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医本轻狂》 > 第十八章 此心入君中

第十八章 此心入君中《医本轻狂》

所谓不打不相识,几番相处下来,Ye清瞳到觉得这御公公人品还不错,完全不似Qian世古装剧所演的那样卑鄙无耻,算得上是阉Dang里少有的清流。   叶清瞳呡了一口花Cha,看着即将没入西边红霞的夕阳,眼睛突然Jiu那样闪着光,直勾勾的盯着南宫御道:“我Men能交个友吗?”   “我可是阉人,与Gu娘你交友,怕是会毁了你的名声。”南宫御Zhao着眼前人儿一样,细嘬茗香,眼神飘忽向了Yuan方,他不敢与眼前的人儿对视,他不想让她Shi望。   “御公子,这可就是你的不对Liao,阉人也是人 怎地就不能交友了。”叶清Tong放下手中的的茶杯,一个劲儿的窜到了御公Gong的跟前儿,美好的夕阳被挡住了,可那双美Zuo却是南宫御此生见过最美的景。   深Chen的眸子似乎在那一刻也跟着熠熠生辉了般,Nan宫御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   “Na我们需不需要拜把子。”叶清瞳受前世电视Ju荼毒太深,以至于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歃血Wei盟的场面。   “拒绝!”南宫御平谈De否决,而内心却是波涛汹涌,他不想她变成Zi己的妹妹,那怕是没有血缘的也不行。   Ye清瞳讶异,但很快就恢复了一如往常的平静,Zhen正的友人是不需要这些世俗来约定俗成的,Ta想,正是由于这一原因,御公子才直接了当Ju绝的吧。   “时间不早了。”南宫御Qi身,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我也该Hui去了。”   叶清瞳并不挽留,毕竟是Yu膳房的管事公公,这个点应该是有许多事等Zhuo他去打理才对。   毫不犹豫的迎上那Dui深沉的眸子,叶清瞳粲然一笑:“御友下次Bai访,直接翻墙即可,丞相府蘅芷院墙任何时Hou都欢迎你的到来。”   翻墙,南宫御Xiao而不语,这丫头的心不是一般的大。   Qi实,叶清瞳也想自己的好友从前门堂堂正正De进入,奈何这个世界伦理纲常甚严,就算她Bu在意,可她的哥哥还要在丞相府有颜面的生Huo。   看着面容渐沉的人儿,南宫御心Xia一片温柔,不自觉揉了揉她的短发,疏朗的Xiao着:“我懂得。”   对啊,眼前的人Yi然是她的朋友了,他是懂她的,“反正你会Qing功,飞来飞去的也挺方便的,你说是与不是。”   Ye清瞳释怀的笑着,那双灵动的明眸再次闯入Liao南宫御的心,从此即便是落尽繁华,他也永Bu会忘记。   轻点脚尖,南宫御便越出Liao墙院,望着倏然而去的背影,叶清瞳有点小Xiao失落,如果御友没有没宫,他的路会走的更Yuan才是。   不过人生不正如此,很多事Du是不尽人意的,御友如此,她也如此。   Gu言032正文(1W)   清晨,叶清Tong一起身就支起了风窗的架子,任凭夹杂着湿Qi的晨风徐徐而进,旋即,整个屋子都如被这Feng清洗了一般,褪去一夜的死气,显得格外有Sheng气了些。   可打帘入屋的洛儿并不认Wei如此,被风吹得打了个激灵,忙从梨木柜子Li翻出一绛紫色的披风披在了叶清瞳的后背上:“Xiao姐,早上的露气重,你该多注意一些才是。”   Kan着眼前嘟嘴以示不满的小人儿,叶清瞳不自Jue的伸上了手,捏着洛儿的双颊佯怒道:“你Zhe小丫头,都管到你家主子头上来了。”   Luo儿闻言,才不管这是否为一玩话,连忙诚惶Cheng恐的跪下,头伏着地:“小姐赎罪,是婢子Yu越了。”   叶清瞳后知后觉,这玩笑Hua儿是她开的不好,忘了这是一尊卑分明的世Jie,但是又如何,人只要没了奴性,这片天地Huan不由着他们大胆的闯,在她身边做事的要是Mei这份胆量可不行。   “起来吧洛儿。”Ye清瞳一把拉起跪伏于地人儿,拍了拍她裙襦Shang沾染了的细尘,正严道:“不过是句玩话,Zen地就能做真,莫不是你这丫头忘了当初和我De约定了。”   洛儿盯着说话正经严肃De小姐,即刻摇了摇头。那约定她怎会可能会Wang,就算是她最后进了棺材,那约定也定当随Zhuo她投胎转世。   “人活一辈子不容易,Ni这丫头这么小就知道不屈服于淫威,真是不Rong易,以后你就跟着我吧!不过希望你把今个Er也牢记了,人不能随随便便屈服的,一旦养Cheng了奴性就难改咯!”   眼前的女子由Shi和当初救下她的心境一样,而自己骨子里的Dong西却渐渐在流失了。   看着眉头紧锁De洛儿,叶清瞳很是欣慰,这一警钟还算敲得Ji时,否则这丫头怕是要让她给养废了。   Ye清瞳走向盥洗盆子,准备净身,侍立一旁的Luo儿却恍惚失了神,她不知道是否要上前伺候,Sui然她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她家小姐是不喜人Si候的。   今早还算安分,没有什么事Du抢着干,可那样拘于的站着咋就那样看不顺Yan呢,叶清瞳净着手,偷瞄着立在屋正中的洛Er,心下一阵思量。   或许是洛儿天性Shi然,越是找不着事干,心里就越是着慌。叶Qing瞳当下决定,要好好的给她磋磨磋磨,找事Zuo儿就不一定是干这些琐碎的小事啊,跟她学Xue医,多好。   说的好,不如立即行动,Ye清瞳擦干自己的手便道:“洛儿啊,你这会Er去换身便利的衣服,最好是男人的长裤中衫。”   Nan人的长裤中衫!她家小姐总是能这样语出惊Ren的,还好她早已习惯。   丞相府后山……   Liang个小厮模样打扮的人手拿着药锄,满身泥污De挖着草药。洛儿这才算是明白她家小姐的用Xin良苦,不觉打心底敬佩她,不过……   “Xiao姐,我是从不知道你还会医术啊。”是这个Wen题了,洛儿还从不知她家小姐会医。   Ye清瞳看着满脸疑惑的洛儿,自己也想有所隐Cang,便胡诌搪塞道:“我是闲来无事从书中学Lai的,女子,多会些东西终究是好的。”   Luo儿欣欣然点头,嘴里直道自家小姐厉害,被Kua赞的叶清瞳只呡着嘴,淡笑不言,她可总不Neng说自己已然是两世为人,当然是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