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虚情真意》 > 最新章节

《虚情真意》

虚情真意封面

作    者:莯优

最后更新:2015/5/26 1:10:00

下    载:( 《虚情真意》全文TXT打包下载)

...

《虚情真意》最新章节: 第十章

    更多言情小说,。     商豫斐跟随着黎绍裘坐上他的私人轿车,陪同他前往医院去包扎缝补手上的伤口。     一路上,他们两人都静默无语,黎绍裘的眉头始终紧紧纠结在一起,双唇紧抿成坚毅的一直线,手腕的鲜血仍在不停的涌冒,濡湿了他的掌心。     但商豫斐知道,真正疼痛的不是他的手腕,而是他的心灵。     “还很疼吗?”商豫斐瘠哑着嗓子低声问他,她的鼻头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下来。黎绍裘略为嘲讽的看着自己包扎得密不通风的臂腕,“这点小场还死不了,只是教我料想不到的是,伤我的人竟会是我的继母。”     商豫斐看着他自我解嘲的模样,心里掠过一抹痛楚,“你早就知道在背后一手策画这所有事件的是你的继母了,是不是?”     黎绍裘轻轻的点点头,“这一点我不否认,在我调查出原来她就是事件的幕后主导人后,我也深深的挣扎和痛苦过,最后为了黎家的社会形象,也为了不想让她的后半余生都得承受牢狱之灾,所以我最后还是选择想为她掩饰一切。”     “那么,你连她打算在你的婚礼上伤害赵映佳的事都知道!”商豫斐再问道。     “没错,我知道她的阴谋后,便叫人紧紧盯着她,不惜在她的办公室和住家中安装了窃听器,我不想给她任何可以伤害赵映佳的机会,所以我在婚礼前几天就把她买来的杀手给绑架,请了别人来冒充那个杀手,当我看到冒牌杀手对着你开枪的当儿,你竟然还能够从胸膛里爆出鲜血来,那一刻,我以为你真的死去了……”     商豫斐的脸颊飞上了一抹嫣红,“那……那不是我的主意,那是雪珞的主意,她觉得在枪管里放上几颗空包弹会更有真实感。”     “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子做有多危险?还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看到她们这副“置死生于度外”的模样,黎绍裘真有股想敲醒她那颗小脑袋的冲动。     “我不想再让黎潘慧娴伤害无辜,也不想再看到你因为失去生命中的任何女人而痛苦的模样,那同样会令我感到痛苦和心碎。”商豫斐坐在他的身侧,双眸坦率的迎视着他,再也不想刻意隐瞒对他的情感。     商豫斐知道,现在的她在进行一场赌注,一场与黎绍裘心魔相互抗衡、胜负未分的赌注。     这些日子,她陪着黎绍裘不断追寻着事实的真相,但当真相毫不掩饰弹开在他们面前后,两人的心底却也蒙上一层浓得化不开的阴影。     她爱他,也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帮他疗伤,然而他呢?他也会愿意抛下这些不堪的记忆,选择和她真心相对吗?     商豫斐紧盯着他那对深沉黝黑的双眸,它们看起来是如此的淡漠冷冽,他的眸底也透露出他的拒绝。     “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能明白,但是现在真的不是好时机,我需要时间来平复自己所有的情绪。”     “如果你真的要疗伤,为什么不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商豫斐颤动着双唇问道,她不想失去他,即使她是那么清楚的看出他想要远离的心思。     “我需要一个人长期的静一静,沉淀所有过去的回忆和思绪,在没有很确定未来的步调之前,我不想再轻易丹出任何一步。”     商豫斐哀伤的看着他,“你何苦要把自己逼到如此?!”     黎绍裘苦笑了一下,“不是我想要逼自己,而是我的生命催促着我必须这么做,我必须抹灭所有过往的生活方式和记忆,才能去想未来。”     听到这里,商豫斐的双眸已然汶然欲泣,强烈而准确的第六感直觉告诉她,从今而后,她会有好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黎绍裘。     商豫斐哀伤的凝睇着黎绍裘,似乎想把他的样子好好的刻划在心版上,他的深邃沉稳、他的睿智迷人,曾经她那么努力想把这一切都占为已有,但到头来却仍要面对心碎和别离。     黎绍裘看着她苍白欲泪的小脸,心头掠过一股无法理解的悲哀,他伸出厚实的双掌想捧住商豫斐的脸,如果她愿意的话,他想要带着她就此远离这里,远离所有的伤痛和是非……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也不会强迫你继续待在这里,这只会让你勾起一切更不愉快的回忆。”     是的,与其眼看着黎绍裘得承受被外界的蜚短流长不断攻击、诋毁的痛楚,还不如狠下心与他分离,任由他远走天涯。     她爱他,爱到不忍心再看到他痛苦和伤怀。     商豫斐深吸一口气,命令自己不许哭,“那么……我祝福你,我们还会有再见面的一天吗?”     