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冷鹰攫情》 > 最新章节

《冷鹰攫情》

冷鹰攫情封面

作    者:莫辰

最后更新:2015/5/26 0:26:03

下    载:( 《冷鹰攫情》全文TXT打包下载)

...

《冷鹰攫情》最新章节: 第十章

    更多言情小说,。     美好时光总是匆匆而过。     终极特务这次出的任务得飞到美国去。     昨天,鹰将魏凝霜送回家,有关任务内容鹰一句都没提,她自然是连回来的时间都不知道。     鹰只要魏凝霜在家里等他,并要她不要担心。     她怎能不担心?担心中还夹带着无尽的爱意与思念。     一个星期的朝夕相处,让他们更加难分难离,而鹰却能从容会出任务,若非终极特务真非常人,就是鹰对她的心,远不及她对他的。     一个星期过去了!     两个星期过去了!     三个星期过去了!     四个星期过去了!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根本毫无鹰的音讯,万一鹰根本忘了她呢?     鹰没给她任何承诺,这让她开始胡思乱想,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     jjwxcjjwxcjjwxc     自从曹正邦的事件后,魏凝雪跟魏凝霜讲话的次数更少了,     魏凝霜一直想投机会跟魏凝雪谈鹰的事,她想跟她讲,鹰对她并没什么;她曾为鹰苦过,知道爱人的苦,她不希望凝雪也降下去。     “凝雪。”魏凝霜喊住走过她房门口的魏凝雪。     “有事吗?”她虽停下脚步,却没回头。     “我可以跟你谈谈吗?”     “谈什么?”她依旧没回头。     “谈鹰。”     魏凝雪终于回过头。“有什么好谈的!”自从鹰拒绝她,她便在心里诅咒过好几回,希望他们两个永远没结果。     “凝雪,你是不是也喜欢鹰?”     “只有你可以喜欢他,我就不能喜欢他?”     “我不是那个意思。鹰对你并没什么,我是希望你不要为了鹰而痛苦。”     “那鹰对你就有什么?”魏凝雪反问。     魏凝霜默默无语,她也不能肯定鹰对她有没有什么。     魏凝雪见魏凝霜不语,脸上写着无奈,心中得意万分;她现在的鞋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得不到的,魏凝霜最好也不要得到。     “姊,我们两个都不要作梦了!鹰最近好像都没来找你?”     “他出任务。”     “去哪里出任务?出什么任务?”     “这是机密,他们不能说的。”     “那也就是说,他在外面干什么,你都不知道?也许,他正在哪个女人的怀里享受着呢!”     “凝雪,鹰不是那种人。”     “但愿不是。”她转过身走了。     又一个月过去,鹰依旧还没回来……还是回来了,却没来找她?     最近,她老是觉得头晕,一定是想鹰想到夜不成眠引起的。     她本来是不相信凝雪的话,可是现在,她对鹰的信心有些动摇。     她曾跟父亲聊过鹰,父亲认定鹰是他未来的女婿。现在,她觉得父亲要失望,自己要梦碎了。     她在客厅里弹着琴,音乐流泻,正如她的款款深情,而琴声却是哀怨悲戚。     一阵头晕让她的琴声中断,她正要盖下琴盖,魏凝雪正巧从外面进来。     “姊,你怎么了?”魏凝雪不是关心,只是随口一问。     “我头晕。”魏凝霜扶着头。     “喔!”口气极为冷漠。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魏凝霜今天是因为没课。     “我回来做功课。”说完,她便跑上楼,到了楼梯转角处,魏凝雪停了下来对魏凝霜说:“姊,你知不知道鹰已经回来了?”     魏凝霜愣了一下,“我不知道。”     “今天我们有同学到外面摄影,他们无意中拍到一对情侣,居然是鹰耶!我明天跟同学借回来让你看。”     魏凝霜一阵景眩,差点没昏倒。她扶住钢琴,“你会不会是看错了?”     “怎么可能会看错,明天拿回来给你看。”说完,她转身上楼,不去看魏凝霜痛苦的表情。     jjwxcjjwxcjjwxc     魏凝霜走出医院,心中五味杂陈,她搞不清楚该高兴还是该担心。     她怀孕了!     她跟鹰都没避孕,怀孕似乎是很正常的。     一回到家,魏凝雪已在她房里等她。     她知道魏凝雪要拿鹰的照片给她看,她的心情不只是掉到谷底,而且是万丈深渊。     “姊,我要同学加洗一张,这张送给你。”