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情妇难为》 > 最新章节

《情妇难为》

情妇难为封面

作    者:木晴

最后更新:2015/5/26 1:04:14

下    载:( 《情妇难为》全文TXT打包下载)

...

《情妇难为》最新章节: 第八章

    更多言情小说,。     “不!你不要走!”     在迷朦间,蓝沛雪看见了蓝沛华脸上漾着笑意朝她挥挥手,一个人走进了黑暗的角落,消失在她错愕的眼前。     她忙伸出手想要拉住他……     “沛雪……”     远方的声音将她拉了回来。     “沛雪……”     看着她绞紧的双眉,丫丫坐在她身边,担心的摇着她的手,想要将她自梦魇中带回。     蓝沛雪勉强睁开双眼,眼前一阵晕眩让她刷白了脸。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丫丫重重的吐了口气,但眼里却有着更大的担忧。     “这是哪里?”蓝沛雪茫然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     “病房!你在小华身边晕倒了,就这样昏睡了一天一夜。”     “小华……”     所有的悲伤再次回到她的脑中,让她顿时无法呼吸,泪水哗然而下。     “别这么伤心了!”丫丫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担忧滇醒着她,“你的身体很虚弱,会承受不了的!”     “我想去看看他……”她强坐起身子,惨白的脸上有着令人害怕的绝望。     “不可以!”丫丫连忙握住她的手,不让她下床,“等你身体好一点后,我再陪你去看他!”     看着丫丫关怀的眼神,蓝沛雪悲哀的靠在床边,一阵恶心的反胃让她急抚胸口。     丫丫若有所思的轻拍她的背,“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她凄然的泛起一抹痛心的笑意,“我什么都没有了!就连我最亲的弟弟都离我而去,我还能有什么打算?”     蓝沛雪脸上的绝望了丫丫的心,她烦恼的皱起了眉,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你……”她欲言又止。     一旁的蓝沛雪看着她难以启齿的模样,不禁扯出一抹不在乎的笑,“现在还有什么可以打击我的?你大胆说出来吧!”     丫丫握住她发凉的小手。“你怀孕了……”     “怎么可能?!”她用力摇头,眼眶里的泪水扑簌簌的落了下来。     “你晕倒之后,医生替你检查身体时验出来的,我听到这个消息时,也和你一样……”     这个突如其来的震撼让蓝沛雪不知是喜是悲,她呆坐在床上,轻抚着自己的腹部。     怎么会……     看着她那茫然失措的模样,丫丫立刻气愤的捶了下床,脑子里直想着该如何为她出气。     “那个该死的家伙!”她忍不住的咒骂沈廷轩,“明知道自己已有未婚妻,还敢对你这样……我一定要他负起这个责任,他休想把烂摊子丢给你,就这样拍拍屁股去结婚!”她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沈廷轩。     蓝沛雪立刻拦住丫丫,不让她离去。     “不要!不要去找他!”她惊慌的说,“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他!”     “为什么?这么严重的事不该让他知道吗?难道他不该负起责任吗?”     “是我不想要他负责的!”慌乱的情绪终于沉淀下来,蓝沛雪平静的望着不谅解的丫丫,脸上终于出现了许久未见的笑意。     “他是我的孩子,我想要一个人把他生下来,然后重新开始我的生活。”     “沛雪……”丫丫坐回她身边,想劝她打消念头,“你要把他生下来?你疯了呀!那是多沉重的负担!!”     “我没疯,我心甘情愿扛下这个负担!”蓝沛雪眼角泛起了泪水,但嘴边却有着慈爱的笑,“小华走了!廷轩也走了!就在我认为我已经一无所有的时候,这个小生命却悄悄的来到……即使再苦,我也要把他生下来,把我唯一仅有的留下来!”     她快枯萎的生命因为这个小生命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丫丫苦笑着:“我终于知道你有多爱沈廷轩了!”     “我爱他!这辈子我都会爱着他……和我们的孩子!”她深吸了口气振作精神,“无论我们在什么地方,我的心都会想着他……”     “你要离开这里?”丫丫不放心的看着她,深怕她会想不开,“我不放心,你别走好不好?”     “我想换个环境,如果一直待在这里,所有的痛苦会不断地折磨着我,让我无法呼吸。”蓝沛雪叹了口气,她有许多的顾虑,“我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把孩子生下来。”     “好吧!到时候你一定要告诉我你在哪里,让我可以安心一点!”     蓝沛雪笑了笑,眼中有着明显的痛楚,“他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后天……”     “是吗?”她不自觉地揪紧了胸口,强烈的心痛让她窒息。     “别再谈这个负心的男人了!”丫丫开怀的轻拍着她削瘦的脸庞,“既然你决定要生下孩子,那么就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孩子跟着你这个营养不良的妈妈受苦。”     蓝沛雪望着窗外厚厚的云朵,在那里,她看见了一丝阳光,还有希望……     *****     沈廷轩默默地伫立在眼前这幢熟悉的屋子前,却没有上去的打算。     距离结婚只剩下不到一天的时间,但他还是抛不去属于蓝沛雪的回忆。即使在梦里,她那冷淡的眼神仍着他的心,令他辗转难眠……     理不清的感情纠缠着他的世界,让他不知该如何面对明天的婚礼,面对那场没有爱的婚姻。     沈廷轩握着口袋里的那只戒指,那是他曾经想送给蓝沛雪的婚戒。他压下伤痛重重吐了一口气,转过身想离开这个地方。     没想到却看见了神色哀戚的好婶。     “好婶……”     “你来这里干什么?”好婶有些困惑的看着沈廷轩。     “没什么……”他还是忍不住询问起她的近况,“沛雪还好吗?”     好婶感慨万千稻了口气,“既然你还关心她,当初为什么不把她好好留在身边,为什么让她一个人这么辛苦的带着小华到处流浪……”     “是她选择离开我的!我无力挽回她的心,也只有放她自由了!”沈廷轩握紧了拳头。     不知事情原委的好婶看着沈廷轩伤感的眼神,不由得为他俩乖舛的际遇悲伤。     “沛雪离开这里了!你来这里找她也是没有的。”     “看来,她想要彻底的避开我。”他苦笑。     “小华过世了!现在沛雪又不知道在哪里,我真的担心死了!”好婶难过的说着。     “小华过世了?”沈廷轩震惊的看着悲伤的好婶,不禁开始担心蓝沛雪独自一人是否能承受得了这个致使的打击。     “是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晚上,我赶到医院时,小华已经送到太平间了!而沛雪也晕死了过去。”她忙拭去泪水,将实情告诉沈廷轩。     闻言,沈廷轩揪痛了心,只要一想到当时的情况,他就恨不得能够马上飞奔到她的身边,安抚她受伤的心。     “你真的不知道沛雪去哪儿了吗?”他焦急万分的望着好婶,“好婶,求求你告诉我。”     “我是真的不知道。”     好婶坦诚的神情让沈廷轩放弃追问下去,他只能皱着眉,思索着蓝沛雪可能会去的地方。     没想到,就在那一刹间,一个削瘦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夺去了他的注意。     蓝沛雪一身肃然的黑色洋装让她原本就瘦弱的身影更显羸弱,她苍白的脸上挂着两道令人雄泪痕。     “沛雪……”他忘情的呼喊着她的名字。     蓝沛雪落寞滇着一袋行李,循着这个熟悉的声音抬起眼。     当她看到沈廷轩时,所有的悲伤再也忍不住全化成了泪水,自她红肿的双眼中落下。     沈廷轩不禁冲向前去将她拥进怀里,“小华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对他来说,这样或许是一种解脱。”他轻声地安慰她,温柔的抚着她失去光泽的长发。     她无助的环抱着他的腰,任凭这一刻的温柔将自己淹没。     我只求能拥有这一刻的温柔……她抛开所有顾忌,贪婪的只想汲取他身上的温暖……     一旁的好婶看着他俩,不禁叹了口气,默默走进屋里。     “别哭了!”