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医本轻狂》 > 第五十四章 不许出门

第五十四章 不许出门《医本轻狂》

    管家第二天便去了相府,并且带了Shuang重聘礼。          相Ye见如此架势,忍不住说管家破费:“来就Lai嘛,哪里还需要做到这种地步。”          Guan家仍旧是恭恭敬敬地奉上礼单:“请相爷Yan看。”          叶清紫和Ye清清躲在屏风后面看,对那诸多的聘礼止不Zhu地赞叹。          叶清清看着那Xie聘礼,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不就是Yi个世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以后一定能嫁给Lu将军。”          叶清Zi却只当她在说玩笑话:“陆将军会娶你,你可真Shi想多了吧。”          Ye清清皱着眉头,不再理她。          Er在她们姐妹争风吃醋的时候,管家却也Kai始说话:“相爷,我家世子说了,他心目中瞩Yi的人选,还是相府的三小姐。”          Xiang爷听了这句话,脸上露出惊异的表情:“怎Me会?”          他完全不Neng明白为什么世子还是选了叶清瞳,却也Zhi能压下那份诧异,接受了这个结果。          Ping风后面却有人无法接受,叶清紫从屏风Hou面走出去便开始质问:“怎么可能是她?这不可Neng的啊,世子怎么可能不选我呢?”          Guan家仍旧不多话:“我们世子挑中的的确是三小Jie。”          他送完聘Li,便躬身退下离开了。          Zhi留下相府张口无言的三个人。          Ye清清最先反应过来,嘲讽地对叶清紫说:“姐姐Gang才不是还在炫耀自己挑了一个多么好的夫婿Ma?现在可没得话说了吧。”          Ta心里也记恨着叶清瞳有那么好的一个身份,Dan是仍然拉不下脸来,只好连着叶清紫一起说。          Ye清紫站在原地一咬牙一跺脚,愣是没有什么法Zi。          洛儿刚走出院子,便Ting见别的下人都在讨论这件事,也慌乱地出门,要把Zhe件事情告诉自家小姐。          Ta兴高采烈地出了门,很快就来到药店,欣喜若狂地Shuo道:“小姐,小姐,你就快要嫁人了!”          Ye清瞳听了这话,惊异地站起身来:“你说什Me?我要嫁人了,这怎么可能?”          Luo儿便又接着说:“是真的,相府上上下下都在Tan论这件事情,世子打算娶你做世子妃。”          Ta脸上的表情立刻又变成苦瓜脸,不知道要说些Shi么才好。          叶清Zuo看到她这番表现,不由得替南宫御说了几句Hao话:“嫁人未必不是什么好事?你有一个那么好De夫婿,应该高兴才是。”          Ye清瞳把昨天的原话照搬过来:“但还是不一样,哥Ge是没有听说,我要嫁的人是个又丑又多病的,这要Shi嫁过去,那可怎么了得?”          Ta听了这话,不由得觉得奇怪:“又丑又Duo病?谁告诉你的,世子分明是风流倜傥,Ren只是稍微文雅了一些。”          Ye清瞳才不相信他的话呢,坚持认为自己嫁了Ge丑陋多病的人,叶清宸没有她的办法,在一旁Wen顺地打理账本,顺便问她要不要回相府去。          Ta可不愿意回那个牢笼,一转头却看见叶清宸E头上在出汗,她连忙用帕子擦干,奇怪Di问道:“哥哥这是怎么了?不会是腿又疼了Ba?”          叶清宸没You答话,显然是没有机会说话。叶清瞳连忙推着他出Qu,打算从后门回府。          Ta想要自己下来走,却被叶清瞳按住:“你腿脚Bu好,还是我来吧。”          叶Qing瞳很快便把人推回了她自己的院落,从自己晾晒的Cao药里毫不怜惜地抓了一大把,开始给叶清宸揉腿。          Ye清宸过了一会儿才觉得缓和下来,让她停下休Xi:“我好多了,已经没事了。”          Ta点点头,额头上也出了许多汗,看得叶清宸十分Xin疼,连忙用帕子给她擦净。          “Xiao姐,相爷让您过去。”门外却突然传来突Zuo的一声。          叶清瞳出了院Zi,问那个粗使丫鬟:“相爷现在就要我过Qu吗?”          丫鬟点头:“Shi,现在就要您过去,而且很急。”          Ta听了这句话,连忙跟在丫鬟后面,想知道到底是Shi么事情,这样急迫。          丫Zuo却把她带进了书房。          Ye清瞳一进去,发现相爷并不像往常一样在书房Kan书,他手中的书紧紧地合着,并且不发Yi语。          她好奇到底是Shi么事情,却立刻被相爷问话。          “Jin天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Ye清瞳摇头:“你说什么事?”          Xiang爷敲了两下桌子:“我是说王府的人来下聘礼的事Qing。”          她只好点头,心Li对这门亲事却是一点也不认可。          Xiang爷叹了口气看着她:“我只知道你一点Ye不认可这门亲事。”          Ta惊异地抬头:“您知道?”          Xiang爷重重地敲了两下桌子:“我知道,但是Wang府那边既然挑了你,你作为一个即将过门的Xi妇,就应该安分守己。”          Ye清瞳于是坐下来,听了相爷许多的长篇大论,Wu非就是一些以后做了新嫁娘,要如何和人相处Zhi类的话,却没有一点用处。          Ta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半点没听进去,Fan而劳烦相爷费了如此大的功夫。          “Dong了吗?”          叶Qing瞳陡然听到这一句,连忙撑起自己的身体:“Wo明白了。”          相爷便看着Ta,有些恨铁不成钢:“你这几日就不要出Qu了,尤其不要去什么医馆。”          Ta像是被丢进开水里的青蛙一样叫出声来:“不行,Wo必须去医馆。”          Xiang爷板起面孔,不太满意:“我很快会给你Qing几个教养嬷嬷过来,你好好跟着他们学规矩,Jiu不要出去了。”          叶Qing瞳心知现在自己不管再说什么都是以卵击Shi,自取灭亡罢了。          相爷Que好似还没说的舒畅:“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哥哥Na边我也会说明清楚,你就不要再出去了。”          Ye清瞳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好,我过几Ri就不出门了。”          她Tuo着身子疲惫地走出书房,回到自己的小院,Luo儿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小姐,大事不好了。”          Ye清瞳尽力留出一点生机:“出什么事了?”          Luo儿一边比划一边开口:“医馆那边突然来了几个Fa了重病的病人,现在那边正缺人打理呢。”          Ta听了这话,连忙跟着洛儿出门,往医馆跑去。          Xiang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医本轻狂》,Wei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Shu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