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提着灯笼找相公》 > 最新章节

《提着灯笼找相公》

提着灯笼找相公封面

作    者:慕容雪

最后更新:2015/5/26 1:24:56

下    载:( 《提着灯笼找相公》全文TXT打包下载)

...

《提着灯笼找相公》最新章节: 第八章

    更多言情小说,。     冷冬的寒梅凋零,空气中飘散著些许春意,宣告初春将至。     自从上回史府被人攻击後,傲人玦就不许水灵灵再随意外出,以免发生意外。此时,水灵灵枯坐在房内,无聊个半死。     傲人玦被史具仁缠著谈公事,独留下她自己一个人闷在房里哀声叹气。原以为离开家,就可以好好的玩,而她记忆中的好人——傲哥哥也会陪她四处游玩,但天不从人愿,他现在有许多事情要打理,根本没什么时间陪她,好讨厌!     瞿武和史具仁他们更讨厌,跟她一个弱女子抢傲哥哥,害她跟在家里时一样无聊到老想打瞌睡。     好闷!好烦!好想出门!     枯坐了良久,她终於下定决心,她今天一定要出门,不然她会闷死。她只想出去逛一逛,不会太晚回来的,她会小心的不让人发现。     她挑选了一个绝佳的好位置,准备翻墙而出时,眼角余光瞥到一抹影子,她心虚地躲起来。真倒楣!怎么会有人来呢!她不会被发现了吧!     骨碌碌的美眸,看到一身白衣的宇文轩举止怪异地东张西望,见没人时便飞奔而出。     「奇怪,宇文轩又不像她被人限制不准外出,干么还要偷偷摸摸的翻墙出去?」有问题!莫非他也要做什么坏事?不然怎么跟她一样贼兮兮的?还选了同一个好位置翻墙呢!堂堂的黑鹰堡堂主也会做坏事?有趣极了!     好奇的她二话不说,也使出轻功,跟了出去。     最後,她跟著他进了一间庙宇。     水灵灵皱著眉益发觉得古怪,宇文轩来庙里做什么?一般人到庙里都是来拜拜的,但是他却往後门走,而且还这般小心翼翼,他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眨眼间,宇文轩窜进二楼的一间厢房内。     水灵灵屏息,气—提,灵巧地跃到树上。     她侧耳倾听,意外地听见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我还以为你忘了今天之约。」     这个声音……好像她爹耶!怎么回事?她觉得不对劲,小手伸直,硬是在窗棂的薄纸上戳一个小洞,决定看看和宇文轩交谈的人到底是谁。     「没有!抱歉来晚了,临时有一点事耽误了。」宇文轩拱手致歉。     对方挥挥手。「来了就好。」     听到他们两人之间熟稔的对话,水灵灵在惊惶和错愕之下,倒抽—口气。     见鬼了!真的是她爹!     水浪涛目光一敛,立即发声。「谁!?」     宇文轩身形一晃,推开窗一探,不见任何动静,低头时却瞧见一只乌昏倒在地上。     「似乎是一只笨鸟撞到墙壁,不碍事。」宇文轩关了窗道。     「嗯。」     水灵灵在屋外吐著小舌,手上正拿著暗杀凶器——碎银一锭。     幸好她反应快,瞥到一只乌鸦飞过,立刻掏出一锭碎银顺手一砸,才没被人发现她的行踪。     「你留了信给我,有事吗?」水浪涛挑著眉问。     「我去找您,您正好不在山庄里。本想问您找堡主有何事,不过,我现在已经知道。」宇文轩来东州城之前特地去了一趟龙州城,原本还偷溜进水浪涛的书房打算探望他,却没料到水浪涛当时不在家,所以他才会留下书信,约好今天这个时辰在东州城此处见上一面。     不过,当初他根本没想到会同时找到傲人玦和水灵灵。     「欵!还不是灵儿那丫头,真让我头疼,人不见了,真是快气死我了。」死女儿,一出门就忘了爹娘,也不捎个信给他们报平安,真要让他担心死,害他一个月内多了好几根白发。     「水叔放心,她平安无事。」宇文轩微笑。     水灵灵没见过他,但他倒曾在找水浪涛时见过她,所以之前在史府见到她时,才会认出她。但他发现水灵灵是隐藏身分留在傲人玦身旁,而傲人玦也不知道她就是水浪涛的女儿水灵灵。