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怀春曲》 > 最新章节

《怀春曲》

怀春曲封面

作    者:莫筑凌

最后更新:2015/5/26 0:45:23

下    载:( 《怀春曲》全文TXT打包下载)

...

《怀春曲》最新章节: 第九章

    更多言情小说,。     一回到扬州,上官晋与靳袁皓便各自回府。     靳袁皓抱着昏睡的楚楚一回到靳府,难免引起不少虚惊,尤其以魏立谨最为紧张。他不懂为什么自楚楚姐姐带他来投靠舅舅后,便接二连三地受伤,不是伤了脖子就是生病,现在连手臂也染红了一片,他真的很替楚楚姐姐难过。     靳袁皓见魏立谨跟他来到擎嵩阁门口,虽然知道他很担心,但是现在楚楚最需要的除了休息还是休息。     他叹了口气。“你的楚楚姐姐会没事的,她现在虚弱得很,你让她好好睡一会儿,等她好一些了,你再来看她好不好?”     从未见舅舅如此疲惫,他乖巧地点头答应,“好,我等楚楚姐姐好一点再来看她,舅舅,你也要好好休息喔!”     “嗯!帮舅舅把门带上。”他笑了笑便转身走了进去。     魏立谨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很清楚他也在为楚楚姐姐担忧。他原以为舅舅这趟去报仇应该会极为顺利,因为那个俊美的大哥哥也有跟去,他们不是都很厉害吗?怎么楚楚姐姐还是受伤了?     他想要变强,变得比舅舅他们更强,他要保护楚楚姐姐,不让楚楚姐姐再受伤了。年纪尚轻的他,在心里重重地起誓,随即昂首阔步地离开擎嵩阁。     将楚楚安置好后,靳袁皓便请福伯下去煎药,然后就这样一刻也不休息地守在她身旁。凝视着沉睡中的她,他心中有如千军万马在奔腾似的难受,为何他一再地让她受伤害,难道他是一个受诅咒的人?只要与他一亲近,就会被连累吗?     他恨,恨这样无奈的现实。无力与天对抗的结果,就得任意受牵制吗?往事已不堪回首,当他好不容易再一次敞开心胸地去爱一个人之后,他便不会再轻言放弃,他绝不屈服,他就不信赢不了她。     “少爷,药煎好了。”端着药进来的福伯,见他如此悲愤,一时也不知要怎么安慰他。少爷受的苦太多了,难道靳家的劫难还没结束吗?     “福伯,放着就好,你先下去歇息吧,有事我会再叫你。”靳袁皓握着她未受伤的手,头也不回地说。     “可是少爷,你一回到府内就没合眼休息过,现在又要守着小姐,若连你都倒下了,那还得了啊。”福伯不忍地说。     “楚楚还没醒之前,我不放心。”他硬声回话。     “好吧!那少爷你有事一定得叫老仆啊!”他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靳袁皓疼惜地抚了抚她的脸,在她耳畔轻声地说:“楚,吃药了。”     他端过药碗直接喝了一口,便倾下身去缓缓地喂她,直到喂完整碗药,他才满意地拿布巾擦拭她的嘴,“苦不苦呢?但是再苦也得忍着,这样才好得快喔!”     他眼眸含笑地亲了一下她的唇,“让你再多睡一会儿,睡足了就要醒过来喔!别让我这么担心好不好呢?楚。”     夜已深、人已静,一直不眠不休的靳袁皓深情不已地守着他心爱的人,但疲累不已的他仍旧不支地伏卧在床沿。     翌日清晨,楚楚幽幽转醒,手臂帝痛有如蚂蚁咬啮般地侵蚀她的知觉,她忍不住地了一声。     靳袁皓被这微弱的声音惊醒,这才发觉自己竟然睡着了,自责之际,却讶异地看见楚楚张着明亮的眼瞳看他,他高兴地说:“楚,你醒啦?”     “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在我房里?”楚楚不明所以地问,随即被手臂不断传来的麻痛感疼得揪起眉头。     见状,靳袁皓急问:“还痛吗?”     楚楚没有回话,因为她被他的疲倦面容吓呆了,“你怎么满脸胡渣?”     她挣扎地想起身,靳袁皓立即紧张地按回她的身子。“别起来,大夫有交代你要多休息,免得牵扯到伤口就不容易好了。”     “对,我受伤了。”她愣愣地应了句,“现在我们回到扬州?”     “嗯!”他端详着她的脸,“你觉得如何?