魏凝雪将相片递给她。     魏凝霜接过相片时迟疑了一下,才将双眼的焦距拉到相片上,她的手顿时起来,泪水悄然滑落。     相片里,鹰搂着一位女子,他正亲密的在那女子耳边说些什么,那女子则将唇紧贴着鹰的脸颊。     “姊,我没骗你吧!”     “没有。”     “姊,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她等着要看魏凝霜的表情等了好久。     “我去医院。”她的脑袋—片空白,无法多想,话便溜出了口。     “你去医院干什么?”     “我去……”她及时止住了嘴,要她如何启口:她再看了相片一眼,一阵晕眩袭来,还带着呕吐感。魏凝霜冲向浴室,却吐不出任何东西。“姊,你怎么了?”魏凝雪是心思细密的人,她已联想到魏凝霜可能是怀孕了。     魏凝霜走出浴室。“没什么,吐不出东西。”     “你不会是怀孕了吧?是鹰的对不对?”     魏凝霜不善说谎,她点了点头。     魏凝雪的妒火总能轻易的被燃起。姊姊居然怀有鹰的孩子,那是她求都求不到的。“把孩子拿掉。,”“凝雪,你在胡说什么?”“我没胡说。鹰不会再来找你,相片你也看到了,你居然还痴心妄想!”     “就算鹰不来找我,他也是我的孩子,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你生下他是害了他,他没有爸爸。”     魏凝霜直流泪,无言以对。     “姊,动手术不会痛的,我有同学做过,我陪你去。”     “凝雪,我要考虑,你让我休息,我考虑好了再告诉你。”     “好,你看着相片想,就会想得很清楚了。”魏凝雪不说服魏凝霜把孩子。掉,她是不会甘心的。     jjwxcjjwxcjjwxc     躺在手术台上,魏凝霜还在挣扎。     魏凝雪讲了好多现实问题,让她不得不面对:后来,魏凝雪硬拉硬推,她则犹豫着半推半就,结果就躺在这里了。     护士小姐帮她打上点滴,接着就要帮她麻醉。     她突然好想鹰。不行,她不能拿掉他的孩子。     她赫然坐起,自行拔掉手上的针头。“护士小姐,我不要拿孩子了。”     “小姐,你先等一下,等医师来跟医师说清楚再决定。”     “不用了,我要走了。”     魏凝霜一走出手术室,拉着魏凝雪便走。     “姊,你做好手术了啊?”     “我不做了。”     “你不做了?”     “对,我不做了。”她语气坚定。     jjwxcjjwxcjjwxc     魏凝霜坚决不做手术之后,魏凝雪对魏凝霜出奇的好,令魏凝需感受到浓厚的妹妹情谊。     “姊,我帮你泡了一杯牛,你趁热了吧!”魏凝雪端着牛走进魏凝霜房间。     “凝雪,我不喝,你先摆着,我待会儿再。”她害喜的微兆越来越明显,口味越来越怪。     “姊,你不喝,胎儿怎么会有营养?”魏凝雪将牛送到魏凝霜嘴边。     魏凝霜一闻,立刻作呕,但想到对胎儿有好处,还是勉强一口把它掉。     “姊,我先回房去了,如果你身体不舒服就叫我。”魏凝雪正要离去,阳台的落地窗咱的一声,被人用力推开。     姊妹两人循声望去,霎时胜目结舌。     是鹰!     “很遗憾的,她不会不舒服的。”鹰走进房内。     魏凝霜一脸茫然,而魏凝雪则脸色一阵白阵一。     “她会很健康,我的孩子也不会有事。”鹰将魏凝霜拉进怀中,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像是在呵护着肚子里的小孩。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魏凝雪心虚地反问。     “不懂?这是什么?”鹰将一包药丢给魏凝雪。     “这只是……只是肠胃药。”     “是堕胎药吧!你知不知道,这种药没有在医生的指示下服用,有可能发生危险?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是谁要吃这药,而且不管是谁要吃,我都会阻止,没想到,你竟想害我的小孩!”     魏凝霜一听,又是一阵晕眩。她虚软在鹰的怀里,却还是鼓足勇气说:“凝雪,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会告诉你为什么。但是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要下药的?”她气得用手指着鹰,气他坏了她的好事。     “我刚下飞机,就打开追踪器,想给凝霜—‘个惊喜,没想到,你并没将追踪器还给你姊姊,所以,从你一进药房我就跟着你;我刚刚利用你泡牛的时间将药掉了包,也拿回我的追踪器了。”