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胡涂月老牵对线》 > 最新章节

《胡涂月老牵对线》

胡涂月老牵对线封面

作    者:莫雪儿

最后更新:2015/5/26 0:35:31

下    载:( 《胡涂月老牵对线》全文TXT打包下载)

...

《胡涂月老牵对线》最新章节: 第十章

    更多言情小说,。     她的眼皮实在沉重,无论怎么使力仍是睁不开,整个人像处于若虚若实、恍恍惚惚的世界中,耳畔传来的声音似近似远,不知是真是假?     「清儒,你已经七日没阖眼了。你去休息吧,只要雪娃一醒,我们马上通知你。」楚鹰离疼惜地拍拍他的肩膀。     雪娃受伤昏迷到如今,已是第七日,清儒这七日来衣不解带、不眠不休的照顾她,还细心地沾水润湿她干燥的唇;至于他自己,原本清峻的脸庞早已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憔悴。     「她不会死。」清儒握紧床上人儿的手,只回了他这么一句不相关的话。     「她当然不会死。」羽屏顺着他的话安抚他,随即担心的说道:「但大夫说她身上的毒早已尽数去除,照理早该清醒才是,他也不明白为何到现在雪娃依然昏迷?」     「她不会死。」清儒将她的柔荑圈在自己的双掌中,柔柔爹上自己的脸,淡淡地开口重复一次。     羽屏疑惑的看向他,这才发现他是自言自语。眼前的他已筑起一座心墙,墙里的世界只够容纳他自己与心爱的女人。     清儒已经七日不眠不休的照顾她!她没听错吧?雪娃躺在床上,心里升起满满叼蜜,但甜蜜的心情立即被雄取代,他怎么可以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七日不休息,身体怎么吃得消?     她好想睁开眼睛看看他,好想偎在他怀里,好怀念他身上的绿野气息,好想告诉他:「我很好,你去休息。」     可是,她就是睁不开眼睛,整个人软软的,没什么力气……     立于一旁的绍寒揉揉眼睛,确定所见无误之后,这才敢大声叫嚷:「大哥!雪娃流泪了!」     清儒激动地轻拍她的颊,「雪娃,妳睁开眼睛看看我,让我知道妳没事,雪娃!」     她想睁开眼睛,可就是累得睁不开啊!     过了一会儿,她的双眼仍是紧闭着,不过看得出眉头微皱。     清儒以厚实的手掌熨平她的眉心,「别皱眉,我想,妳一定是太累了,所以才无法睁开双眼。没关系,妳慢慢休养,我会在妳身边守候,我保证,当妳睁开眼睛之后所看到的第一人,绝对是我。」     他真的与自己心灵相通!雪娃的眉心渐宽,只是眼泪仍是不停凳下。     清儒深情、疼惜地吻去她的泪,「等妳病好,我要一一实现我对妳的诺言,我要带妳去衡山,那边有各种的奇红妙翠,当朝阳初升,阳光会洒落在我们身上,周围皆是百乌争鸣;当暮霭沉沉、星月交辉时,我们可以闲步看着皎洁的月光没入溪中……」     她的心因着他的话而牵动着。     如此美好远景将在不久的将来实现……     她在心头默默想着,当自己睁开眼看到他时,她要勾住他的颈项,温柔的告诉他一句:「我爱你。」     ☆☆☆     「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有情人终成眷属。」小竹对着云镜大喊:「你们要幸福的过日子!」     明知他们听不到她的衷心祝福,不过喊一喊仍让她快乐得通体舒畅。     「小竹,快点,玉帝正在紫銮殿大发雷霆呢!」小雷好心的来通风报信。     小竹轻松的摆摆手,「甭紧张,顶多被骂一骂就得了。待会儿我要请小桃到月宫玩,你要不要一起来?」     他轻拍自己的脑袋。「哎呀,现在小桃也在紫銮殿上等候玉帝栽决!」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会忘了说呢?     小竹闻言,急忙往殿上飞奔。她最重朋友情义,罚她还好,怎可以处罚她的朋友?况且小桃也不过是「顺手」拿了一颗仙桃给她罢了,为什么要处罚她?     一进紫銮殿,她已是很习惯跪下爬行,表现得可圈可点,完全符合犯错者应有的愧疚行为。     「玉帝,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可以罚我,但这不关小桃的事,你放过她吧!」她以眼角瞄瞄身旁的小桃。     小桃行事向来有规有矩,何曾有过进紫銮殿等待判决的经验?现下的她已是全身、脸色惨白,看来真令人不舍。     玉帝威严的站起身,「小桃帮妳偷取仙桃,她是共犯,我怎能饶恕她?」     「偷仙桃、重绑姻缘线、让古雪娃及白小兔的魂魄回凡间,这些全是我的主意,不关她的事。」     「好,我可以不罚她,但,我要加倍惩罚妳。」玉帝轻捋胡须,眼中闪过隐隐的笑意。     小竹没察觉,只是听到他会放过小桃,便毫不思索地接口,「只要你放过她,不论是怎样的惩罚,我都愿意接受。」     「这可是妳自己说的,别后悔。」玉帝忍住笑意。     有什么好后悔的?如果是罚面壁思过,顶多忍一忍就过去了,况且面壁的时光,可是她补眠的最好时机;如果是罚她抄写经文,那更简单了,她有一群好友,每个人抄写个十篇,很快就可以将波罗波罗密经抄完。     「玉帝,我不会后悔的。」她斩钉截铁的说,「请您降罪。」     他点点头,嘴角带着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来人,明日午时,将小竹贬下凡间,除非有朕地赦令,否则不准她再回天庭。」     小竹惊讶过度,只是呆呆地张嘴,喉咙像烧灼似的发不出一点声音。     「玉帝,请你放过她,我甘愿受罚。」小桃抖着身体,如泣如诉的求他。     透过云镜,她已看尽人间丑态,凡间这么紊乱,怎适合小竹?     月老跟着说:「能不能看在老臣的份上,饶过她这一回?」     虽然小竹不准他喝酒、偶尔会整整他,将他当成茶余饭后的笑点,但大抵上,她算是一个不错的女婢,况且小竹是他第一次亲自捏塑的泥人,彼此的浓厚情谊更是不在话下。     王母娘娘也轻拉他的袖子,「玉帝,行不行换个惩罚方式?」     她蹙眉不解,这个处罚实在令人感到怀疑。虽然小竹常常挑战玉帝的权威,今日所犯的罪就算被贬下凡也不为过,但他一向心软,怎舍得贬人下凡,受尽折磨?除非……他有不得不贬她下凡的理由!     「不行。」     「我接受。」     几乎是同时间传来这么两句话。想当然耳,前面那句「不行」是玉帝说的,至于后头的那一句……     在场的人全傻眼的看着小竹,「妳接受这种惩罚?」     「玉帝是仙界最高的管理者,玉帝所下的命令,我们除了遵命,别无他法。」小竹压抑兴奋的心情,将这一番话说得颇有道理。     以往下凡都是偷偷摸摸,见不得人。这次可不同了,是玉帝要她下凡的,她怎可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     玉帝假意地咳了两声,端出玉帝的架子,挥挥手指示着,「好了,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任何人都别想替她求情。」     一时,整个天庭闹烘烘的,不断传来小桃的哭泣声、王母娘娘的劝导声、月老的恳求声、天兵天将的喝斥声……     种种嘈杂的声音之中,却传来两阵闷笑声。     一声是玉帝的。不消说,另一声自然是明日午时即将被贬下凡的小竹所传来的……     天道自有其运行的道理。套句俗言,冥冥之中,自有天数。     是非福祸,自有天定,何必庸人自扰,还是恣意些好……