还痛吗?”     她笑了笑,“还好。”     “没骗我?”他蹙眉。     “这没什么好骗的。”其实是痛死了,但看他一脸的倦意,她不想再让他操心。“你身上怎么有股怪味?你多久没沐浴了?”     “楚楚!”这女人是想气死他吗?他从未如此不眠不休地照顾一个人,岂料她一醒来就说出这种话来嫌他,真是可恶。     “你干嘛恼羞成怒啊?不好意思就快去换套干净的衣服,清洗一下自己就好啦!”     “睡饱了就有力气损人,你倒是挺有精力的嘛!我真是白替你担心了。”     “我又没逼你。”楚楚话一说出口,就被他瞪得十分无措。“我可是病人,你不能对我动粗喔!”     “你敢说自己是病人?我可从没见过这么刁钻的病人。”靳袁皓挖苦她。     楚楚见他生起闷气,只好安抚道:“别气了,我知道你很担心我,但我真的没事了。对了,你有让我吃什么药吗?因为伤口痛归痛,但我觉得好有精神呢!”     经她这么一说,他才想起原是奄奄一息的楚楚,现在之所以会如此有精力地与他斗嘴的原因,不禁由衷佩服那位大夫的用心,难怪他的声名会如此远播。     “别想了,我看你还是快点去整理一下自己吧!”楚楚捏着鼻头,一脸的嫌恶。     他好笑地看着她那顽皮的动作,点了点她的额际,“你这个磨人精,那你可别乱动喔!否则有你好受的。”他瞪了她一眼才走出房门。     “这么凶。”她扮了一个鬼脸。“难受毙了。”她看着自己右手臂上缠着的布条,无奈地翻了翻白眼。下回再有类似情况,她绝对不会再傻傻地用手去挡了。     **********     靳袁皓抱着楚楚到擎嵩阁的亭里用早饭。     带淡淡花香的微风徐徐吹来,楚楚不禁笑道:“真舒服,若是以后都能这样就好了。”这般优闲的日子,是她活了二十年来头一次享受到。     靳袁皓吹凉稀饭后,喂进她的口里,“你那么喜欢受伤吗?”他轻笑。     闻言,她给了他一记白眼,“我又不是疯了。我是说这种优闲的日子与美景真的令人觉得很舒服的,我希望能永远如此嘛!”     “小傻瓜,你的心愿那么小吗?”他怜爱的目光,看得楚楚有些羞赧。     她伸出手遮住他的眼,“你不要用那种眼光看我,会令我浑身不对劲。”     靳袁皓轻拉下她的手,斥责道:“不是要你别乱动吗?小心又扯到伤口,痛死你可别哭喔!”     “我哪有那么爱哭。”她扁嘴回道。     “是喔!当初不知是谁痛得直掉泪?”靳袁皓嘲笑地又舀了口稀饭喂她。     这人老爱揭人疮疤。     “不高兴啦?”他笑盈盈地道。     “哼,我不想理你。”     他笑开了嘴,瞧着她一脸的孩子气,“来,再吃一口。”     “少爷,上官少爷带了一位客人来见你。”福伯站在亭外通报。     看着小俩口恩爱的画面,他心里万般欣慰,他想老爷若知晓靳府现在是如此和乐,他在天之灵也可感到安慰了吧!     “请他们进来吧!”靳袁皓边说边又舀了一口稀饭送到她嘴边。     她摇着头,皱眉道:“我吃不下了。”     “不行,吃完它,等会儿才能吃药。”他板着脸。     她苦恼地吃下稀饭,双目带怨地睨着他。     “乖,别呕气,要你吃完也是为你好啊!”     “是啊!楚楚,你就听他的吧!”上官晋来到亭旁,着实被靳袁皓如此疼爱楚楚的举动吓住。以往他待芙蓉也没如此周到,楚楚真的是比芙蓉幸福多了。     “晋,你来啦!”楚楚笑容可掬地寒暄。     她是故意如此的,她就是要气他,谁教他老爱逼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     她看了一眼靳袁皓,谁知他根本无动于衷,气得她噘着嘴。     靳袁皓自听过楚楚的表白,明了她的心意后,已不会再乱吃飞醋,所以也明白她刚才的举动是故意要气他的,“好了,没激到我就径自生闷气,真像个孩子一样。”他宠爱地拍拍她气鼓鼓的小脸。     “我说袁皓,你别忘了我们的存在,这么忘情地谈情说爱你不羞啊?”卓希辰不太习惯看冷情的蛇如此大演爱情戏码,有些反胃地出声提醒。     上官晋一听,真替他捏了把冷汗。     “我可没请你来,看不惯你大可回去。”靳袁皓冷冷地回了他一句。     楚楚被他这么一说,不好意思地笑问:“袁皓,他是你的朋友吧?”