既然她不想讲,他也就好心的没拆穿她。     「你找到她了?!」水浪涛错愕又欣喜地望向他。他竟然先他一步找到人!怎么会?他派出的人至今全没有消息回报呢!     「人不是我找到的,是她自己先找到堡主。」宇文轩摇头笑了。     「呃?她真的见到傲人玦?」水浪涛下巴差点惊掉了。见鬼了!灵儿那丫头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随便找找还真让她遇到了!     「对!此时,她和堡主都在这个镇上。」     「人在他那里呀?」水浪涛松了一口气。还真的让娘子说对了,他们真的遇见了。不过,他更好奇的是另一件事。「她怎么会在这里?」这未免说不过去,她完全不知道傲人玦在哪里,应该北上才对,怎么会出现在东边?     「我没问她,所以我也不知道。」宇文轩摆摆手。     水浪涛心思一转,想到一句话——瞎猫碰到死耗子。     真是太扯了!原来女儿就藏在邻城,亏他还把大批的人马调往北方找人,难怪没有半点消息,看来他可以把人全调回来了,以免周大山——灵儿的师父找到老死也找不到人。     「她人还好吧?」     「应该还不错。」     「傲人玦他呢?」水浪涛还是有些不放心,每次私下见到宇文轩必问他的近况。     「还不是老样子,不过……近来比较有人性些,不再拒人於千里之外,这大概要归功於你的宝贝女儿了。」宇文轩也颇为欣慰,至少他不用对著一张冰冷的脸。     「嗯,辛苦你了。」水浪涛总算放心了。女儿在傲人玦身旁应该没问题,这下,他亲爱的娘子也可以宽心了。     「不会,留在傲人玦身旁还没有想像中的无趣。」宇文轩笑了笑,至少还有个瞿武可以拌拌嘴,倒也挺不错的。     「欵!说到底,我还真对不起你爹,让你这个独生子终年待在黑鹰堡,没法回家承欢膝下。」水浪涛觉得最对不起的是老朋友。     「哪儿的话,小侄能帮上您的忙也很高兴,再说爹也不会在意的,反正我本来待在家里也坐不住,到黑鹰堡倒有事可忙,您就别介意了。」宇文轩打从拜别师父,顶著一身精明的武艺,就东跑西窜,鲜少留在家里。     「你真是好孩子,你爹一定很高兴有你这么懂事的孩子。」     「才怪!他比较喜欢淘气女娃儿,例如水灵灵。」他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她?算了吧!他要是真有个那样的不肖女儿,八成早气到跳脚,到时就会知道你比较好。」     外头的水灵灵偷瞪了爹一眼,小人,偷骂她。     「水叔说笑了。」     「本来就是!那个淘气的丫头在你们身旁,我倒可以少操心些。」     「我会暗中照顾她的,您放心吧。」     「嗯。」     水灵灵觉得她听得够了。     难怪宇文轩要偷偷摸摸的出门,原来是有不可告人之事。     原来身分神秘的宇文轩和爹早就认识,而且他还是受了爹的拜托才留在傲人玦的身旁。不过他倒还聪明,虽然知道她的身分,却没有拆穿她。     眼波—转,她贼贼地—笑,飞身下去,大胆地敲著门。     「谁?」宇文轩一推开门,见著她时错愕不已,在他还来不及反应之下,她已自行推开门喊著。「爹,好巧呀,我们父女俩竟会在此见面。」     「灵儿!你怎么会在这里?」水浪涛立即把刚喝进嘴巴里的茶水吐了出来。她怎么冒了出来!好吓人呀!     「是宇文轩大哥替我带路的呀!」她甜笑著指指旁人。     「我哪有!」宇文轩立即否认,然後恍然大悟。「我被你跟踪了!」     原来如此!两个大男人互看—眼。     宇文轩摆摆手,这回是他失算了!     水浪涛见著她的表情,心里有数,恐怕先前讲的话全被她偷听去了。     「我先出去,你们好好聊聊。」宇文轩识相的把空间留给许久不见的父女。     在他离去後,水浪涛和善地招著手。「来,乖女儿,过来。」     「你不可以打我!否则我要告诉傲哥哥说你派人盯著他。」水灵灵水眸一眨,丑话先声明,顺便把宇文轩拖下水,要死就找个舒服的垫背靠才不会死得太冤。     「不肖女,你威胁我?」