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做想做的事》 > 最新章节

《做想做的事》

做想做的事封面

作    者:慕芹

最后更新:2015/5/26 1:08:26

下    载:( 《做想做的事》全文TXT打包下载)

...

《做想做的事》最新章节: 第十章

    更多言情小说,。     “你怎么又自己跑进来了!”     沈谦一开门进屋,就又看到卓亚躺在他的床上看书。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跟卓亚抗议他这小偷似的行为,卓亚却总是不管他,而他也没办法防止卓亚进来,因为很少有卓亚开不了的锁。     卓亚闻言放下手中的书,也是一脸无奈:“没办法!我等了你好久,你都不回来,我只好自力救济了。”这次他可是等了十分钟才进来的,已经大大的进步了。     “你这是小偷的行为。”     “别说得那么严重嘛,我每次会自己开门进来,还不是因为有事找你,你又不在,我才进来的,而且我也没有偷你任何东西啊!”卓亚一脸无辜。     “你这样侵犯到我的**权了。”沈谦再次试着抗议。     “得了吧!你自己一个哪有什么好**的,我们两个都是大男人,你有的我都有,难不成你怕我会去偷看你!你应该知道我的性向……”     卓亚愈扯愈远,自言自语得好不快意,沈谦怕他再这样下去不知道要说到哪一年,急忙打断他。     “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想到卓亚就是存心耍赖,再多说,也只是浪费口水而已,沈谦无力的道:“算了!随便你。”     “怎么了?那么没精神?”卓亚发现好友的异样,关心的问。以往沈谦虽然明知浪费口水,还是要跟他辩个输赢,今天怎么连抵抗都懒,直接认输。     “没什么。”沈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而且也不愿意深探原因,他故意转移话题:“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有两件事,你要先听哪一件?”卓亚对沈谦比了两根手指。     “我怎么知道是哪两件?”沈谦觉得莫名其妙。     “我可以解释给你听,一件是……”卓亚开始扳着手指要细说。     沈谦认识卓亚二十几年了,知道他所说的解释,绝对不是事件的内容,而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外围事情,通常是很没营养又浪费时间的话,他快速打断卓亚的话。     “好了!反正早说晚说一样要说,你作主就好。”     “我作主啊!可是我就是很难决定才问你的耶!”卓亚一脸为难。     这人真是废话超多!     “请、快、说、重、点!”沈谦的耐性已经快被磨光了。     卓亚见今天好友的“耐力”不怎么够,急忙说:“是关系鄢秀的事啦!”     沈谦闻言,立时想起鄢秀上个星期的表白,感到有些不自在,但还是问:“她怎么了?”     “听说她向你表白,结果被拒绝了。     “嗯。”沈谦很干脆的承认。     “你怎么拒绝得那么干脆啊!一点犹豫都没有,你知不知道人家暗恋你四年了!四年耶!”卓亚在沈谦面前比了四根手指头,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感动?”     沈谦闻言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我不知道四年这件事啊!之前我还一直以为她喜欢的是你呢!”     卓亚听了惊讶得差点下巴脱臼:“你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误会!”     他跟鄢秀是一对?光是想想,卓亚就冷得打哆嗦。     卓亚突然想到一点,他戳戳沈谦的肩,问:“喂!你该不是现在还在误会我跟她有什么,所以才拒绝人家的吧?”     沈谦白了卓亚一眼,道:“当然不是!鄢秀一跟我表白的时候,我就知道是我误会了,我们都知道鄢秀是不可能脚踏两条船的!”依她那笨手笨脚的程度,怕不早就淹死了。     “那你为什么拒绝人家,还拒绝得那么干脆?”     沈谦理所当然的道:“因为我对她没有那种感觉啊,当然早点拒绝比较好。”     “‘那种感觉’是什么‘感觉’?你不妨说来听听。”依卓亚来看,他对鄢秀明明就有“感觉”!     “那很难说明白吧,就是恋爱感觉,一般都称之为心动的感觉。”沈谦伤脑筋的解释着,却不知道怎么具体表达。     “照我听来,你说的那种‘感觉’跟这种‘感觉’都是很抽象的‘感觉’。你自己都说不清楚这些‘感觉’你怎么知道那种‘感觉’不是这种‘感觉’?”     被卓亚这样“感觉”来“感觉”去,说得沈谦头都晕了,只得道:“那到底是什么‘感觉’你说给我知道啊!”     “我也不可能把那些‘感觉’说明白,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些事,第一,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所以你硬要我说心动是什么样的感觉,那对你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那要靠你自己去体会。第二,不是我这个朋友要骂你,而是你真是丢尽了男人的脸!你活了二十八岁都没有谈过恋爱,还是个纯情处男,你以为你真的知道什么是恋爱的感觉吗?”     沈谦听到前面原本还觉得有道理,但是一听到后面,就不太满意了:“嘿!你这是人身攻击喔!我是处男哪里碍着你了!