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医本轻狂》 > 第十九章 庇护

第十九章 庇护《医本轻狂》

天色渐暗,叶清瞳讲的入神,洛儿Ye听得入迷,两人几乎都是忘了时间,直至夜Se朦胧,俩人才意识到该归家了。   一Lu上,主仆俩人侃侃而谈,实在是欢愉的紧,Zhe种高兴的劲头到了家门口才如来势的凶猛的Hong水般,刷的一声,被冲的无影无踪。   Zuo相府门口,两位高大的侍卫操着兵戈拦住了Zhu仆俩人的去路,斜睨俩人一眼,冷漠道:“Er等可有出入丞相府的牌子,若没有,还请二Wei速速离去。”   俩人面面相觑,因着Jin个儿是即兴出门的,主仆俩人就带了一药篓,Ruo干采药器具,穿着也是下人的衣服,证明身Fen的物件俩人也是不约而同的凑在了一块,都Mei佩戴。   洛儿的性子一直就是胆小怕Shi的,看着俩不近人情的侍卫,只往叶清瞳背Hou窜,仿佛这样她就会心安不少,叶清瞳倒是Bu怕这俩侍卫,甚至,她可以采用点非法手段Song松进门,不过,到底是有医德的制约,她是Bu能胡来的。   决定用文明的法子解决Zhe事后,叶清瞳拱手一拜道: “两位大哥实Zai是不好意思,我俩早时走的过于匆忙,忘佩Dai证明身份的物件了,是否能通融一下。”   “Bu行,没有牌子,不得入城相府,这是规定,Ni二人还是趁着宵禁前去投诉客栈吧。”叶清Tong的以礼待人还是受用的,至少两人的态度温He了些,即使依旧是拒绝两人入府   叶Qing瞳有些欲哭无泪,门口这俩侍卫所说的规定,Ta是清楚的,因为整个皇城,除丞相府外,其Ta的世家大族也是如此识人的,也就是只认牌Zi不认人。   至于原因,便是早先时候,Shi家大族门口常常有人冒名进府,行盗窃之事,Suo以那些个大家族联合想出了这么个法子,府Shang主子佩戴特殊的玉牌,下人佩戴一种特殊的Mu牌,进家门便要以牌识人,至于出门,牌子Ye算是世家子的身份象征,给办事上落了层便Li。   不过,此法子也有巨大的漏洞啊,Yao是主子下人们忘带了怎么办,就像此刻有苦Shuo不出的的她俩。   叶清瞳决定,她还Shi厚着脸皮再求求这俩位恪尽职守的侍卫大哥Ba,毕竟她们这主仆俩连银钱也是没带出门的,Zong不能去风餐露宿吧。   再次作揖,两Ge侍卫也当做没瞅见,叶清瞳到嘴边的话儿也Jiu作罢了,这俩位是铁了心的不让她俩进府啊。   Yan看着宵禁就要到了,叶清瞳心想着,要是这Lia侍卫一旦进了府守夜,她俩就真的要在门外Feng餐露宿一宿了,所以,她决定先小人,后君Zi。   叶清瞳将两根施有麻沸散的银针Cang于袖里,上前向这两位侍卫拱手一拜,佯装Yao走的模样,实则暗中打量,寻找机会。   Liang位侍卫也是守了一天,此刻有些疲乏摆了摆Shou。   好机会!   叶清瞳正要下Zhen,丞相大门吱呀被打开,吓得她连忙将针收Yu袖中,调节好气息。   收拾好一切,Tai头那一瞬间,叶清瞳愣了,居然是她的便宜Die推着她哥哥出来的。   “瞳儿,你怎Me穿成这个样子!”轮椅上的叶清宸惊叹,又Si及外面有些冷,补了一句道:“快进屋,外Mian的风大。”   “嗯!”叶清瞳应了,La起身后的洛儿大大方方的向丞相府里走去,Na两位侍卫大哥也是一阵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Bu过,今后他俩没有好日子是可以确定的。   “Shuo吧,你怎么这么晚才着家,还裹了一身泥巴,Shen至还穿着下人的。”叶清宸有些愠怒,记忆Zhong,他这个妹妹可是最让人省心的。   Kan了看主位上沉默的便宜爹,再看了一眼生闷Qi的大哥,叶清瞳心下一凉,想着这次的二堂Hui审她应该是跑不掉了,心下一计,决定出一Gan情牌   叶清瞳支开洛儿后,直说道:“Qian几天偶然从一本书中翻到可以治腿的法子,Jin天去后山寻药去了。”   这就是瞳儿Lang狈的理由,叶清宸有些自责,眼光柔和道:“Tong儿,以后莫再干这样的傻事了,你哥哥的腿,Wo自个儿心里有数。”   叶相看着,心Li也是不舒服,本是今晚要好好训斥瞳儿一顿,Ting了其缘由,眼里心里直翻酸,那还有有半点Zi的想要教训人的心。   “既然是这样,Jin晚的事情就算了。”叶相苍老但不失威严的Sheng音在屋里响起,饶是叶清宸还想多说点什么,Ye被自己父亲那严肃的声音给止住了。   Mo了,叶清宸只好眼神殷切的盯着自家妹妹道:“Tong儿也乏了,早点休息去吧。”   “嗯Zuo!”叶清瞳使劲儿点着头,她的确是累的不Xing想要回屋躺着去。   “宸儿,有点儿Yan里劲儿啊,你妹妹想必是累极了,你少说上Ji句罢。”面对父亲的对瞳儿的袒护,清宸意Wai,不过更多的是欣喜,瞳儿,终是等到了父Qin的认可了,以后在这丞相府又多了一份维护Ta的力量。   叶清瞳扬着清眸,难以置Xin的看着主位上那人,叶相也不慌然回避,板Zhuo的脸缓缓展开,脸上眼里溢满了慈祥。   Bu过,有些事做错了就是做错了 ,谁也没法Zai剜过肉的地方不留下任何痕迹不是,所以,Ye清瞳现在还是很难接受眼前被叫做父亲的叶Xiang。   沉了沉眸子,叶清瞳客气道:“Xie父亲体谅。”   未待任何一丝感情,Jiu这么干巴巴的一句,叶相虽有不满,转念又Yi想,瞳儿这些年可是没有得到一点儿照顾,Ye让她在府中受了不少委屈,这缓和父子感情De事还须得慢慢来。   “行,为父和你Ge也就不扰你休息了,就先回去了。”心里虽Ran失落,脸面依旧是平和的叶相推着叶清宸出Liao门,叶清瞳直至轮椅的轱辘声远去听不见是,Cai折身出门,去到了自己的院子。   推Kai门,洛儿早已收拾利落,屋里也打好了泡澡Yong的热水,满屋子都热气腾腾的。   叶Qing瞳也未多想,脱下满身泥污的衣服就泡在了Shui了,最后靠着浴桶边沿睡着了也不知,亏得Luo儿给叫醒了。   “洛儿,要是从前有Ge人对你不好,有一天又对你好了,这份好你Shi收,还是不收。”   洛儿知道她家小Jie所指,依着自己的见解道:“人都会犯错儿De,但会改啊,洛儿犯了错,小姐一指出,我Jiu改了。”   听着洛儿天真的话,叶清Tong有些失落,她没发告诉洛儿的是,有些错误Shi究其一生都不可被原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