他捧起她的小脸,小心翼翼的为她拭去泪水,“这些日子你一定过得很辛苦,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让人看了都雄……”     蓝沛雪无奈的摇头,松开了紧抱着他的手,将彼此的距离拉开了些。“我没事……只是有点累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我若能帮上忙的,一定会尽全力帮你!”     “不用了!一切都结束了!”她一语双关的望着他,面如槁灰的说道:“不是吗?”     沈廷轩沉默以对,不想再去想前段日子那些不愉快的事,毕竟这件事伤他很深。     他将目光投注在她手上的行李,有些讶异地问道:“你想离开?要去哪里?”     “不知道,也不想刻意锁定目标。”她紧握着手提袋,试图转移话题,“我在报上看到你的喜讯……恭喜你!”     “谢谢……”他有些僵硬的回应着,“你真的不愿意让我帮你?”     “我没有什么好帮的。”她凄然的摇着头,腹部传来的暖意支撑着她所有的悲伤。     她的固执与倔强让沈廷轩无奈,他执起她的手,将握在手里的戒指盒放在她的掌心。     蓝沛雪蹙起眉,不解地看着他,“这是……”     “很早以前买来要送你的,只是中途发生了很多事情……”     “我不能收。”     她将它递还给沈廷轩,但他却握紧了她的手,强逼着她收下。     “留在我身边只会让我想起一些回忆……更何况,这是为你量身订作的,没有人能比你更适合这只戒指。”他轻轻笑了笑,“如果你真的不要,那么就由你把它解决掉吧!”     蓝沛雪泪眼婆娑的望着蓝色的戒指盒,“为什么要对一个伤害你的人那么好?我不值得……”     “没有为什么……也许,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你……”     蓝沛雪忍痛说出违心的话,“如果我要结婚了,我绝对不会再想起那些已成往事的人。”     她的话让他痛苦地揪紧了眉,“是吗?”他悲哀一笑。     “我想,从今天开始,我们不会再见面了!所以我在这里先祝福你……这一生幸福美满。”但她的一颗心早已痛楚的死去。     “你也是!”     他眷恋的看了最后一眼,才迈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向轿车,离开了她的世界。     “再见了!”     她难过的转过身子,瞧见好婶慈祥的笑脸,她并不是一无所有,至少还有好婶,丫丫,还有……     *****     庄严肃静的教学里放满了宾客送来的花篮。     这是沈田两家的大事,也是沈父心里最大的期待。     沈廷轩伫立在十字架前,身着黑色西装的他更显削瘦。     虽然是大喜的日子,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是冷眼旁观着不断前来道贺的宾客,默默地接受他们的祝福。     沈父见他板着脸,不禁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怎么,紧不紧张?终于要当新郎倌了哦!”沈父开心的大笑着。     沈廷轩双插在裤子中袋里,直挺挺的望向父亲,狐疑的思绪窜到他的脑子里。     “你精心安排了这一切,终于如愿以偿了!这就是你认为的‘我的幸福’吗?”他冷笑着挑眉“除了这场婚礼外,你还替我做了什么事?”     他突然怀疑起父亲是否对沛雪做了些什么,才会让她一声不响的离去。沈父一愣,微笑的打断他的揣测,“我为你安排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持我们沈氏企业优良地位。所以,无论我做了什么,最终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你!”     “为了公司,你可以牺牲我的幸福,要我娶一个我不爱的女人?”     “如果你和那个女人是真心相爱的,现在站在这里的新娘子就不会是嘉心了!”沈父忍不住开口斥责道:“两个人若一条心,任谁也无法将他们分开!”     “果然是你!”要不是当初被她的冷言冷语刺激着,他也不会被伤心冲昏了理智,到现在才发觉自己掉入了陷阱里,无法回头……     “都已经到教堂了,而婚礼只剩下一个小时就要举行,你现在才跟我说这些?”沈父心知肚明的压低了声音,“你为什么到最后还是听从了我的安排?那是因为你对蓝沛雪的心意还不够坚定,否则我怎么有可能强迫你站到这里来呢?”     