哪里丢你的脸了!”     拜托!处男根本不是重点好不好!卓亚不想为那芝麻小事跟他“番”半天,直接认错:“好啦!好啦!是我一时失言,你是处男很伟大,处男万岁!这下可以了吧!可以请你听我说话的重点好吗?处男只是附带一提,重点是,我要说的是,你以为你知道恋爱是什么感觉,而你认定只有那种感觉才是恋爱,是很不可靠的。”     “那么什么才是可靠的?”沈谦问。     卓亚听了拼命忍住想k沈谦的冲动。这人怎么那么死脑筋!真想拿根棒子把他堵塞的脑筋打通。     “哪!现在我换个角度来讲好了,你这家伙从小到大就很孤僻,对男对女一律不想搭理。当然你对男性是好一点,因为当你不想理人时,人家男人也不会来黏你,而你对女的就反感到厌恶的地步,因为那些女人看你长得不错,就巴巴自动的缠过来,赶都赶不走,所以你只有躲了。到目前为止,我说的你都没意见吧?”卓亚难得民主的征求人家的意见。     沈谦也配合的点点头,道:“目前为止,还好。”     “那么我问你,为什么你不讨厌鄢秀?还主动约她?听好!是‘主动’喔!你竟然会主动约她吃饭喝咖啡,而不是她来缠着你,要你跟她去的唷!没错吧!你对鄢秀明明就跟对别的女人不一样,你还敢说对她没感觉?”     沈谦也老实承认他对鄢秀是对别的女人不一样,但那是有原因的:“因为鄢秀不会像其他女人那么烦人啊!她不会吵,又不会死缠着我不放,跟她在一起很轻松。”     沈谦的回答,正是卓亚想听的,他手一拍,道:“不是叫你换个角度想吗?你这二十八年来都没有遇到喜欢的女性,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特别的人出现,不是应该好好把握吗?”     沈谦听了,沉默不语,似乎正在认真思考,最后他还是摇头:“这样太鲁莽了,还是看看情形再说。”     “看什么看!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啦!等你看够了,鄢秀早就被人抢走了。不用再看了!先把人弄到再说!”     “说什么‘弄’,真难听!”     “随便啦!你要说‘把’、说‘泡’全都随便你,总之,现在赶快去找鄢秀!”卓亚说着,不给沈谦推辞的机会,直接把人推出房门口。     沈谦在被推出门前,勉强拉住门框,问卓亚:“你还没告诉我,你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卓亚奋力的把沈谦的手扳开,接着快速把人往门外推:“那个不重要,你别管,快去找鄢秀。”     “碰!”用力甩上房门,卓亚满意地拍拍手上的灰尘。     ok了!     “叩!叩!叩!”     “开门啊!”熟悉的男音从门外传过来。     沈谦竟然还没走!     卓亚原本打算不甩他,无奈敲门声持续不断,卓亚终于受不了的问:“做什么?”     门外的沈谦无奈地道:“你总要把车钱给我吧!”     将身无分文的人推出家里,是想要饿死人吗?还要他去找人咧!怎么找?用走的吗?     “好啦!”卓亚当然不会自掏腰包给钱了,他转身找到沈谦的包包,也懒得搜,直接将包包丢出门口,随即又关上门。     “任务完成!喝咖啡去也!”卓亚开心的道。     只是卓亚忘了一件事——他根本没把鄢秀自闭一个礼拜的情形跟沈谦说,沈谦要是会那么乖乖听话的去找鄢秀,那就怪了!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沈谦捡起包包,走出住处,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他当然不会真的去找鄢秀表白,卓亚说的话虽然有几分道理,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在搅和,他可不能容许自己的爱情被人拿来当玩具玩。     也许卓亚是当真为了他好,但是他却没有权力去操控他的感情,而他也不是那种会乖乖听话的人。     走着走着,坐上公车,到站下车,沈谦回神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无意识的跑到重庆南路来了。     重庆南路的书店街,是他除了图书馆之外,在课余时候最常跑的地方,现在无处可去,竟不知不觉的又跑来了。     既来之,则安之。那就逛逛吧!看看最近出了什么新书,也许可以发现好书。     想到买书,就自然而然的想起那个有买书癖的女人,竟然买书买到连饭都可以不吃,不知道她最近有没有收敛一点?     沈谦想着,不知不觉已走到他常去的书店,他没有多想的走进去,习惯性的走到专卖文科图书的楼层,看到熟悉的图书,脑中不由自主的回忆起前不久在这里跟鄢秀巧遇的情形。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当沈谦一踏上专卖文科图书的楼层,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蹲在地上,似乎正在找书,而那人的膝上已经堆叠了好些书,他不由得无奈的摇摇头。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沈谦慢慢向那蹲在地上的人走去,还刻意制造出些微声响,企图引起那人的注意,没想到那人的头动都没动一下,更别提是抬头起来看他一眼了。     沈谦这才开口:“找什么书找得那么专心啊?”     “佛学的书。”地上的人下意识的回答,说完之后才慢半拍的咦了一声,然后迅速抬起来看向来人:“学长!”     鄢秀急忙站起来,却忘了膝上正放着书,这一站,那些书便一古脑儿往地上掉。     “碰!啪!啵!”一连串书掉到地上的声音,才让鄢秀惊觉膝上还放着书,但是这时候才想起来,已经于事无补了,书全趴在地上叹气了,被鄢秀摔到只能自认倒霉了!     “哎呀!糟了!”鄢秀才刚站起,又急忙蹲下捡书。     沈谦见鄢秀一边捡,一边又擦又拍的,忙得很,似乎暂时忘了身边还有一个人的存在,他只得自动自发的加入检书行列。     沈谦愈检眉头愈皱,刚才他并没有注意到鄢秀又买这么多书,大概有十几本。     “你买这么多佛学的书做什么?”     “写报告要用的呀!”鄢秀理所当然的回答。     原本她也想减少开销,少买一些书的。如果沈谦愿意跟她换题目,她就不必再买书了,因为考据学是她的研究范围,那些书她早就有了。可是沈谦偏偏不跟她换,她只好再买书了。     “你只是要做报告吗?以后会把研究拓展到佛学吗?”沈谦细心的问。     鄢秀想了一下,老实的回答:“应该不会。考据学跟佛学范畴差得有点远耶!我只有想过要拓展到经学上。”     沈谦将手上的书叠到鄢秀手中的书上,然后双手抱胸看着她。“那么为了做一份报告,花钱买这堆书值得吗?如果你不继续研究的话,这些书等你写完报告就没有用了吧!”     “这……”鄢秀双手抱着快顶到下巴的书,视线低垂,不敢看向沈谦的脸,呐呐的答不出话来。     沈谦见鄢秀无话可说,便开始抽走她手上的书,边抽边解释:“这本我有,我借你就可以了。”     “这本写得不好,不值得买。”     “这本我们学校图书馆有,用借的就可以了。”     “这本是很专门的书,你如果不是写专题报告应该用不上。”     “这本我有。”     “这本……”     沈谦一边解释,一边把鄢秀手上的书抽走归架,等到沈谦解释完,鄢秀手上就只剩下一本关于考据学的书。     沈谦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好了。只有这本才是你需要的书,你可以去结账了。”     鄢秀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一时反应不过来。     沈谦不让她呆愣太久,直接把她带到收银台,再拿走她手上的书,递给收银员:“小姐,麻烦你结账。”     “好的,一共二十元。”收银员用公式化的口吻报出价格,眼睛却不由自主的多看了沈谦两眼。沈谦转身轻拍尚未回神的鄢秀。“付钱。”     鄢秀虽然回过神了,但是并没有马上动作,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收银机上的数目,这是她第一次花这么少钱买书。     “你发什么呆!快付钱,难不成你连二十块都没有?”     “什么!二十块?我有!”     鄢秀虽然乖乖的从皮包里拿出钱来结帐,却还是不太敢相信自己真的只花二十块买书,通常她起码要花上两百块耶!     假如她每次逛书店都只花二十块的话,不但她的伙食费没问题,她还能存钱呢!     好像在做梦!     沈谦在一旁自言自语了半天,才发现身边的人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终于忍不住在鄢秀耳边大声一喊:“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别人说话!”     “什么?”鄢秀吓得跳了起来。     沈谦忍耐地将重点重复一次:“我说,买书就是要想好再买,这样才不会买一堆无用的书回家,既浪费钱又占空间。”     “喔!我知道了!以后买书要想一想。”鄢秀开心的应诺着,一想到以后她也可以存点钱,开始有些得意忘形了起来。     沈谦点点头。“这样就对了。”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沈谦想着想着就笑了,想起鄢秀那发现自己竟然只买了二十块的书而吃惊的表情,真的很有趣。     他边走边想,当他走到那熟悉的书架旁,竟然又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不会吧!     他定睛一看,发现那不是鄢秀,而是另一个短发女孩,只是手上跟鄢秀一样捧了一叠书。     他觉得他真的是被卓亚搞得发癫了,竟然会看见鄢秀的幻影,他急步离开那间书店,在街上乱晃。走着走着,经过一家小餐厅,他突然又想起这间正是上次原本要跟鄢秀进去吃饭,没想到才走到门口,而鄢秀却莫名其妙拉着他跑的餐厅,鄢秀害他跑个半死的原因,就只是因为她买书买到没钱吃饭。     想着,沈谦又笑了起来,为了鄢秀那莫名其妙的行为。     想着,沈谦这才赫然发现奇怪!怎么老是会想起她?     沈谦摇摇头,想摇掉脑中的回忆,无奈他愈摇回忆冒得愈厉害,所有和鄢秀相处的情景都一一浮上脑海,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上个礼拜鄢秀表白后的神情,很伤心很伤心的表情。她虽然没有哭出来,可那表情却比哭泣更令人雄。     一个礼拜不见她了,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是不是还在伤心呢?     最后,他终于承认,虽然鄢秀是呆了点,又笨手笨脚的,似乎常演出跌倒的戏码,三不五时就来一下,整天让人放不下心。但是她没心机,心思很单纯,也许是把心思都拿去做学问了吧,以致于她对于一些生活上的知识有些缺乏,而常常做出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常常让人担心,却又引人发笑,的确是……有些可爱。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女人可爱,以前他只觉得女人烦死了,整天围绕在身边,吵死人了,赶都赶不走,真的很讨厌,但是他却不讨厌鄢秀。     