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不要在我面前耍酷》 > 最新章节

《不要在我面前耍酷》

不要在我面前耍酷封面

作    者:莫彤

最后更新:2015/5/26 0:33:58

下    载:( 《不要在我面前耍酷》全文TXT打包下载)

...

《不要在我面前耍酷》最新章节: 第十章

    更多言情小说,。     婚事在双方家长的同意下敲定。     庄母提出方白与依苹生下的第一个男孩必须入主庄姓的要求,方震一口便答应。孩子姓方或姓庄根本没有分别,一样都是他的孙子,最重要的是,必须要方白真能坦然接受依苹,生孩子的事才有希望,否则还是白谈,但完全不知内幕的庄母可乐歪了,一心期待依苹能在婚后快马加鞭的生个“男”宝宝出来,好让庄家有后,而这份期待在未来的某一天或许真能实现……     从南投回来,大家都有点累,方震坚持留方白跟依苹在家里吃晚餐。     餐桌上的气氛显得有些僵硬,使得依苹始终泛着的笑容看起来更加灿烂,像夜里的一颗明珠,照亮了这个晦暗的家。     上次来访,人太多,她几乎没法好好的瞧瞧这个家的成员组合,今天难得餐桌上只有方震和他的五个太太,以及方白的二哥,所以她就一边吃饭一边转着眼珠子端详他们。     这个家的每一个人都各有不同的高贵形象,养在豪门的女人多半举止优雅,但其中不乏矫揉造作的,像方彦的母亲就是。出身风尘,难免染上俗气,以为打扮得金光闪闪就是贵气,却不知那简直“俗毙”。     大太太就是标准的贵妇形象,雍容华贵,只是老臭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谁倒了她的会?     二太太是个标准的势利眼,眼睛始终看上看下,下巴老抬得高高的,就像一只孔雀一样,但也是雍容华贵的。     双太是个端庄得体的女人,表面上很礼貌周到,但私下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而方白的母亲,那真是个娇小美丽的女人,一看就知道非常温柔善良,但人家说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她就是这种女人。     至于坐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也就是方白的二哥方拓,这个男人有着一双比方彦更邪气的眸子,老是不怀好意的瞅着她,看得她心底发毛,局促不安。这个男人是俊美的,却也是阴邪的,深邃的眸子写满心机,一看就知道是个城府极深的人,让她无由的升起一丝戒备,总觉得这个男人有点恐怖。     一顿饭结束,她也刚刚好观察完每个人,快快乐乐的移往客厅。     “我可不可以再到楼上去看一看?”依苹避开方白问方震。     刚刚吃饭,她发现方纭又没下来吃,难道她真的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躲在房间里吗?这样对身心都是不健康的。     “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你想上楼下楼不必问别人。”方震道,眼光慈祥。     得到方震允许,她立即奔上楼。     敲了两下紧闭的房门,待对方将门拉开缝隙,立即乘机用力将门推开,进门后立即关上房门并上锁。     她知道方白等会儿一定会跟上来,锁上门以防万一。     方纭又跌在地上,见依苹锁上门,睁大着瞪她的双眼立即流露出惊恐之色。     “不必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跟你做个朋友。”依苹露出灿烂的笑容,真心的说。     方纭充满防备的瞪着她,身子沿着墙站起,伸手操起书桌上的笔记本就扔来。     依苹早有防备,身体往右一闪,笔记本砸在身后的门板上,然后掉落地上,。     方纭脸色微白,脚步缓缓挪向书桌后面,极为的寻求硬体保仿。     依苹依然笑着,目光从容地在房间里绕了一圈,看见右边那面书墙全部摆满了小说,立即兴奋的冲过去,一边叫着:“哇!好多的小说喔!”