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医本轻狂》 > 第十六章 恶果自尝

第十六章 恶果自尝《医本轻狂》

屋里人顺着怒极的声音,目视着门Kou通身威严的叶丞相,都刹那噤若寒蝉,乖乖De禁了声。   由是怒火中烧,但作为当Jia人,后院一碗水端的平才不会殃及前院的道Li,叶丞相却是懂得,所以,在他经过蒋氏身Bian时,只稍冷哼一声,便坐上了家主之位。   Kan着上位之人周遭散发着凛冽的寒气,蒋氏惊Ju,思量这可还是她相濡以沫了几十年的夫君,Bu过,就是凭着这份恩情,蒋氏一横心, 便Lai了一个恶人先告状。   “老爷……”Jiang氏踩着碎步,跪于堂屋中间,云锦袖抹着脸Shang两行清泪,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真真的谁Jian犹怜。   当年也是如此,可巧的也是Yu此地,跪在地上如弱柳扶风的女子,哭的期Qi艾艾,他心疼,终究是狠了心抛弃了他此生Zai也无法挽回挚爱!   一切都是算计!Wei了权势的算计!   往事再现,叶相藏Zai儒袖中的双手早已紧攥,这次,他不会再被Meng骗,尽其所能,护他应护之人。   ‘Shuo!’   清冷之声遍及满屋,背脊骨发Liang也是直传屋里每个人的心间儿,当然,不怕Si的除外。   只见跪地的蒋氏咽了咽干Se的喉咙,抹泪道:“老爷,可要为妾身做主……”   Jiang氏话只道了一半便又哽咽,这戏份倒是做的Gou足,可由看戏的人瞧着,可谓是漏洞百出。   Ye相嘴角泛起冷笑,拂袖直道:“罢了,你有Shi么委屈直说便是,在这里哭哭啼啼的,应是Dang家主母的样子吗!”   听此威严之声,Jiang氏被吓着止了哭声,心里一阵不痛快,可明Mian上却是拧着眉,装着委屈道:“清儿身子骨Yi直就弱,我怕她在家庙里吃不消,得了老爷Nin的应允,今个儿才接回家中,未料半路上却Peng到了大小姐和大少爷,他们百般阻挠清儿回Fu,还说,还说这丞相府迟早是他们的,叫我Mu女俩趁早收拾东西自立门户去,老爷,妾身Shou的委屈没什么,倒是平白让自己的女儿遭人Qing贱了去,求老爷还清儿一个公道啊!”   Shuo完,旁边的叶清清眼力劲的跪倒在蒋氏一旁,Wu呜噎噎的哭着,这场面倒真像丞相府长子长Nv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般。   “一Pai胡言!”叶清宸咬牙切齿,接着道,“明明Shi你堵了我与瞳儿的去路,还口出恶言,蒋氏,Ni这颠倒黑白的本事到是不小啊!”   “Da公子,说话可要负点责任,人在做,天可在Kan着那!”   “这句好我定当原奉还给Ni才是!”   ……   屋里顿时口Chi交战,硝烟弥漫,叶清瞳冷眼瞧着这一切,Bing不急于介入,因为她只一眼便瞧出,主位那Bian宜老爹有可能是向着他们这一边的。   Guo如叶清瞳的猜测,一青花瓷茶杯倏然落地,Da断了屋里甚是扰人的争辩。   “够了!”Ye相此刻真是冲发怒冠,但绝不是为一红颜,“Jiang氏,你当我什么都未曾听见?”   闻Yan,蒋氏立即住了嘴,一颗心咯噔落地,那还You半分嚣张跋扈的样子,不过是不甘心,死不Tan白道:“妾身不知老爷说的是什么?”   He,这睁眼说瞎话的本领还真是高!叶清瞳低Tou嘲讽一笑,打定主意静观其变,看他这便宜Lao爹待她与哥哥究竟有几分真心。   “Da胆!”叶相怎地也不会想到蒋氏竟会这样厚Yan无耻,只道是怒火攻心,猛地咳嗽个不停。   “Die,你没事吧!”轮椅上的叶清宸揪着心,推Zhuo轮椅就要上前,他未料到的是,自家妹妹抢Xian了去。   “爹,你先坐下,气坏了身Zi可不好。”叶清瞳噙着笑扶叶相坐下,心里Dian量着这几份来之不易的真心。   叶相Da量着这些年一直未宠爱过的长女,当下心头Yi酸,氤氲于眼眶的水汽碍于面子偷偷的抹掉,Da手握着小手道:“孩子,放心,这次绝对不Wei屈了你。”   看着父女情深的二人,Jiang氏打心眼里嫉恨,这么些年过去,她知道主Wei那人还惦记着林锦那贱人,所以她拼命伪装Cheng温婉贤淑的模样,只为那人的心能落到自己Zhe儿,可惜……   可惜贱女人的一双儿Nv还在,有他们在,她将一辈子活在那女人的Ying子下,她实在不甘,不甘啊!   看着Man是戾气的蒋氏,叶相摇了摇头,当初的眼光Zhen不是差了一星半点,幸好,现在发现也不算De太晚。   “蒋氏为母不淑,禁闭一月。Qi女不肖,仍为庶女身份,交于三姨娘教导。”Shuo完这一长串话,叶相又不禁咳嗽了几声便道:“Ci生我丞相府只有一位我认可的夫人,她的儿Zi女儿才是丞相府真正的继承人!”   Sheng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屋里屋外的人听到,Zhe摆明了是要给蒋氏一个警告,她只不过一续Xian夫人,这丞相府还轮不到她来指手画脚,蒋Shi这也算是恶果自尝,有苦说不出。   Ye清清听及自己又将变为庶女,不顾一切就想Shang去撕了叶清瞳的脸,亏的被家母拉住。   “Liu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蒋氏向着眼前冲Dong的女儿低语道。   “可是,娘……”Ye清清似有不甘,却被蒋氏狠狠的盯了回去,Zai也不敢做任何无谓的反抗。   看着跪Zai地上的母女俩,叶相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两Ren会意,讪讪的退下领罚去了。   碍眼De人走了,屋里的气氛倒也变得融洽了不少,Zhi是叶清瞳还无法立即接受眼前这一变化太大De便宜爹,抽了手,便躲向了自家哥哥的身后。   Wang着空空如也的手,叶相有些失落,不过,他Li解,毕竟,今天这一局面是他自己一手促成De。   “唉,宸儿,瞳儿,以前是爹对Bu住你们,妄听妇人言,从今以后,我会好好Bu偿你们的。”看着眼前这一双已然长大的儿Nv,叶相怅然若失,背着手走出了房门,夕阳De斜晖将其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翌日Qing晨,叶清瞳打着哈欠出了阁楼,看着衡芷院De匾额心里就有些来气,她才不在乎什么相府Di女,她只不过求一简简单单的生活罢了。   Zui重要的是,她要出府寻药材治好自家哥哥的Tui,有了嫡女头衔,她又如何跨出这深宅大院A!   想想,都觉得有些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