也许鄢秀对他来说真的是特别的也说不定。     也许错过了这次,他真的会后悔!     但是他还有一个疑问。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叮咚,叮咚……”     “别再按铃了!没有人在家!”     沈谦听了,怔看着白色的门板,心想,如果没有人在家,那门里说话的难道不是人?     早已习惯鄢秀一些莫名其妙的行为,他并不觉得奇怪,反而笑了笑,这次换成敲门,他还特地出声提醒门里的“东西”:“小姐,如果不想人家知道你在家,你应该一开始就别出声。”     这次门把动了动,门板往内移了一小寸,从门缝露出一只红通通的眼睛,随即响起一声尖叫:“啊!”门板突然急速合上,下一秒又突然打开,这次露出一双红眼睛还有几撮散乱的发丝,红眼睛的主人道:“学长请等一下!”门板再次合上。     沈谦在门外等了约莫十分钟,门板才又打开,这次开得很大,足够一个人出入的宽度,鄢秀站在门口,低头道:“学长,不好意思,刚开始我不知道是你,以为是芊芊又来猛按铃,所以口气不太好。”“不要紧。”沈谦打量着鄢秀的模样,看得出她刚洗过脸,也换下了蓝色的睡衣,散乱的头发已经梳整齐,却因为时间紧迫没来得及梳公主头而任其流泄在肩上,配上刚哭过的红眼睛跟红鼻头,像极了布偶娃娃是粗线条的、可爱的布制娃娃,而不是细致、美艳的塑胶制芭比娃娃。     “学长来有什么事吗?”鄢秀问。     沈谦才刚要回答,鄢秀马上又抢着说:     “我记起来了,我们说好要交换书,我都忘了要拿书给学长了!学长请你等一下,我还要花点时间找书。”     鄢秀说着,就转身要去找书,只是又似乎觉得让沈谦等太久不好,回过身问沈谦:“要不,学长你要不要自己进来找你需要的书?”     从头到尾就鄢秀一个人自问自答,沈谦完全没有说话的机会,他见鄢秀退在门边,等着要他进门,他只好先进门再说了。     鄢秀的房间也是小套房,但是看起来比沈谦的房间小,因为鄢秀有买床,而沈谦则没有,他学日本人铺棉被睡,睡醒就收起来,节省空间;另外一个原因,是鄢秀没有像沈谦一样,把书架装不下的书装箱整理好,而是堆在房间周围,让空间变得更小。     鄢秀把沈谦带到靠窗的一排书架,道:“这一整架都是考据学的书,学长可以自己挑。”说完,鄢秀便不再开口。     沈谦这下终于能说明来意:“其实我不是来借书的,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问题?”鄢秀有些意外。     “你为什么喜欢我?”     “我……”鄢秀嘴巴张得大大的、圆圆的,想要说话,却惊讶得吐不出一个字。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这……”鄢秀还是答不出话来。     鄢秀头上冒满了问号,不知道为什么沈谦突然跑来问她这些奇怪的问题。     沈谦看鄢秀一脸疑惑,笑了笑,道:“你是不是感到很奇怪,我为什么会问这些问题?因为卓亚说,我太孤僻了,从来没有恋爱过,所以弄不清楚对你的感觉是不是爱。我想想,觉得有道理,所以就来问问你的感觉,到底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鄢秀这才懂了,也很认真地想答案,试着想说出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眼睛失去了焦点。”     “失去焦点?”沈谦不解地重复。     “因为焦点跑到你身上了。”鄢秀说着,羞赧的笑了笑,继续道:“当我第一次看见你,我的眼睛就失去了焦点,因为那惟一的焦点就在你的身上,我一直一直看着你,眼里只有你,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了。”     对于鄢秀所说的话,沈谦听了很感动,虽然也能理解了,却不能感同身受。他老实的道:“我对你并没有那样的感觉。我只觉得跟你在一起很自在、很轻松,也觉得你很可爱,但是我并没有失去焦点。”     “是吗?”鄢秀听了,虽然早知道沈谦不爱她,却还是难免会难过。     “但是,你是惟一一个让我有这种感觉的女人,我还不太明白这是不是爱,如果你不介意,是不是愿意跟我交往看看?我很想知道我对你的感觉是不是爱。”     鄢秀眨了眨眼,几乎不敢相信她所听见的,她小心翼翼地问:“你刚才确实是说要跟我交往看看没错吧?”     沈谦点点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因为我还不太确定自己的感觉。”     鄢秀马上回答:“当然不介意!”     她愿意等!等他确定他的感觉。也许其他人会觉得她这样做很傻,但是即使两情相悦,谁又能保证不分手?所以沈谦愿意给她机会,跟她交往看看,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最起码,他有诚心要试一试;最起码,从现在起她可以一直待在他身边;最起码,她是他第一个觉得可爱的女人。“我好高兴哦!”鄢秀大声宣告,心花朵朵开。“从现在起,我们就在交往了对不对?”     “对。”沈谦点头。     “那——我可不可以做一件我一直很想做的事?”鄢秀问。     能不能先说是什么事啊?沈谦担心的想,但还是点头答应。“可以。”     “那我就不客气了!”     鄢秀说着,双手大张,用全身的力量猛地扑向沈谦,沈谦退了一步才站稳脚步将鄢秀接住。     鄢秀紧紧抱住沈谦,将脸埋进他的胸膛,深深呼吸,鼻间闻到他的味道,心满意足的笑了。“好棒!我不是在做梦,这是真实的拥抱!”     沈谦起先还不太习惯,继而才慢慢收紧双手,将鄢秀抱在怀里。     这是他第一次抱着女性的身体,感觉,还不错!     —全书完—

