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爱已蔓延》 > 最新章节

《爱已蔓延》

爱已蔓延封面

作    者:莫筑凌

最后更新:2015/5/26 0:39:33

下    载:( 《爱已蔓延》全文TXT打包下载)

...

《爱已蔓延》最新章节: 第九章

    更多言情小说,。     仲夏时分,走在明媚的阳光下,纵使微风不断拂面而来,额际仍是不停沁出薄汗。     “早知道就拜托我爸把司机借我一天。”伯热的胡馨妮嫌恶地拿出纸巾拭汗。     “哎呀,我的大小姐,我们也不过走十几分钟而已耶,有那么热吗?更何况偶尔走点路当运动,对你的身体也很好。”林语真好笑地瞪她。     “我宁可去健身房运动。”胡馨妮嘟起嘴。     林语真露出受不了的表情。“好啦,别臭著一张脸,我们到了啊!”     林语真指著前方一栋风格独特的咖啡馆。     “开车时没感觉,真的定了才知道这么累。”胡馨妮翻了个白眼。     林语真加快脚步前进,率先踏上石阶,才刚碰上门把,铸铁锻造的拱形大门已经先行从里头拉开。     “欢迎光临!”     站在半敞的玄关口,房静棻噙著笑迎接她们。     面对她的欢迎礼,胡馨妮没好气地白她一眼。     “你不是喊热吗?还不快进去?”林语真故意糗她。     “你们都快进来吧。”房静棻退一步,让她们进门。     “天哪……”胡馨妮眼尖的瞥见房静棻手上戴著一只粉钻,意外的惊呼一声。     她突如其来的叫声吓著站在她身边的林语真。     她抬起手没好气地打向胡馨妮细嫩的臂膀,瞪著她。     “你干嘛那么大声啦?”     “喂!很痛耶。”胡馨妮无辜地抚著泛红的手臂。     “谁教你突然叫那么大声。”林语真也不肯让步。     “你们两个好了啦。”房静棻为剑拔弩张的两人打圆场,“有什么话等会儿再说,我们先进去吧!”     待她们相继走进玄关后,房静棻便等著她们挑选座位。     “馨妮,我们去坐那边好不好?”     林语真眉开眼笑地指著落地窗外没有人坐的露天咖啡座。     “不要啦,很热耶。”胡馨妮面有难色。     “这样……”林语真一脸惋惜。     “那我们坐在靠窗的位置好了,反正只是隔著一片玻璃而已,坐里面跟坐外面都一样。”     受不了她可怜兮兮的表情,胡馨妮便提议折衷的办法。     “好吧。”林语真勉为其难答应。     挑了一个三人的咖啡桌坐定后,胡馨妮抬眼看著倒柠檬水的房静棻。     “房,你别忙了,先坐下来吧。”她可是有一堆问题要问她。     “好,不过先等我帮你们点完餐后再聊。”斟完水,她目光栘向已经拿起水杯的林语真,“水壶我就不拿走了,喝完你自己再倒。”     “ok!”她求之不得。     “那你就不要喝那么急,又没人跟你抢。”胡馨妮冷声提醒她。     “对啊,等会儿又闹胃疼,我们可不理你。”房静棻跟著帮腔。     放下水杯,看著她们的晚娘面孔,林语真委屈地扁嘴。     “知道了啦。”真烦。     “那点餐吧!”房静棻把菜单拿给她们。     翻了几页,胡馨妮愈看脸色就愈难看。     “你怎么了啊?”房静棻问。     “对啊,干嘛脸那么臭?”突然,林语真想起她在路上说的话,“你的牙齿又痛了啊?”     “牙痛?”房静棻担心地坐在沙发椅上,看著蹙起眉心的胡馨妮,“你怎么会突然牙痛?去看医生了吗?”     “这个女人哪敢去看牙医啊!”林语真有点幸灾乐祸地又补一句,“她要是敢去,那她就不叫胡馨妮了。”     “阿真——”胡馨妮杏眼圆瞪。     真是受不了她们,没两三下又吵起来了。房静棻关心的问:“倒是馨妮,你为什么牙痛啊?”     胡馨妮捣著腮帮子摇摇头,“我只知道后面臼齿的牙龈都肿起来了。”     “原来是长智齿,那真的很痛。”一年前她就受过这种罪了,那时候几乎只能喝流质的东西,让她现在想起来还是很难受。     “痛也没办法,她又不去看医生。”     “馨妮,不然这样好了,睿樊刚好有个朋友是牙医,我虽然没有给他看过牙齿,不过既然他是睿樊在台湾唯一深交的好朋友,医术应该是可以信任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啊?”     “再说啦。”她现在不想聊牙齿的事。     “我看你真正想说的是‘不用说’吧!”林语真戳破她的心思。     “林语真,你很烦耶!”