水浪涛没好气地低哼。     「我哪有。」她无辜地眨著大眼。     「哼!没有才怪!」水浪涛翻著白眼,拿这个诡计多端的女儿没辙,只得无奈地点头。水灵灵才放心的赖进他的胸膛。     他轻敲著水灵灵的头。「你呀!真把我和你娘给担心死了!也不知道要捎封信回家,害我们以为你出事了。」     「人家那么聪明才不会出事呢!」她自负地睨著她爹。     「聪明!你还有脸说,那你是怎么走到这里的?」水浪涛不留情地嗤笑。     「因为……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傲哥哥在这里嘛!」她抵死不承认自己是个大路痴,没有方向感。     「才怪!」黑鹰堡明明在北边,而她竟会走到东边的东州城去!她虽聪明,但有时也笨得可以。     水灵灵扮了个鬼脸。     「这阵子有没有吃苦?」     「没有呀!」水灵灵是善待自己的人,才不会让自己吃苦呢!     「不傀是我水浪涛的女儿。」水浪涛满意地道。     「娘好不好?」水灵灵忍不住开口问。     「你还敢问!」他低哼著。     「又不能怪我,我若写了信,不被你们抓回去才怪。」她才没那么笨呢!     「不捉你回去,难不成还放你四处玩?你作梦!」     「小器!」     「不肖的笨女儿!」     「我如果是笨女儿,那你就是笨女儿的呆老爹。」     「不跟你胡扯了,你还要留在这里多久?」     「我……不知道。」     「傲人玦知不知道你的身分?」     「不知道。再说我若坦承自己的身分,不被直接送回家才怪,我才不说呢!」     「他还记得那个婚约吗?」     「不记得了。」水灵灵鼓著嘴,一脸哀怨。傲哥哥的记忆真差,当年才九岁的她都记住了,年纪比她大的他竟然全部忘光了,好过分!     「不记得,那你还赖著人家做什么?」水浪涛落井下石。     「赖到他记起来嘛!」水灵灵挑著眉赖皮道。     「他对你还好吧!有没有欺负你?」身为父亲难免会担心女儿有没有受委屈。     「他对我很不错呀!欺负?请问是哪一种欺负?」水灵灵眨著大眼问。他喜欢对她搂搂抱抱、亲亲小嘴,这算不算是欺负她呢?     水浪涛想了想。「比方,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     水灵灵想了想,她也喜欢抱他吻他,所以是没有,她摇摇头。     他瞧她一脸幸福的表情,低声问:「他……有吻过你吧!」两人在一起那么久,要是连接吻都没有,连他也不相信。     「嗯。」她忍不住害羞地点点头。     「那我就放心了。」水浪涛知道这件事就安心了。     傲人玦吻过他的女儿,他就有办法要他娶她,这下,女儿总算可以出清了,真是太好了,祸害终於可以丢到别家去了。     「你应该会跟他回黑鹰堡吧?」     「大概吧!他答应我可以留在他身旁。」她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唯一能确定的是,自己会赖在他身旁。     「有机会,回家一趟,让我跟你娘放心好吗?」     「我尽量。」     水浪涛深深地抱著女儿一下,才招来门外的宇文轩道:「你们快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好的,水叔。」     「爹,保重了,帮我问候娘。」     「我知道,你也保重。」     告别了爹,水灵灵宽心了许多,不用再担心会被人逮回去。     「你要回去了吗?」宇文轩问道。     「嗯。」水灵灵霎时露出一个邪恶的笑意,看得宇文轩头皮发麻。     「你为何露出这种表情?」活像抓到人家把柄的奸诈模样。     「宇文哥哥,你若不想被傲哥哥知道你认识我爹的话,就要帮我一件事情。」     「别忘了你的身分,若不想提早公布的话,就别威胁我。」宇文轩可没那么好讲话。     「我只是恐吓你。我要是被拆穿了,最多只是被送回水烟山庄而已,而你就不同了。