沈廷轩沉下脸,只能咬紧牙关,不让心底欲爆发的怒火在众人面前引爆。     “该忘的就要忘掉,留在心理只会造成更大的伤害!”沈父语重心长的告诫。     “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他无奈的转过头去,望着眼前的十字架,让茫然的痛苦将他吞噬……     *****     宾客陆续到场,纷纷坐入了教学内,等候着婚礼的举行。     教堂内充斥着欢笑声,一道人影悄然走到教堂门口。她小心翼翼的不让别人发现,只是默默地站在门边,望向婚礼的男主角……     墨镜下的那双眼已泛起了泪光。     她还是来了!     她鼓起最大的勇气,来看他最后一眼,然后她会离开这个令她伤心的城市……     蓝沛雪擦去眼角的泪水。     我来向你道别,再见了!等你结婚的那一刹那,我会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带着我们的小宝宝,找一个只属于我的地方……     然后,每天思念你……     她在心里默默诉说着想对他说的话,“祝你幸福……”     她贪恋的凝视他依旧俊逸的脸庞,将他的身影刻入心底。     离开他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她深吸一口气,终于迈开脚步朝着来时的路而去……     仿佛是心灵相通,沉思中的沈廷轩感受到一道专注的视线,他回头望见教堂门口一个身影。     “沛雪……”     他加快步伐想走向前,却让沈父握住了手,不让他离去。     教学内突然响起结婚进行曲。     他僵在原地,进退两难的看着只差三步的门口,那道身影已消失无踪。     难道是我眼花了?还是我太过思念她?     被沈父拖至原地的他反覆在心里思索着前一刻所看见的身影,起伏不定的胸口传来的阵阵心痛,仿若是从她心中传来一般,让他越来越彷徨^     他无法接受商业联姻,却只能痛苦的望着穿着新娘礼服碉嘉心一步步的走向自己……     *****     牧师慈祥的朗读着圣经上的赞美语。     沈廷轩面无表情的看着身旁碉嘉心,一颗心突然惶恐了起来。     “面对众人的期待……”牧师看着沈廷轩,慈爱的说道:“沈廷轩,你愿意娶田嘉心为妻,并且在未来的日子里,无论贫困、疾病,都不会遗弃她,愿意与她相守一生吗?”     牧师的话让沈廷轩沉默了下来,他纷乱的思绪中一再出现蓝沛雪的身影。     “我……”他为难的开口。     “我反对!”     一记清亮的嗓音在教堂响起,引来众人议论。     沈廷轩回过头来,只见丫丫站起身,直直的向他走来。     “她是谁?怎么这么胡来?”沈父大怒地站起身,叫道:“快把她赶走,免得节外生枝。”     沈廷轩眯起眼看着丫丫——她是沛雪的朋友!     丫丫快步走到他面前,二话不说便扬起手打向他,在他的脸上狠狠烙下一个红手印。     教堂里又是一片哗然。     沈廷轩抚着疼痛的脸,不知道她为什么下手这么狠。     “你太过分了!出去!”沈父不悦的板起脸,指着丫丫道。     “是你们太过分了!”丫丫气愤未平的瞪视着沈廷轩,“我不像沛雪这么逆来受顺,今天我不把这里闹翻天,我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面对丫丫的无理取闹,沈廷轩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她的出现正巧符合了他的心意!     “是不是沛雪出事了?”     “她早就出事了!你现在才来关心有什么用呀!”     沈廷轩刷白了脸,焦急万分的握住丫丫的肩膀,“她出了什么事?快告诉我!”     “你都要结婚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丫丫满意的看着沈廷轩慌张的神情,故意卖关子的笑道:“今天我来只是想教训你,因为我实在看不过去这种旧人哭、新人笑的惨剧!”     “她到底怎么了?”沈廷轩暴躁的望着丫丫,整个人简直快急疯了!“快点告诉我!算是我求你了!”     一旁碉嘉心看着沈廷轩焦急的脸,不禁五味杂陈。向来只有别人求他的沈廷轩,如今却为了一个女人而拉下脸……     “沈廷轩,你太过分了!”她实在没有办法看着他在她的面前,为了另一个女人仓皇失措。     田嘉心咬紧牙关不让泪水掉下,忿然拉起婚纱往大门奔去。     