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不可阻挡的力量》 > 最新章节

《不可阻挡的力量》

不可阻挡的力量封面

作    者:误真

最后更新:2018/5/19 1:29:00

下    载:( 《不可阻挡的力量》全文TXT打包下载)

飘飘洒洒的梦和青春,现实与故事的交织,敬请期待。 ...

《不可阻挡的力量》最新章节: 第三章 学院与生活 一

  尚云学院,是帝都尚云最好的一座剑道学院,甚至也是帝国最顶尖的剑道学院。在剑客主宰一切的当今世界,尚云学院实际上不只意味着授剑道、育剑客,更意味着权势。几乎帝国内部大大小小的官员以及其他行业内的高层人士,都有尚云学院的背景,即便某个人没有,他们家亲戚也有。   在这种局面下,来尚云学院学习,对于大量的豪门子弟来说,发展人脉远远比学习剑道要重要的多,把握住这几年的时光,多结交一些有潜力的朋友,形成圈子,为日后的发展铺路。   尚云学院名满天下,不光在帝国举足轻重,还有大量域外的学子来此求学,比如在西边的靖安国,大量靖安人来尚云求学,学成归国之后,在朝堂上形成了影响力巨大的“尚云派”。   在尚云学院内,除了核心的剑道堂,还有一系列附属的机构,以研究者为主的穷究阁,专门铸剑的剑岛,为了普及文化知识而设的文质堂,以非剑客为主的杂技堂等等。其中,文质堂没有直属的学生,剑道堂最大,通常在学的人数有三万人左右。穷究阁最小,除了百十来号先生,也有几十个学生,以研究剑和历史为主。剑岛与剑道堂血脉相连,剑道堂弟子的佩剑往往是自己委托剑岛的好友来铸造的,铸造师虽然不多,但是也有近千人。而杂技堂,是唯一一个完全与剑没有关系的部门,全部都是不能修习剑道,或者拒绝修习剑道的学生,他们在整个尚云学院的鄙视链中,处于最低端的位置。杂技堂又分成十八个科,分别以不同的武艺和兵器来命名。   吴真就是杂技堂弓箭科的一名学生,据他所说,他对剑不感兴趣,说得更准确点,从他当时的语气来判断,他不屑于用剑。   “我跟你说,只有贱人,才爱耍剑。”   当然,在大家看来,这纯粹是一个失败者为了自己没有学习剑道的天资而找的借口。张克也是这样想的。   张克是一个绝对的剑道死忠粉,他从小就幻想自己有一天能够像书里写的那样,要么手持宝剑,行侠天下,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要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即便他家传的武艺是拳法,即便他自己也没有学习剑道的天资,或许真是这种无法得到的绝对的距离感,让剑一直搔动着他的心。   说到学习剑道的天资,说的玄妙一点叫做剑骨,说白了,就是有没有领悟剑意的天赋。这世间有相当一部分人,哪怕终身习剑,也是无法领悟剑意的,无数心怀执念的剑道练习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而领悟不了剑意,就没有办法发挥剑沟通天人的作用,习剑也不过是浪费时间。   尚云学院有专门用来检验一个人是否有剑道天资的试炼剑,其中蕴含着最低级的剑意,如果使用者能够在一炷香的时间内成功驾驭这柄剑,那么他有练剑的天资。当然,即便没有练剑的天资,只要心甘情愿且有人支持,也大可以选择练剑,但是前途渺茫是必然的。   “你怎么才回来?我靠,这满头包,你干嘛去了?”看着半夜时分才带着一脸伤走进宿舍的吴真,张克有些惊讶。   “呵,女人,果然是肤浅的!等着吧,主角总有一天要把那些华而不实的草包踩在脚下!哎哟哟,疼!”吴真有些忿忿不平地嚎叫着,以至于牵动了伤口。   “你不会去耍流氓被反杀了吧?”张克调侃道。   “什么耍流氓?你才耍流氓,你全家都是流氓!我就是见那姑娘有些眼熟,过去问个话,谁想到我还没开口,她先嚎起来了,周围还真有几个好事的脑子进水,也不管这姑娘为啥嚎,上来按住我就打啊!跟疯了一样!”吴真显得有些怒意,甚至有几分声泪俱下的意思。   “那不应该啊,而且这平白无故的打人,你应该报告纠察队啊!”   “等我起来,鬼影子都没了,报告纠察队抓鬼啊!”   “你就……没干别的?”   “我能干嘛?你说说我能干嘛?”   “得了,得了,那只能怪你倒霉呗,等着,我给你找药。”   吴真在外人眼里很难相处,平时吊儿郎当,说话还有些尖酸刻薄,又没有展现出什么过人的才能,以至于在杂技堂众多的学生中,除了和舍友张克关系很好之外,与旁人大都没什么交情。   吴真在学校里登记的籍贯是新州,父亲是一个旅行家,母亲那一栏的信息空缺。   “你记住,这一趟去尚云,你的任务是好好学习剑道。十年之后,拿回‘病梅’。”   “我走了,你怎么办?”   “哈哈哈,我儿子长大了,知道担心爹了,你爹我带你游历大陆十年,难道是靠你活下来的吗?把自己管好就行了。去吧,去找尚云学院的院长秦阳,告诉他,你爹是吴矩,他就会留下你了。对了,我教你的东西,私下里勤加练习,但平日里尽量少用。”   “多吃饭,少喝酒。”   就这样,十四岁的吴真离开了新州虎爪县,一路向东,摇摇晃晃花了足足两年的时间,终于来到了帝都尚云,又费了一番意料之外的周折才进入了尚云学院。按照吴矩的意思,吴真本来应该乖乖的在剑道堂学习剑道,但是谁成想,这尚云学院的试炼剑居然测出吴真没有掌握剑意的天资。   当时院长秦阳来找过吴真,以秦阳对吴矩的了解,他的儿子不可能是一个不能用剑的人,在秦阳看来,以吴真六岁开始练剑来算,到十六岁,也有十年了,最低级的“行云”剑意,应该是非常轻易就可以上手的,但是他就是失败了。秦阳想让吴真直接进入剑道堂,但是吴真拒绝了,后来他被分配到了杂技堂。   之所以能轻易地说出“只有贱人,才爱耍剑”这样的话,一来是因为他真的不爱剑,即便他曾多年练剑,二来也是此时此地的吴真早已不是当初离开新州虎爪时那个渊默沉静的小男孩了。   这三年在尚云学院的日子,吴真过的很开心。杂技堂虽然不受学院的重视,但这并不妨碍杂技堂各门各科里的确有一些优秀的老师,名义上吴真属于弓箭科,实际上在杂技堂只要你愿意,各门武艺都可以学习,兼而杂之的大有人在。这样一来,吴真可就挑花了眼,这两天觉得拳法很稳重,过两天又觉得腿法很凌厉,一来二去,三年来啥都学了个皮毛,啥都没学到精髓,各门各类都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以至于连一些找事的混子都打不过。   “我说你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兄弟,你再这样混下去,我看你在尚云找个像样的工作都成问题,总不至于尚云学院毕业,去给大红场看门吧?”张克一边给吴真找药,一边又开始习惯性的劝说。   “你麻利点,我疼着呢!这时候能别提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吗?我,吴真,能去给大红场看门?”吴真有些不耐烦,抱怨着说道。   “给,给,给,你嘴硬吧,反正我该说的早都说了。”   “哎,明天《剑道史》你帮我答个到,我懒得去了。”   “自己去!刘赟那个老头早把你记下了,上次我帮你答到就被当场逮住,一顿数落。”   “啊!真的烦,我就应该让秦大叔帮我改改课程表啊!”

