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司法化》优秀范文推荐

发布时间:

违宪

违宪是宪法学中重要的概念,是指违法宪法的非法行为。违宪行为是最高的违法行为。但是违宪的内涵相当丰富,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违宪的主体是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因为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是宪法上的义务主体。

第二、违宪违反的是宪法、宪法性法律甚至宪法惯例。

第三、违宪同样会产生法律责任,一般通过违宪审查机制来实现。

违宪审查

违宪审查又称宪法监督,是指特定的机关依据一定的程序和方式,对法理、法规和行政命令等规范性文件和特定主体行为是否符合宪法进行审查并做出处理的制度。其作用在于保障宪法的实施、维护宪法权威、保障公民权利与自由。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先后建立了违宪审查制度。但我国法律对此尚无明确的规范。

宪法司法化 长期以来,我国法院一直拒绝在诉讼中直接适用宪法,因此当公民的宪法权利遭到侵犯时,如果普通法律没有相应的保护条款,那么公民将因不能诉诸宪法而无法获得救济。而今年8月,最高法院通过对一桩看似普通的民事案件的批复,似乎对这一立场进行了重大调整,首次以司法手段保护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1803年,美利坚合众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马歇尔在治安法官马伯里诉麦迪逊一案的判决中宣布:“立法机关制定的与宪法相抵触的法律无效”。这一判例开创了宪法司法化的先河。从那年起,宪法司法化逐渐成为世界各国司法实践的普遍原则。今天,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建立了涉宪诉讼的机制和程序。这“几乎所有的国家”里不包括中国!

(要是指宪法作为法院裁判案件的直接的法律依据。而法院直接以宪法作为裁判案件的依据,又有两种清形:一种是将宪法直接适用于公民权利侵害的案件,包括政府侵害和私人侵害;另一种情形则是指法院直接依据宪法对有争议的事项进行司法审查,亦即违宪审查。宪法司法化源于美国,著名法官马歇尔审理的“马伯利诉麦迪逊案”揭开了宪法司法化的序幕,之后众多国家纷纷仿效。目前无论在英美法系还是大陆法系国家都得到广泛的认同,它是世界各国普遍的做法,但我国法律对此尚无明确的规范。)

因为无论是直接说被告侵犯了原告的宪法权利,判令被告承担民事责任;还是说国家有宪法义务依据宪法精神解释民法,先把宪法上的教育权转化为私法上的权利,再认定被告行为构成民事侵权,判令被告承担民事责任,这两种方法在最终结果上似乎并无二致。

如果法学界能够以本案为契机,对我国宪法和人权理论进行深刻反思,在观念上清理门户,重现宪法的公法本色,确立“宪法是限制政府权力的基本法”、

“人权和基本权利乃是人民对抗政府的权利”这些基本价值理念,那将是本案的历史性贡献。

如果公民的宪法权利受到了侵犯,又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去处理,如何得到司法救济?”

新办法并未出台,如果遇到类似问题如何裁判?廉希圣建议,法官可按照宪法精神去理解法律,做出判决:“不然的话,司法机关不处理实际问题,就等于受害人得不到司法救济;而得不到司法救济就等于宪法向公民承诺的权利兑现不了。”

山东省高院直接援引宪法第四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 国家培养青年、少年、儿童在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全面发展。)、最高院上述司法解释以及《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判决齐玉苓胜诉。

宪法司法化不同于宪法监督

违宪审查和司法审查

宪法监督是由宪法授权或宪法惯例认可的机关,以一定方式进行合宪审查,取缔违宪事件,追究违宪责任,从而保障宪法实施的一种宪法制度⑵。我国现行宪法所制定的监督制度在主体和内容同宪法司法化存在很大差异。违宪审查是宪法司法化的一种表现形式,是专门机关对特定的事件和行为进行判断并作出处理的一种活动。司法审查是国家通过司法机关和司法程序审查和裁决立法和行政是否违宪的基本制度。司法审查的内容也是宪法司法化的表现,只是宪法审查有事先审查和事后审查,而宪法司法化却只有事后审查,它适用不告不理原则,将宪法作为如同刑法、民法等部门法的适用一样,可以反复适用。

