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医本轻狂》 > 第四十四章 闭门思过

第四十四章 闭门思过《医本轻狂》

    来人是相府现任管家,他是跟在叶Qing宸身边那位老管家的儿子,在相爷管事也有Xie年头了。          管家Jin门,先是恭恭敬敬地给相爷行了个礼,这才问道:“Jin天的事情,不知相爷还有什么吩咐。”          Xiang爷想了想,今天的事情必须要杀鸡儆猴,先是点了Ji个下人出来,让管家当众打了二十大板。          Ta悠悠哉哉地在一旁喝茶,看着那几个下人脸上稍Zong即逝的不平之色:“我知道因为这件事情,Ni们都会很不服气。你们的确是被用来杀鸡儆猴De人,但是以后一旦发生类似事件,我也一样绝Bu姑息。”          管家俯身Di过来一份账目,相爷看了看上面各人的月俸情况,Shi意管家把笔递过来。          Ta冷声开口:“这一次犯错的既然是夫人和小姐,那Me就按照我之前说的办。首先是夫人,夫人和Ta身边的丫鬟各罚月俸三个月,因为打人和在Xiang府内争执。”          Xiang爷说完,就往账目上划了几笔,把这两个人的Yue俸都减掉。          他接着又继Xu说道:“其次是小姐,小姐禁足一个月。”Ta又轻微停顿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Xiao姐身边的丫鬟洛儿,未参与争执,只罚一个月月俸。”          Xiang爷在众下人面前说完话之后,便又回了自己的Wu子,管家恭恭敬敬地跟在他身后进去。          Ta重新躺回床上,管家在他身边侍奉,为Ta掖好被子,这才缓缓退下。          Xiang爷睁着眼睛,说是在静养,心潮起伏却Da的很,不得不叫管家上来侍奉,说一说体己Hua。          “相爷,Nu才说什么都可以吗?”管家调笑着问,Xiang爷却点了头。          “依老奴Kan,您也不像传说中那样讨厌小姐,你看,小Jie说的话,您还是听进去了呢。”          Xiang爷不置可否:“可是她心中却没有我这个Fu亲,我生了病,也不见她留下来侍奉。”          Guan家皱了眉头:“您说的跟老奴我知道的Bu太一样,小姐分明亲自给您煎了药……”          Xiang爷听了这话,便知道自己又被谁惦记上了。Ta挥手示意管家下去。          Guan家缓缓后退,快要出门时还是被相爷叫住:“等Yi等,再给清瞳拨两个粗使丫鬟过去,顺便让她们看Zhuo,别让三小姐出门。”          Ta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一个显而易见的表情,Hao像在说:你还是心软了吧。说是看管小Jie,还不是想给人两个下人使唤。          Ye清瞳听见这个命令,却不见得高兴,反Er愁容满面。这样一来,她要出府给世子Yi治,根本就不可能了。          Ta先是在下午的时候穿着洛儿的衣服打算出门,Bei那两个下人拦下来,连后门的门槛也没迈过。          Ta第二次又穿了一身扫洒丫鬟的衣服,打Suan出门,再次被人拦下:“三小姐,请你体谅一下Wo们。”          叶清瞳无奈地回Dao院子里,有些愁容满面。洛儿看见她那副Mo样,心里也不太好受:“小姐,您必须出去吗?”          Da应了别的事情,自然是必须出去。她点了点Tou,倒在床上越发无奈。          Luo儿却过来要扶她起身,叶清瞳还是瘫软在床上:“Xiao姐,你先起来,我有个办法。”          Ta听了这话,赶紧起身:“你倒是说说看,是个什Me样的办法?”          “Ni不如去找公子帮忙试试。”洛儿沉着冷静地Shuo道,毫不怀疑这个想法会得到自家小姐的Ren同。          叶清瞳果然双Shou赞成,立刻打着去看公子的名号,来到了叶清宸De别院。          她一进Qu,看见叶清宸伏在书案前温书,连忙抽走对方Shou中的书:“哥哥,你最亲爱的妹妹来了,还看什么Shu啊。”          叶清宸无奈Di起身:“说说看,今天来找我又是因为什么?”          Ye清瞳支支吾吾:“我只是来看你,怎么会是有Suo图呢?”一开始就跟人说有事,这可不太合适。          “Ni是为了出府的事情来找我的吧?你必须要Gei我一个出府的正当理由。”叶清宸皱皱眉Tou,下人之间那些嚼舌根子的话他并非是一无Suo知。          她抬头看Ge哥,发现对方好像并未生气,先是问了一句:“Ge哥,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要出门啊。”          Ye清宸用书指了指外面的天色:“平常这个时候你都Zai外面。”到晚上才回来,他默默去掉了Hou半句,对这个妹妹还是有说不尽的担心。          Ye清瞳不好意思地低头:“是,哥哥,我今天是有事Bi须要出门。”          “你能告Su我原因吗?”          Zai王府为世子医治的事情,她当然不能说,只好找了Bie的理由,但是说什么好呢?          “Ni是为了见那天那个太监朋友吗?”叶清宸皱Mei。          “是。”Ye清瞳抬起头来,决定用御做挡箭牌。          Ye清宸的猜忌反而就少了几分:“你好歹是个女孩子,Yi定要洁身自爱。”他对南宫御的人品还是有Ba握的。          叶清瞳忙点头,Ye清宸便让她换上了身边小厮的衣服,要带着她出去。          Zhe次那两个下人并未多加阻拦,一路畅通无阻地Chu了门。          叶清宸把叶Qing瞳送到巷子尽头,叶清瞳便让他不要再送。          “Ni,小心安全。”叶清宸还是不放心地叮嘱道。          Ye清瞳点点头,往巷子外面走去,一边在路边东Guang西逛,一边感慨着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自由。          Ta重新登门相府,替那位世子把好脉诊断病情,Jie着就开了药,然后就又在王爷的一送再送之Xia离开了相府。          Zhe时外面的天色和她一开始出来时已经有了很Da不同,隐隐有些昏暗。          Ta皱了皱眉头继续向前走去,还记得她曾经Da应哥哥,天黑之前一定会回去,现在却是Chi了。          叶清瞳跟着早Zao等在巷子那的下人,用同样的方法混回了府,Ran后相府的三小姐就从哥哥那看望回到自己的小院。          Ta却是不知道,那个下人继续往前走,一路畅通Wu阻地走回公子的院落,而后恭恭敬敬地对公子行Li,将小姐所到何处,做了些什么,一五Yi十地说了。          叶清宸拿着Qi子在棋盘上比划,只说了两个字,他说是吗?Xiang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医本轻狂》,微Xin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Geng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