楚楚羞赧地对他报以微笑。     卓希辰见佳人投以一笑,礼尚往来地也笑眯眯地回敬她。     如此落落大方、识大体的姑娘会让他这条蛇攫获,他该好好谢他的,竟还如此恩将仇报,真是不应该。     见他们眉来眼去地打着招呼,靳袁皓虽知这没什么,但心里就是不悦。之前是晋,现在换这只死狐狸,真不知他这群兄弟是说好排队来气他的吗?“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他沉着声说道。     “好吧!那就开门见山不唆了。”卓希辰咧嘴一笑。“我会去插手管那件事,相信你心里也有个底,这一切都是王虎交代的,要算帐你去找他。而我今天会来也是他要我带话给你,他说他已去见过当今圣上,皇上颁旨宣布魏府的爵位保留,由魏立谨这个遗孤继承,在京城的别府也由朝廷负责重新建造,而魏伯钦夫妇两人也将择期举行公祭,并在皇陵近郊辟建‘伯钦园’以示纪念。”     “我明白了。”靳袁皓应了一句。     上官晋忽地击掌,“对了,袁皓最近你都待在府里,应该还未听闻一件大事吧!皇上已将军部统帅夏大人的女儿许给王虎了,将军的千金想必也是非常地孔武有力,成亲以后定有王虎好受的,所以你也别再气王虎,他已经够可怜的了。”     卓希辰早在穆昊天从京城返回玄天门时就已听他提起,当时只听他轻描淡写地带过,没想到还有下文,那真但可悲了。那位夏府千金可是赫赫有名,听说她的武功造诣可不输军中大将,看来王虎未来的日子肯定十分水深火热。     “还有这等事啊?这很好啊!”靳袁皓淡淡一笑。     “好?你有没有搞错啊?这算是一种政治婚姻耶!还好不是我,要是我铁定翻脸。”上官晋哇哇大叫。     靳袁皓想起一件事,“晋,你可有冒我的名写一首诗词放在楚楚房里?”     一旁的楚楚听见靳袁皓这番话,只差没昏倒。不是他写的,那会是谁写给她的?还让她因此而定情于靳袁皓,而他竟也利用她感动之际将她哄得团团转,想来这靳袁皓也真是奸诈。     “我冒你的名写了一首诗词?”他狐疑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你们有事要谈,那我不打扰了,先走一步。”卓希辰见状况不对便想走人。     靳袁皓看卓希辰急着想走,顿时恍然大悟,“慢着,看来你有必要解释一下。”靳袁皓出声阻止想要溜之大吉的卓希辰。     看来是躲不掉了。“解释?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他摊了摊手,“你该感谢我的,要不是我推波助澜,你哪能那么快夺得美人心?还这么质问我,你是想恩将仇报吗?”他邪气地反问。     “原来那天你来找我,是来模仿我的笔迹啊?那时我就知道有鬼,你还跟我说没事,你也太过分了吧?”上官晋气呼呼地指着他的鼻头骂道。     “此言差矣,我们能各出一份心力帮助我们的好兄弟夺得美人心,这也算是善举,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吗?”卓希辰大言不惭地道。     “我真是倒霉才会认识你这只死狐狸。”上官晋叹了口气,众兄弟里应该就属他最正常了,唉,真是觉得万分孤单寂寞啊。     “倒霉?你说错了吧?你是祖上积德才能在这辈子遇上我这般举世无双、才气纵横、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卓希辰。”     “你真够恶心了。”上官晋只差没吐到整个胃翻过来。     “够了,帝狐,你少在那里吹嘘了。”靳袁皓无奈地看着他。“本想跟你好好算东北那笔帐的,但念在你如此有心,那就抵销好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卓希辰有些难以相信的问。     靳袁皓不回话地轻笑,随后看向一旁的上官晋,“至于你知情不报嘛……亏兄弟之间你我交情最好。”     “你不跟帝狐算帐,只跟我算,还说我们交情好,你也太欺负人了吧!”上官晋有种不平的感受。     “我有说要跟你算吗?”他好笑地反问。“一切的一切,我都明白你们是为了我好,我全记在心上,所以一切就算了,不过下不为例,我可不喜欢你们太过鸡婆。”