宪法司法化

然而,宪法作为国家的最高法和根本法,宪法司法化具有不同于其他法律的特点。首先,宪法司法化的效力和内容具有最高性和原则性。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因此,宪法适用的效力高于普通法的适用。在法的适用中,对普通法律的内容是否符合宪法发生争议时,应当首先适用宪法,解决法律的合宪性问题,只有符合宪法的法律,才具有对具体的法律事实的适用性。宪法司法化的原则性是由宪法规范的原则性决定的,宪法所确立的是国家基本的社会关系的一般原则,相应地宪法规范的法律后果部分也比较原则。宪法对国家机关的违宪行为的处分主要表现为确认和宣布违宪或撤销,而对国家机关组成人员违宪的处分则只限于罢免、撤职等政治责任。宪法的适用并不排除其他具体法的适用,有时还须具体法的适用,例如,当国家机关组成人员的行为同时触犯刑法,构成犯罪时,还应依据刑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这正是宪法司法化的原则性表现。其次,宪法司法化的穷尽原则。在处理具体的行政、民事诉讼案件时,如果有合宪性的具体的法律存在,法院就不能依据宪法判案,这符合法律

适用中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原则。再次,宪法司法化的主体特殊。在宪法司法化的道路上,各国根据本土的法律文化和政治经济制度,选择不同的主体承担这一重任,具有代表性的是美国的普通话法院、法国的宪法委员会和德国的宪法法院。

虽然宪法中已经对公民的种种宪法权利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并且对一切组织和个人都不得侵害他人宪法权利的义务,但是这样的规定的效力如何,却不无疑问。

我国宪法中虽然规定了公民的宪法权利受到宪法的保护,他人不得加以侵害,但是如果他人侵害了,侵害方是否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如果承担责任,应当承担何种责任,又该如何承担责任?这些问题我国宪法中都没有明文规定,有权解释机关也没有作出过相应得解释。难道作为我国的法律机关难道没有权利进行宣判吗?

宪法基本权利系针对国家与人民之间的关系而设,基本权利的实现首先应以国家立法的方式为之,而不能直接适用于私人关系,否则法官无异于完全取代立法者地位,更使私法的独立性受到威胁。他们主张,基本权利所表达的价值内涵,如自由、平等、人格尊严,可以通过民法中的“概括条款”导入私法秩序,如善良风俗原则。因而称之为“间接适用说”。

如果你是本案中的主人公,你会上诉吗?

1803年,美利坚合众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马歇尔在治安法官马伯里诉麦迪逊一案的判决中宣布:“立法机关制定的与宪法相抵触的法律无效”。这一判例

开创了宪法司法化的先河。从那年起,宪法司法化逐渐成为世界各国司法实践的

普遍原则。今天,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建立了涉宪诉讼的机制和程序。 这“几乎所有的国家”里不包括中国!

什么是宪法司法化?通俗说来就是“宪法诉权”,是指公民有权以《宪法》 作为维护自身权利的法律武器。按说,在我们这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里,

《宪法》作为“国家的根本大法”,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宪法》中关于公民权利的条款写得清楚明白,从五四年的第一部《宪法》开始,就在那里明摆着, 各级法院应该自然而然的老老实实的遵照执行。公民,这个国家的主人,一旦手持《宪法》这个光彩夺目的尚方宝剑,必定是“神鬼退位”、“邪魔难侵”。但是——中国的事就最怕这个“但是”,在时隔马歇尔判例两个世纪后的今天,我们却还是难得享有一次宪法诉权保护。

违宪审查主体模糊不清,违宪审查机构至今存在争议,在我国现行的宪法里,找不到专门负责违宪审查者的机构,那为什么作为我国的审判机关的法院对此无权审判呢?