沈父与田父立刻追出教堂。     “新婚跑了?”     这场惊心动魄的婚礼让众人看的啧啧称奇,都站起身张望着。     不顾教堂里的纷乱,沈廷轩定定的望着丫丫,能自她的口中得知蓝沛雪的消息。     看着他又急又慌的样子,丫丫不禁有些错愕,“如果真的那么在乎她,当初为什么要放她走?她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你还不知道吗?光是一场苦心安排的戏,就能把你给击退,如今你说你有多么爱她,我怎么可能会相信!”     “安排的戏?”沈廷轩又是一阵错愕,“难道是那个晚上她在酒家的事?”     “你真是个大笨蛋!”丫丫气得大骂。     沈廷轩一时站不稳后退了几步,丫丫的话让他混乱的脑子越来越清楚,他不断地咒骂着自己犯下的错。     “该死!”他看着丫丫焦急地问:“沛雪现在在哪里?我要见她!”     “来不及了!她走了!”     “去哪里?”     丫丫摇头,默默叹气,“我不知道,她说安顿好了之后才会告诉我……”     “她为什么要走?你刚刚说她出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急问。     “她……”丫丫为难的看了他一眼,决定违背承诺,“她带着宝宝一起离开了!”     “宝宝?!”真是一连串的震惊,“她怀孕了?而我……却什么都不知道?”     “我很想早一点告诉你,但沛雪不想破坏你的幸福,所以决定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痛苦,独自离开。”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心痛,“她真的很爱你!为了你的幸福,不惜毁掉自己!”     “我的幸福就是她呀!”他忍不住的咆哮着,“我一定要找到她!一定要的把她找回来……”     他匆忙跑出教堂,却被从外头回来的沈父拦下。     “你要去哪里?”他握住沈廷轩的手腕,制止的说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好的一场婚礼居然变成这个样子?真是不像话!”     “我会补一场婚礼给你的!”沈廷轩定定的看着父亲,“爸,对不起!在公司和幸福上,我选择了幸福,不能如你所愿了!”     他一把甩开父亲的手,奔向停车场,在父亲还没反应过来时已驾着车子,急速冲了出去……     *****     纯朴的乡间充满了新鲜爽朗的空气,宁静的环境里伴随着春天来临的暖意,让人的心房不自学的轻松了许多。     蓝沛雪穿着宽敞的粉色孕妇装,虽然已经有了近五个月的身孕,但过于纤瘦的她,肚子却没有正常孕妇那般大。     双手捧着刚采下的白色郁金春,她缓缓穿梭在这片正值采收期的花圃里,忙碌的展开这一天的工作。     离开台北那块伤心地已经三个月了,刚离开的她,带着满腹的痛楚与心酸,漫无目的的四处流浪着,最后,她在这个偏远的南部乡村找到了这个花圃的工作,让她有了一个安全无忧的栖息之处。     因为怀孕的关系,她原本过于苍白的脸孔显得丰满了不少,但是流连在她眼里的忧郁与沧桑,却没有随着时间的流转而褪去,甚至还紧紧地纠缠着她,打算跟着她一辈子,折磨她到来生……     她蹒跚的低下身子,采着花朵,为了顾及腹部的小生命,她只好侧着身子采收。     “你还可以吧?”     自温室出来的小老板家祥关心的走到她身边,将她捧在手上的花束接了过来。     “我没事,你给了我这么轻松的工作,我能应付自如的。”她微笑着,继续采集花朵。     看着她的肚子,家祥的眼里流露出关怀,他蹲在她的腹前,脸贴近肚子。     “小宝宝,你今天乖不乖?有没有欺负妈妈?”     “他很乖,知道妈妈在忙……”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感到宝宝在肚子里踢了她一下,让她不禁疼得弯下了腰。     家祥见状,忙扶着她,害怕她羸弱的身体会出状况。     “要不要进去休息一会儿?”他担心的望着她有些苍白的脸,“今天就做到这里,明天再继续,好不好?”     “我没事的,你别把我看成玻璃一样易碎好不好。”她笑着离开他的扶持,慈爱的抚着腹部,“孕妇每天都要动一动,否则生产时会很辛苦的。”     家祥蓦地握起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的双眼,“嫁给我……让我照顾你,好吗?”     