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宠妻檀郎》 > 最新章节

《宠妻檀郎》

宠妻檀郎封面

作    者:木渢

最后更新:2015/5/26 0:59:56

下    载:( 《宠妻檀郎》全文TXT打包下载)

...

《宠妻檀郎》最新章节: 第十章

    更多言情小说,。     季王爷打从知道婚礼莫名的取消后便一再的责斥妻子,他真不明白女人的心思,一下子还对人家盛情相待捧在手心里疼着,一会儿就翻脸将人赶跑。     当他得知季雠过家门而不入,还直接带着庄半回宋国去,前些时候没通知家里就私自完婚,媳妇都有几个月的身孕也没人告诉他,难道他真但忽略家人。     也许他该提早退休好好享受含饴弄孙的乐趣,反正江山代代出人才,年轻一辈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也该让他们有出头的机会了。     “爹,在想些什么?”返家不久的季读瞧父亲愣愣地像在思索重大的决定。     “爹,你在想大哥和大嫂吗?”季诩自己心里也是很想嫂子的。     “不知道他们几时才肯回来?”季王爷释然的放松深锁的眉头。     “我看很难了,大哥当时在申城时就对大嫂体贴人微,还被栾非拿来当笑柄,如果大嫂不想回来大哥一定是顺着她的。”季诩不是没见过大哥帝妻样。     “二哥,你是说你这次出任务时就见过大哥和大嫂了?那时他们就很恩爱了。”季读捉住这个可能有转机的话柄不放。     “是啊!本来还想陷害大哥出面,最后还是被他给逃掉了,害我和栾非费了好大的劲儿才逮到罪魁祸首。”季读愤慨的气大哥拐骗他们。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大嫂肚子里的娃儿是在来我们回家前的路上有的,娘就是为了这事才以为大嫂不贞的。”季诩把母亲态度大变的原因说清楚。     “拜托!用膝盖想也知道,大哥如果没有百分百把握孩子是他的,干嘛还一路呵护备置的追去,他一定是雄大嫂受了委屈才不回来的。”季读真是搞不懂母亲连这个道理都不知道么。     “想不到大哥这么疼惜大嫂,二哥你真该多学着点。”季诩私心里也期望能找个这么怜惜她的好丈夫。     “我也是很疼惜我那些红粉知已的,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她们。”季读替自己辩驳导正妹妹对他错误的看法。     “读儿,你真该收收心了,也该认真的找个妻子了。”季王爷同意女儿的看法,季读什么都好就是玩蝎重了点。     “大哥如果再不回来,你就是娘下—个箭靶子了。     季诩当然没把自己算进去,反正她是要嫁出去的,娘想要抱的是内孙可不是外孙。     “也就是说如果可以把大哥和大嫂请回来,我多少可以再逍遥自在个几年免受娘的茶毒。”季读为了自己的快活日子可以长久些,打定主意要把这两个,喔不,应该是三个恩人给请回来。     “二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季诩看着季读暗自窃喜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想到什么好计策。     “二哥,大哥写信回来了。”季诩跟季读故意在季夫人房门外神秘的对话。     “信上讲了些什么?”季读故意将季诩拉到一个可以窥视母亲反应的角落边小声的问,音量控制在恰好可以传进房里。     “大哥说大嫂可能有流产的迹象,现在还昏迷不醒瞪在床上,唉!大嫂从怀孕初期身体就愈来愈虚弱了,每天都要呕到胃里面没东西,还不时头晕目眩的昏倒,她怕娘担心还要我不要告诉她,听说这次她直劝大哥回家不想让娘伤心才牵动了胎气。”季诩表情充满了担忧的哀戚。     “大哥怎么舍得下太嫂嘛!你知道吗?这次我之所以出个任务去这么久,就是因为大哥和大嫂无意间在申城发现了一桩阴谋,你就不晓得大哥有多么疼爱大嫂,每天将她带进带出的还差     点送命。”季诩密切的瞄着母亲脸上的表情。     “这么说他们在路上就认识了,那大嫂肚中单儿真是大哥的,我就说嘛!难怪大哥肯千里迢迢的追去宋国,原来大哥这么有把握大嫂是他一个人的。”季诩悲切的假意哀叫。     “你鬼叫什么啦!”季读看母亲惭愧的明白自己的误解。     “大哥说如果大嫂挨不过,他也不想独活了。”季诩下了最后一帖猛药。     季读赞许的用眼神示意,点头表示该下台一鞠躬了,当他们正准备迈出离开的脚步时,背后传来咿呀的开门声,季夫人面容哀惭的从屋内出来。     “站住,你们两个刚说的我都听到了。”季夫人凝重的表情差点让兄弟两人笑出声来。     “娘,你不要太悲观,大嫂或许会没事的。”季读安慰的拍抚着母亲,心里洋洋得意的为自己喝采。     “你想我是不是应该亲自上门去接他们回来?好歹都已经是季家的人了。”季夫人肯拉下面子去请媳妇,可见她是真心的接纳庄半了。     “娘你身体不适合这么长途劳累的,不如你先稍个讯去慰问一下,准备点小礼物给大嫂跟孩子以示你的诚意,如果大嫂醒了一定会很感动的,她心很软的一定会说服大哥回来的。”季诩可不能让母亲戳破她们善意的谎言。     “也对,我如果冒冒然的去也许你大哥会不高兴的,循序渐进的打进半儿的心房才是,读儿你帮娘写个信稍去,诩儿你和娘一块上街挑个小礼物给半儿,顺道也给孩子添些东西,不知道是男娃还是女娃?”季夫人又要开始忙碌了,这会儿可要忙着布置婴儿房了。     季诩随着母亲离开之际,打了个剩下的就交给你了的眼神给季读,季读也回她个没问题的讯号。     兄嫂惠鉴,敬欣者,久未见面,母亲思念殷切。母亲得知事实真相后为其先前态度不佳、言词刻薄深具愧意,特命弟为之修书以表歉意,随函附上母亲亲选之合丞贺礼,望兄嫂能尽释前嫌,弟特代修书以告之,临喜不胜细述,盼速归。敬中贺悃。     恭贺燕喜     “季读干嘛没事写信送礼给你?”季雠本来还以为那小子是写给他催他回家的,居然是写给他美丽的小妻子。     “他说娘希望我们回去,特地请人送来新婚礼物和宝宝的衣服给你。”庄半将信拿给季雠看。     季雠看了之后没啥表示的说:“你相信他的话吗?不晓得是真是假,你有什么打算呢?”委雠就太信任季读的话,问在一旁拆礼物的庄半。     “哇!你看!这一定是娘的意思不会错。”庄半拿出‘龙凤琼瑶’和一块当家主母的掌事印石。     “不会吧!娘想把整个家都交到你手上。”季雠佩服母亲的高招,将大权交出来想不收服妻子软弱的心也难。     不出所料,果然不久就听到庄半感动的说,“娘给我这么大的责任我怎么担负得起呢?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个掌事印石拿回去还给她?”庄半早就不介意那些事了,如果她没有离家又怎么知道季雠有多看重她。     “你别被骗了,娘是要用块印石哄你回去的,你不怕她到时又对你恶言相向吗?”季雠搂着庄半隆起的小腹将她抱坐在腿上。     “我不怕,因为这次有你护着我呀!”庄半也不想因为婆媳不睦让季雠夹在母亲和她中间难做人。     “你唷!就是蝎软了,好在有我这个苦命的相公替你撑持。”季雠愈来愈能感受到庄半体重的增加和丰盈的躯体。     “我聪明选了个好相公,相公,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厂庄半自从肚子大起来后就比较没有害喜得那么严重了,因此每天吃吃睡睡的养胖了身体。     “等孩子生下来吧!我怕你在路上会有闪失。”季雠将手摊开抚上庄半的腹部感受小生命的律动。“那还要等上好几个月,我最近身体都很好不要再等嘛!”庄其实是想要季雠带着她四处去游山玩水。“你心里头打什么歪主意我清楚的很,不过为了你的身体着想还是不行。”季雠这次是铁了心的坚持反对。     “相公,别这样不通人情嘛!”庄半撒娇的扯季雠的衣角。“没得商量,等坐完月子我再带你们回去,到时候随你爱上哪玩我都陪你,好不好?”季雠哄慰着诱引庄半。     “真的吗?那以后你要是出使我也要跟去。”庄半得寸进尺的要求跟着出任务去。     “好好好,但是你要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季雠知道女人生孩子就如同上鬼门关走一遭,他可不想失去心爱的人儿。     “你别担心,我看你比我还紧张。”庄半用唇安抚着季雠,她被调教的是愈来愈放荡了,连怀孕期间都恣意的享受起,有时候她大胆的让身为师傅的季雠咋舌。     “娘子,你不是不敢在白天亲热么。”季雠含住庄半挑逗的粉舌吸取。     “还不是被你带坏了,是谁竟敢光天化日下就在田间……”庄半的声音消失在季雠探索的舌间。     “相公,你醒醒。”三更半夜庄半睡到一半突然感到一阵剧痛从腹部传来。连忙摇醒身侧的季雠。     “怎么啦?不会是生了吧?”季雠紧张的赶忙唤人去请产婆。     “相公,好痛喔!”又是一阵疼痛,庄半吃痛的抓紧季雠握着她的手。     “还痛吗?”季雠感到手被庄半掐的力道也知道有多痛。     “现在又没那么痛了。”庄半觉得全身都湿透了,她羊水破了而且汗水直流。     “产婆来了。”庄爱拉着被她从沉睡中挖起来的产婆进房。     “你们去端盆热水来,拿些干净的布和把剪子,其他人通通去外头等,不要留在这影响产妇。”产婆将一干吵杂的闲人赶走。     “我要留下来。”季雠坚定的不愿离开庄半。     “不行,你也出去。”产婆哪能留个男人在这看着污秽的生产过程。     “让他留下来陪我,啊!……痛!”庄半开口要求随即又被更强力的阵痛给唤走。     “呼气,别憋着,等一下会愈来愈痛,你这是头胎可能要久一点,先别把气力耗掉。”产婆教导着正确的呼吸方法让季雠在一旁唤着引导。     就这样愈来愈哀痛的尖叫声传遍了整个庄家,一次比一次紧凑的痛呼让在外头等的亲人一颗心绷的更紧,都已经过了三个时辰天都亮了,但是仍然听得见阵阵的呐喊声。     “时侯差不多了,产道的收缩加遽紧促,你要用点力推,再用力,已经看见头了。”产婆指引庄半将孩子推出产道。     “哇!呜哇……哇…”。”产婆将婴儿的脐带剪断后,倒着拍他的小屁股,瞬时宏亮典哭声响彻天际。     季雠感动的抱着被整治妥当的儿子,小心翼翼的呵怜着,这小生命的诞生真是苦了娘,他感到窝心的看着庄半,她气喘如牛的调整呼吸,但脸色又开始显得痛不欲生。     “怎么了?”季雠可被庄半的神情吓坏了。     “我……我也不……不知道,我……又开…开始痛啊!”