著。一辆高级房车在乡村道路上急速行驶,沿路扬起漫天尘埃。     「再开快一点。」皇甫逸催促著家里的老司机。     「逸少爷,够快了。」他这辈子还没开过这么快的车。     「逸儿,你在紧张什么,不过是生个孩子。」苏心荷瞥了他一眼,故意无关紧要的说著。     明明心里是爱著纤纤的,却又拉不下脸,仿佛爱上一个人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会损了他皇朝逸公子的名号似的。     「我、我是想看孩子。」可恶的女人,三番两次从他身边落跑,让他绕著地球追著她跑,还跑到这鸟不生蛋的地方。     继续死鸭子嘴硬。「以後你可以天天看,何必急於一时。这沿路的风景好漂亮,我们就顺便欣赏一下。你看,那边有几头牛呢!」     「妈,你没看过牛啊?」     「看过啊。」     「那你看过你孙子没?」     「没啊!」     那还有心情看牛?接著他突然喊道:「停车。」     「逸儿,停车做什么?」不会真要让她看牛吧,她心中可也是急著要看他们母子,刚刚是故意整那个小子的。     「我自己开。」简直是老牛拖车。纤纤辛苦生孩子,他怎么可以不在身边,况且他整整三个月没见到她了。     苏心荷松了口气,随即又感觉处在恐慌之中。因为皇甫逸简直是将油门踩到底,车後扬起的漫天尘埃如小型龙卷风。     车子驶进村庄,找到村庄里的唯一一家诊所,皇甫逸和苏心荷立刻冲进这间颇为陈旧的诊所中。     「女士,我是季纤纤的丈夫,她现在情况如何?」皇甫逸朝柜台内一个年约五十岁的女人间道。     「你是她丈夫啊,你终於来了,这里有些资料让你签名,你夫人还在手术房里,你在外面等一下。」     「逸儿,你刚刚说你是纤纤的丈夫?说谎也不怕闪了舌头。」苏心荷揶揄著自己的儿子。     「难道要我说我是她的情夫啊?我可是孩子的爸爸。」他妈今天是怎么了,老是跟他吐槽。     「啊——」一阵痛苦突地从斑驳的两片木门中传出。     「妈,那是纤纤……纤纤的声音,你不是说生孩子没什么的吗?那她怎么会叫得那么凄惨?」     「生孩子是没什么,但是很痛、很痛的。」     「啊……」又一声痛苦传出。     「女士,我可以进去看看我老婆吗?」此刻的他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先生,我们老医生跟城市里的医生不一样,他不喜欢让家属陪在旁边。」     可恶!「我要转到大医院,我要陪在她身边。」     「逸儿,你是不是有问题,纤纤生完孩子就拿钱走人,你陪在她身边做什么?想牵扯不清啊?」苏心荷刻意提醒他答应过的事。     他就是想跟她牵扯不清。「谁说她可以拿钱走人的?」     「三个月前你自己答应的。」     「我……那是气她不告而别,气她说不再当我的情妇。」他都跟她解释过了,季盈盈的孩子是魏俊生的,他带情妇回家并没碰她们,他甚至允诺要把群芳录中的情妇除名一半,结果她还是坚持不肯当他的情妇。     他从不对女人低声下气,最後只好答应了,害他这三个月身心饱受煎熬。     「哇、哇——」婴儿的哭声传了出来。     「妈,纤纤生了、生了!」他高兴得不像个绅士,反而像是小孩。     木门打开了,老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我老婆和孩子……」皇甫逸立刻趋上前去。     「母子平安,母亲虚弱了点,需要休息。」老医生说道。     「我可以进去看她了吗?」     「可以。」     闻言,皇甫逸立刻冲进手术房。     ******     这天晚上,较温和的南方也飘起了雪,皇甫逸帮季纤纤办了出院手续,抱著昏睡中的她回到她租的小屋。     季纤纤昏睡了好久,才终於因寒冷而清醒过来。     「纤纤,你醒了!」皇甫逸坐在她的床边看了她的睡颜一个下午,他决定要面对自己的感情。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的泪水突地冒了出来,见到他时心痛的感觉犹如刀割。     「不哭、不哭,我在这里陪你。」他急忙诱哄著,在她唇上吻著。     「孩子……」     「我抱给你看。」     