是想气死她啊!     “馨妮,我看我帮你挂个号奸了,反正你又没有特别想要看的牙医,不如去给睿樊的朋友看看如何?”房静棻建议。     “去啦,去给他看看又没损失,不然你想痛到什么时候?”玩闹归玩闹,林语真也是打从心底关心她的状况。     看她态度还是很笃定,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林语真对她晓以大义:“要是你不觉得痛,或许没有看牙医的必要,但是你都已经痛成这样了,还想拖啊?难道真的要等到发生问题再去看医生吗?”     “馨妮,我跟你说喔,睿樊的朋友邱麒真的很好,我想你给他看的话,应该不用怕会有什么问题。”房静棻苦口婆心的劝她。     胡馨妮僵持了好一会儿,才不甘不愿的答应。     “好啦,那房就帮我挂号吧!”说完,她随即转栘话题,“房,小杰呢?我到现在都还没见过那个小鬼耶。”     “小杰跟他妈妈在美国。”让他们母子俩相处久一点,一起去玩啊什么的,这样才像话嘛。     “是喔。”胡馨妮一脸惋惜。     房静棻盈著笑,指著菜单,“你们还不快点吃的东西。”     “我现在不太想出力咬东西。”一张嘴就痛得要命,真讨厌。     “那我叫睿樊帮你弄个甜粥之类的怎么样?”此时胡馨妮的痛苦,只要是过来人都可以理解。     虽然她不是很想吃什么粥,不过非常时期她也没办法。     “好吧,我不要热的喔。”冰凉的东西,吃起来才舒服。     “这个我知道。”房静棻意会地点头,“那阿真呢?”     林语真翻看了好一会儿,仍无法拿定主意。“房,你帮我决定好了。”     “茄汁海鲜炖饭怎么样?”     “炖饭啊?”她陷入考虑。     “真的很好吃哟!”房静棻强力推荐。     “你未婚夫煮的东西,你哪会嫌难吃啊!”胡馨妮故意调侃她。     “就是说咩。”林语真也同意地直笑。     “你们都知道了啊?”房静棻羞答答的低下头。     “又不是瞎了,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胡馨妮拉过房静棻的手,仔细审视她纤直的手指上那颗精致的粉钻。     林语真也好奇得凑上前。     “很贵吧?”看这款式应该不便宜。     “我也不知道,是睿樊的妈妈送的。”     想起他们要告别威尔逊庄园的前一天晚上,ivy妈咪在大家面前将戒指戴上她的手,当时她真的好感动。     “哇——”     两人同时惊讶的瞠大眼。     “看样子你跟他们家的人处得很好嘛,真替你高兴。”胡馨妮拍拍她的手背。     “对了,你们已经在美国结婚了吗?”林语真正经八百的问。     “我没有忘记我们之前的约定,怎么可能先结婚。”     “三八耶你,我又不是那个意思。”林语真拍她一记。     “不然是什么意思?”房静棻一头雾水。     “我的意思是你要是没通知我们去观礼就先结婚,你就完蛋了。”     “就是说嘛,更何况以前读书时会许下那种约定只是好玩而已;你真的抓到幸福,我们恭喜你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会要你等我们两个呢!”胡馨妮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房,你该不会真的把这件事告诉他,然后要他等你吧?”不过,她想以房的个性,她一定会这么做。     “嗯。”房静棻吐了吐舌。     “你真的很笨耶。”被她打败了。     “我哪里笨啊,我只是守信用而已。”房静棻为自己辩白。     “守信用也用不著把自己的幸福给耽误,不是吗?”胡馨妮白了她一眼。     “算了算了,她都已经说出口了,我们现在说这个也来不及了。”林语真躺进沙发椅里,“他愿意等你啊?”     “嗯。”     “看样子你们真的很恩爱呢。”林语真诚心地为她高兴。     “也好啦,至少从这点来看他真的尊重你,否则也不会等你。”胡馨妮觉得叶睿樊真的很爱她。     林语真捧起水杯喝了一大口,“不过房啊,要是你真的觉得他值得托付终身,那就不用顾虑那个约定了,赶快结一结也好。”     好友们的好意,她很感动,不过她还是很希望能和她们一起结婚,因为那样子才热闹有趣。     房静棻点点头,没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我先去帮你们点餐,等会儿再过来跟你们聊。”     