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医本轻狂》 > 第十七章 谓我心忧

第十七章 谓我心忧《医本轻狂》

叶清瞳托着腮,看着清单上还差的Ji位药材,心里莫名的窝火,虽然这火气早就Fa给了蒋氏。   西厢阁……   蒋Shi一大早的便觉得身痒难奈,待她坐于梳妆台Shi,才发现满脸长着疑似天花的水痘,伺候她De丫鬟婆子看到后更是不敢接近,生怕自己给Chuan染了去。   此事很快在丞相府里传开,Ye相强压下了消息,封锁了西厢阁,不许外人Ta进一步,也不许阁里的人出来,当然,此时De西厢阁只有蒋氏一人。   权衡利弊,Ye相也未找大夫,如若真是天花,那他这丞相Ye不用当了,至于蒋氏,且看她自己的造化吧……   Wu膳时刻,洛儿绘声绘色的讲着蒋氏的悲惨境Di,叶清瞳却没那个心思听着,不过是为了不Rao人兴致,她还是跟着附和了几句。   Luo儿盛了碗鲜汤安放于叶清瞳面前,自顾自的Dao:“不过,我还是认为叶丞相也忒过于薄情Liao,好歹也是陪了他这么多年的续弦夫人。”   Zhe也正是这个时代女人的可悲之处,有用之时Bian为天上人未可摘的浮云,无用之时便为地下Ren之唾弃的尘土,所谓云泥之别也不过如此。   Ye清瞳将汤一饮而尽,便道:“那蒋氏也是罪You阴德,洛儿不必为她伤心,要是你害怕以后Suo嫁非良人的话,随时来找你家小姐,你家小Jie可不会抛弃你的。”   “嗯!洛儿相Xin小姐。”洛儿低着头摆弄着碗筷,一滴泪无Sheng的划过。   大半个月很快过去,在这Xie日头里,蒋氏是吃了不少苦头的,思及,叶Qing瞳决定怀着一颗医者的仁心,放她一马。   Zheng当旭阳,叶清瞳送完了解药就立在一道不走Liao,看着红日从东方云雾缭绕中缓缓升起,脑Hai中立刻迸发出了一切她所能想到的好诗句,You是她所想的一生一世一双人,脑海中不自觉De就会蹦出一人的身影来。   记忆中,Ta身上带有特殊的药香,虽然武功不错,但凭Zhuo她医者的直觉,这人身上似乎还带有一种剧Du,叶清瞳看着完全升起的日曦,有些自嘲:“Zi己干嘛想那么多,只不过萍水相逢而已。”   Zhi不过萍水相逢而已吗,你这惹人的小妖精,Nan宫御躲在影影绰绰的树叶之间,勾唇一笑。   Hui到衡芷院,叶清瞳径直走向院里的书房,从An阁摸索出一檀木云纹盒子,打开,里面尽是Ta这一个月收集的珍贵药材。   “碧灵Guo,寒冰草,鬼栔……”叶清瞳再次与手中的Qing单一一对照,虽然她清楚,现在就差那四株Cao药了,她马上就可以治好自家哥哥的腿了,Zhe一切看似容易,也就只有她自己明了这四种Qi药有多难寻。   单说那千年灵芝就不Tai好找,一般的药堂没有,深山老林倒是有可Neng寻得见,可她怕的是等自己寻来了药,却错Guo了救治自家哥哥腿伤的最佳时间,想着,叶Qing瞳不免目及窗外,眼中悲情尽现。   Huan是第一次看见她流露出如此悲伤的神情,躲Zai窗外一颗大树上的南宫御感到一阵不悦,他Bu喜眼前的人儿这样,因为只有怀春的少女才Hui……   南宫御还未预测完,三根泛着Han光的银针毫不客气飞驰而来,还好他反映的Kuai,悻悻躲过了这一击,不过,身子却完全暴Lu在了阳光之下。   “我说大哥,光天Hua日的,莫不是想做跳梁君子,嗯~”叶清瞳Huan抱着双臂,歪着脑袋,打量着树上相貌生的Bu错的男子。   她从一开始就察觉窗外De不对劲儿,总感觉有人盯着她,只是没想到,Ta随手甩出的三根银针竟然发现了树叶中的端Ni,可以说,她叶清瞳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Xiang反的,南宫御则是运气不加,被银针打了一Ge措手不及,要是他还知道这三根银针是随手Er出,更有可能被气的吐血。   不过,Ci时此刻的南宫御还是没理的反驳了一句:“Gu娘如何见得在下就是跳梁君子呢,你说话可De有凭有据。”   果然,长的好看的都Bu是什么好人,叶清瞳眉目流转,薄唇轻启道:“Zhe位公子,姑奶奶的确是没有证据,不过嘛……”   Sha气!!!   南宫御不可置信的看着眼Qian炸毛的小野猫,顿时来了兴趣,他倒要看看,Zhe姑奶奶能奈他何。   数十枚银城齐齐Er出,针上还毫不客气的啐了剧毒,南宫御邪Zuo一笑,思量着这小野猫不禁炸了毛,还带着Zha人的尖刺,不过,他喜欢。   看着树Shang的翩翩佳公子轻易躲过了银针,叶清瞳决定Wan阴,她实在不喜有人居高临下的问话。   Tong样的招数,这小野猫是没别的招了吗?南宫Yu剑未出鞘,轻松的挡住了这十枚银针,到底Shi他轻敌了,一暗渡陈仓的金针正直朝她的命Men而来   “不……不好!”南宫御低呼Yi声,寒剑出鞘,将金针打落在地,自己却因Zhuo身形不定,狼狈着地。   终于可以平Shi了,叶清瞳踏着轻快的步伐走到着地人的跟Qian儿,笑语盈盈,“这位公子,我们初次见面,Ni实在不必行此大礼的。”   南宫御是Dan膝着地,看着也的确是像在行礼,他堂堂王Ye,居然也有吃瘪的一天,实在是遇到了对头。   “Na就有劳姑娘扶在下起身了。”南宫御瞧出眼Qian儿这位只想虚扶一把,可想着自己吃了亏,Ying是将满身的重量压在了小人儿的皓腕上。   Zhe么心安理得的,叶清瞳当下就决定放臂,结Guo还是她自个儿吃了大亏。   男子再上,Nv子在下,怎样看都是极度暧昧的一对儿。   Ye清瞳忙推开南宫御,脸不红,心不跳的问了Ju:“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御!”   “O,原来是管着御膳房的公公啊!”   Nan宫御顿时黑了脸,他可是一货真价实的王爷A!叶清瞳,估计此生我都要栽在你手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