此时,我突然想看看傲哥哥发火的模样。」欺骗加监视,他跟她比是罪加一等。     恶魔也不过如此!水灵灵果然很难惹!     宇文轩今生头—次栽了跟斗,不得不点头。     「放心,我不会太为难你的。」水灵灵得意极了。     水灵灵和宇文轩两人一前一後都走偏门偷溜回史府。     用完晚膳後,宇文轩在水灵灵的目光下硬著头皮约傲人玦到书房一谈。     「有事找我?」傲人玦若有所思地瞥著他。他和灵儿在打什么哑谜?不然怎么在灵儿的眼色下,不得不开口找他私下谈。     「呃,那个……」宇文轩努力地思索著应该如何开口,完成水灵灵托付的任务。     「嗯?」     「水……我是说那个灵儿,堡主你觉不觉得她人挺不错的?」宇文轩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然後呢?」     他卖力地接口。「我是说她的姿色不差,而且心地很善良,嫺淑端庄,应该是个不错的姑娘,不是吗?」水灵灵没有为难池吗?他非常的怀疑。     心中咒骂著水灵灵干么要他吹捧她呢!害他讲得颇为心虚。她不就是想知道傲人玦喜不喜欢她而已嘛!怎么不自己问,真麻烦!     傲人玦怪异地瞥著他,他是哪根筋不对。「嗯,你若不舒服的话就去休息吧!」     「堡主,我人很好。」他扯著嘴角否认。「你还没回答我的话。」     「你的重点是什么直接说,别拐弯抹角。」     「你喜欢她吗?喜欢到可能娶她吗?」宇文轩开门见山道,不过最後一句是帮水浪涛问的。     「是她要你来问?」他也猜到了。     「是……不,不是。」宇文轩一时说溜嘴,连忙修正。「没有啦,我只是觉得堡主跟她还挺配的,所以我只想问问你对她的感觉而已。再说过一阵子,我们要回北边去,她一个姑娘家跟著我们一群大男人,又没有女伴,难免会惹人非议,再说堡主年纪不小,也应该娶个妻子,不是吗?」     傲人玦没有宇文轩的心思细腻,从没想过她和他们共处一个屋檐下会有什么问题,宇文轩的话不无道理。「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想想。」     宇文轩踏出书房,总算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楣,竟屈服於水灵灵那个小恶魔手下,害他差点心虚至死。     一踏入自己的卧房,就见到小恶魔正笑吟吟地冲著他喊:「宇文轩,你回来啦!」     「你来做什么?」他连忙关起门。她就那么大刺刺地坐在他的房里,大吃著花生跟小菜?她以为她来郊游呀!她也不想想若是被傲人玦知晓了,他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     「你问得如何?他喜欢我吗?」水灵灵眨著眼迫不及待地问。     「他没说。」     「为什么没说?」她皱起眉。他口才那么好,却没问出个所以然,他一定是没尽力。     「他说要好好想想。」宇文轩也极为认同,还是好好想想比较好,以免到时候後悔都来不及。     「为什么?」想想?这是什么意思?她原本一颗期待的心蓦地荡到谷底。莫非是她误会了,他只是把她当成小孩哄?     「因为喜欢你要有很大的勇气!」宇文轩随口道。     「你说什么!」她立即眯起眼警告。他不要命了吗?     「没有,你听错了。」他假笑地安抚她。     她咬著唇转身就走。「我自己去问他!」     「太好了。」别再麻烦他做这种事就好了。     此时,水灵灵正在傲人玦的房里,眼观鼻,鼻观心,小手绞著衣摆,不知道要如何问起。欵!说比做容易多了,来了,反倒问不出口。     一直以来都是她主动示好,赖著他,而他对她到底是何种鞋,这问题一直困扰著她。     明知道他向来少话,但也该有所表示吧!所以她才叫宇文轩来问,以为口才好的他,可以得到答案,没想到竟无功而返。她只好亲自来问个清楚。     不安和不确定感,让她顿时没了信心,更害怕自己被喜欢的人给厌恶了,     傲人玦看她几乎快把衣服绞成一团,率先开口:「你想问什么?」     