现在就等她们赶紧找到可以托付终身的对象,而她就把握这段时间跟睿樊两人好好享受恋爱的感觉罗!     当房静棻走去吧台点餐时,林语真及胡馨妮两人的目光紧随著她,当她们和叶睿樊的视线相接时,同时拿起水杯轻点一下头。     “他给人的感觉真不错。”胡馨妮望著前方交谈的那对爱侣。     “我的眼光不错吧!我可是打从第一眼就觉得他很适合房的哟。”     “嗯嗯嗯,你了不起,这样高兴了没?”她假笑地敷衍她。     “当然高兴罗!”林语真得意洋洋地拾起下巴,“我可是大煤人呢。”     “是啊,大媒人。”胡馨妮边笑著说,边无奈地摇摇头。     “媒人应该可以拿到大红包对不对?”电视都是那样演的,她应该没记错吧?     “你真的跟顾之彻当邻居太久了,愈来愈像他死爱钱的个性。”     “拜托——我哪有像他啊。”     “呿!最好是没有。”     “好啦,不开玩笑了。”林语真收起玩闹的神色,“我们找一天买个礼物送她吧,你说好不好?”     “当然好罗。”胡馨妮同意。     “你觉得我们送什么比较好啊?”     “情趣内衣你觉得怎么样?”胡馨妮笑得贼兮兮。     “你怎么会想送这个给她?”她是故意问的,她知道胡馨妮一定是想乘机捉弄房静棻。     “你想想,以房她那么害羞的个性,要是在初夜时穿上那种内衣,一定很有趣,不是吗?”她光是想像就觉得很好笑。     “你喔……”林语真啧啧两声,不得不帮房静棻说话,“人家房又不是穿给你看的,你干嘛笑成那副样子。”     “我帮她老公高兴不可以啊?”真没趣。     “是是是,他一定会很感激你的好意,这样行了吗?”     “我看我也买一套送你如何?”胡馨妮促狭地朝她抛媚眼,“那位顾大少爷一定会更爱你喔!”     知晓她话中的暗示,林语真羞赧地瞪她,“不用了,我不需要,你自己留著用就好了。”     “不需要是因为你有更好的**方法吗?”呵呵。     刷地,林语真的脸蛋顿时翻红。“胡馨妮,你留点形象奸吗?”     “你干嘛脸红啊?被我猜中了是吗?”胡馨妮笑哈哈地取笑她,“你也满厉害的嘛!”     此时折回来的房静棻,见她们聊得那么愉快,不禁好奇。“你们在说什么,怎么那么高兴啊?”     “还不是……阿真她……哈……”胡馨妮笑得一时无法把话说清楚。     林语真扁著嘴瞪著笑得花枝乱颤的她。“很三八耶你,真是够了。”     “房,我跟你说喔……”     胡馨妮话才刚起了个头,就被林语真给厉声制止。     “你给我闭嘴!吵死了!”     “你们又斗嘴了啊?”房静棻呵呵一笑。     “房,我刚忘了点饮料,你去帮我点。”林语真企图转移话题。     “我已经帮你点了。”     “你点什么?”瞧馨妮还笑个不停,林语真就没好气地不想再理她。     “莱姆冰红茶,可以吗?”房静棻目光游栘在她们之间。     “嗯。”听起来应该很好喝的样子。     “那我呢?一样吗?”胡馨妮问。     “对,一样。”房静棻看林语真极力不让胡馨妮说,猜想一定足很有趣的事才对,“倒是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啊?可以说给我听吗?”     “当然可以罗!”     “不准胡说!”他们之间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胡馨妮可是巴不得可以藉此逼问林语真说出她和顾之彻的事。     “房,我跟你说喔……”     “哎呀!不要乱说啦——”     就这样,她们三人把咖啡馆当成自己的家一样,打打闹闹的引来其他桌客人的注目,但她们还是依然故我的说说笑笑。     那几桌客人仿佛想要告状一般,将视线栘向叶睿樊。     在吧台里的叶睿樊只是噙著笑,没有打算去制止她们。     他朝那几桌客人歉然地轻点一下头,便继续忙著内场工作。     他摇摇头十分无奈的暗忖,还奸那些人都是熟客,不然他的客人准会被她们给吓跑。     “那么嫂子,麻烦你了。”     挂了电话,叶睿樊转眸望著在一旁笑吟吟的房静棻。     “怎么样?”她眼神充满了关心。     他扬起嘴角,点点头,“我很高兴终于可以娶你了。”     胡馨妮用手肘轻碰一下身旁的房静棻。     “唷——奸甜蜜喔!”     “我很高兴终于可以娶你了。”林语真装腔作势地学著叶睿樊的语调。     “哎呀!”她故意匆视她们两个调侃的取笑,“我不是问你怎么样,我是问品言啦!”     “那你要说清楚呀,不然我怎么知道。”其实他是故意的,最近他愈来愈喜欢她害羞的神情。     “就是说嘛,都怪你不说清楚,害人家误会了。”林语真顽皮地帮衬。     “真是的,阿真你安静一点啦。”非要让她无地自容不可吗?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惹人厌。”她无趣地移开视线,随即脸色一换,泫然欲泣的噘起唇,“也不想想以前我是多么的爱护你、照顾你,可是现在呢?一有了新欢就不要我这个惹人厌的旧爱了!你好坏喔,你真是太让我伤心了。”     “嘿,你又在演哪一出戏码了啊?”房静棻噗哧一笑。     “毛病还是没改。”胡馨妮瞟一眼林语真。     “阿真是演员啊?”叶睿樊不明所以的问。     “不是啦!从以前我们读书的时候,她就很喜欢自己编台词演戏,就算没人理她,她自己一个人也疯得很开心。”房静棻解释的说。     林语真马上直起背脊,严肃地纠正她。“什么疯?我是委屈自己,提供乐趣给你们耶。”     “还真委屈喔!你是写书写得神经错乱了吧!”胡馨妮不认同的戏谵。     “阿真,你真的很有趣喔。”叶睿樊噙著笑。     “嗯嗯嗯,看来只有叶师傅了解我。”她状似男人一般,抬手大力拍他的肩头。“不过话说回来,你嫂子怎么说啊?”     “对啊,你们家的人一定很高兴吧?”胡馨妮问。     她们和房静棻谈了一个下午,大致上了解叶睿樊的过往,也清楚他们家的情况,遂好奇叶睿樊这通越洋电话的结果。     “她哭了。”他没想到不过是态度的转变,品言竟然会哭。     “会哭是很正常的啦,换作是我,我也会哭。”林语真说。     “就是说啊,熬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和你尽释前嫌,她不哭才怪呢。”胡馨妮也同意。     “品言有说什么吗?”     “她说恭喜我们,还说婚礼方面的事要我们不用担心,会在我们去美国前把事情都打点奸。”叶睿樊瞅著她。     “那真的是辛苦她了。”看他和李品言两人能够和好,房静棻真的很高兴。     “谢谢你,静棻。”他由衷的说。     “别这么说。”她不奸意思地摇头。     “看来,我们该离开让他们奸好聊聊了。”不想当电灯泡的林语真率先起身。     “嗯,也对,我们打扰得也够久的了。”     “你们不用这样啦。”房静棻不好意思地站起身拉住她们两人。     “拜托,我们又不光是因为你,现在都已经快九点,我们是该回家了。”胡馨妮指著表。     “那好吧,你们小心一点。”     “对了,你们决定要去美国的时间后,记得要跟我说一声喔!”林语真生怕他们会忘记一样,再次叮嘱。     “好,我不会忘记的。”房静棻点点头。     一行人走至咖啡馆门外。     房静棻担心地问两人:“车子停很远吗?”     虽然时间还不算晚,不过两个女孩子走在巷弄里还是很危险。     “还好,走十几分钟就到了。”胡馨妮说。     林语真和房静棻、叶睿樊挥挥手,“你们快进去吧。”     “我看你们定到那个转角再进去。”房静棻不放心地说。     “那拜啦。”语毕,胡馨妮习惯性地勾起林语真的手,相偕离开。     站在微亮的月色里,望著她们的背影,房静棻又大声补上一句:“回到家都要打个电话给我哦!”     渐渐走远的两人仅仅回过头挥挥手。     叶睿樊见她们之间的情谊,心里著实羡慕。     他伸出臂膀拥著房静棻,让她倚在他的身侧。“难怪你会要求我等你,她们两个真的是不可多得的奸朋友。”     “是啊。”她眼眸含笑的点点头。     夏夜里路灯无声地伫立在行人道上,蚊虫围绕在那晕黄的微光里频频飞舞,隐约问传来阵阵的蟋蟀叫声。     叶睿樊待林语真及胡馨妮两人走出他们的视线后,才拉著房静棻的手转身走上石阶。     “等打烊以后,我们喝点酒再去睡,你说好不好?”他推开门。     “好啊。”     进了门后,房静棻如往常一般,坐在老位子上头,看著他走进吧台内继续忙著未完的工作。     她相信一旦成为睿樊的新娘俊,她一定会非常幸福。     房静棻将视线栘向窗外,听著悠扬的乐声,就这么笑吟吟的跟著音乐轻哼。     《本书完》     ★<好想谈恋受>——     1。欲知林语真拐真爱的过程,请看非限定情话f1225《我家有只母老虎》     2。想看胡馨妮的相亲乌龙恋事,请看非限定情话f1233《相亲向左走》

