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革命老战士郑先润——平凡伟人的峥嵘岁月

发布时间:

八月的遵义,正是避暑的好时节,也是追忆革命历史、传承红色精神的好地方。记者就是在遵义的红军山遇到了革命老战士郑先润。初次见面,老人的孙女郑女士在一旁跟随,郑老拄着拐杖,背驼得厉害,腰板却直得很,满头华发两眼却是炯炯有神,脸上也始终洋溢着温和的笑容。一番闲聊后,郑老答应了记者的采访,我们找了一块阴凉地让老人坐着,由于听不太懂郑郑老的方言,郑女士站在一旁为我耐心地翻译。

“爷爷八十五咯,耳朵不好,你的声音要大些。爷爷说啥子你听不懂没得关系,我给你翻译。”采访前郑女士就特地关照我。记者也拿出纸笔,半蹲下身子,扯着嗓子问郑老问题,郑老把左耳架着的烟取下、点着,时间就这么回到了上个世纪。

中央民族大学欧

青年遇险,死里逃生

郑先润老人出生于1931年,没读过什么书,十三四岁就进了地主家当长工。遵义解放前夕,国民党在西南方向组织反扑。在贵州各个地区广抓壮丁,年仅十六岁的郑先润在此时就遇到了人生的第一次大危机。“你不知道,国民党在这抓壮丁凶得很,‘三丁抓一’、‘五丁抓二’,晓得不?”老人向我介绍国民党的抓壮丁政策,家中三个男丁就抓一个,若有五个则抓两。当时,老人的哥哥身有残疾,弟弟个子太矮无法入伍。郑老被迫入伍,可人人都知道解放浪潮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要当就当解放军,加入国民党,就是一个死。”郑老这么跟我形容当时的舆论。

所幸老人打工的地主家是当地有名的乡绅,他平时卖力工作,地主家里出面保住了郑先润,这才死里逃生。当时边纵印发《告黔北人民书》、《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宣传政策。郑老虽然没有读过书,却也识大体,当问到郑老当时共产党解放后要做什么的时候,老人毫不犹豫的告诉我“打土豪,分田地,我们马上要有自己的土地了。”

 

中央民族大学欧迎莹