《不可阻挡的力量》正文卷
第一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二章 名剑对垒
第三章 学院与生活 一
小说推荐
《联盟之歌》(一许飞鸿)
《食破天惊》(苏妄彦)
《混回三千年》(楠初)
《天山无情剑》(时之境迁)
《蝴蝶与烈酒》(湯宁)
《冬眠一万年》(周无名)
《九宫囚牛》(J螣蛇)
《超级监狱长》(小情兽01)
《采遍天下名草》(抬头让你吻)
《魔封大陆》(小奧)
《楚王朝之霸世项羽》(人生坎坷不平)
《守护甜心之罂熙之恋》(依玥·晴·紫薰)
《都是系统逼我的》(无声的凡人)
《小警大路》(烟流河寺)
《医心救世录》(温柔切割)
《曾想与你共渡余生》(叶落夏沫)
《庶女正妻》(李氏荷荷)
《猩红之语》(陌上荆轲)
《异界大陆帝王本纪之仁者无敌》(本公子赢)
《魔幻口袋》(洛星陨)
《王侯炼成记》(灵气者)
《梦蝶虞》(许屿薇2)
《感情观》(柒媚)
《来到五十年代遇见你》(大仔熊熊)
《邪少在都市》(七江月)
《死神之白哉之子》(死神之白哉之子)
《我在美国当二代》(美利坚大盗)
《三国之我是汉室宗亲》(门怪豆)
《从零开始的浮空城》(十七筝)
《木系魔法师传奇》(萝莉的怪蜀黍)
《冤家,请放手》(我爱胡歌)
《抗战奇侣》(弓飞长天)
《情途爱旅》(林女)
《凤落永恒》(力山兮)
《当豪鬼穿越幻想乡》(我即是我)
《奥术法则》(鬼丶墨Lo)
《终极兵神在花都》(玄三藏)
《悟天剑圣》(外瑞古德)
《曲衷人未散》(百翎)
《傲慢与偏见淑女赚钱记》(夏天的山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