鹰将追踪器挂在魏凝霜的脖子上。     “算那个孽种命大。”     “他是我的孩子,不是孽种!”鹰怒。     “只要是她生的,都是孽种。”她指向魏凝霜。     “凝雪,我是你姊姊,你怎么把我当仇人了!”魏凝霜也生气了。     “你本来就是我的仇人。你记得董耀中吧!”     “我当然记得,他是你的初恋情人。”     “我暗恋了他两年,好不容易有机会跟他交往,可他来家里看过你之后,竟然背着我写情书给你。”     “我直接拒绝他了呀!”她怎么可能抢妹妹的男朋友。     “他也背叛我了呀!只要跟你在一起,所有的目光就都集中到你身上,我就像一个弃婴般。”     “凝雪,你也很出色、很优秀……”     “那为什么他不喜欢我?”魏凝雪打断魏凝霜的话,又伸手指向鹰,“我爱他胜过董耀中,他却断然拒绝我。我得不到的,也不让你得到。”     “住口!”魏士豪的声音在房门口响起。     接着,一记巴掌声也跟着响起,魏凝雪的脸上出现了五指印。     “鹰,你把凝霜带走,我要好好管教这个女儿。”魏土豪气得一只手地拉着魏凝雪离开魏凝霜的房间。     魏凝霜一听父亲这么说,她连忙挣脱出鹰的怀抱。“我不会跟你走的。”     “凝霜,我一下飞机就急着来见你,你却好像一点都不想我?”     “你骗我!从头到尾都在骗我!我不会跟你走的,我的孩子也不用你负责,我会自己照顾他。”     “我骗你什么了?”鹰被她搞迷糊,也有些怒意了。他什么地方骗她了?不管她有没有怀他的孩子,她都必须跟他走,他想她想得发慌。     “你自己知道。”     看来,又有误会了,他得用其他办法带她走,     jjwxcjjwxcjjwxc     魏凝霜睡了沉沉的一觉,两个多月来,她第一次睡得这么好。     她仍闭着眼,伸手摸着她的大抱枕,却始终摸不到;她不得不睁开眼找,这才发现自己是在鹰的房里。     她好生气,不是气鹰把她掳来,而是气地老是迷昏她。     她开始寻找鹰的踪影。她在书房找到他,他正跷着腿、一手抱胸、一手摸着下巴,一派优闲的注视着电脑萤幕。     “你醒了!”     魏凝霜还来不及开口,鹰连头都没回,就知道她在门口。     “你为什么老是迷昏我?你知不知道你用的迷药可能会伤害到我的孩子?”     “我知道怎么用药,它绝对不会伤害到“我们”的孩子。”他口气中加强”我们”两个字。     “是我的孩子!我说过,不要你负责。”魏凝霜强调。     “你过来。”鹰拍了拍他的大腿,示意地过来坐在他的大腿上,不把她的话当一回事。     魏凝霜走了过去,却不打算坐在他的大腿上,她站在他身边问:“有什么事吗?”     鹰一把拉她入怀,直接欺上她的唇吻着。     两人对彼此的思念一触即发,相互需索着。     “你在为这个生气吗?”一个长吻结束后,鹰指着电脑萤幕里那张魏凝雪给她的照片问着。     “我没资格生气,你有你的权利,请你送我回家。”她看了一眼,立即低下头。她不想再看了!……那是一张合成照片,你妹妹的杰作,她是这方面的高手。”鹰利用电脑将合成的部分显示出来。     魏凝雷转头一看,鹰的头是被合成上去的,“我懂了,凝雪是有计划的。”     “懂了?不生我的气了!”     “你不能怪我,你一去那么久,没有任何承诺,你让我怎么想?”她娇嗔。     “凝霜,我是应该先求婚再说爱你,还是先说爱你再求婚?”他认真的看着她,想看她的梨窝何时浮现。     魏凝霜震惊的看着他,幽幽的说:“我不要你为了孩子而……”     “你当我是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夥子,没有经验、不懂得要避孕?”鹰就怕她胡思乱想。     “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栏里,不会只填一个鹰字吧?”     鹰抱着她起身走回房间里,他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叠护照。“你自己挑,看你喜欢在配偶栏里填上哪一个名字都行。”     魏凝霜一本一本看着,有台湾的、美国的,还有欧洲好几个国家,她快傻眼了。     “我得慢慢选。”     “顺便挑一下要在哪里登记结婚。”     “你刚刚在书房里说的话,都还没跟我说呢!”她脸红续地说着。     鹰走到她跟前,解着她上衣的扣子,“我要你。”     “不是这句。”魏凝霜又羞又气。     “喔!凝霜,我爱你,请你嫁给我。”     魏凝霜又习惯性的躲进鹰的怀里,绽开了灿烂的笑靥。