她伸手摸了摸,回头注视方纭,“你也喜欢做小说?”     方纭依然瞪着眼,但眼底似乎闪过了什么。     “我也是小说迷耶!”依苹抽出其中一本,轻翻着,“大人们都管这种叫垃圾书籍,我妈有一阵子甚至禁止我看这种书,但我还是会偷偷看。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没有这些织梦者编织出这么多的美梦,这个世界不知道会有多空洞?我是个喜欢作梦的女孩,常常把自己幻想成书中的女主角,然后不由自主的就想好好谈一场恋爱,你呢?你会不会也想谈恋爱?”     方纭在她说话的当中一直注视着她,这会儿也许发现她无害,眼底似乎少了一层戒备,但依然充满敌意。     依苹得不到回答,又笑,“当然,你现在还小,但有一天你一定也会这么想的。恋爱的感觉是美妙的,一开始它可能不如你所预期的美好,但只要你有心经营你的爱情,它还是会如你所愿。”就像她跟方白。     他们之间完全是她在主控,如果当初她选择放弃,就不会有现在叼蜜。     方纭侧了下头,突然开口:“男人都是的动物,我不要谈恋爱。”     依苹愕了一下。她居然愿意开口跟她说话?呵!好现象。她随地坐了下来,有意无意的翻了两下手中的小说。     “你的想法完全被这个家给污染了。其实男人不是都像你家的男人这样。你爸讨了五个老婆,你大哥跟女明星的绯闻不断,而你二哥跟三哥还有那个色狼四哥我看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方白不一样喔!”说到方白,她眼中自然发光。     “他是个同性恋。”方纭眼里的防备已经褪下七八分。     “不是。”依苹笑道。     方纭身上的刺又竖了起来,“你说谎。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同性恋,她们还说他是为了爸的财产才假装跟你好的,他其实很讨厌女人,就像,他也很讨厌我一样。”     依苹笑着摇摇头,“你错了,方白不是那种人。我不否认方白曾经对女人反感,但现在不会了,因为有我,我爱他,努力的改变他,让他接受女人,我付出的真心打动了他。方纭,这就是爱情喔,当你喜欢上一个人时,那力量足以将整个世界颠覆,何况他又不是生下来就是同性恋。”     方纭愣愣地注视着依苹,“可是他很讨厌我。”     “他不是讨厌你,他是怕照镜子。”依苹笑着,“你是他的镜子,所以他不敢面对你。你被那些女人欺负,所以把自己封闭进自己的世界里,而方白,他则因为厌恶看见女人的丑陋而选择逃避。方纭,你们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在逃避,而这种选择是全世界最懦弱的一种。”     方纭垂下头,双手绞着,“我好怕那些女人。”     “怕什么!如果她们敢欺负你你就大胆反击,让她们知道你的厉害,她们就不会再欺负你了。”依苹朝空中挥了下拳。     方纭露出惊世骇俗的表情,“你叫我跟她们打架?”     “打就打啊谁怕谁?我一向主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只要有人犯到我,我绝对不会默默承受,我会加倍奉还。”她一脸恶相的说。     方纭沉默下来,那表情像在做深入的思考。     依苹站起来,将小说归位,绕至窗前,拉开窗帘,山下的城市此刻灯火辉煌。     “好美喔!你快过来看,看看这世界多么美丽。”     方纭站在原地注视着她,眼睛不时朝窗外瞟去,显然相当好奇,但却又不敢前进。     依苹退步将她拉至窗前,她的抗拒在乍见窗外夜景时消失,眨着眼观看这奇异的世界。     “很美对不对?”依苹转过笑脸问。     “嗯。”她低应一声,目光全然被美丽夜景所吸引。     “这个世界还有更美好的事物,只要你肯走出去,它就会敞开怀抱迎接你。”依苹推窗做了个深呼吸。     方纭美丽的眼瞳一下一下的眨着,沉默不语的看着夜景。     依苹笑了笑,突然拍了下大腿,“我要走了,希望下次可以在餐桌上跟你一起用餐。”     方纭转头看她,脸上竟是依依不舍的表情。     依苹又对她一笑,笔直的走过去拉开房门,然后消失。     ******************     依苹一走出方纭的房间立即对上一对豹似的锐眼,随即扯开笑容。     “我就知道你会跟上来。”依苹斜眼笑得好暧昧。     “我说过,叫你不要接近她。”方白冷着脸。     “我办不到。”她的表情瞬间转为认真,“今天换成是别人或许我狠得下心不理睬,但她是你妹妹,所以我不能不管。”一个美丽的生命不该这样白白浪费。     “碰了几根钉子?”他讥讽地问。     “没半根。”她仰脸注视他,眼底有着神秘的笑容。     他狐疑地看着她,“她没有攻击你?”     “有攻击,但没打到我。方白,你相不相信她跟我说了很多话?”她笑眯双眼。     他一脸不信的表情。     “现在不信没关系,以后你自然会信。”她圈起他的手,“方白,我们到房间看一下夜景再回去好不好?”     他不明白她在搞什么,却任她将他拉进他们的房间。     她不开灯,直接走向窗前,拉开窗帘,让明亮的月光洒进房内。     她趴在窗台上,双手撑着下颚,方白走过来,双手岔开按在窗台上,与她形成一种暧昧的氛围。     “好美的夜景喔!”她低喃,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他不语,目光投射在山下的美景里。     她突然扭头对他笑,“三个人一起看夜景,感觉如何?”     方白不解的皱眉,“哪来三人?”     她指指隔壁房间敞开的那扇窗。     他伸长脖子探头,看见方纭的头半露在窗外,静静地看着夜景,唇边还扬着前所未有的笑容,虽然很淡,却很真实。     他讶异的瞠眼,缓缓低头看着在自己身下笑得得意的脸庞,嘲弄道:“你真行。”     他那个妹妹从不开窗,完全与世隔绝,今天竟然会有这样难得的举动,真是让人意外,同时感佩依苹的能力。     她竟轻易的敲开方纭的心窗?!     她笑着,贼贼地看着他的唇,“有没有奖品?”     似乎读出她的念头,他喉头梗了一下。     “我自己索取比较快。”她媚媚一笑,勾住他的脖子吻上他。     挑逗已不再是她的专利,方白是个好学生,学得很快,尤其在他开始接受她之后,一切更进步神速。现在的他已经能够很自然的拥吻她了,只是还欠缺了点——主动。     不过没关系,她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慢慢来。     ******************     这个家多来几次就熟悉了。     依苹无视于那些女人摆出的各种面孔,径自活跃于这个家,反正巴掌一个不会响,不理她们就没事,尤其还没进门就惹是生非实在是不智之举,最重要的是,她根本懒得去理会她们。     她对坐在客厅里的方震打了招呼,还有那些女人,虽然脸都很臭,但礼貌还是得顾;笑嘻嘻的喊了人后便抱着最新出炉的几本小说奔上了楼,不料却在阶梯上遇上用扇子半遮着脸的三太太。     “三姨好,咦!你的脸怎么了?”依苹左右探头,企图看清她遮掩在扇子底下的面孔。     三太太怒瞪依苹,朝她拨了下手,“滚开。”便飞快的奔下楼。     依苹不死心的追下来,“三姨,你的脸到底怎么了?”惊呼声引起客厅众人的注意。     三太太恼怒,“你少管闲事。”要不是肚子实在饿扁了,她死也不会下楼来让人家看笑话。     客厅里的人也发现不对劲。     “你干嘛用扇子遮着脸?”方震开口,一惯的严肃口吻。     “我喜欢不行啊?”三太太一肚子鸟火。     “脸上长疮啊?”二太太讥嘲道。     “就是长疮又关你屁事?”实在是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所以顾不得方震在场,骂起粗话来。     “啊啊啊!火气这么大?待会儿我让厨房给你煮碗去火茶。”二太太继续挑衅。     方震瞪了二太太一眼,瞪闭了她的嘴,抬眼问三太太,“你的脸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需要这样遮遮掩掩?”     三太太撇了下唇,陡然放下扇子,愤声低吼:“给猫抓伤啦!哼!”转身就朝餐厅走去。     “好厉害的猫!”依苹叫了一声,差点大笑起来,连忙奔上楼。     ******************     “方纭,我是依苹,我可以进来吗?”她靠着门板低喊。     方纭拉开房门让她,随即又关上。     依苹一进门立即放声大笑,笑得东倒西歪,“是你对不对?”     方纭抿着唇看她,眉头锁得很紧。     “你就是抓伤三太太脸的那只猫对不对?”依苹笑得不能控制。     方纭嘴角一扬,“我还击了。”还成功的打退了敌人。     果然是她!依苹又笑了半晌,好不容易才敛住笑声,一手绕过方纭娇弱的肩头,挤着眼眉,“胜利的滋味不错吧?”     “嗯!”方纭用力点头。     依苹又笑了起来,“这就对了,我保证那个女人从此不敢靠近你三步之内。”     方纭突然垂下头,绞着小手,“爸知道是我干的吗?”     “你怕他知道?”依苹睁着大眼问。     “嗯。”她点头。     “傻瓜,他知道了更好,如果他开口,你就一五一十的把你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全部说出来,让那些女人好看。”依苹的拳头又往空中挥了一下。     “万一……爸生气呢?”依苹的话总让她心惊胆跳。     “他也许真的会很生气,但我保证他生气的对象绝对不会是你。”依苹胸有成竹地道。     “你怎么能这么笃定?”     “我就是笃定。”     “可是,万一……”     “那你就告诉他这是我的主意好了,让他来找我。”依苹挺着胸膛,堆着笑意。     “你不怕爸吗?”方纭好奇又崇拜的看着她。     “怕什么?他有三头六臂?”     方纭加深对她的崇拜跟好奇,不明白她怎么能够如此坦然。     依苹这才想起手里的小说,笑嘻嘻的将其塞入方纭怀中,“瞧我给你带了什么来。”     方纭接住她塞过来的小说,开心的浅笑起来,“谢谢你!”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客气什么。”她睨方纭一眼,笑着拉她在地板上坐下。“方纭,你愿不愿意试着踏出这个房门看看?”     方纭怯缩的低下头。     “试试看嘛,我陪着你,好不好?到时如果你真的很害怕,我们就回房间来,好不好?”她企图将方纭拉出她封闭的小小世界。     方纭抬起茫然的眸子看她,“我好多年没踏出过这个房间,我……”     “所以才教你试试看嘛,不是硬要你面对。”依苹真诚地说,悄悄握起她冰冷的小手,“我在你身边,我会保护你。”     方纭茫然的眸子逐渐出现信心,久久才笑着点头。     依苹开心的笑开嘴,拉她站起,鼓励着,“你是个勇敢的女孩,我相信你做得到。”     方纭笑着点头,小手却异常冰冷。     依苹知道她依然恐惧,所以握紧她的手给她加油打气,企图给她信心与勇气,牵着她一步一步的往楼梯方向走。     “依苹,我……”她俯望客厅里的众人一眼,退缩起来。     “不要怕,这是你的家,而且有你爸在,谁都不敢动你一下,而我,也不会让任何人碰你一根寒毛。”依苹认真的说。     方纭缓缓又笑,点点头。     众人的目光几乎不约而同的投向从楼梯上方走下来的两个女孩,方纭一时无法适应,再度怯缩。     “别怕。”依苹低声鼓励,更握紧她冰冷的小手。     “方纭!”方震第一个低呼出声,眼中有着很深的震撼。他无端得了自闭症的女儿十年来不曾离开过那个房间,而今却这样走下楼来!     五太太也震惊的张嘴,眸中忽地涌上一股。她的女儿终于肯走出来了!     方白侧头逸出叹息。这丫头果然有办法,他服了她了。     “你们干嘛这样看人,不认识啊?不认识的话我来介绍好了。”依苹轻松笑着,将企图往她身后缩躲的方纭推到前面来,“各位,这是方纭。”     方震注视方纭许久,站了起来,用粗哑的声音说:“欢迎回家,我的女儿。”她终于离开她的小小世界回到这个家了。     看见方震眼中的泪水,方纭拢了眉,嘴唇抖了抖,扑了过去,“爸。”     方震含泪笑着,拥紧他最雄的女儿,目光扫向依苹,露出感谢的眼神。     依苹侧了下头,回他一笑,眼中写着“不客气”三个字。     方白走过来,轻搂住依苹的肩,低声在她耳边说:“真有你的。”     她笑着抬头,又是那贼贼的表情,“有没有奖品?”     “回家后任你索取。”他道,唇角扬了起来。     “你说的喔!”她要的可不像上次那么简单喔!     ******************     依苹从浴室走出来,身上穿着十分保守的小碎花睡衣,身体散发着沐浴乳的香气,湿发服帖的往后梳,完全不失少女的活泼气息,却又柔和着女人的妩媚,形成一种诱人叼腻。     方白坐在沙发里闭目养神,没察觉她正朝她接近。     她悄声接近他,双手从他身后穿了过来,绕在他的胸前,在他赫然睁眼之际偷了个吻。     “换你洗了。”她的脸越过他的肩头,腻笑着道。     方白含笑睨她一眼,她身上的香气扑鼻而来,让他的心浮了一阵骚动。他有点慌张的站起来,朝浴室迈了去。     她对着他的背影贼贼一笑,悄悄的“他”的房间。     方白洗完澡出来,看见客厅没人,以为她回房睡了,于是熄了客厅的灯,也准备回房睡觉去,熟料,房间的门才推开,门后立即蹦出一条人影整个跳到他身上来,那股香气再度扑鼻,慌得他一颗心怦怦跳。     “你……”他伸手欲开灯。     “别开。”她轻声制止他,就着黑暗端视他深邃的黑眸,巧笑倩兮。     “你怎么跑到我房里来?”他低哑的问,血液里的因子产生浮躁让他微微感到不安。     “你自己说的,回到家后要任我索取。”她娇笑,双手缠上他的颈项。     似乎察觉出她的意图,他全身起来,“你想做什么?”     她的食指挑逗的抚上他的唇,低喃:“我想要的不只一个吻那么简单。”手指往他颈子滑下,落在他的胸前,玩弄着他睡衣上的扣子。     他似乎很紧张,因为呼吸急促了起来,喷在她的脸上。     “我还没有准备好。”太快了,快得他措手不及。     “心理吗?”她娇笑着问,悄悄解开一颗扣子,小手滑进他的胸膛。     他缩了一下,猛然抓住她的手,声音支离破碎的低喊:“依苹。”     “也许你真的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但你的身体却已经准备好了。”她笑咪咪的,抽出自己的手,又解了他一颗扣子。     他咽了下口水,身体僵硬得像石头,无病似的又喊了声:“依苹。”     她褪下他的睡衣,小手在他精壮的肌肉上游移抚触,漫不经心的问:“方白,男人跟男人之间怎么**?”     她大胆的话题让他愕了一下,而她指尖的抚触让他起了震颤,嗓音更加低沉沙哑,“手口并用。”     “好玩吗?”她亲吻着他的身体,的触感与温热的气息让他一阵炫惑。     他退后,虚弱的往门板靠了过去,仰头靠在门上,感觉下腹窜起陌生的火苗。     “还好。”他低喃,感觉到下体的胀痛。     她笑着,舌头继续挑逗他的身体,贼眼往上瞟,“跟我肯定比跟男人好玩,因为跟男人只能手口并用,但跟我,你那……”她低眸瞟了他裤裆一眼,“那儿也派得上用场。”     她真大胆,把话说得这么露骨,但他知道如果没有她的大胆,他们之间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进展。     她的舌头温热而,一寸寸的撩起他对女人的,他有点痛苦却又迷惑沉醉,一**陌生的感觉侵袭,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快要爆炸开来,让他难受却又期待那股力量冲破爆发。     跟女人**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两个身体的结合会产生什么样的?他竟莫名的期待那一刻来临,却又分外紧张恐慌。     她的唇向上移动,覆盖在他微启的唇瓣上,双手绕上他的颈子,一边吻吮一边低喃:“我要你帮我脱衣服。”     他愣了一下,她挑逗凋他的唇,双眼笑眯起来,“这是一个绅士该做的事,你做得到的。”     他的手微颤掸上来,一颗一颗的解开她的扣子。她没穿内衣,的在扣子解开后整个袒露出来。     “很好。”她亲吻他,与他的舌头缠绕着,“我要你摸我的身体。”     他有些惊慌,亦有些退却,她腾出一只手拉起他的手覆盖在自己胸前,“像我刚刚摸你那样摸我,这是你的义务。”哪有当老公当得那么轻松的,真的把一切都交给她玩弄?     