黎绍裘深沉的疑望着她,对她坚定的点点头,“会的,当我们再见面的那一刻,你可以接受一个完全不同的我吗?”     商豫斐的眸底盈满泪水,她凄楚的笑了笑,“我不知道,也无法向你保证什么,你有你的伤口要平复,我有我的生活要继续。”     黎绍裘的眼神倏然变得深沉起来,如果不是他的个性过于坚毅,她真的会误以为那是种不舍与哀伤的神态。     商豫斐向黎绍裘点点头,深沉凝重的看着他的背影,头也不回的往长廊的尽头走去。     望着他高大健硕的身影消失在长廊的另一端时,她的眼泪终究是不听使唤的奔流而下。     日复一日,春去秋来,又到一年岁末年冬的时刻了,由于余院长本身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所以每当圣诞佳节来临的时候,育幼院里过节的庆贺气氛简直比过年还要热闹。     今年不能免俗的,商豫斐仍旧与往年一样,回到育幼院去准备和余院长以及小朋友们欢度佳节。     这二年来,商豫斐改变了不少,除了白天在一家享有盛名的律师事务所工作,向来喜欢蓄着一头飘逸长发的她,也把头发削成层次分明的及肩利落发型。     现在的她在言行举止之间,都充满了对自己的自信和生命的期待。     只是,为什么每到了这种严冬岁未的时刻,她总会格外想念那个已经从她生命里消声匿迹了近二年的男人?     商豫斐有时甚至怀疑着,或许去年和黎绍裘之间的那段情愫和惊心动魄的冒险经历,都只是她过往生命中的南柯一梦而已。     若不是他们之间的记忆是如此的鲜明,她真会误以为所有的回忆只是她一时空虚寂寞所编织出来的梦境。     商豫斐轻吁出一口气,推开了育幼院的大门,只是教她惊异的是,傍晚的育幼院内竟然空无一人,就连以往那些一见到她回来便会乐得聒噪不休的孩子们,怎么也会在这种节日里跑得不见人影?     就在她疑惑非常的时候,倏然从屋子跑出了两道黑影,两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映入了她的眼帘。     “你们是谁?想要做什么?”商豫斐大惊失色,向来几乎与世隔绝的育幼院怎么会无端端的闯人两个彪形大汉?     “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只要请商小姐和我们走就是。”那两名彪形大汉轻松自若的说道。     “为什么我得要跟你们走?还有,你们把余院长和院里的小朋友怎么了?”商豫斐被一股深深的寒意和恐惧包围住了。     “只要商小姐愿意跟着我们来,不就什么都知道了?”那两个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不由分况就架起她的胳臂,准备朝着外面走去。     “好好,我跟你们走就是,但是你们要先跟我保证,不会做出任何对余院长和育幼院小朋友不利的事情。”     “这我们当然是不敢,他们也是我们的座上佳宾,我们岂敢怠忽他们!那两名黑衣入说道。     座上佳宾?商豫斐任由他们带着自己坐一了黑色轿车,脑子里回荡的尽是他们口中最后伪那一句话。     那两名黑衣人用黑布沿途蒙住她的双眼,停车后把她带往一处密闭式的房间后,才把她的眼罩给拿了下来。     商豫斐茫然而仓惶的瞪视着这个漆黑闱静的大房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置身何处,当她想要启口询问那两个黑衣人时,他们早已不见踪影。     她努力的从床上撑起沉重的身子,试图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寻找电源开关,但在胡乱摸索一阵子后,终究宣告徒劳无功,于是她屏住气息瞪在房间里的软床上,静静的等待着来者的意图。     仿佛是在黑暗之中过了几个世纪般,她终于听到了房门口传来开门的声响。     商豫斐屏息以待的盯视着房门口,胸口正因害怕而剧烈起伏着,房门正被人以着极为轻巧的动作给打开,蓦地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子背着光线,,在她还来不及仔细看清来者的长相时,便一股脑儿的溜了进来,并且将房门反锁起来。     在黑暗中,她仍可以那么明显的感觉到那个人正朝着床头靠近,她的心头一惊,全身倏然绷紧了,她反射性掸起拳脚准备攻击他时,那个男人已经坐在床畔反压住她的双拳,健壮威挺的男性身躯也覆盖在她的女性上。     该死的!他打算强暴她!     第一个闪过她脑际的竟是这个残忍可怕的念头!     “不……不……放开我,不要这样对待我,我——”商豫斐在他坚硬如铁的身下试图想要挣扎,但怎奈他偏偏就是纹风不动。     正当商豫斐已然弓起双膝准备朝他的小腹猛然踢去时,一个充满狂野的热吻就覆盖上她的樱唇。     商豫斐全身一凛,身体像有一道电流疾驰而过,这个吻来得激烈而且措手不及,她使劲全身的气力想要推开他,但他那熟练的吻却渐渐唤醒了她尘封了二年的记忆。     她任由着匍匐在她身上的男人亲吻着她,他的男性气息一如她记忆中的优雅迷人,原来这二年来,她非但始终没有忘却过他,就连他的抚触和亲吻都刻烙在心版上,收藏得好好的,等待着下一次邂逅时,重新启动这片刻的亲呢。     