靳袁皓抚玩着楚楚的手。     “袁皓,你真的变好多,难道受到爱情薰陶的男人都会转性吗?那真是太恐怖了。”上官晋意味深长地说。     “我是变了,不过你们得感谢楚楚。”他笑看着楚楚。     “感谢我做什么?”楚楚不懂地问,这跟她有何关系?     “是你教我明白什么是体谅与包容。”他满是爱意的眼眸闪着光彩。     “你……”她红透了脸。     “真是够了。”卓希辰受不了这种场面,无奈地抚着眉心。     靳袁皓话峰一转,“对了,我还有件事要问你们两个。”他看向他们两人。“府里没人敢乱动我的东西,更不用说是拿走了。说,是谁把我珍藏的碧螺春挖走一大半的?”他目光森寒的瞪着他们。     “是朋友就别计较那么多。”卓希辰也不掩饰地明说。     他就知道是他。“小人行径,还敢跟我谈朋友。”     “是谁说学会了体谅与包容的,现在却为了身外之物跟人争吵,真是笑话。”     “我是就事论事,要茶叶你不会明说,有必要用偷的吗?”他快被他气死了。     卓希辰伸出一指摇了摇,“偷?我这么高雅的人哪能用这种粗俗的字眼来形容呢?这是你该给我的谢礼,我不过是先预支罢了。”     “你还真敢说啊!”靳袁皓反唇相讥。     “有何不敢?”他双手环胸,自负的神色表露无遗。     楚楚见靳袁皓气得握起双拳,露出笑靥伸出柔美抚上他的肩,“袁皓,算了啦!没有再买就好啦!别气了。”     “楚楚,别乱动,你想吓死我吗?”靳袁皓将她的手放在她腿上,轻声斥责。     上官晋以手肘推了推卓希辰,“帝狐,你少说一句是会死啊?”     “我又没说错什么。”卓希辰一脸的无辜,今靳袁皓气得直想喂他吃几个巳石。     “袁皓。”楚楚轻唤着他,企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什么事?”靳袁皓没好气地应声。     “我……”她皱起眉。     “你怎么了?”靳袁皓紧张地直看着她。     “我的……我的手……好疼喔!”她哽咽着说道。     “对,你该吃药了。”他气自己竟忘了让她服药的事。“我去帮你煎药,你忍着点别乱动,我马上回来喔!”他又朝他们道:“你们给我好好守着楚楚,她若出了什么事,你们就提头来见我。”说完,他便像一阵风般地离去。     “好啦!吃人的蛇已经走远,你们可以放松点了。”楚楚一扫愁颜,笑逐颜开地学着他们说。     上官晋惊愕地看着她,“楚楚,你刚才是假装的呀?”     她含笑地点点头。     “连我们都被你骗了,看来也只有你制得住袁皓。”上官晋佩服地夸赞。     “当初我果真没看走眼,你真的很适合那条蛇。”卓希辰因自己别具慧眼而倍感愉悦。     “多谢夸奖。”楚楚依旧面带笑容地说。“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袁皓从没告诉过她有关他好友的事,害她都不知该怎么应对,真是讨厌。     “在下卓希辰,是玄天门的军师,排行老四,人称帝狐。”他谦恭地介绍自已。“小嫂子,你现在知晓了吧?”     “你别这么称呼我,我和他之间还没那么快。”楚楚的脸蛋染上徘红。     “看来是袁皓自作多情?”     楚楚听了不知该怎么解释,只是更加羞红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     “好了啦!你就别捉弄楚楚,瞧她不好意思的。”上官晋为楚楚打圆场。     “你们进到亭里坐着聊啊!”楚楚起身请他们入内。     “楚楚,你坐着就好,千万别乱动,你若缺了个角,袁皓可是会拆了我们的骨头。”上官晋赶紧扶她坐好。     “别这么紧张嘛!我不过是伤了手臂,没什么大不了的呀!”楚楚羞赧地道。     “对你来说没什么大不了,对袁皓来说可是天大的事,你都不知当你受伤昏厥时,他急成什么德行哩!”卓希辰也坐上石椅。     “真的?你们可以说给我听吗?”楚楚心生好奇。     “这有什么难的,你听我们说吧!”     卓希辰和上官晋转述那天靳袁皓像疯了般的馍事,逗得楚楚直笑。     