水灵灵咬咬唇,不安又哀怨地瞥他一眼,终於鼓起勇气问:「你讨厌我吗?」     「没有。你怎么会那么认为?」傲人玦挑起眉反问。     嘴角微微上扬,但一下子又垂了下来,她可怜兮兮地眨著水汪汪的眼睛。「因为你给宇文轩的答案就是如此呀!」     「我没有,我只是想仔细想想我们的关系罢了。」他摇头否认。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人,想赶我走?却又碍於怕伤到我?」她惊慌地咬著唇,脑袋已无法冷静,一想到他可能讨厌她,她就难过得几乎要死去。     「你别胡思乱想!」他安抚著,不懂她怎么会那么沮丧。     「你跟他说要好好想想,要好好考虑……不就是那个意思?」她几乎都快哭出来了,思绪更往牛角尖钻。     「不是,我没有要你走。」他再次声明。     「那你是要想什么?我不懂!」她皱著眉,被他搞混了。     「你年纪还小,以後就会懂了。」他抚著她的头,不希望吓到她。     「不会的,现在的我不懂,未来怎么会懂!你一直把我当成小孩子,什么都不告诉我!你若真抵厌我就直说,那我就不会一直赖著你、惹你讨厌了!」她委屈地撇著唇,泪珠滚滚落下,顿时吓坏了傲人玦。     「你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样的话了!」他惊慌地反驳,声音不免提高几度。     他凶她!他一定讨厌她了啦!她更是哇哇大哭了起来。「那是因为你什么都不说!呜……我最讨厌你了……」     「灵儿,别那么孩子气的胡思乱想,听我解释,我只想……」他只是想得比较远些罢了!     「对,我孩子气!我讨人厌!呜……你不要碰我!哼!我不要在这边惹人嫌!」挣不开他的箝制,她用力地捶打著他,发泄自己心中的不安和伤心。     「别哭了!」傲人玦不敢放开她,唯恐她气到走人,让他找不到。     「呜……最讨厌你了啦!」她好难过、好伤心!她好喜欢他!好爱他呢!结果,她却被他嫌了——她自认为的。她在他怀中哭得好伤心,哭得好用力,并用力地槌打著他。     长久,哭到累了,她才疲累又似赌气的开口。「我承认我就是水浪涛的女儿水灵灵,你不要我留在你身旁的话,可以把我送回去……」     傲人玦瞬间僵住,直盯著已经哭红双眼、一脸疲惫的她。     她就是水灵灵?水浪涛的爱女。     突地,他的脑海闪过—些极为模糊的记忆——     「你是谁?」     「我叫水灵灵,我喜欢你。」     「喂!你还没说呢,快点嘛!」     「说什么?」他问。     「娶我嘛。」     「好好,算我怕了你,我娶你、我娶你。」他道。     「什么时候娶我?」     「什么时候?!」他无奈地妥协。「这样好了,等你十七岁好吗?」     「我记住了,你不能反悔,嘻!」     是她!那副长相、那副面孔……     傲人玦终於回想起那段被他遗忘已久的记忆。     灵儿,她就是水灵灵,那个精明又淘气的无赖小女孩。小小年纪就会逼迫她的救命恩人负责她一辈子,硬要他把她娶回家。     难怪,她一口咬定他是她的未婚夫。原来,她一直记得他当初哄她的承诺……看来他低估了一个小孩的记忆力。     傲人玦的视线落在已哭到睡著的人儿身上。     她想太多了,他从没说他不喜欢她,甚至讨厌她的话来著。     没给宇文轩答案,是因为他提起了婚事。而他从没想过结婚这档事,突然被宇文轩—提,加上其他的顾虑,让他不免慎重了起来。     娶她,还得顾虑到她的家人是否会同意,他也担心是否太早困住了她。如今知道她的身分,知她是水叔的女儿,这下他倒放心了。     水叔算是他父亲的义兄,在双亲身亡後,极力照顾他,知他有兴趣往商界发展,还传授他许多技巧,甚至拿出—笔钱助他成立了黑鹰堡。     他因为要报父仇,不想给水叔添麻烦,才没公开两人的关系,如今基於这层关系,他想水叔应该是不会反对他们的婚事才是。     他看著沉睡的她,微笑了起来。     原来,他们早相遇了,早在八年前她就聪明的先把他给定下来了,让他想赖都赖不掉。