他的话让她微微一愣,连忙用笑容掩饰过去,“我知道你爱开玩笑,你再这么说,我可不敢再待在这里了!”     “沛雪……”家祥无奈的看着她,深知自己无法打动她紧闭的心扉。     “那好吧!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不在意你从前的遭遇,也不在乎你肚里的孩子,只要你肯,我随时等着你成为这里的女主人。”在她脸颊上轻吻了一记后,他缓缓转过身子落寞的走回温室继续工作。     面对家祥突如其来的告白,蓝沛雪的心忽然一沉,开始盘算着自己该往哪个方向继续流浪……     她的心早已留在他的身边,如今的她,只是个无心的人……     望着这片美丽的花圃,她强打起精神,细细地享受着花香,然后走向花圃中央,继续采着一朵朵迎风摇曳的花。     就在她不经意掸起头时,一股让她心悸的感觉自她后方逐渐投身在她的身上。     她下意识的回过头,震惊地睁大了双眼,只能看着沈廷轩面无表情的走向自己。     天呀!他怎么会在这里……     她惊慌失措的拉紧身上的外套,将五个月大的腹部掩住。     沈廷轩深邃的眼中带着复杂的情绪,让她摸不着头脑,只能瑟缩着身子,凝视着他憔悴的脸庞。     他整整找了她三个月!     从大都市到小乡村,他跑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却一直找不到她,直到今天,当他到消息,忙赶来这个偏远的乡下,急着见她一面。     但是前一刻出现在他眼前的画面,让他的心起了极大的波浪,醋意萌生的让他沉下了脸,五味杂陈的朝着她走近。     “你……怎么会来这里的?”强忍着心里的悸动,她极力表现出一脸平静。     “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他低哑着声音问道:“甚至连好婶、丫丫都不知道你的去向,大家都很担心你!”     “我……”     因为她只要告诉丫丫和好婶,她们便会将她的去向告诉他,于是,她每回写信时,总不会留下地址。     但他还是找来了,在她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闯入她的世界。     “我只想换个环境,所以来到这里……”她揪紧心房,强笑道:“新婚还愉快吗?”     沈廷轩定定地望着她有些不自在的笑容,压抑着想抱她入怀的冲动,打探着她紧拉住的大衣内的肚子。     “我太太已经怀孕了!”他不动声色的说道。     蓝沛雪的心痛了起来,她侧过身子,不让他看出她的悲哀。     “恭喜你……”     “你呢?有没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     “我还会有什么好消息……”她无奈的苦笑着,“只要生活得平平静静,对我来说就是好消息了!”     “沛雪……”看着她那张失去光彩的容颜,他不禁雄的唤了她一声。     但就在他想说什么的时候,家祥自温室走了出来。     “你一定就是那个让沛雪逃到这里来的男人吧?”家祥挡在蓝沛雪身前,眼睛直瞪着他。     “家祥……”蓝沛雪有些错愕的看着家祥。     家祥的出现让浓廷轩的怒火瞬间窜升了起来,他怒视着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他挑起眉,盯着家祥坚毅的脸,“你是以什么立场来质问我的?”     “以一个深爱沛雪的男人!”     闻言,沈廷轩铁青着脸,握紧了拳头直视着他。     看着他俩剑拔弩张的模样,蓝沛雪立刻紧张的拉着家祥的衣袖,“你先回去好不好?”     不顾她的阻止,家祥像是要替她出气一般,迅速朝沈廷轩的脸上挥去一拳。     沈廷轩踉跄的后退了几步,脸上帝痛让他蹙紧了眉。     家祥怒气未消的再次扬起手,却让蓝沛雪拦了下来。     “不要再打了!”     “就是他把你折磨得如此憔悴,而且你还怀……”     “不要再说下去了!”蓝沛雪惊慌的打断家祥的话,哀求的摇着头,“你先回去,我求你了……”     看着沈廷轩被揍得红肿的脸,她心痛地走过去,轻抚他受伤的脸。     看她一脸焦急,家祥顿时明白了她的心意,他只能苦笑的离开。     “你要不要紧?”蓝沛雪忧心的问,“家祥不是故意的,他可能有些误会……”     沈廷轩一个劲儿地将她搂进怀里,紧紧地环抱着她。     “唉!只要我稍加不注意,你的身边就会出现爱慕者。”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好嫉妒……”     蓝沛雪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大颗的泪珠从她眼眶里滑落。     “你消失的这三个月,简直快要把我逼疯了!我不停地四处找你,却没有你的丝毫消息,这样的心情你能了解吗?”他将头埋在她的长发中,双眼痛苦的泛起了泪光,“你一定不了解,我是多么的想你!我恨不得能立刻飞到你的身边,不再让你一个人受苦。”     “廷轩……”她缓缓抬起双手,环抱着他的腰,泪眼婆娑的聆听着他的真情告白。     “你真是快要把我折磨死了!”     “为什么?你应该把我忘掉的……”蓝沛雪心酸的摇着头,“你已经结婚了!甚至快要有宝宝……你不该来找我的。”     她想要离开他的怀抱,谁知他却将她禁锢得更紧,不让她再次离开。     “谁说我结婚了?我来这里,就是要来把我最心爱的妻子和宝宝带回去的。”他伸手抚着她的腹部,当他触碰到那微凸的肚子时,不禁泛起温柔的微笑,凝视她惊愕的眼。     “跟我回去,我不能再承受失去你的痛苦了!再也不!”     “你怎么会知道……”她淌着泪,靠在他的怀中。     沈廷轩将教堂里发生的事告诉了她,她恍然大悟。“我终究还是破坏了你的婚姻……”她自责的合上眼,“对不起……”     “我的幸福是你!失去了你,就算是要我结一百次婚,我也不会得到幸福。”     “你好傻……我不值得你为我放弃一切……”她紧抱住他,回应着他的感情。     “值得的,你值得让我放弃一切!”他坚定地说,深情的在她耳边倾诉着心声,“答应我,别再离开我!这辈子你和我注定要厮守在一起的!”     “廷轩……”她感动得无法言语。     只见沈廷轩自口袋拿出一只戒指,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     “嫁给我!”     他像要求又像是命令的口气让蓝沛雪释放了压抑在心里的爱意,她不禁扬起愉快的笑容,朝他轻轻点头。     沈廷轩将戒指戴进她的手指,积压许久的爱意让他吻住她的唇。     “我爱你,用尽我的所有爱你!”他再次轻吻她的唇,“我爱你!只爱你!”     “我也爱你!就算经历再大的波折,也无损我对你的爱……直到永远!”她笑着流下感动的泪水。     沈廷轩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珠,带着她走出这片开满郁金香的花圃。     好不容易相聚的两人,经过寒冬的考验后,携手迎向春天的阳光,一同走向充满爱与希望的未来!——     全书完

《情妇难为》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小说推荐
《海贼王之风暴狂袭》(海贼王之风暴狂袭)
《气运掠夺系统》(百次书生)
《都市无敌修神》(笑仙臣)
《血天记》(姬人)
《语之领域》(思无涩)
《诸天我为帝》(兴霸天)
《白衣墨见》(安于缄默)
《裂土封侯》(神兽小虫)
《史上最假穿越》(一片空白啦)
《混沌无纪》(pray)
《煞饮剑之独我至尊》(白菜的命)
《灵武天下曲》(北部牛仔)
《愿与你余生相守》(秦早早)
《炮灰逆袭女帝记》(婳灯灯)
《轩辕蕤》(烛火台灯)
《拓儿的初中生活》(蔷薇SSS)
《我吞噬了诸天万界》(九月的雪2)
《醉狐夜醺》(花坟)
《巫者》(今来古往)
《金鳞春》(天嫡子)
《绝世丑妻》(吃猫的虾)
《网游之英雄世界》(明宵有程)
《绝迹龙魂》(沧海是鱼)
《萝莉的异界大冒险》(幼月的永远)
《王者荣耀之十四行诗》(湘梦溪)
《定诸天》(言多必有失)
《金山崛起》(至尊射手)
《异时空之霸业》(邪千血)
《我的世界之全能镇长》(文武小轩)
《源灵生命录》(前方的星)
《木叶之毒液》(井口天)
《逆世妖尊》(古月千里)
《娱乐圈小地主》(经典不可复制)
《此生与你,纠缠到底》(为食丸子)
《洪荒之幕后黑手》(漆黑星空魅影)
《亮剑之最强杀手》(星空剑圣)
《随身带着超人系统》(苦于)
《夺剑天神》(一个妖)
《清闲道人》(一是我是)
《迷途鬼》(tk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