有别于他们在擎嵩阁里的欢乐,在厨房外煎着药的靳袁皓可是心急得不得了,满脑子净是担忧她会因为受痛而难受的画面。     他若知道连他心爱的女人都摆了他一道,不知他会有何反应?     **********     初夏时节的杭州,有种绿意盎然的美,雕刻美丽的画舫,在波光邻邻的湖面上更显华贵。湖上某艘华丽的画舫上,一对俪人正忘我地凝望着眼前的湖光山色。     “可爱的妻子,我特地趁我们成亲前的空档带你来这儿游湖,你可喜欢?”     俊逸非凡的男子拥抱着清秀佳人,轻声询问着,但佳人显然并不太赏脸。     “你还在生气吗?”男子无奈地皱着剑眉。     “你真不给我看信的内容吗?”银铃般的嗓音,有着浓浓的怒气。     “我放在扬州府里没带出来。”     “骗人,我明明看见你收在行囊里了,还想诓我?”女子美目微瞪。     她的眼力也太好了吧?他收得如此小心还是被她看到了。     “姐姐托你交给我的那封信里真的没写什么呀!”     “靳袁皓!”女子气得大声唤着他的名。     “小声点,船家在看我们了。”他悄声地说。     她冷哼一声,看着来来往往的船只,不太好意思地压低音量,“如果真没写什么,当初你怎会一脸古怪?”     “我有吗?”靳袁皓反问。     “你明明就有。”她冷眼看着他,“那时我以为你是因为仇恨才会那样子,后来我想想你的反应也太奇异了,你还想骗我吗?”     “我们都快成亲了,这小事就别计较了呀!”     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想不到她比他还要厉害,能忍这么久才来翻案,而且那么久以前的事还记得这么清楚,这女人的记性也太恐怖了吧?     “就因为要成亲了,我才想搞清楚。”她双手叉腰,一脸不妥协地说。     “算我怕你。”从没有人敢对他大小声,就只有她。     她摊开手,“拿来。”     他抑郁地从怀里掏出那封他不愿公开的秘密信函。     才看了两三行,楚楚就已羞红了脸。原来夫人早算计好一切,真没想到啊!     “楚,如何?你满意了吧!”靳袁皓觉得他现在有点颜面尽失。     她递回信,“难怪当初你会百般刁难我,原来是因为夫人将我许给你了,你因为不好拒绝夫人的遗愿,所以只好羞辱我;只要逼我离开靳府,你就可以不用接受这门亲事,而这么一来也不算违背夫人的意思,反正一切是我自己推拒的,你当时就是这样子打算的是不是?”楚楚面无表情地述说心中的猜测。     对她句句一针见血的话,他着实佩服不已。“那也不能怪我啊!半路跑出一个妻子,论谁都无法接受呀!”靳袁皓无辜地辩驳。     “那现在呢?还是无福消受吗?”楚楚睨视着他。     靳袁皓爱怜地搂了搂她,“小傻瓜,怎会无福消受,我是幸福得不知如何是好,你别想太多呀!”他啄了一下她的脸庞。     “哼!你才是大傻瓜哩。”她羞赧地抚着他亲过的地方。     “楚,你姓什么?”     一直以来,他只知喊她楚楚,虽然对于她的生长背景已有所认知,但这般微乎其微的小事他却无从知晓。     楚楚拍了拍额际,“我快昏了。”     听她这么说,他紧张地仔细端详她。“你的伤已经好了大半,难道……”     她翻了翻白眼,“就说你是大傻瓜了。”     “楚,你还再开玩笑?”靳袁皓微怒,她不知道他真的很担心吗?     楚楚正色道:“我没事。”     “没事就好,快点回答我的问题。”     “我姓楚,名楚,连着说就是楚楚,现在你明白了吗?”     靳袁皓没想到自己竟会问出这种三岁孩童才会问的问题。“没听你提过你的父姓,所以不能笑我会问这种问题。”     “我明白。”她笑脸以对。     “楚,那你跟我成亲以后,就会被称作靳夫人,靳楚楚,你觉得好不好听?”靳袁皓有点献宝似地道。     她点点头,“听起来很顺耳,你这么说是为什么?你在给我取名字啊?”     “我是在练习,我得练习取好名的本事,将来才能为我们的孩子取个人人都喜欢的名字啊!就像你的一样好听又好记。”他宠爱地抱紧她。     “贫嘴。”她满脸红云地偎着他。     “靳夫人,你在不好意思吗?”他抬起她腓红的脸蛋笑谑。     她望进靳袁皓映着她的脸的眼瞳,“是,你有意见吗?”     “说没两句,你又像是吃了炸药一般。”他鼻子触着她的。     “皓,你觉得晋美不美?”     峰回路转的话,问得靳袁皓愣了愣。“干啥这么问?”他一脸奇怪地看着她。     “没什么。你说呀?他美不美?”     “是很美,怎么了?”     “我也觉得很美,连晋一个大男人都能美成那样,那芙蓉跟他是双生兄妹,肯定也非常美丽?”楚楚看着远方的浮云,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着。     “你又在想些什么了?”他捧着她的脸,“你虽没有令人惊艳的容貌……”     她感伤地打断他的话。“我知道自己长得不美,但你也用不着挑明吧?”     他瞪了她一眼,“楚楚,我话还没说完,你别急着断章取义。”他满是爱恋的眼对上她明亮的眸,“你虽然没有美艳无双的外貌,但你清秀的脸蛋却有种脱俗的美感,让人怎么也不会腻,你知道吗?我漂亮的妻子。”     “你在哄我吧?”不管是真是假,她整个心头喜孜孜的感觉是不会假的。     “哄你?怎么会,我说的都是事实。”他诚挚地说。     “满嘴甜言蜜语。”她偏过头,但满脸笑意却说明了她欢喜的心思。     “甜言蜜语也只对你说。以后别再胡思乱想,徒增无谓的心烦,明白吗?”     “嗯!”她顺从地点点头。     迎面而来的徐风,怡人得令人不禁起了睡意。     她闭起迷蒙的眼,“皓,你说我们的孩子以后会像晋和芙蓉一样漂亮吗?”     “楚楚,你这是什么话,我们的孩子像他们做什么?”他坐正身子端看着她。     “你胡说什么啊!”她也坐正身来,“我的意思是我们的孩子会不会也很漂亮而已,你想到哪儿去了?”     “我们的孩子当然会很漂亮啦!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靳袁皓自豪地道。     “希望如此,但若孩子长得像你,一定不漂亮。”她斜看着他,“浓眉大眼的,虽然很不错,但太严肃、太冰冷了,不好。”她数落道。     他挑眉怒吼:“楚楚——”     “你小声一点啦!船家在看我们了。”她拿他说过的话堵他。     “你这磨人精。”他愤恨地想吞了她。     “蛇要咬人啦!大家快跑啊!”楚楚笑喊着跑离他。     “你别跑!”靳袁皓追着跑到船的另一头的楚楚。     还好,靳府财足业大,所以画舫当然是自家的,而且够大够宽敞,足够让五十几个人躺平还绰绰有余,要不然,给他们这般忘情地奔跑,船不翻了才怪!

《怀春曲》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小说推荐
《清风闲记》(卿语犹念)
《恶魔之吻:校草来单挑》(花皇颖儿)
《奇异梦境游》(三石9425)
《次元之无敌穿越》(死士辞源)
《青春念》(夏钦)
《千年之恋:三生夙愿》(万绯颜)
《无边大盗》(泰山练气士)
《我的宫斗有外挂》(日月筱)
《匪徒胜利》(冲进)
《她在冰上光芒万丈》(蹿升华上)
《灵都纪》(花间晚照)
《绝代郭嘉之天机策》(刹那千载)
《汉末霸途》(凌夫)
《仙路争锋》(缘分0)
《星际的战神》(心有蔷薇)
《温柔总裁:冷家长媳太善良》(苏灵儿)
《长歌奈何》(第七轻柳)
《唐小虎传奇之天下第一流》(公子熊)
《腹黑少爷的萌妹纸》(宛若姝)
《枕上欢:冷傲殿下仙草妃》(打破花花)
《超凡仙医》(油腻的monkey)
《异界之唯我逍遥》(小怪大咖)
《灵千记》(黎楠梦)
《爱神乱撒网》(褚月)
《两百》(倾凤茗玥)
《最佳练习生》(十一月的嚣张)
《异世厨神》(爱美食的喵)
《无奈成王妃》(邙山孤魂)
《终极调教》(小雨清晨)
《追妻99次:霸道总裁求扑倒》(林叶夕)
《暗行无路》(荆棘之辉)
《跑男之神》(行动代号)
《爱无价》(唐梓杰)
《傲世丹神之三界传奇》(陨落岁寒)
《重生之军嫂追夫记》(小鱼儿爱跳舞)
《古武————我的自传》(沦陷的书生)
《影帝撩妹攻略》(南山)
《丹山夜雨》(丹山昔)
《轮回之吾主乾坤》(剧毒旁白)
《总裁的强悍妻》(安韵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