商豫斐从喉间逸出一声叹息般的,她的十指插入他浓密的发际,在黑暗中望进他那对深邃黝黑的双眼。     “是你吗?”商豫斐从唇齿之间逸出一声轻叹。     他的怀抱、他的气息,只要是有关于他的一切,商豫斐都还深深记忆着……     “还记得关于我的一切吗?”他低哑瘠声的询问道。     “看来你似乎没有忘记。”他从喉间逸出一串低沉的浅笑,唇齿轻咬着她白嫩细致的肌肤,每轻咬一下,肌肤上便多了个属于他的印记。     这种致命的愉悦几乎快要撕毁了她!商豫斐昏昏沉沉的想着。     这一次,商豫斐绝不让他再轻易的从她的生命中走开。     商豫斐不知道自己究竟沉睡了多久,当她被浴室里传来淅渐沥沥的沐浴声吵醒时,室内已呈灯光大明状态。     她轻扶着自己仍处于昏沉之中的头,不经意的扫视着这间装饰得美轮美奂的房间,四周尽是名贵而精致的高雅摆设,再怎么神智不清也能一眼就辨识出来,此刻的她正置身于一个高级饭店的总统套房里面。     所有方才火热的画面又回到了她的脑海里,若不是看见此刻被单下的自己身无寸缕,床铺明显呈现凌乱不堪的状态,她还真怀疑自己只是做了一个狂野激烈的欢梦。     只是……那个与她欢爱的男主角呢?     “你醒了?这一觉睡得很沉很久,所以我才舍不得唤醒你。”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畔蓦然响起,这个教她既熟悉又陌生的男性嗓音;这辈子她都不可能会轻易忘记。     商豫斐的心脏正以紊乱失律的速度跳动着,她直觉的感受到他正伫立在她的背后盯视着她,期许着她的蓦然回眸,能够就此结束这二年来的百般相思……     商豫斐深吸一口气,缓和来自内心深处的激荡,紧张但却平静的缓缓回过首去,遇上的却是她再也熟悉不过的一道深邃黝黑的双瞳,那样的眼神,总能够在她不经意间就能让她的心疏于防守,这样的感受在他们初次乍见的那一刻也曾有过……     “嗯!”商豫斐低首敛眉,企图掩饰自己内心的波动,她几乎不敢正视他。     今天是平安夜,商豫斐好害怕这一切只是她置身梦境之中杜撰出来的,梦醒之后她仍得面对一个人的漫漫长夜,和那颗始终被思念剧烈煎熬的心。     “为什么不说话?”黎绍裘亲吻着她细柔的发丝。     “我在想……”商豫斐双眸迷离的望着落地窗外的夜景,“为什么你还会回来找我?而且是以这种方式?”     “我始终惦记着你,我们之间经历的一切都深刻的链刻在我的心上。”他带着似笑非笑的模样看着她,并在她耳畔轻轻说道:“而且这次回来找你,我有件更重要的事得做。”“什么重要的事?”商豫斐侧着头不解的问道。     黎绍裘的唇畔漾起一抹神秘的笑意,他不分由说的拉起她的手,“跟我走,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商豫斐纳闷的任由他牵着自己,搭上了直抵地下楼的透明电梯。     黎绍裘带着一脸神秘却俊朗的笑意,一手携扶着商豫斐那白藕般的手臂,两个人一起了金碧辉煌的透明水晶电梯,直抵地下楼。     商豫斐满脸疑惑的跟随他偌大的大厅,厅堂内依旧是漆黑一片,正当她抬起狐疑的双眼想要询问他的同时,黎绍裘用食指轻捂住她的双唇,眼底有着两簇闪烁的火光在跳跃。     “闭上你的双眼,我要给你一个惊喜。”黎绍裘在她的耳畔轻声低语着。     她对他投了不解的眼神,但在他的一再催促之下,还是乖乖顺从了。     突然之间大厅内的灯光大明,突如其来的华丽光线教她连闭着眼都可以感觉得到。     “好了,你现在可以把眼睛睁开了。”     商豫斐睁开双眼,不敢置信的瞪着眼前美轮美奂的奇景,她置身在一个气派的礼堂正中央,教她惊奇的是许讷:多多的人围绕在他们身边,这其中包括了余院长、董雪珞、冷蝶吻……还有育幼院全部的小朋友们,就连和她们睽违多年的方蔚典也带着浅浅的笑容伫立在现场。     “为什么你们也会在这里?”商豫斐呐呐的问道,脸上掠过一抹茫然的神情。     为什么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份了解的笑容,仿佛只有她才是那个被瞒住一切的局外人。     “嘻嘻,为了能够亲眼目睹黎绍裘向你求婚的经过,我们这一群人当然都得在这里做见证啊!”冷蝶吻笑嘻嘻的挪擒他们俩。     “求婚?”商豫斐震愕的暗视着所有的人,看来她真的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人。     她以疑惑不解的眼神瞠向黎绍裘,孰料,他竟出其不意的握住她的双手,双眼以着一种她无法抗拒的迷人深邃,深情款款的对她说道:     “豫斐,你愿意当我的妻子吗?在我功成名就的时候,与我分享荣耀,在我一文不名的时候,也和我患难与共?”     商豫斐惊愕的看着他,心底是一片涟漪阵阵,如果是在二年前,他就开口对她说出这些话,她必然会什么都不顾不理,随着他到天涯海角。     但她只是略带责备和悲哀的凝望着黎绍裘,他可知她这两年来,是在怎样患得患失的岁月里度过?     不!他当然不会知道!否则他怎么会一消失便是音讯杳然的二年?     她深吸一口气,冷漠而淡然的回绝了黎绍裘:     “不,我现在就拒绝你的求婚!”话刚落,她顾不得人们所有讶异的目光,就飞也似涤出了黎绍裘一手营造出来的求婚会场。     “你们大家在这里等我们一会儿,我向你们发誓一定会把她带回来,让她在你们面前戴上我的婚戒。”语毕,他马上尾随着她的步履追了上去。     商豫斐用最快的速度奔回了饭店底房,她提起还摆在沙发椅中的皮包,打算直接就离开饭店,却在套房门口堵上一面坚实健硕的肉墙。     “你想去哪里?我们两个人有太久的时间没有独处和谈话,你就这样跑掉是对待老朋友惮度吗?”黎绍裘不由分说的俯身入内,随后就用脚踢上房门。     “我要回去了,我不想留在这里面对任何人。”陶豫斐咬着下唇,不自在的说道。     “为什么拒绝我的求婚?你害怕的是我,还是你自己?”黎绍裘一步步的靠近她。     “我只是不想再去费力负担这些爱恨慎痴的事。”商豫斐淡淡的说道。     “那是因为你对我还有着浓烈的感情,你无法忘掉我,更无法释怀我们所有的过去点滴。”     “你这个人怎么老往自己脸上贴金!”商豫斐气呼呼的询问他,那匀净的脸上迅速被红霞染红。“请你把身子让一让,我真的要离开这里了。”语毕,她马上转过身子准备离去。     蓦地,他那坚硬如钢铁的双臂从她的背后将她紧紧拥住,那样子紧密得不舍放开的力道,几乎快让商豫斐喘不过气来。     “你在做什么?”商豫斐浑身僵直的任由他紧拥着,“你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谋杀我吗?我快要喘不过气了!”     “如果这种方式真的会谋杀你,那么这次说什么我都会跟随着你一起去,而不会再愚蠢的和你忍受分离近两年的相思之苦。”黎绍裘这一次铿锵有力、坚定的对她说道。     商豫斐的心头瞬时被一股激流冲过,如果在之前,他就有勇气对她说出这些话,天涯海角她都会愿意跟着他去。     “这近两年来,我一直在国外生活重新寻找自己生命的定位点,后来我才慢慢发现,原来真正空虚贫乏的不是我的身体和心灵,而是没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他以沙哑暗沉的嗓子对她倾诉。     商豫斐的身子微微颤动着,不敢置信的望着黎绍裘。她也曾在朝思暮想的牵挂中,幻想模拟过今天的重逢场面,但是眼前的一切却又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她害怕这一幕又是在她过度思念之余,所编织出来的梦境。     “这一次,我鼓起了莫大的勇气回来找你,我知道你有可能对我视如敝屉,也可能会对我又吼又骂,但这都没有关系,因为我很确定自己所想要的就是你,也只有你。”黎绍裘将她的身躯紧紧的揽入怀中,他亲昵的细吻着她的发丝和颈项,在她耳际低低倾诉着:     “我曾经愚蠢的失去你一次,这一次我再也不愿意犯同样的错误,现在我回来,是想要把你紧紧的留在我身边,所以才会同余院长和其他人来筹办这一场求婚典礼,但没想到过于盛大隆重的结果竟是让你仓惶的想逃。”     商豫斐的水眸里不自觉的浮现一抹泪光,她从未听过他对她说过这么情深意浓的活语。     “为什么是两年后的今天?”     “因为有天我在梦境中蓦然惊醒后,才发现岁月的流逝会让我慢慢失去你,而我即将失去的,是一个自始至终都对我真情以对女子,打从我们在看守所相见的那一刻起,你一直为我默默付出许多,你相信了我的清白,想尽办法把我弄出监牢,接着又以性命为赌注的在婚礼上逼我继母认罪,为了让我平复心情,你忍痛放手让我离开这片土地,你用你的委屈痛楚来成全我的自由,而我,却直到在异国的孤独岁月中才霍然明朗这一切。”他把头埋在她的发问,贪婪的吸取着她的香气:     “这一次,说什么我都不再放你走!”     商豫斐纵容自己把脸埋在他的胸口,放肆的闻着他身上干净的男性气息,“你真的回到我身边了吗?这一次你真的不会再离我而去,徒留我单独留在原地伤悲?”     “再也不会了,我跟你发誓,再也不会了。”     他喃喃的对她重新问道:“那么,这也代表你接受了我的求婚?”     商豫斐从他的怀中抬起红通通的小脸,故作沉思样的对他轻吟道:     “我不知道,那得看你的诚意怎么样……”     话还没说完,黎绍裘的双唇已不规矩的游移在她的颈项、胸口之间,她不由得从喉间发出几声低喘,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不费吹灰之力的把她抱到床上。     他娴熟、富有技巧的手指在她的上行走,商豫斐浑身逐渐火热起来,她在他的耳畔软语低哝的着:     “不要……不是现在,他们一堆人还在地下楼等着我们……”     “不要管他们。”黎绍裘轻笑的说道:“因为他们可以有一辈子的时间等着祝福我们。”     闻言至此,商豫斐的唇畔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抹欣然的笑容。     是啊!从今而后,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在一起。     她伸出柔腻、白如玉瓷般的双臂环绕住他的脖子,一时间天雷勾动地火,满室的旖旎春光奔泻一地。     商豫斐带着笑意拥住了黎绍裘健硕的男性身躯,温柔的月光隔着落地窗旁的白纱窗帘投射在他们的身上。     她望着黎绍裘专注、深情款款的表情,知道属于他们共有的幸福天堂,已是近在眼前了。     一完一