《冷鹰攫情》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小说推荐
《人类的生存末世》(回家的少爷)
《日日如意》(陶依然)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中二是病得治》(印禾君)
《混沌世界之掠夺者》(掠夺者V阿阳)
《不只玩玩》(余宛宛)
《闯祸花瓶美人》(水银)
《浴火重生神医五小姐》(柳洛兮)
《掌丹控器》(痴到癫狂)
《为了爱与正义的女配》(一棵菜)
《金门》(百五先生)
《武装明末》(潜水攻城狮)
《修真黎少在校园》(忘掉自己的爱)
《离开,算爱过么》(柒沫夏儿)
《农家小中医》(紫云飞)
《最强反派女帝》(汉武弟)
《遥远异乡的骑士》(贝尔麦坎)
《阴人借命》(行年)
《夜斩百鬼帝王录》(待潮)
《炎心国度》(圣灵火)
《末世制卡人》(涂小墨)
《腹黑小正太and呆萌小萝莉》(薄荷奶糖)
《造梦者》(青衣墨痕)
《那年那山那人》(楚山)
《人乳工程上》(瓦印老人)
《同居不同床》(佟月)
《异界生活辅助系统》(落魄的流寇)
《血戮征途》(断臂半仙)
《大全世》(成汉)
《不灭丹王》(陌尘沧月)
《魔法学院之六界浩劫》(木木夕雨文)
《魔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逍遥子鱼)
《小丑小姐颠覆漫威》(摆动你的尾鳍)
《快穿之真香》(幼二傻)
《璀璨巨星她美炸了》(我吃甜橙)
《缘深缘浅皆结果》(若瓯)
《山神的谎言》(一品豆腐)
《姜魔王戏很多》(姝晏)
《快穿boss,圣主请躺下》(布十)
《重铸巫师》(雨中鱼欲歌)
《乾灵传》(无为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