《爱已蔓延》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小说推荐
《云剑传烽录》(白鸿迹)
《簪中志》(朝照)
《风行未来》(简与云)
《云外仙影》(养鹤)
《花千骨之桃花朵朵》(末央花)
《都市医王》(忧伤剑灵)
《娱乐足篮球》(飞翔的123)
《流浪世界的法师》(不世青书)
《阴阳情缘》(原汁化原食)
《待我有罪时》(丁墨)
《网游之疾风剑士》(似乎善良)
《重活之逆转人生》(靓逗)
《带着岳飞闯三国》(大四大叔)
《疫情的日子》(艾瑞思)
《难婚悔嫁之无纸婚约》(醉时语)
《燃情岁月之青葱校园》(安剑)
《圣洛神域》(刺蛇)
《甜心的最爱:校草太撩人》(尹馨漫)
《海归系列之就是喜欢你》(恩玺儿)
《火魔皇后》(星亚)
《黎明礼赞》(齐味之)
《修天志》(手中凉)
《亦昔醉红颜》(清水濯青莲)
《废物女神与无所不能的我》(会咕的少年)
《马,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夏天棂)
《哪吒饲养手册》(姜玖)
《魂转三生:绝世逆天五皇》(魔金易)
《陆总:宠妻成瘾,甜蜜蜜》(酒蝶)
《少年特警的守护》(月光下承诺)
《逆子狱归来》(毛毛钱)
《月满西楼:燕少的禁忌恋人》(月葬花魂)
《小城不寂寞:富豪老婆倒追我》(大眼猫神)
《至强少年》(赵家大海)
《重生之游戏狂人》(战争之风)
《掠夺从灵气复苏开始》(八百里沙海)
《祁先生的孔雀不开屏》(气垫儿)
《丧说》(苏芊沫AQA)
《神奇穿越旅途》(疏风微凉)
《首席要复婚:擒拿威武小妻》(纳兰清雪)
《地球最强生物》(离火加农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