《虚情真意》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小说推荐
《彼时锦年》(聂浅予)
《男团经纪人》(黎黎莫上草)
《冷宫皇贵妃》(三生宠)
《我的体内有把刀》(飞刀丶)
《我有个极品老公》(冬情)
《仇天剑》(穆如清)
《恶魔伯爵的专属侦探》(西瓜无籽)
《遮天之妖帝坟上草》(野生水牛)
《黑道杀手》(义情残影)
《命玄印》(夜静魂归)
《改写者》(朱首末)
《王者的不归路》(熊太白)
《本座石中玉》(浅q浅)
《灰姑娘情妇》(谢上薰)
《死亡的血岸奠》(残花落影)
《大观赏乐园》(吾瓷)
《蛇瘕》(花卷儿)
《义父太妖孽》(天泠)
《汉末辽王》(夜鹰逆袭)
《觞歆》(雨东觞)
《少爷,用餐了》(八十一锤)
《戴手铐的侠盗》(刘晓坤)
《EXO我们遇见是缘分》(白露小婷)
《诸天踏步》(一与世无争一)
《宇宙世主》(水深龙灵)
《武侠之大世界》(枫叶无悔)
《梦露时代》(盘桓忆孤城)
《娱乐梦想》(往空)
《白狐要开心》(懒的新高度)
《总裁寻妻:我才不是你的小猫咪》(雨夫一)
《拜师四目道长》(东人)
《是的!是本宫!》(狐端端)
《玄星王座》(司徒双木)
《血魔书》(纳兰七七)
《残唐崛起》(山海西风)
《残王溺宠天才医妃》(残王溺宠天才医妃)
《破冰》(沙龙)
《六界烟云》(梦幻星辰0519)
《拳释吾命》(净以渡命)
《纵横篮坛》(绝不崇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