一声尖锐的呼声让房内、房外的人又悬上了心。     产婆检视后又开始指导,“还没完,还有一个,你可得要挺住,如果没生下来大人、小孩都会有危险的。”产婆严肃的唤回快要昏厥的庄半。     庄半一听到这么严重性的警告,涣散的精神又抖擞起来,努力地唤回虚脱的气力,拼命的告诫自己不能昏过去,极力的配合产婆的教导。     大概是娃儿也感应到母亲的爱,奋战不懈的要冒出头来,小女娃比哥哥娇小了些,因此更容易滑出母体,等庄半听到第二个孩子的哭号声,终于体力不支的晕厥了过去。     “谢谢你,我的爱,我绝不让你再受这种苦难了。”季雠在她耳边诉说着他的誓言。     “来,快把这碗鸡汤喝完。”季雠哄着嘟翘着小嘴巴的庄半,这小妮子大概被一堆的补品给吓坏了。     “我一起来小爱就不知道从哪弄来一盘桔饼炒蛋,刚才娘又逼我吃完一大碗麻油腰子,你又要拿这一锅鸡汤来。”庄半长这么大从来没觉得吃东西是这么痛苦的事情。     “乖,喝一碗,一小碗就好了。”季雠低声下气的劝诱庄半。     “我要你喂我。”庄半张开嘴等着。     季雠吹拂着热腾腾的鸡汤,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娇妻,深怕她营养不够、滋补不足,因为她还要给两个小家伙喂,正所谓一人吃三人补,怎么也大意不得的,小家伙吃吃得比母亲多呢!     “多喝一点,不然没有水可以喂孩子。”季雠又喂了第二碗。     “孩子呢?也该吃了。”庄半喝完了第二碗汤后摇头表示她不要了。     “被一群姨娘给抱走了,等会他们饿了就会哭着要来吃了。”季雠这个当父亲的抱孩子的机会还比上那几个阿姨,这些个小姨子怕是会把孩子给宠上天。     “大姐,大姐,子釉哭了快喂她吃。”庄苹抱着女娃儿慌乱的来找庄半求救,她可以帮她洗澡,换尿布,叫她睡,就是没办法给她喂喝。     庄半接过小女儿后拍着她的背让她不再哭闹,哄着小女娃儿平静下来,这才解开未着亵衣的前襟喂食肚子饿了的季子釉。     “苹儿,你快去吃饭吧!子釉吃饱了我要哄她睡会儿,你等她睡醒了再来带她去玩吧!”庄半可不想让女儿被娇纵的小阿姨给带野了。     “好吧!”庄苹有点不舍的走了。     子釉吃没一会儿眼睛就闭上了,有一下没一下的吮着母亲的,她大概和小阿姨玩累了,庄半轻轻拍着让她打个隔免得吐。     “你小时候一定很乖巧温驯,这小妮子跟她娘一样标致漂亮,我得要多提防着点,免得被哪个帅小子给拐跑了。”季雠接过庄半手中的女娃儿,轻盈的将熟睡中的女儿放到另一张小床上。     “这么说来你一定皮得很,活蹦乱跳的儿子已经诱拐了那两个老女人了,都这个时候还不把他带回来。”庄半才刚说完,庄爱就抱着睡着了的子敉来了。     “大姐,你儿子太不给我面子了,居然在我表演精彩的柳叶飞刀时给我睡着。”庄爱好不容埸才抢赢庄臣,这小子竟然不赏脸的睡觉去了。     “下次我一定让他醒着看你整套刀舞完,你先去吃饭吧!”庄半知道儿子饿过了头,赶紧让他在睡梦中含着,等他吃饱了才缓缓将他放在妹妹的身旁,两个小婴儿都累了沉沉的睡去。     “娘子,我也饿了。”季雠眼中饱含着,看着两个小家伙这么幸福的吸,真让他羡慕不已。     “那你就去吃饭,别陪我了。”庄半细心的帮孩子盖被被,根本没看到季雠眼中的欲念。     季雠不甘心被忽视,从庄半身后圈住她,将滚烫的抵着她,让她明白他的饥饿。     “我还在坐月子耶,你节制一点嘛。”庄半马上就意会季雠的意思。     “我已经禁欲很久了。”