他怎么可以背信?承诺了就是承诺了。     他得在她还没满十八岁前把她娶回家才行,因为他答应要在她十七岁时娶她的,不是吗?他悄悄地在她的唇上印上誓约的一吻。     水灵灵,他的小未婚妻。     水烟山庄     水灵灵提著灯笼,不懂为何傲人玦要她来後院一趟。不过,她是开心的,因为现在傲人玦真的是她水灵灵的未婚夫了。     之前两人吵了一架——应该说是她大哭了—场,吵著要离开他,并告知他她的真实身分。隔天,她醒来时,以为自己会被送走,没想到却得到他包容的微笑和真诚的告白,她才释然的投入他的怀抱,当然又把他的衣服哭湿了。不久,他便带著她回家,顺便提亲,於是两人便成了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     他们准备在水烟山庄多留几天,再到黑鹰堡去,等快出嫁时再回来筹备婚事。     她四处找了找,最後在一棵大树前找到他的人。     傲人玦微笑低吟。「我傲人玦,你呢?你是谁?」     熟悉的对话,让她扬起了眉,看看四周她才发现这里正是八年前他救了她的地方,她微笑地回道:「我叫水灵灵,我喜欢你。」     「这是我的荣幸。」他接下话,朝她伸出手,她则漾著幸福的笑容投入他的怀中。     他露出真挚的笑容,低头道:「谢谢你找到了我。」     「你要感激我选中了你。」她骄傲不已地睨著他。     「是,不然你那么漂亮,我当年若不先说要娶你,把你定下来,以後我就没机会娶到你了,是不是?」他目光含笑。     「对呀!」水灵灵很自负地接口,然後吐吐舌,心虚地笑著。「其实我娘刚才还在说,若不是我当年先把你定下来,打著灯笼都找不到像你这样好的相公。」     「喔,是吗?」     「可是也不大对呀!」她偏著头道。     「为什么?」     她举高手中的大红灯笼,淘气地嚷著。「因为我现在正打著灯笼,但我已经找到我未来的相公了呀!」     「你呀!还是那么伶牙俐齿。」     「你介意吗?」     「不,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他温柔地拥著她,而她则笑得贼兮兮地倚偎在他的怀中。     找相公要趁早!像她,不就找到了一个好相公,呵!     【全书完】

《提着灯笼找相公》正文
序 ◎丫雪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小说推荐
《九鼎商盟傳奇》(孤星梦)
《影帝的绝世灵主》(浮生雅梦)
《鲛人崛起:最后的进化》(张嘉骏)
《今天吃什么》(土拨鼠之咆哮)
《老公的秘密》(千寻)
《降妖贴》(三更2013)
《明廷》(官笙)
《左眼之遇见鬼》(小小咖啡兔)
《我的23岁女教师》(开水豆腐)
《湘西邪医》(南儿)
《海贼之胜者为王》(太仆寺卿)
《凤求凰③:下堂王妃要改嫁》(清越幽声)
《快穿之男神又开挂了》(风乱枫)
《守护甜心之花开永夏》(影丞茾雪)
《玄武岩》(庚金克甲木)
《天命管家》(折罗漫)
《纯阳仙真》(河妖开龙小儿)
《破灭杀道》(啦啦啦我是谁)
《冬天里等春天》(白时话)
《我能穿越一百年》(全球最可爱)
《特纯特暧昧》(九天1)
《爱若蜜果》(小黄皮)
《御若源》(菏泽然)
《我有系统我怕啥》(边境赵辰阳)
《锦绣田园:最强农家女》(攸汐)
《神秘老公的圈套》(香之月)
《环肥燕瘦》(端木诺晴)
《TFBOYS之梦回初醒》(笑吟枫落)
《幻想乡的茨灵录》(紫灵依依)
《偷心娇妻很狂妄》(蝴蝶杯)
《女配她又美又凶》(纪南寻)
《分彩稳定计划》(球的赛车漆)
《天魅》(随心洛)
《遇见你是个幸运》(GYY_柠檬)
《花心总裁的神秘丑妻》(九居)
《宠替》(乔陌昀)
《假面骑士PK奥特曼》(风辉日上)
《血屠弑仙》(纳兹的微笑)
《不负你所爱》(橘啊七)
《倾世第一拽:凤爪来袭》(北雁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