《胡涂月老牵对线》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小说推荐
《佩剑江湖行》(恒晓宇)
《快穿男神归我罩》(素衣菁菁)
《杂烩饭摊》(晨晨powa)
《陆贞传奇之昔逝雨兮》(邺雨)
《神圣之灵》(逝然)
《总裁的悔过书》(湛亮)
《空谷幽魂》(亦农)
《仙门奇轩》(风中黄竹)
《深闺情挑》(张若梅)
《娱乐科技之克隆》(冷雪冰川)
《繁星重聚之时》(星尘昊昊)
《婚约之陌上花开》(林晚凝)
《绝爱复仇女王》(雪姗、梦竹)
《巾帼武林劫》(二郎成神)
《因果之证》(新闻三十分)
《这个魔王有点弱》(琼棠棠)
《纸上谈婚,豪门佳妻不好追》(百里云初)
《逍瑶记》(零下十度唱征服)
《旷世女圣》(盖世仙草)
《空间医药师》(征文作者)
《暗黑实录》(无敌的凯)
《狂徒的24小时》(沃尔德来客)
《孤独又灿烂的侠》(六关)
《某科学的寒冰法师》(逍遥的喵星人)
《被通缉的修灵者》(名字长的小三)
《灵傲天下》(冬人)
《师弟太会刷好感度啦》(一只南心歌)
《堕尘缘》(倾墨先森丶)
《妖精住嘴》(刘阿八)
《克苏鲁趣味跑团笔记》(告死者之遗骸)
《将军红颜劫》(飞樱)
《掌缘封禁》(七步遍天下)
《妖皇纪》(孤独旳星辰)
《重振大明朝》(万里高歌)
《瓦罗兰:虚空之血魔》(RM故事细腻)
《狩猎穿越者》(Warlocky)
《各有时》(瓶子的狗子)
《原子学院》(涯觅)
《邪尊的倾世魔妃》(黎姿妤)
《穿越之东北抗联一路军》(读书种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