《做想做的事》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小说推荐
《怪医宋先生》(一个怪人)
《异世仙闲》(末语言心)
《网游之轩辕重生》(堕落的王子)
《天瞳斗尊》(韵影)
《圣月冰凌》(文陶陶)
《宿主,别怕》(易风湖灵)
《沈羽十二夜》(红霜不知情)
《我是前锋》(想写不想说)
《重来必达意》(蓝色的梦幻)
《火羽天》(和风御守)
《黑洞世界》(张有猫)
《微微暖倾》(樱月吖)
《101次宠妻:恶灵夫君,你好坏》(逆水喵喵)
《第三翼》(冥皓苍蝶)
《猛狼道》(沙亦邪)
《我是野蛮人之王》(充电插座)
《一不小心成了仙界大佬》(紫茶)
《冰火九重变》(千骑定江山)
《诛仙旖途》(布撸丝)
《今晚直播》(蓝水曼)
《你是我的白呀白月光》(佛系土豆丝)
《都市人魔》(岁月的渡船)
《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艾维斯。迪恩)
《真龙传蚩尤篇》(麒麟之子)
《剑瞬骑动》(养人的猫)
《念能力者》(恋尘歌)
《作茧自缚:总裁请放过》(良人归不归)
《傲凤狂妃》(夏莲迷)
《大话红楼梦》(张德坤)
《闲游仙记》(随便12x)
《两小误猜:社长大人我投降》(容小尤)
《快穿系统:攻略黑化男神》(娆九之)
《在回忆里找我》(苏云晨)
《御姐保卫战》(哈特老虎)
《百科全法》(杀生到)
《绝品邪少传》(极度深涵)
《沐雨焚香曲》(月下小狐)
《侠岚之命途难决》(炎烛艳)
《超级金属异能》(板砖流氓)
《公开课》(三溱阿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