季雠将庄半抱到床上去,将她仅着的单衣前襟拉开,攫取因为哺乳而更加丰腴的,学着小家伙那阵的品尝蜜汁。     “喔……不行啦!娘说我的身子太虚了,一定要坐满才可以行房的。”庄半难耐的,将母亲的交代重覆一遍。     “还有其他垫代方法可以满足的。”季雠不想错失这个机会教育。     “是吗?”庄半的求知欲又被引发,于是季雠孜孜不倦的教她一些可以达到满足效果垫代法。     “诩儿,你大哥不是说今天会到家的吗?”季夫人已在大门口来回不下百次了,望眼欲穿的期待快点看到小孙子。     “娘,你不要急嘛!大哥他们可能还在路上,你先坐下来喝口茶。”季诩恬适的坐着朝季读摇了摇头。     “爹,你也劝劝娘嘛!她走得我眼都花了。”季读朝卸下官职的父亲晃晃头。     “怎么劝说?我也很想学你娘这么跺着,巴不得赶快见到我那两个宝贝孙子。”季王爷脸上喜悦的笑意说明了他的快乐。     才说着外面就传来阵阵的热闹声响,“大少爷、大少,你们可回来了。”“瞧,这小少爷眼睛鼓溜溜的,肯定跟大少爷小时候一样活泼聪敏。”比较老的厨娘喜孜孜的说。     “你们看,小小姐对着我笑耶。”季读爹身小厮起掴魂都被女娃给勾走。     “快,快抱过来给我瞧瞧。”季夫人迫不及待的抱过季雠手中的小孙子,疼爱的左瞧右看的。     “娘。”庄半嚅嗫的改口唤道。     “好媳妇,来,过来我瞧瞧。”季夫人慈蔼的拉着庄半猛瞧。     “媳妇儿,欢迎你回来。”季王爷本来就挺喜欢庄半的,得知儿子的心上人就是她时可乐了,但他整日忙着国事竟没注意到媳妇受委屈离家出走。     “爹,这是你的孙女子釉,晚了一会儿出来,是妹妹。”庄半将女娃抱到王爷手上说道。     “大嫂,我也要抱抱小娃娃。”季诩高兴的等着接过父亲手中的小侄女。     “子釉,我是叔叔喔!记得了吗?”季读用食指逗弄着季诩怀里小娃儿的小脸蛋自我介绍道。     “子釉,我们别理的叔叔,跟姑姑好。”季诩朝女娃扮了个鬼脸逗她开心,她也很合作的扬起嘴角。     “你怎么可以破坏我在美女心目中完美的形象。”季读朝季诩忿忿不平的谴责,怎么可以说他。     “你们可别教坏我的宝贝女儿,来爹爹抱抱。”季雠从两人的手中抱回小女儿,不顾他们喃喃地抗议声。     “娘,大哥和大嫂赶了这么远的路了,你让他们先下去休息休息吧!”季诩体贴的将庄半的疲累收入眼底。     “你没提醒我都忘了,你们也累了先去歇息,我看这两个孩子也倦了,我把雠云居主卧室旁的那间房给改成婴儿房了,你们去看看满不满意,有什么要添购的就让人去买。”     季夫人将在打哈欠的孙子抱进庄半的怀里,让季雠领着他们先下去补补眠。     回到熟悉的住处后,才知道季夫人的用心良苦,主卧室里推陈布新样样东西上都贴着喜字,连柜子里都是出自匠师裁制的新衣。     婴儿房里放着两张小床,所有的东西都是两套,只是色系不一,暖色系的粉红、粉黄、粉白一眼便知是女娃儿的,浅色系的浅蓝、浅绿、浅紫的是男娃儿的,所有的东西一应俱全。     “娘一定费了不少心思准备这些。”庄半将儿子放进他的小床。     “看她多巴结你,你真是母凭子贵。”季雠把女儿抱到她的帐内盖上被子,搂抱着庄半回他们的爱巢。     “凭儿子还是凭孙子?我看都有吧!”庄半疲软的上床躺了下来。     “你要睡啦!不陪我谈谈天、说说话。”季雠撑着手臂看着躺平了的妻子。     “今天可是子敉和子釉做周岁,娘请了好多的亲戚朋友来同乐。”季雠闲散的拥着庄半躺在隐密的草丛间,两个磨人精一早就被爷爷、给带走了。     “娘也真是的,小孩子周岁干嘛这么盛重其事的。”庄半真搞不清楚老人家的想法。     “他们高兴就好,反正又不用你来烦心张罗。”季雠闻着庄半身上残留的香味混着青草香和汗水味。     “你真的决定不再担任外交使节了吗?”庄半玩着季雠的手漫不经心的问。     “我不想带着你东奔西跑的,更不能忍受见不到你的日子,我想还是接下父亲的棒子,留在国内安稳的过日子。”     季雠梳理着方才和庄半时所放下发丝。     “新任的季王爷,你准备要去招待客人了吗?”庄半嘴里这么问着但却没有要起身的意图。     “刚接任的当家主母愿意放过我了吗?”季雠暗示着刚才提议共赴**的人并不是他。     “我只说要求晒晒太阳,怎么知道王爷你就是有能耐让这一切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庄半语中明显的说明自己的无辜。     “是这样的吗?我记得我只是起了头而已,有个人就连续要     了三次,害得我只好使出浑身解数的满足她,弄得我现在筋疲力竭的。”季雠发现庄半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学生,甚至更青出于蓝胜于蓝。     “王爷,你不行了吗?”庄半才不相信季雠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我想我可以继续透支所剩不多的精力,为了你,我的爱。”季雠翻身上阵继续恩宠心爱的娇妻。     春光无限的旖旎画面被层层叠叠的树丛给遮蔽住了,小俩口恩爱的忘了小儿女的抓周仪式,管他们以后是富还是贵,还是另一半火热的需求比较重要。     (之二完)     欲知辗转情事及精彩故事请看爱到深处四部曲之三(恋妻华郎)

《宠妻檀郎》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小说推荐
《星域圣芒》(独自旅行的人)
《欲成巅峰》(无量话费)
《幻想回家路》(千羽般若忏)
《修仙恩仇记》(始尘)
《召唤传奇生物》(夜明空)
《万法武尊》(柳斌轩)
《飞司令》(屏阳山人)
《韩娱之少时妹妹》(韩娱之少时妹妹)
《首长的双面小娇妻》(牛小野)
《游历的领主》(发烧的獠牙)
《凤求凰:逆天王妃倾天下》(琉月无殇)
《北风过境,只我一人》(氓小和尚)
《爱上狐狸王爷》(蝶初染)
《美女老板的贴身神医》(枫桥夜雪)
《异世之权利与王冠》(轩子默)
《你是我在这世界存在的理由》(shiminee)
《武帝破天》(浪里飞花)
《异世红莲》(三千梵莲)
《神庭鉴》(也禅机)
《末日之超神进化》(牧神空)
《杀戮与天国》(胡亥不吃土)
《我可能修了个假仙》(恋术)
《八零后咸鱼术士》(暗日)
《妖魔之门》(烧烤架帝国)
《兵山梦魇》(不带葱的饼)
《逐天追日》(凌度空间)
《石香记》(木葳)
《极乐深渊》(超能迪迪)
《农女要翻天:夫郎个个太妖孽》(枕萧人)
《霸道总裁王俊凯之娇妻太任性》(我只是簬人i)
《火影之重活一生》(书梁介)
《我才不要当魔王的新娘》(灰灭世界)
《宇古风云》(云书尘)
《也要许你白首》(凤颜不惧)
《穿越之佃户》(苏域)
《守护你的那颗星》(红了眼眶丶湿了瞳)
《你是记忆里的唯一》(一叶白露)
《回首向来终是你》(页栗)
《拣了个女人回家》(杨柳未央)
《重生之剑与魔法与学院》(恕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