他又咽了下口水,手掌在她胸前,在她的鼓励下抚触起来。     她的皮肤不是很白,但很光滑,很细致,触感非常美妙。这是他第一次碰触女人的身体,美好的感觉是前所未料的,摸着摸着竟着了迷。     她依旧着他,在他的大掌滑下她的腹部时发出一声,身子拱了一下,小手从他背后滑下,然后绕到他的腰部前面来,悄悄地伸入他的裤子里。     “方白,你可以吻我的身体,这是属于你的,你应该尽情享受并尽到该有的责任。”她低喃,指尖触摸着他缩紧的腹部。     “我怕我无法——”他真的好紧张。     她用唇掩去他的声音,然后鼓励的说:“你办得到的,我相信你。”     “依苹。”这个傻女人为什么对他这么充满信心?     “别说话,吻我。”她说,带领他一寸寸逼近疯狂边缘。     他俯首亲吻她的身体,大手握住她的腰,她的身体微微往后仰,让他可以轻松的吻遍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而当他的唇滑下她肚脐旁边的部位时,她不能控制的咯咯笑了起来。     他愣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她。     “对不起,我怕痒。”真是破坏气氛,但没办法,她实在控制不住。     他下意识的往后退,她却索性将他扑倒在床上,两具上身的身体紧密的接触贴合。     他的呼吸又急促起来,两颗狂跳的心互相辉映着。     她微撑着身子看他,笑容隐去,脸色显得格外正经,“方白,你爱我吗?”     他注视着她,伸手拂开她贴在颊上的发,“我不知道。”     她又笑了起来,“没关系,只要你记住我是爱你的就好了。方白,我爱你。”她俯首吻上他,温柔甜腻的吻着。     他一声,双手环上她的腰,紧紧缠着。     她再度像猫一样凋了下他的唇,低喃着:“方白,你不是看过a片吗?你可以尝试学他们那样做。”     一步一步的拐他一定会成功。在男女之间的性关系,他就像出生婴儿一般纯洁,而她,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是什么样子,那些滥情小说描述的情节足以挑起一个少女的冲动,更何况她还拜他所赐,真真实实的看过a片里的真枪实弹演出。她想,男女之间就是簈跟穠、精子跟卵子的关系嘛,还不就是a片里演的那么回事,认真学一下就不会有问题,更何况她面对的还是一个完全没有性经验的男人,在这方面她是占上风的。嘻!     方白攒起眉头看她,似乎处在为难的状态中。     他哪儿看过那种片子?上次为了引诱她特地买了一支那种片子回来,结果看了一眼就差点吐出来,片子是播放着没错,但他从头至尾就只看那么一眼,哪里会知道该怎么做?男人跟女人的性,因为从来不去碰触这之间的微妙关系,所以并不明了,只知道就是簈跟穠之间的不同。     “依苹。”他屏息低喊。     “嗯?”她又舔了下他的唇。她好爱这样逗他,因为她每次这样舔他,他就会皱眉头,好好玩。     “我……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好不好?等我做好准备我……我们再来。”他茫然的目光有着卑微的请求,他是真的还没有准备好跟女人发生那样的关系。     依苹看了他半晌,笑了起来,“好吧!”身体从他身上滚下去,然后紧靠在他身边,一手横放在他的腰上,“那……我今晚就睡这里可以吗?”     他叹息一声,侧过身将她拥紧,并亲了下她的额头,“谢谢你!”     “该谢的是我,因为你已经愿意跟我分享你的床了,你的床又大又舒服,我早哈死了。”她调皮的挤挤眼。     他笑了,用力的将她拥紧。     ******************     依苹半夜醒来,发现方白不在床上,抬眼看闹钟,三点二十一分,三更半夜的,他不睡觉跑哪儿去了?是不是因为有她睡在身边害他不习惯,所以溜到外面去睡了?     下意识的侧耳,她隐约听见客厅里传来的细声,好像是电视机的声音。     凌晨三点多耶!他不睡觉在看电视?这会不会奇怪了呢?     她轻声细足的溜下床,抓起睡衣穿上,也不管扣子上下扣错成一团,将房门拉开一条缝——     啊!他在看a片!!     他三更半夜不睡觉就为了起来看那种片子?     “噗!”她忙用手捂嘴。     他所谓的“准备”就是要先看看人家怎么做,然后再如法炮制?好好笑喔,这个男人。     她好想大笑,但是不能,那会伤及他男性的自尊,于是回到床上躲在棉被里偷笑。啊!差点忘了,她把睡衣脱了,丢在刚刚的位置,否则他一上床就会发现她下过床,让他知道她偷窥他看a片,那可不好。     差不多到了四点十分的时候,他悄悄的回到床上来。     依苹闭着眼睛假睡,想看看他会有什么动作。     他轻轻的侧过身,大手悄悄的从她腰侧滑过来,在她胃部上方停留了几秒,然后一寸寸的朝她间游移。     感觉到他的手好冰,而且还微微着,他在害怕,也在紧张,她感觉得出来。     他开始轻抚她的,身体一寸寸的往她压过来,但却突然退缩了下,她假装被吵醒,睫毛掀了一下,抛给他一个甜腻的笑容,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吻上他。     他刚开始显得有些僵硬,但在她热情的蛊惑下逐渐放松,抱着她与她纠缠起来。     她感觉到他的身体逐渐发热,动作虽然迟缓却温柔得让人陶醉。他该是个细心的男人,因为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像经过细细考量,充满了绅士的风度,亲吻、,以及更多细微的碰触。     他真是一个好学生,学习能力是一等一的强,那支a片他至少吸收了百分之八十,但他温柔的动作却又与a片里的火爆南辕北辙;她喜欢这样的他,喜欢他这种充满疼惜的抚惜,撩人心火的。     “依苹。”他突然低唤她,学她用舌头舔她的嘴。     “嗯?”她娇喃,眯着眼看他,脑袋早已被他的温柔迷惑得昏昏沉沉。     “你喜欢我这样摸你吗?”他依然有点紧张。     “喜欢。”她毫不思索的回答,笑腻了一张俏脸。     “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完成所有的程序。”他这样说,脸有些红。     他竟在害羞?好好笑喔!她嘴角一场,“我早已做好准备,一切就看你。”     他再度低头吻住她,的唇一路下滑,吻遍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跟穠的关系就是这么回事,经过了这一夜,他们体尝到那种关系所引发的乐趣,两个陌生的身体,因为爱而结合,就像恋爱之初,甜蜜诱人。     他,终于完完全全的接受了她。

《不要在我面前耍酷》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小说推荐
《神医萌宠:傲娇王爷欠调教》(夙二羊羊)
《重生之掌控黑道:异能特工》(重生之掌控黑道:异能特工)
《不暴何以平天下》(诗诗缩缩)
《锁龙神鞭》(百世长安)
《我是降头师》(抽泣的小丑)
《人间绝妙》(风若卓绝)
《追梦》(豌豆)
《记幕僚》(舌尖上的我)
《空染红尘,我的狐仙男友》(meng980161623)
《人生自是有情狂》(古灵)
《无尽刺杀》(你家我最帅)
《至尊系统神》(梦中捉鱼)
《尹家传记》(晨曦豫儿)
《医者浅墨》(墨晓)
《她与校草的往事》(我数一二三)
《就仗着慕寒年喜欢我》(势如虹)
《我和我的淘宝爆款儿子》(宜霖123)
《董懂》(董懂)
《真武侠系统》(宇文襄)
《奉鬼为王》(寒塟)
《王者大陆之英雄的女孩》(古影七)
《盼卿归》(离黎)
《异界学渣的逆袭之战》(凌薇婧宸)
《无限综漫的修仙帝皇》(沫羽涟漪)
《我们都需要什么》(神楽也有人)
《神妃鬼王之王爷挺住啊!》(彼岸抚柳)
《柒月初醒与梦》(荼荼荼01)
《楼兰战记》(刀老)
《妖啸九天》(君幻凤)
《异世龙逍遥》(撒加)
《恶魔校草霸道爱》(媛艺)
《残剑舞秋阳》(进击的李小黑)
《最强护花兵王》(奶油冰棒)
《我的南韩往事》(寄敏之)
《重生成蛇之龙神》(海椒不辣)
《但修鬼道不修仙》(猪头麦)
《我和她的第七信条》(何处风眠)
《末日生存系统》(路人C)
《南,国》(张雷生)
《锋芒》(雪枯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