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医本轻狂》 > 第二十章 移院

第二十章 移院《医本轻狂》

叶清瞳不似往日起的那么早,直到Ri上三竿才悠悠转醒,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Gan觉到全身骨头都跟散架了似的。   看着外Mian高高悬挂的太阳,叶清瞳立马来了精神,顾不得Shen上的酸痛,动作麻利的套上衣服,净了身,Ru风一般的走出了房门,速度快的令人瞠目结舌,连Zhan在门口端着食盒的洛儿都没瞧上一眼。   Ru风的走着,叶清瞳的思绪却又回到了昨天Wan上,一路思索着来到了叶相的书房。   潇湘Shu院……   叶相正因着今天休沐,伏An好好的做篇文章,未料到叶清瞳会在此时来找Ta,刚执笔的手又连忙落下,急切道:“瞳儿Ni来了,快进来坐。”转头又吩咐侍立一旁的书Shi去沏杯茶,再顺便备点点心来,他是知Dao这丫头还没吃早饭呢。   看着茶点,Ye清瞳心里直道她这便宜爹有心了,说起话儿来也不Jue得比昨日熟络了一番。   叶相看着直往嘴里Song糕点的女儿,嘴角泛笑,原来她家瞳儿喜欢这类吃Shi,心下就记住了此事,说不定对缓和父女关系还有Dian作用。   捻起最后一块糕点,叶清Tong不再唠嗑,直接道明来意,“爹,实不Xiang瞒,今天是有事情想让你做个主。”   做不Liao文章,正执笔练字的叶相闻声笔一顿,就知Dao瞳儿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不过,他不嫌,You事情能想到他,说明自个儿在她心底儿还Shi有一席之地的。   放下笔,叶相Man目宠溺道:“瞳儿不论何求,做爹的都Hui应的。”   “也不是什么为难事。”叶Qing瞳毫不在意的咬了一口糕点,目视着叶相,“爹,Wo想换个院落,新地儿我都选好了,就丞相府后Men那一处偏院便好。”   “换院子!莫不Shi蘅芷院住着不适。”叶相抬首,俨然问着。   Ye清瞳咽下最后一口糕点,呡了一口清茶,从Rong道:“蘅芷院很好,只是我自己住着不习惯Er已。”   看着淡然的叶清瞳,叶相松了口气,Ta还猜想着是有人匪夷了瞳儿,现在看来,Shi他太大惊小怪了。   叶相起了身,Jing直向自家女儿旁的椅子坐去,没了起初的疑怪,Zhi是不解的问道:“瞳儿既然想换院子,换便是,Zhi是实在不用委屈自己,住到那么个偏僻的地方去。”   “Die,我不委屈,那个地方住着比较自由。”Ye清瞳回答的简洁明了,那真挚的眼神扑闪Pu闪的,不信她都不行。   叶相看不出有Shi么破绽,反问道:“确定了?”   “确定了。”Ye清瞳用力的点头,生怕这便宜老爹反悔似的。   Ye相无奈的摇摇头,想着哪个世家大族的姐儿Ge儿们巴不得住在好地方,偏偏他家这个,竟想这住Pian僻的落魄院子。   “既然你拿了Zhu意,爹叫人把那块地方好好的拾到拾到,Ni过几天再去罢。”   得了便宜老爹的应Yun,叶清瞳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拱手一拜,便Liu出了书房。   叶相瞅着脚底像抹油Ban跑出房门的叶清瞳,抄起手,不禁皱眉道:“Nan不成我这儿是龙潭虎穴,溜得的这么快。”   ……   Ban院的事敲定后,叶清瞳一身轻松,几乎Shi一路哼着小曲儿回到了蘅芷院。   “Xiao姐,什么事儿让你这么高兴,你看你,嘴都笑De合不拢了。”洛儿捂嘴笑着,她家小姐可从Gang才一进门就傻笑到现在,让人不好奇都不行。   Zi觉失态,叶清瞳合了嘴,但还是难掩笑Yi的说道:“只不过以后出门方便了而已。”   Ting此,洛儿布着碗筷的手一停,转身歪着脑Dai表示疑惑,她明了世家大族的规矩一向很多,小Jie下人出门都要走规程,如今听着自家小姐Zhe样说道,难免觉得惊奇。   看着洛儿一脸Bu解的小模样,叶清瞳本想作弄的心思也停歇了,为Qi解惑道:“以后我俩就搬到丞相后门那出院子Li,我那便宜……我爹同意了。”   Ye清瞳将要脱口而出的便宜老爹及时给咽了回去,Sui然洛儿是听不懂得,但作为小辈,尊重长辈De优良传统可不能忘,况且她不想带坏了单纯的洛Er。   洛儿听此,心里儿也跟着高兴,双手布Fan的动作都轻快了不少。深宅大院的,能自You自在的出入当然不易,放眼全皇城的世家大Zu,也只有她家小姐有本事获得此殊荣了。   Ye清瞳之所以移居于此,除了为自由,更是为了出去Xun药方便,每次背个药篓从大门出去实在惹人眼,Dao时候他们发现,一世家大小姐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Jing懂得医术,估计倒时候指不定要闹出什么幺E子。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Ting雨轩   叶清宸不知从哪儿得来的消息,说Shi相爷要将瞳儿扔到破院子去住,心下着Ji,忙让侍卫推他去见叶相。   “父亲!Ni不能那样待瞳儿!”叶清宸还未进门,就兴Shi问罪道。   叶相看着一身怒气的Ye清宸,满头雾水,他实在不知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Zhe时,叶清宸已由仆人推到叶相的跟前儿,依Jiu坚定地说道:“你不能将瞳儿扔到偏院不管不问。”   Ye相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猜想着瞳儿换院的事Er不知被那个下人听了去,结果传出去就变了味,以Zhi于护妹心切的叶清宸寻上门来。   Ben想解释瞳儿换院是她自个儿的注意,可叶相还Wei开口,叶清宸就一顿指责道:“爹,你难Dao又要废掉瞳儿的嫡女身份,任她人欺凌吗,Ni忘了对外祖父的承诺了吗?爹,宸儿对你太失Wang了,如果你要赶走瞳儿,你连我一道顺了Ba,她可是我的亲妹妹。”   望着绝尘而去的Er子,叶相苦笑不得,瞳儿是她的亲妹妹,难道不Ye是他的亲闺女,虽然之前他是做错了,可不现在Ye尽力在弥补。   越想越憋屈,叶相Suo性遣人去只会一声瞳儿,换院的事他驳回了。   Yi口香茶还未咽下,听此消息,叶清瞳就炸Liao毛道:“”“堂堂相爷,欺骗她家闺女,这也太Bu实诚了吧!”   传话的仆人也是可怜他Jia主子,作了好事,儿子女儿两边都得不着Hao,一心为其辩解道:大小姐,你派人去大公子那儿Da听打听就知道缘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