「不要!」她不可以看,看了她会不舍。     「为什么不要?」     「你抱著孩子快走,不要让我看到孩子,我会……」她泣不成声。     皇甫逸紧紧的抱著她,「你听我说,我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永远不会,你也可以永远和孩子在一起,我们也会再有孩子。」     这样的求婚方式她听得懂吗?     「永远不会?你见过老情妇吗?等我不再年轻的时候,你还会要我吗?」     她没听懂。     「纤纤,我的意思是我、我要跟你结婚。」     季纤纤的泪水突地止住。「你怎么好像很勉强?」     「我又没求过婚,讲得出来算不错了。」     「那你怎么处置你那些情妇?」季纤纤一双迷蒙的大眼直直的瞅著他。     「我想想看……」     自从跟她在一起後,他也宛如过著没有情妇的生活,可是一下子情妇全没了,好像又怪怪的。     这种事还要想,她气得直发抖,却又好像是真的冷。她不经意的看向窗外,「原来外面下雪了,我好冷。」     「我马上起火。」母亲说生完孩子不可以感冒,於是他立刻走到壁炉前准备起火。     「我愈来愈冷了。」     「就快好了,这壁炉一整年没用,木头有点湿,我去找个易燃物来起火。」但是这房子里好像没什么易燃物。     「逸,我真的好冷。」     皇甫逸放下木头跑回她身边,紧紧的抱著她,想先给她温暖。「你的手好冰,我还是得赶紧起火。」     皇甫逸将一张张的纸丢进壁炉里帮助起火,一会儿,壁炉里窜出火苗,室内立时温暖了起来。     「逸,你撕的是……」怎么好像是他的群芳录。     「找不到东西起火,我的公事包里只有这本群芳录不重要,只好拿它来起火。」反正也被她哭糊了。     「你舍得吗?」     「我留个几页好不好?」他停止了将纸丢进壁炉里的动作。     「好啊!」     她偏过头,泪珠反射出壁炉里的火苗。     皇甫逸一看,立刻将整本群芳录往壁炉一丢,「我想到怎么解决那些情妇了,让她们全都化为灰烬。」     「你手里还握了一张,拿来,我要看看是哪个情妇让你这个皇朝逸公子如此舍不得。」她朝他伸出手。     皇甫逸把纸递给她。     她一看,原来是她自己。     「逸,我爱你,你呢?」     皇甫逸沉吟半晌,他实在说不出口,可看她又要哭了,他连忙说道:「我也爱你。」     想必是月老玩的新把戏!风流的皇朝逸公子——皇甫逸居然跌破众人眼镜和爱哭情妇结为连理,上流社会此时又多了一项「鲜」产品——另类情妇。     【全文完】

《爱哭情妇》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小说推荐
《变成野生大土豪》(丁咚锵)
《女雇佣兵在古代》(戏墨520)
《小游戏系统》(阎ZK)
《东京喰种之光与暗》(幕后人员)
《天才皇后,驾到!》(落彩)
《转世轮回遇见你》(LYXC白幻)
《天使的蓝色眼泪》(夏茉微然)
《都市之最强剑仙》(风阶拾叶)
《都市鬼图》(唐墨林)
《斗罗大陆Ⅳ终极斗罗》(唐家三少)
《诛鬼天王》(太刀)
《网游之恶魔狩猎者》(天辰梦)
《都市之古武纵横》(黄昏叹)
《琴悟》(陈子闲)
《邪帝妖娆:凤女倾天下》(谈九夜)
《穿越之红颜杀手》(不离)
《爱上冷漠女孩》(浅浅凌雪)
《厨神公子》(陈年烈酒)
《漫威宇宙之神域战士》(秋叶劫)
《女鬼婚介所》(不知不足不够很贪心)
《一棍碎天》(天上峡谷)
《蛇蝎丑妃》(黛宝)
《〔综影视〕怨念清除》(一次心动)
《奠莫青春》(顾原懿)
《风吹过的地方》(听涛望月)
《龙帝国之绝世龙帮》(致敬星爷)
《炎枪重黎》(宇文懿)
《前妻的谎言》(晓晓梅花)
《重生之倾世小姐》(林梦)
《抵债情妇》(亦影)
《江花正寒》(雅红青)
《天途行》(云墨清寒)
《浮生缘,尘世梦》(伊影)
《七零黑科技红包群》(诗和远方)
《网游之魔灵法师》(超人也会累)
《超级角色球员》(易文三不知)
《幻想后时代》(宇深寒)
《恶魔插班生》(再见说得太早)
《韩娱之炽爱》(逸寞)
《我们都在时光里》(阳光里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