(应对人大)现行宪法规定,全国人大有修改宪法监督宪法实施的权利。专家提出:看似审查主体是全国人大及其常务委员会,但是宪法又规定,国务院有权撤销人大常委会作出的不适当规定。这就是互相矛盾的。

与时俱进,法律需要修改与完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李九莲,钟海源,黎莲,遇罗克,张志新,林昭,徐克学,岑超南,顾准,以及彭德怀,刘少奇......千万个自由的歌者,文革中怒睁双目死去的三百万冤

魂,如果当年拥有实实在在的宪法诉权保护,原本是可以免于屈死的。有人赞扬,虽然迟了,但毕竟来了!坚冰已破,“冬天即将过去,春天还会远吗?”沉睡在神像后的《宪法》已经醒来,今后必将一步一步走向亿万平民中国。但是,且慢!千万不可高 兴过早,在关于该案的报道中,人民日报记者吴兢就援引了一位“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的两句引人深思的话:“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宪法权利目前都能用民事手段来保护”,“对所有的宪法权利都加以民事保护,目前尚缺乏相应的法律依据”。缺乏相应的法律依据!说明什么?说明更多的公民宪法权利目前还不可能得到法律保障。

首度引用宪法法条进行判决,在中国大陆法学界造成极大的争议和反响,成为法律和教育学者陆续研究评论的个案。再加上本案明显透露出中国社会阶级地位的失衡,贫穷农工背景的学生尽管努力取得应得的成就,却被社会高层剥夺的悲剧

齐玉苓案的最高法司法解释被已停止适用为由被废。让我们先从源程序说起。一九五四年通过的我国第一部《宪法》明确无误地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后来的历次修宪时,这些权利大抵都被原封不动地被复制、粘帖。不过,稍有记忆的国人都知道,这些《宪法》权利,普通公民从来都没有真正拥有过。由此观之,宪法的适用性必须有所修改,违宪审查制度真正的明确的确立。迫在眉睫!迫在眉睫!

齐玉苓案批复2008年岁末才被废止,以前怎么会被“停止适用”?通过什么途径停止适用的呢?什么机关宣布“停止适用”的呢?“停止适用”和“废止”之间是什么关系呢?这些都是折磨活人的问题。

若是对方辩友觉得违宪审查是不合理的,那为什么又会继严玉苓之后又会出现第二个“严玉苓”——罗彩凤呢?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这就说明了违宪审查时是十分必须要的呢

宪法的地位是什么?好!根本大法。但如果连根本大法都无法保证我作为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我又怎样去知法懂法守法护法呢?我为什么要去维护一个不能保护的我的法律呢?那我这个人活着是不是太窝囊了啊!!!!!

“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宪法权利目前都能用

民事手段来保护”,“对所有的宪法权利都加以民事保护,目前尚缺乏相应的法 律依据”。缺乏相应的法律依据!说明什么?说明更多的公民宪法权利目前还不 可能得到法律保障。

请问对方辩友 科学发展观中是以人为本还是以法为本?我们誓死抱着法律不放还是完善法律保证我们公民的基本权利来的正确?

案件回放 原告:齐玉苓被告:陈晓琪;陈克政;山东省济宁商业学校;山东省滕州市第八中学;山东省滕州市教育委员会二审判决时间:2001年8月23日一审法院: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告齐玉苓因与被告陈晓琪、陈克政、山东省济宁商业学校、山东省滕州市第八中学、山东省滕州市教育委员会发生侵犯姓名权、受教育权纠纷,向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也是国家机关,在适用法律过程中,同样有义务贯彻宪法精神,尊重并保护宪法权利。法院绝不能说出“一个公民侵犯了另一公民的宪法权利”这样的话来。

但这里宪法拘束的是法院,而非当事人,有可能违宪的是法院的判决,而非当事人的行为。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